冷灰
24号
启体

180章 我也惯着你,你怎么不说

作者:萧儿美蛋字数:2849更新时间:2016-01-29 03:23

巴黎的夏季时常下雨,时值八月,别墅里香根鸢尾开的正好,细雨绵绵,遥送暗香。

午后的别墅十分安静,沈疏影一觉醒来,却见身旁没有了男人的影子。

她下了床,穿了一双丝缎软底的拖鞋,先是去了婴儿房,见儿子还在午睡,她微微一笑,在孩子的头上亲了亲,又为他将小薄被盖好。

推开书房的门,就见贺季山正将女儿抱在膝上,握着囡囡的小手,在教孩子写毛笔字。沈疏影看着这一幕,心头便是一软,贺季山对囡囡真的是疼在了心里,甚至让她这个做母亲都会觉得他对女儿实在太过宠溺,对儿子却又过于严格,贺东阳今年才三岁多,平时无论怎样淘气,但凡贺季山看他一眼,那孩子保管会立马老实下来,让她看着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听到开门的声响,囡囡抬起一张雪白粉嫩的小脸,看见妈妈,立时笑的眉眼弯弯的,奔到了她的怀里。

“妈妈,爸爸刚才教我写了一首诗。”贺想南睁着清澈的大眼睛,搂住了沈疏影的颈脖,唇角噙着甜美的酒窝,真的是比小时候还要漂亮。

沈疏影见孩子一双白净的小手上沾满了墨汁,遂是取出手帕为孩子擦拭着,一面擦,一面言道;“学校里布置的功课你还没有做完,怎么又在这里缠着爸爸?”

囡囡见母亲训斥自己,便是撇起了小嘴,道;“是爸爸说的,我如果不喜欢那些功课,就可以不做。”

沈疏影闻言,便是抬眸向着贺季山看去,见他只是坐在那里,似是不曾留意到母女两的谈话,只握住笔继续写字,唯有那唇角却是含着一两分笑意的。

沈疏影无奈,只垂下眸子,牵起了孩子的小手走到了桌前,在那洁白的宣纸上,男人的字迹飞扬潇洒,颇为大气,字里行间,无不是充斥着一股豪气万千,统率三军的将帅风采。

不知为何,她看着这些字,心头却是蓦然一酸,男人脸上神色如常,见她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遂是笑道;“怎么了?“

沈疏影没有说话,就听囡囡清脆的童声响了起来;“妈妈,我想去院子里玩。”

囡囡摇着她的衣袖,撒起了娇。

“等你将功课做好,才可以去玩。”沈疏影故意板起了脸,岂料囡囡压根不怕,见她不答应,便是扑到贺季山的怀里,所有人都知道,贺季山对这个女儿几乎宠上了天,在贺想南七岁生日的时候,居然想要天上的星星,而贺季山竟然真的斥巨资为女儿买回来一块陨石,并告诉她,这就是天上的星星。直到现在,那一块陨石还在家里搁着,贺想南却连看都不愿多看它一眼了。

这样的例子,简直比比皆是,这一次也是如此,见女儿扭股糖似得往自己怀里拱,贺季山便是笑着抚了抚女儿的头顶,对着沈疏影道;“孩子既然想玩,你就让她去玩吧。“

见女儿倚在爸爸怀里,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沈疏影的心也是软了,她估摸着天色,知道贺东阳此时也该醒了,便对着女儿道;“张妈在楼下做了点心,你带着弟弟去吃吧。”

贺想南应了一声,又和贺季山说了再见,才蹦蹦跳跳的跑出了书房,待女儿走后,沈疏影走到贺季山身边,由着他将自己抱在了怀里,她看着丈夫的眼睛,却是嗔道;”你太惯着她了。“

贺季山却是不以为意,只笑道;“我也惯着你,你怎么不说?”

沈疏影听了这话,简直又好气又好笑,伸出手在他的胸膛上推了一把,脸庞却是微微红了起来。

贺季山轻轻一哂,将她揽的更紧了些。

----------------------------------------------------------------------------------------

入夜,贺季山揽住沈疏影的纤腰,将她带到自己怀里,刚要沉下身子吻住她的唇瓣,不料沈疏影却是慌张的躲开了他的亲吻,轻语了一句;“别....“

“怎么了?“贺季山的大手探进她的睡裙,在那细腻的肌肤上抚摸着,呼吸却是一声比一声粗重。

沈疏影寻上他不安分的大手,将他的手掌抚上了自己的小腹,她低着眼睛,也不去瞧贺季山,唯有声音里却是蕴含着满满的喜悦;“想南和东阳,要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了。”

贺季山一怔,大手便是抚着她柔软的小腹,低声道;“咱们又有孩子了?”

沈疏影唇角含笑,轻轻点了点头,红晕仿似从肌肤里透出来似得,衬着那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如清水芙蓉,满是丽色。

见贺季山不说话,沈疏影抬起眼睛,轻声开口;“你不高兴?”

贺季山闻言眼底遂是浮起一抹无奈,再也不敢“胡作非为”,只小心翼翼的将她揽在怀里,道;“怎么会不高兴,我只是....没想到这个孩子会来的这样快。”

沈疏影听了这话,脸庞的红晕更是深了一层,是谁整日整夜的缠着她,又不许她吃避孕药,说是怕她伤了身子,这样下来,能不快吗?

她将身子埋在他的怀里,虽然怀孕生产要吃许多的苦头,可这一个孩子的到来,却让她心里满是甜蜜。

“季山,这一次,你哪里也不要去,在我身边陪着我,和我一起看着孩子出世,好不好?”沈疏影搂住他的脖子,呵气如兰,轻声细语的说着话。

贺季山的大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闻言便是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乌黑的眼瞳中满是怜惜。

“我已经错过了想南和东阳的出生,这一个孩子,我不会在错过。”他开了口,声音里低沉而温柔,听在沈疏影的耳里,只让她差点儿落下泪来。她的唇角噙着酒窝,对着丈夫娇柔一笑,那样美丽的一抹笑靥,让人看的柔肠百转。

---------------------------------------------------------------------------------------

五月,离沈疏影生产的日子已经不远,这几日,贺季山简直是焦躁到了极点,沈疏影坐在床头为即将出世的孩子整理着小衣裳,抬眸便见贺季山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忍不住觉得好笑,挺着肚子站了起来,贺季山见她起身,已是赶忙迎了过来,温声道;“你要什么和我说,别乱动。”

沈疏影看着,终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贺季山看着她圆鼓鼓的肚子,又见她一张小脸比起之前要圆润了不少,气色更是红扑扑的,虽然心头安定了些,可越是临近生产的日子,他却越是紧张,就连他自己都解释不了自己的紧张到底从何而来。

“你在转下去,我的眼睛都要被你转花了。”毕竟生过了两个孩子,沈疏影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只笑着对着丈夫言道。

贺季山也是自嘲一笑,温言道;“要不要我陪着你出去走走?”

沈疏影摇了摇头,道;“我有些饿了,你让杨妈给我做些吃的上来。”

贺季山闻言,只扶着她坐了下来,道;“你从早起到现在已经吃了四顿了,还没吃饱?”

沈疏影小脸一红,也不知是不是因着贺季山陪在自己身边的缘故,自怀胎以来,她的胃口便是极好,连上正餐和点心,一天都要吃好几顿,即使如此,还是会经常感到肚子里饿得慌。

“你是不是舍不得?”她轻轻的向着贺季山看过去,一句话只说的男人哭笑不得。

“我是怕你吃的太多,孩子长得太大,生产的时候会受苦。”贺季山握住她的手,无奈道。

贺季山捏了捏她的脸,想起自己这些日子的也的确是过于小心,沈疏影倒也是说的不假,于是此番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出声。

岂料,到了当晚,沈疏影便是开始了阵痛,本来还只是一阵阵的痛,没过多久那痛便是密密麻麻的密集了起来,医生与护士早已是被安排在了别墅里住下,产房里的东西也是一早便准备好了,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等待着新生命的到来。

贺想南和贺东阳都已是被仆人们领到了楼下,贺季山独自一人守在外头,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未几,就听产房里传来了沈疏影的痛呼声,只让他全身一震,就连手中的烟卷快要烧到了手指,他都没有发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