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177章 你一点也没变,我却老了

作者:萧儿美蛋字数:3116更新时间:2016-01-29 03:23

桌上的红烛发出噼啪的声响,因着敌军轰炸,辽军的行辕内即使到了晚上也不能点灯,那蜡烛的烛光影影绰绰的,投在墙上,一片幽幽的光。

贺东阳已经睡着了,身上盖着父亲的军装,酷似贺季山的一张小脸,眉目间十分的英气,倒有几分小小男子汉的模样了。

沈疏影倚在贺季山的怀里,两人坐在床头,十指相扣,静静的看着沉睡中的孩子,却是许久都不曾说话。

贺季山俯下身,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亲,声音极是低沉;“困不困?”

沈疏影摇了摇头,转过脸庞凝视着他的脸庞,男人的眼睛依旧是乌黑如墨,炯炯有神,她伸出手,缓缓抚过他的眉眼,指尖却在他的两鬓间停滞,她的眼底浮起一抹水光,只柔柔的喊了一声;“季山...”

“嗯?”贺季山目光温和,专注的看着怀中的女子,仿佛看了一眼,就会少了一眼。

在这样的目光下,沈疏影只觉心头一酸,她唇角噙起一抹笑靥,指尖轻轻拨弄着男人的两鬓,轻声道了句;“你都有白发了。”

贺季山闻言,转过身子,就见床头的对面是一架楠木梳妆台,那还是先前沈疏影住在这里时,他下令让侍从官安置的。那玻璃镜中清晰的照着他们,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照镜子是什么时候,此时看着那镜子中的男人,竟让他生出一种错觉,似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自己。

如沈疏影所说,他今年不过三十七岁,两鬓间却已经全白了。

他笑了笑,将沈疏影揽的更紧了些,低眸,便见她白皙轻透的一张小脸,肌肤细腻如瓷,扇子般的长睫毛轻柔如娥,覆着那一双盈盈秋水的眼睛,依旧是美的扣人心弦。

他看了她许久,大手抚上她的脸蛋,温声道;“你一点也没变,我却老了。”

沈疏影听了这句话,眼眶里顿时涌来一股雾气,却依旧是柔柔的笑着,小手抚上丈夫坚毅的脸庞,轻声的说了一句;“没有,你一点儿也不老。”

犹记得初见时,他是江北的总司令,大半个江山掌握其手,是何等的意气风发。那时候的他,强势霸道,**蛮横,初见时一个轻薄的拦腰一抱,便让她讨厌极了他,无论日后他是如何的和颜悦色,挖空心思的去讨好她,可她却仍是厌憎他,惧怕他,恨不得远远逃开。

兜兜转转的七年,他闯进她的生命,在她的记忆里留下了那样惨烈与浓重的印记,可她却还是爱他,更为他生了孩子,而人生当中,又有几个七年。

她去法国的三年,被霍健东囚禁的一年,即使是那些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贺季山也是常年在外打仗,与她之间总是聚少离多,而到了如今,只怕以后连聚少离多的日子都没有了.....

贺季山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他默了默,道;“你明天还要赶路,现在还是睡一会吧。”

沈疏影心中难过,只摇了摇头,这一刻,便可能是她今生与他最后的相守,她只恨不得时间能走的慢点,再慢点,又怎么舍得睡去。

她抬起眼睛,努力着不让泪水落下,颤声的求着丈夫;“季山,你陪着我和孩子,我们一起走吧。好不好?”

贺季山没有说话,只抚上她的脸蛋,他的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带着无限的包容与宠溺,就那样看着她,直到她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他的眼瞳中无声的黯了黯,温柔的为她拭去了泪水。

沈疏影心中难过,泪水越发的汹涌;“季山,我们错过了那样多,我不想再和你错下去,你想一想孩子,他们还这样小,还有我,我还没有和你过够,我还想和你一起走下去,我还想和你一起变老,当初是你来招惹我,你怎么可以在我不能没有你的时候,你不要我....”

沈疏影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说到后来,所有的委屈与恐惧,全部倾泻而出,贺东阳自是被吵醒了,刚睁开眼睛,就见妈妈哭成了泪人,再加上对周围的环境也不熟悉,小嘴一撇,也是呜哇一声,哭了起来。

沈疏影转过身子,将孩子一把抱在了怀里,她紧紧的抱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呜咽道;“好孩子,你爸爸不想要我们了。”

夜色静谧,母子两的哭声在这夜深人静中,只让人听得肝肠寸断,一声声的,催心挖肝。

贺季山心头剧痛,却无可奈何,只得上前将那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尽数揽在自己的怀里,妻儿的哭声,犹如一把尖锐的小刀,狠狠的刺进他的心脏,令他心痛如绞。

“季山,你带着我和孩子走吧,囡囡一直都在等你,她每天都会问我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你那么疼她,你怎么舍得....”沈疏影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怀中的儿子也是一脸的泪痕,她轻轻攥着丈夫的衣袖,一声声的哀求。

贺季山一言不发,只将头转开,沈疏影见他半晌都不说话,又是轻轻的喊他的名字;“季山....”

她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见贺季山闭了闭眼眸,紧接着,便是一大颗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无声的落了下来。

看到那一颗男儿热泪,她怔在了那里。

贺季山攥紧了手指,深深吸了口气,他依然没有去看她和孩子,直到眼底的滚热慢慢退去,他方才开了口,声音里却是沙哑的不成样子,他只说了三个字,是“原谅我。”

三个字,说尽了所有。

虽然沈疏影这些日子住在法国,却也知晓镇寒关战事的严峻,更知道这场战事的艰辛。

她知道在锡林坡的那一仗,辽军的一整个师都被扶桑人堵在了山顶,无遮无挡的暴晒下,战士们弹尽粮绝,机关枪被晒的滚烫,让人触手摸上去,就会将一整层皮都给烫掉。料是如此,却硬是歼敌八千余人,待贺季山率着援兵赶到,无数的战士,双手早已被烫的血肉模糊,更有甚者,已是可见森森白骨。

她知道在西青的那一仗,扶桑用了重型坦克,辽军将士在武器装备尽是落后的情况下,硬是用血肉之躯,筑成了壕垒,抵御着扶桑的重型坦克,坦克碾压过处,惨不忍睹,却为后方的布防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他们大多是弃笔从戎的学生,却用自己年轻的生命,维持着日益危殆的战局。

她知道在锦州口的那一战中,辽军一十七团的郭团长率兵与扶桑军激战时,身受重伤,当场昏迷,被人用担架抬下了火线,在他醒来后,听闻一手带出来的十七团已经在锦州口全军覆没,他二话不说,立时拔枪自尽。

她知道死守的命令是贺季山下的,有一墙,受一墙,有一壕,守一壕,有一坑,守一坑,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的话也是他说的。

她知道自己是在逼他,成千上万的辽军将士,为了抗战献出了生命,而他身为主帅,又怎么可能离开战场。

她在逼他,她就是仗着他那样爱自己和孩子,所有才会这样逼他,逼的他生不如死,逼的他在自己面前落泪。

沈疏影心中酸楚,她抱着孩子,向贺季山依偎过去,她将脸蛋埋在他的胸口,嗓子里仿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让她说不出话来,唯有男人胸膛中传来的暖意,一点一滴的沁入她的骨子里去。

而贺季山则是伸出胳膊将她和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一家三口相依相偎,贺东阳不知不觉间又是睡着了,小脸蛋上却仍旧挂着泪痕,直到父亲伸出粗糙的大手,为他将泪痕拭去。

天外已是露出了鱼肚白,天色已经是一分分的亮了起来,而当天色大亮,便是一家三口的分别之时。

-----------------------------------------------------------------------------

贺季山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揽着沈疏影的腰肢,将她们母子送到机场。

一架军用飞机已经等在了那里,贺季山将儿子递到了沈疏影的怀里,一岁多的贺东阳伸出手搂住了妈妈的脖子,乌黑的眼睛却向着爸爸看去。

贺季山笑着伸出手,抚上了儿子的头顶,温声道;“等东东长大,记得替爸爸保护妈妈和姐姐。”

一岁多的小孩自然不懂父亲话中的意思,而沈疏影只低着眼眸,甚至不敢去看贺季山,直到飞机快要起飞时,贺季山上前,最后一次抱了抱她们母子,他为她将凌乱的碎发捋好,温和道;“飞机要起飞了,去吧。”

沈疏影紧紧抱着儿子,她通红着眼圈,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贺季山一眼,只对着怀中的稚儿柔声道;“好孩子,和爸爸说再见。”

她转身就走,抱着孩子,却走得那样快,直到上了飞机,她都不敢回头去看他一眼。

飞机起飞后,她向着窗外望去,隔着如此的距离,就见贺季山依然是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影,依旧满是坚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