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2章 、幸福不远(二)

作者:锦夜字数:3028更新时间:2017-03-02 19:35:25

“先灭了你行不行?”梁晋冷哼一声说,“守在这里。我去看看老板来了没有!”

他站起身来。朝外走去,慕倾颜看着他的背影。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也是组织里的人,而当时的自己,竟没有发现。

看向呜咽哭泣的慕清歌,轻轻咳嗽了两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才摇摇头,以眼神示意她不要哭。

“干什么!”就算再喝红酒。也不妨碍他监视,那人将酒杯凑近唇边。又嫌面罩碍事,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早已经摘掉面罩的梁晋,便把自己脸上的也摘了下来。

这个人,她并不认识。但是也有点脸熟。

基本上,打过照面的,多少都会有些印象。但却不是每个都能叫的上来名字,只是一个劲的盯着他的脸看。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美美的品了一口红酒,满足的用舌尖舔了一圈唇瓣,睁开眼。发觉慕倾颜在盯着他看。笑了笑,欠身到她身旁,“怎么,馋了?你要不要尝一尝?”

“你原先也是跟在汤森身边的。”直勾勾的看着他,她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那人愣了愣,大约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驴唇不对马嘴的话来,不过也只是一瞬,他得意的笑了笑,“你记性还不赖!”

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和脸颊,也或许,自己长得太帅,让人很有印象?

听到屋子里说话的动静,梁晋复又折返回来,先是看向那个同伙呵斥道,“别跟她那么多废话!”

接着,又看向慕倾颜,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我跟杨sir的联络暗号的?”既然现在的情况很不利,她只能边拖延时间边想办法。

“那个警察嘴很硬,不过他跟你一样,都有弱点,弱点就是……他怕你会受到牵累,着急想要报信给你,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暴露了他。”

顿了顿,又不无嘲讽的说,“不过他命真大,这样都没死!真是便宜他了!”

“你们这群人渣败类都死光了,他也不会死!”听到自己敬重的上司被这样诅咒,她忍不住反击道。

“呵,你……”

他刚一开口,边上那个品红酒的男子开口道,“你不是让我跟她不要废话,自己怎么倒聊上了?难不成,你是看上这小妞了?”

“啪!”沉闷的一声枪响,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那男人手上的红酒杯应声而裂,红酒扑溅出来,洒的到处都是。

“你——”男子怔了怔,动怒,刚要站起身,却见梁晋的枪已经对着他的脑门了,“我说过,别那么多废话!再多话,下一颗子弹,崩的就不是你的杯子了!”

“……”

他这一下,震慑的所有人都不敢再开口了。

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之前慕倾颜的安抚起了作用,这一次,慕清歌倒是没有哭,只是眨了眨眼,愣愣的看着地上的红酒渍发呆。

“晋哥,老板来了!”外面有人跑了进来汇报,对于屋内发生的一切显得那么漠不关心。

果然!她就猜到,他们应该不止只有这两个人,不然的话,这房子的保全系统也算是很全面的了,怎么能这么无声无息的侵入,想来,外面已经是被包围起来了。

“你守在这里,我去迎老板!”梁晋吩咐道,跟着手下出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看了看他离去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碎片,不屑的轻哼一声,“什么东西!”

“呵呵……”慕倾颜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扭头看向她,一脸的不善。

“我笑你在阿汤哥身边混的日子也不算短吧,居然这点门道都不懂,难怪混到现在,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却知道一个从没露过脸的梁晋!”她意味深长的说。

当然,他也是很不爽的,这个梁晋,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很得老大的赏识,这次出来办事,居然让自己听他的,想想就觉得很不痛快。叫他一声晋哥,是看老大的面子,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你懂什么!”为了扳回面子,他轻咳两声道,“我这是给他面子,你以为老大真的把他当回事吗?还不是利用他黑警的身份方便行事。等这次的买卖做完,他的利用价值也完了,到时候,谁才是老大的真正心腹?哼!”

“这么说来,他是后来者居上,反倒爬到了你的头上?”她故意激怒他,挑衅着说。

“谁说他爬到我的头上了,他梁晋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跟着阿汤哥出生入死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撒尿呢!”这男人本来就是很容易被激怒的,稍稍两句一挑拨,就更加动火了。

慕倾颜低头笑了笑,嘲讽他,“如果你不是怕他,他让你在这守着,你就乖乖守着,难道还不是要听他的?我看啊,待会儿老大来了,他邀功请赏,所有的功劳都是他的,可你们老板怎么会知道,是你亲手抓住我的对不对?”

她在这煽风点火不嫌事大,一旁的慕清歌也是个聪慧的,听着听着就察觉出姐姐是话里有话,便抽噎着插话,“姐,刚才也是他抓的我,就是他!”

“原来,活儿都是你一个人干的,那梁晋,却是专门来指挥领赏的了?啧啧!”咂巴着嘴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说,“你在组织里混到什么位置了?不说底层,也是差不多了吧?每个月的分红能拿多少,有这个数吗?”

她想要比划三个手指,才想起来自己是被绑上了,便改口道,“那你知道梁晋每个月的分红又能拿到多少?这世道从来都是这样,做事越多的人,越辛苦劳累却没有收获,越是那种阿谀奉承欺上瞒下的小人,却能受到重用。要我说,念在大家曾经同是一家人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只要这个梁晋在一天,你就一天没有翻身出头之日!”

“哼!他梁晋算个鸟,老子还真就怕了他不成?我这就出去跟他一起迎接老板!”说着,怒气冲冲的往门外的方向走去。

见他动身,慕倾颜立刻看向那地上碎的一片一片的玻璃片,想要努力的靠近去拿一片来割绳子。

孰料,她还没来得及挪动身体,却见那男人又转身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意味深长的笑,“你想骗我出去,好自己逃跑,是不是?嘿嘿,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老子虽然很不爽那个姓梁的,但是大事面前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你放心好了,在你见到老板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她有些挫败,没想到这人还不算太笨,居然这么快就绕过圈来了。

便叹了口气说,“好吧!这都被你看穿了,我也只能放弃了!不过说真的,就算你现在解开我的绳子让我跑,可是我还带着他们两个,怎么可能跑的掉,你可真是多心。算了算了,我们反正总归是一死,好歹全家能死在一起,可是你这样的人,注定了是一辈子出不了头的!”

她用的激将法其实挺拙劣的,可是人有时候在疑心重重之下,是很容易犯判断错误的。

“你真的不跑?”斜睨了她一眼,很怀疑的问。

“不是不跑,而是……根本是做不到的!”她看向慕清歌,又看向慕国栋,示意带着这两个人,是怎么都跑不掉的。

“组织里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你要是敢跑,你就应该知道他们两个的下场!”上前推搡了慕国栋一下,又想要捏慕清歌的下巴,被她别开脸躲过了。

倒是也不生气,他只是笑了笑,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弹了弹,接着就朝外面走去。

车子的声音几乎已经可以听见了,想来,“老板”离得不是很远了,慕倾颜抓准机会,一把握住那地上的碎片,用力的在自己手腕的绳子上割起来,脑袋看向门外,却是压低声音对慕清歌和慕国栋说,“你们尽量变一下位置,离沙发的后面越近越好,这样的话,万一有什么危险,也可以先阻挡一阵,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他们的枪一打响,我们就立刻躲!明白吗?”

慕国栋镇定的点了点头,又不无担忧的看着她,“可是小颜你呢?”

“我不要紧!”摇了摇头,她说,“我能应付的来。你们记住,只要保全了你们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飞快的说完这一大段话,感觉手腕除了剧痛,还似乎松脱了一下,试着稍稍动了动,果然是绳子已经被割断了。

心头一喜,刚想站起来,可是外面的脚步声已经逼近,来不及了。

隐约还听到一个声音在训斥,“不是让你一切都听阿晋的?你跑出来干什么!要是人跑了,我要你的脑袋来顶!”

“老大,老大,是我错了,我认错!但是我也只是想迎接老大您。你放心,这房子我们已经围成了铁桶,她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是吗?”轻哼一声,一行人已经迈进了屋子,站定在门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