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14、陆绍庭,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作者:唐小唯字数:3063更新时间:2016-07-06 12:18:05

嘉嘉得的是急性白血病,病情恶化的很快,根本就没有给裴念和陆绍庭多少的时间来缓冲,而他们也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面对着嘉嘉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裴念心痛的无以复加,嘉嘉再一次晕厥被抢救醒来过后,医生找裴念和陆绍庭到了办公室,脸色凝重:“现在嘉嘉的病情已经进一步恶化,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做好决定……”

什么决定,裴念和陆绍庭的心里有数。

裴念脑袋一直都昏昏沉沉的,从医生那里回来时候,她一直在低着头想自己的事情,连路都没有看,迎面走来的护士推着车,差点就撞着她了,幸好旁边的陆绍庭将她拉了一把。

她此刻被陆绍庭抱在怀里,她挣扎着:“松开我……”

陆绍庭低声道:“裴念,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她自己都没有发现么?最近她一直都是这样精神恍惚的样子,好像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她满脑子都是嘉嘉的事情,哪里还顾虑得到自己?

裴念抬头看他,眸子都是空洞:“你让我怎么不给自己压力?嘉嘉她都已经那样了,她要是出了事怎么办?我怎么办?”

她最近一直都是这样紧绷着,就像是一根上紧了的弦一样,太痛苦了,陆绍庭并不想看到她这样,她简直是在以自虐的方式或者。

他此刻也顾不得她的挣扎了,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医院的花园外面。

“陆绍庭,你干什么?我要回去找嘉嘉,你松开我的手!松开!”

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陆绍庭就是没有松开她的手,一直将她拉到没有什么人经过的树下。

“陆绍庭,我要回去照顾嘉嘉,你放开手!”

“嘉嘉现在有李嫂在照顾。”陆绍庭冷声道:“裴念,今天我们好好的谈谈。”

“我不想和你谈,你放开我……”

裴念挣脱不开,她也觉得自己神经那根线一直都在紧紧的绷着,所以急需要寻找宣泄口一般,她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在挣扎和拉扯当中,也不知道怎么就扇了陆绍庭一巴掌。

只听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她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而这一巴掌她用的力道也很大,所以陆绍庭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清晰的巴掌印。

周围的一切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一般,安静的连树上掉下来的叶子都能清楚的听得到声响。

陆绍庭看着她,眸光依旧平静沉稳:“如果你觉得这一巴掌还不够的话?还需不需要继续?”

“你想怎么样发泄都可以?但是你能不能也珍惜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在嘉嘉还在医院里,你不吃不喝的,她就能好?你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她就能好?你是不是想她还没好,你自己就先躺进了医院里了?不先将自己照顾好,你怎么去照顾好她?”

陆绍庭的声音冷凝,像是石头一般,一字一句都砸在裴念的心上,她觉得眼睛酸涩肿胀的厉害,最终是控制不住的落下眼泪,她用手捂着脸:“陆绍庭,那我能怎么办?我看着她这么辛苦,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得了她,怎么才能让她好起来,她才这么小,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为什么要让她得这样的病,受这么多病痛的折磨?”

也许是长时间的神经紧绷,所以现在裴念哭起来的时候,几乎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好像要将自己压抑许久的心情统统都给宣泄出来一般。

陆绍庭没有阻止她,因为他知道她需要这样,这样好好地发泄一下,对她来说还是好的,她也不用一直都让自己紧紧的绷着,不用一直都虐待着自己。

用这样的方式生活着,他担心嘉嘉还没有好起来,她倒是先倒下了。

因为嘉嘉这病,不是短期就能治好的,他们要做的是长久的战争,和病魔抗战。

她要是一直这样,没有好的身体,她是撑不到最后的。

所以陆绍庭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的。

裴念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只是她这样痛快淋漓的哭出来了,似乎好了一下了,陆绍庭在她渐渐地止住了哭声之后,递给了她一条手帕。

她用来擦拭了一下眼泪,然后坐在了大树底下的长椅子处,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地方,她一直都在沉思着,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陆绍庭也并没有去打搅他,而是也安静的坐在了一边,等待着她。

她终于抬起头了,缓慢的转向陆绍庭这一边,只听她的声音沙哑,眼神空洞:“陆绍庭,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她没有别的选择,她必须要让嘉嘉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这么多的方法他们都试过了,但是都没有任何的用处,这是最有效的方法,再生一个孩子,用脐带血救她。

她也不知道这个生来为了救嘉嘉的孩子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她真的考虑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必须要让嘉嘉活下去。

为了能让她活下去,无论什么样的办法,她都会尝试的,无论什么样的办法,她都会去做的。

陆绍庭看着远处,没有说话。

裴念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嘉嘉的病房走去了。

她到的时候,看到嘉嘉已经在病床上睡着,地上有一个碗,还有些粥,李嫂正拿着扫把在扫。

看起来嘉嘉刚刚应该由吐了,吃不下东西。

她走过去,李嫂回过头看她:“裴小姐,刚刚嘉嘉小姐她……”

“我知道了。”

李嫂也叹气:“裴小姐,现在可怎么办?嘉嘉小姐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我不会让她出事的,无论怎么样我都会让她活下去的。”裴念的声音异常的坚定。

李嫂愣了一下,眉心依旧有担忧之色。

嘉嘉在呕吐了之后又吃了一点东西总算是安心的睡着了,裴念知道她短时间不会醒来,她便拿起自己的包,站了起来,而陆绍庭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他看着她:“你去哪?”

“我出去一趟。”

裴念往门口走去,但这一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又转了身:“你开车送我过去吧。”

陆绍庭去找来车钥匙,随即吩咐李嫂好好地照顾嘉嘉,便和裴念一起出门去了。

上了车,裴念将安全带系上:“你送我回向以琛的住处吧。”

陆绍庭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但是她依旧看着看着前方,脸上没有表情。

陆绍庭也没有说话,就将车开出去了,一直往向以琛现在所住的别墅那边开去。

到了门口,裴念解开安全带下车:“我先进去拿点东西,你别进去了,在这里等我。”

陆绍庭点了点头,拿出一包烟,点上一根含在嘴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她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消瘦的厉害。

裴念用钥匙开了门就看到站在窗边的向以琛,她被吓了一跳。

他此刻转过身,用空洞没有任何的色彩的眸子对着她:“舍得回来了?为了躲避我,电话也不开机了是么?”

“我有点事。”裴念并不想对他解释的太多,反正现在她在像以前的面前,无论说什么,他几乎都是不相信的,所以她觉得没有必要,真的没有必要。

“有什么事?能让你躲了我几个星期,裴念,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让人将整个北城都找过了,结果却得知你和陆绍庭在一起?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我的眼睛好之前会留在我的身边的,你现在却和陆绍庭在一起?你和他在一起?!!”

“嘉嘉出了事,她生病了!”看不见的向以琛,听觉就特别的敏感,他就是靠声音已经准确的来到了裴念现在所站的地方,擒住了她的手腕。

“裴念,你还在骗我?生什么病能让你消失了几个星期?你说啊?!”

“白血病……”裴念将他的手挣脱开:“对不起,我无法履行我之前对你的承诺了……”

本来向以琛因为听到嘉嘉生了这样的病之后,怔愣住了,而下一刻却又从她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裴念,你果然就是个骗子!”向以琛怒不可遏,指着她:“你分明就是想和陆绍庭在一起,说的倒好听,要去照顾嘉嘉?你果然没想过要遵守自己的诺言……”

裴念抹了抹眼睛:“随你怎么说,我是回来收拾东西的,你保重……”

“不用你假惺惺!”向以琛大声道。

可是他听到裴念已经往楼上去的脚步声,她去收拾东西了,她要离开这里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开始往楼上走去,但是因为看不见,脚步又快,所以跌跌撞撞的。

方雅琴刚好从外面回来,也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的陆绍,她便知道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裴念还是要离开了。

她进来的时候,看到向以琛要往楼上去,她便赶紧扶着他:“阿琛,你这是做什么?”

“裴念要走了……”

“阿琛,你别这样……”

说话间,裴念已经拎着东西走了下来,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一些衣服而已,她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只带了重要的东西,证件存折之类的。

“念念……”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