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306、我昏迷了多久?

作者:唐小唯字数:3009更新时间:2016-06-07 05:58

两人终于离开了病房。

门被关上了。

将门外的两人阻隔了起来。

裴念盯着门板看了许久,用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因为她的动作,所以牵动了手背上挂着的点滴。

她将手放下,重新躺在了床上。

医院的隔音效果还是挺好的,所以她没有听到门外向以琛和方雅琴的说话声。

但是她知道,他们没有离开,都在门外。

她现在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厉害,她就什么都不去想了,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躺下来不久,她便睡去了。

门外的方雅琴和向以琛就站在走廊处。

天气虽然渐渐地暖和了起来,春天也来了,但是在晚上,整个北城还是挺冷的。

他们就这么站在外面久了也受不了,而且,两人出来的匆忙,都穿的不多。向以琛看了方雅琴一眼:“妈,我送你回去吧。”

“别,还是留在这里照顾一下念念吧,也不知道她什么情况。”

“她现在应该睡着了,我送你回去,我再过来,你不用留在这里。”

“还是我留在这里吧。”方雅琴摆了摆手:“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看到你情绪就激动,根本就不让你靠近,我看最近这几天你还是离她远些吧,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向以琛眸光远眺,没有说话。

隔了一会,他将门打开,看到里面,裴念已经在床上躺着睡觉了。

“妈,你进去吧,别站在外面。”

“你也进来吧。”方雅琴担心他会被冷道。

向以琛却摇头:“你进去吧,我去买包烟。”

“别吸那么多烟。”方雅琴叮嘱后,走进了病房,她先是去看了一下裴念,然后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床边,再坐下来。

她以为裴念已经睡着,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她却睁开了眼睛,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望着她。

“念念,你是不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裴念不答反问:“向以琛呢?”

“他说出去买包烟,念念,怎么了?”

裴念垂下小脸,看了一眼手背上的针头,她忽然伸手拔下来。

方雅琴惊呼:“你这是做什么,你身体还没好呢。”

裴念却没有理会她,将病房里放着的她的外套穿上,再穿上了鞋子。

方雅琴忽然明白她要做什么了,她出声道:“念念……”

裴念的身体依旧很虚弱,但是她不可能放过这么一个机会,所以必须要强撑着离开,她必须要离开向以琛。

“你不希望看到两败俱伤的局面吧?”

裴念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方雅琴便无话可说了,她只是担心她的身体:“但是你现在……”

“这有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

“你等会,我去看看阿琛在不在外面。”方雅琴沉默了一会道。

她先开了门在门外看了一遍,并没有向以琛的身影,也许正如他刚刚所说的那样,他去买烟了吧。

她明白裴念说的是实话,这有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

而且,她并不希望看到两败俱伤的局面。

向以琛爱裴念,但是现如今,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现在的他,只会伤害裴念,像是今天晚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阿琛不在。”

裴念点了点头,拿上自己的东西边离开。

她在来医院的时候,痛的几乎晕厥过去,现在刚刚经过手术,挂了点滴,好了一些,但是她依旧觉得小腹疼痛,她走一步都异常的难受。

但是她不能停下来,因为担心向以琛会回来,会发现她已经离开。

她毫不怀疑向以琛真的会像是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为了让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不惜限制她的行动。

裴念离开了医院,站在门外等候计程车。

她本来是想给杨莱打电话,让她过来接一下自己的,但是又担心时间不早了,她已经睡了,所以最后还是打电话叫了计程车。

现在时间不早了,医院外面也没有多少人了,只是对面有一些店铺还在开着门,还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门口正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裴念匆匆的看了一眼,脸色一下苍白了起来。

她低下了头,想借着夜色来掩护自己,但是明显她失败了,因为刚从便利店出来的向以琛发现了站在医院门口的她。

“裴念。”向以琛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发现了她的意图,所以他正横穿马路往她这边走来。

这个时候,计程车也来了,裴念拉开了车门就坐了进去:“师傅,快开车。”

在向以琛过来的前一刻,车子终于从他的面前开走。

裴念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回去原先的住处,因为向以琛肯定会去那里找她的。

她今天晚上只能先找个酒店住下,以后再做打算。

但是她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离开了,以后就永远不会再和向以琛有任何的牵扯。

她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不会和他生活在一起。

“姑娘,去哪、”

裴念抱了北城的一家酒店名字后,手机响了。

她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她想也不想的就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关了机,将手机卡从手机上拔了下来扔在车窗外。

“姑娘,后面那辆车是不是找你的?”司机道。

裴念觉得眉心重重的一跳,往车窗外看去。一辆熟悉的路虎在后面追着他们这两计程车。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向以琛竟然会开着车追出来。

“不用管他,司机,你开快些。”裴念道。

司机点了点头,又往后面看了一眼:“他这么追过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要不然停下来让你们谈谈?”

“我说不用了,我不认识他,你开快些将他甩开就可以。”

“好。”

司机果然就加快了车速,但是在后面追着的向以琛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步步紧逼。

裴念恨透了向以琛这样的逼着自己。

她想,过了今天,她会带着嘉嘉离开北城的,这座城市给了她太多的不堪,太多的磨难,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奶奶的话,她早就已经和嘉嘉离开。

计程车司机始终没能将向以琛摆脱,无论他开到哪里去,向以琛都紧追着而去。

但是过了一会,裴念再往外面望去的时候,向以琛的车子却不见。

司机也以为自己摆脱了他:“我说了,我的技术,无人能敌,现在估计他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了,所以姑娘,你不用再担心了。”

裴念笑了笑:“谢谢。”

她是真的以为向以琛美追上了,她也真的松了一口气了,却没想到他的车会从旁边忽然冒出来。

他本来想要开车挡在他们的前面,但是事情发生的就是这么突然,他还没有开车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一辆车就迎面开了过来。

然后,来不及刹车,两辆车“砰——”的相撞在一起。

裴念只听到天空中划过刺耳的声响,她目睹着车祸就在自己的面前发生,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思考。

司机早已经将车停了下来,他站在一边打电话报警。

裴念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的下了车,往事故现场跑去,向以琛被卡在车里面,她想要靠近,但是却被人阻拦:“先别过去,那边不知道什么情况……”

她的身体机械的在挣扎,面前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耳边更是各种声音汇成一起,她最终晕厥过去。

……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裴念已经在医院。

她晕厥前的记忆,是在路上,向以琛的车和别的车撞在了一起。

她掀开了被子坐起来,杨莱递给她一杯水。她没有接过,只是抬头望向她:“向以琛呢?”

杨莱的脸色并不好:“还在动手术,刚刚警察那边过来了,是他的车没走在规定的路线,他负全责。”

裴念没有心思听这些,将水杯放下来,她从床上起来,杨莱扶着她:“你去哪?你现在身体状况不行,多睡一会吧。”

说实在的,要不是向以琛出了车祸这事,她都不知道裴念因为身体的原因还住院了。

裴念没有说话,开了门往外走去。

外面天刚开始亮。

这一夜发生了这么多事……

一大堆人守在手术室门外。向老爷子,方雅琴,向家的其他人,还有向以琛的那些朋友。

方雅琴哭得眼睛都肿了,向老爷子则一直阴沉着脸,看到裴念过来,他气呼呼的指着拐杖对着她:“你过来做什么?!!”

杨莱也跟着她过来,知道现在这情况,要是裴念过去的话,向老爷子肯定不会放过她,先不说他之前就不接受她,现在向以琛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是因为追她出去的,所以他看到她,情绪怎么可能不激动?!

“念念,你先别过去。”杨莱拉着她在一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