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八节 日薄(十七)

作者:有时糊涂字数:3116更新时间:2013-10-26 08:05

今井武夫迟疑下慢慢问道:“阁下,一号作战即将展开,海军同意联合舰队出战了吗?”

“战或不战有那么重要吗?”西尾寿造的目光依旧有些茫然:“今井君,昔曰信繁若不入大阪,丰臣家说不定还能保存,信繁到底对丰臣家有功有过?”

今井武夫再度震惊,西尾寿造口中的信繁叫丰臣信繁,是曰本战国后期的著名武士和统帅,原名真田幸村,深受丰田秀吉赏识,赐姓丰臣,改名丰臣信繁,丰臣秀吉死后,原丰臣秀吉旗下诸侯分裂,在关原之战中德川家康获得胜利,奠定了德川幕府的基础。

在关原之战后,丰臣秀吉家族势力大衰,被迫困守大阪,但丰臣家族并不甘心,召集忠诚于丰臣家的武士,特别是请出了名将丰臣信繁,与德川家康进行了两次大战,丰臣信繁率部力战,差点逼死德川家康,最终却因为兵力差距悬殊战败身亡,丰臣家族灭。

在曰本武士中,丰臣信繁一直以正面形象出现忠勇双全,即便他的敌人德川家康也对他交口称赞,数百年来,信繁都被视为武士楷模,可今天西尾寿造却提出了质疑,质疑信繁当初该不该入大阪城,质疑武士道数百年坚守的信仰。

“阁下,您这是怎么啦?”今井武夫惊疑不定的看着西尾寿造,西尾寿造依旧茫然的望着嬉戏的孩子们。

今井武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西尾寿造今天的情绪完全不对,整个人充满沮丧悲观甚至绝望,以往的他恍若两人。

今井武夫想了想试探着问:“阁下,今天的联席会议上对一号作战有什么决定吗?”

西尾寿造的目光终于中孩子身上移开,却又落在通红的天边,今井武夫顺着他的目光也看着通红的天边,火光高织,白云躲避着这团红光,逃也似的向离开,只剩下一片红红的天幕,犹如一遍血海。

血海下的东京,衰败,寥落。高楼残破,废墟遍地,行人衣衫破烂,面有菜色。繁华早已烟消云散,只剩下落落荒寂。

“油料不足,联合舰队只能出动半个舰队,海军拒绝出战。”

今井武夫大惊,一号作战本就是以弱击强,为此不得不策划种种欺敌骗敌之策,要求各路舰队紧密配合,如果只能出动半数舰队,结果不言而喻。

“那怎么行,”今井武夫忍不住叫起来:“一号作战要求联合舰队全军出动,一半舰队怎么能行!必须全军出动!”

“今天要开御前会议,”西尾寿造苦涩的摇摇头,将要说的话又咽下去,他见左右没人,便压低声音问道:“要是,要是,今天御前会议决定接受德黑兰宣言,今井君,你有什么想法?”

今井武夫楞了半响,好像没听清西尾寿造说什么,良久才喃喃自语:“接受德黑兰宣言?接受德黑兰宣言?”

虽然今井武夫早已经认为这仗打不下去了,可要接受德黑兰宣言,一时之间又感到难以接受。

西尾寿造见状叹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俩人就这样默默的站着,良久,今井武夫才回过魂来,他踌躇会才试探的问道:“阁下,您是什么想法?”

“我?”西尾寿造茫然说道:“不知道。”

今井武夫神情木然,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西尾寿造却已经明白了。为了清洗东条英机的影响,陆军省各部门长官换了些人,这些人大都从中国战场和南洋战场调回,没那么激进。今井武夫在当年激进,恨不得立马占领中国,可七年下来,残酷的现实让他清醒过来。

御前会议依旧在皇宫的地下防空洞中举行,裕仁依旧象以前那样呆呆的坐在御座上,听着大臣们的报告。

这次参加御前会议的只有各部大臣和陆海军军令总长,石黑再次报告了目前的粮食状况,向与会者报告国内粮食状况,这番话不过老生常谈,内阁成员在上午的会议上已经听过了,不过裕仁却是首次听闻,一串串数字让他心惊胆颤。

石黑之后,陆军总长梅津美治郎汇报了陆军关于一号作战计划准备状况:“….皇军已经在菲律宾集结了十五个师团,总兵力十八万,其中在马尼拉附近集结了八万大军,其余十万分别分布在南北,菲律宾港湾甚多,适宜登陆的地点也多,兵力不足,只能待美军登陆后再行反击。

不过,要进行反击,必须要待联合舰队击败太平洋舰队,否则反击将无法进行。山下大将认为,如果海军不能胜利,陆军将放弃马尼拉,撤退到菲律宾北部山区,作持久坚持。”

裕仁闻言不由皱眉问道:“如果要撤到北部山区,放弃马尼拉,太平洋舰队不就可以马尼拉为基地,切断南洋航线吗?”

梅津美治郎迟疑下说:“现在关键是联合舰队,只有联合舰队击败太平洋舰队,山下将军才能反攻,彻底消灭登陆美军。”

“海军能不能击败美军呢?丰田爱卿,你就说说。”裕仁将目光转到丰田副武身上。

丰田副武站起来报告:“陛下,现在联合舰队的油料只能满足一半舰队出击,如果就此出战,无法执行一号作战计划。”

“怎么?只有一半油料?”裕仁惊讶之极的望着丰田副武,丰田副武沉重的点点头。

“怎么会只有一半油料!”裕仁有点失态的叫出声来,他清楚记得上次会议上,已经作出决定所有油料优先满足联合舰队。

“陛下,臣已经搜罗全国油料,除去留下小部分给新组建的装甲师团外,其余的已经全部调给联合舰队,就算将这部分油料全部给联合舰队,也只能满足联合舰队八成需要。”

丰田贞次郎接着说:“从九月到现在,总共只有三千吨原油运回国,国内的炼油能力只有昭和十年的两成,可即便如此,由于原油不足,炼油厂大都半工半歇,留下的油料,也不能完全满足装甲部队的需要,平时训练只能由松油和人造油代替。”

“现在到底有多少坦克装甲车?上个月的产量是多少?”裕仁压住心里的震惊,语气尽量保持温和。

“上月坦克产量六十一辆,装甲车二十七辆,现在总共有坦克九百二十七辆,装甲车…。”

裕仁再也无法保持仪态了,打断丰田的话问道:“上个月钢铁产量多少?”

“陛下,这个,”丰田迟疑下,抬头便看到裕仁焦虑的目光,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七百二十六吨。”

裕仁倒吸口凉气,全国钢铁产量才七百二十六吨,照这个估计,全年不到一万吨,没有了钢铁,就等于什么也没有。

这些数字就如一声声丧钟,在众人耳边响起,撞击着他们的心灵,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会议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气氛让人窒息。

“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东乡的声音干巴巴的:“就算这次联合舰队能出海,下一次呢?陛下,已经不能再打下去了,臣再次建议,接受德黑兰宣言,减少国民的伤亡。”

裕仁的喉咙就像被梗阻了,他呆呆的看着御座下的群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梅津美治郎再度站起来反对。

“陛下,我还是那个意见,盟国必须承诺保持国体,否则皇军将士决不答应,宁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陛下,再这样打下去,大和民族就要灭种了!”东乡挥动拳头有些激动的叫道。

梅津美治郎目露凶光语含威胁的叫道:“东乡君!皇军将士不能答应,无数将士血流成河,到最后却只能无条件投降,那些激进分子会鼓动军队叛乱的!”

“难道陆军省和参谋总部不能掌握军队吗!?”东乡毫不畏惧:“只要能停战,他们可以来砍我东乡的脑袋!我东乡绝不皱下眉头。”

“怎么能这样说话?”石黑也非常不满:“西尾君,梅津君,陛下赋予你们统帅军队的重责,现在却说出这种话,是不是有负陛下信任!”

梅津美治郎一下被噎住了,他气恼的瞪了石黑一眼,裕仁很清楚内阁现在已经分裂,文官主和,武将主战。

梅津美治郎稍稍停顿又叫起来:“难道连国体也不要了?!”

国体,现在已经成了军方主战的唯一借口,犹如一丝遮羞布,却很难遮住整张脸。

这话东乡和石黑又接不下去了,只好求助的向铃木贯太郎叫道:“首相,您是什么意见?您不能不说话呀!”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说到这里,铃木贯太郎老泪纵横,哽咽着说:“臣,臣,不得不向陛下报告,帝国已经无力继续战争,内阁对战和分歧,臣无力协调统合。”

铃木贯太郎上前两步冲着裕仁深施一礼:“臣只能上报陛下,请陛下圣裁!”

(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