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八节 日薄(十六)

作者:有时糊涂字数:3137更新时间:2013-10-26 08:05

每次内阁会议和御前会议都让陆军省的军官们忧心忡忡,西尾寿造怒骂多次,也惩处过多次,可依旧无法改变每次他回到陆军省,军官们蜂拥迎接的局面。

西尾寿造将所有人赶出办公室后,心情烦躁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走了两圈,抬头望着墙上的竖幅,竖幅上就一句话:“每临大事有静气。”

这句中国帝师的名言深得他的喜爱,每临大事有静气,可今天他却怎么也静不下来,内阁会议没有形成任何决定,没有油料,海军坚决拒绝出战,要求陆军将所有油料移交联合舰队,可陆军又必须为装甲部队保留部分油料,最大的问题是,即便将这点珍贵的油料移交给海军,也只能满足联合舰队八成要求。

集全国之力,却无法让联合舰队全军出海。西尾寿造想起便心如刀割,作为军事领导人,他很清楚目前的形势,无论从那方面来说,曰本最后战败已经不远了,可是作为军人,他实在无法接受无条件投降,曰本陆军的光荣历史不能在他手中结束。

“嗒,嗒,嗒。”西尾寿造头也没回的叫道:“进来。”

开门声,中岛康健推门进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西尾寿造,他在心里叹口气:“阁下,卑职有些话想对您说。”

“你说吧。”西尾寿造依旧没有回头。

“阁下,卑职斗胆建议,请阁下放弃反对接受德黑兰宣言的立场。”中岛康健的神情和语气都很平静,似乎是在建议去茶室喝茶。

西尾寿造赫然转身,一双眼睛死盯着他,中岛康健却似乎视而不见,依旧侃侃而谈:“作为军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正视现实,而现在曰本的现实是,生产凋敝,物资供应及其困难,军队被分割成几大块,互相无法策应,就算这次联合舰队能够出击,可下一次呢?

阁下,早一天停止战争,可以多保留一分民族元气,为将来大和民族的重新崛起保留一分力量,阁下,我知道要作出这样的决定非常难,但请阁下为了国家民族长远利益,请不要再反对了。”

中岛康健一口气说完,便静静的看着西尾寿造,他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说出这番话,在陆军省说出这样的话,是要冒极大风险的。

此刻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西尾寿造那刀锋般的目光,正一片一片割着他的身躯,似乎要把他完全剖开,将他的心脏挖出来。

慢慢的,中岛康健感到落到身上的目光没那么锋利了,然后就听到西尾寿造的冷淡的说:“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出去。”

中岛康健默默向他敬礼,转身拉开房门离开了。西尾寿造看着紧闭的门,心里空荡荡的,改变立场,同意接受德黑兰宣言,完全背叛一个武士的信仰。

作为武士,要在任何情况下战斗到底,不管力量有多悬殊,不管条件有多恶劣,都要拔出武士刀,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可今天,曰本还能挥刀作战吗?

电话铃猛烈叫起来,西尾寿造慢慢抓起电话,是首相办公室来电,告诉他今天傍晚六点召开御前会议,内阁和大本营主要长官全部参加。

“都是什么内容?”西尾寿造问。

“一号作战和战和问题。”对方特别点明:“这是应陛下要求召集的,请准时参加。”

西尾寿造轻轻叹口气,将秘书叫进来,让将总决战纲要和实施细则准备好,另外将一号作战陆军战斗计划准备好。

“是。”秘书答道,迟疑下又开口问道:“阁下,这是….”

“六点开御前会议,这是准备向陛下报告。”

秘书稍稍犹豫下,看了看西尾寿造阴沉的脸不敢再问,转身去准备了,西尾寿造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望着墙上的竖幅。

西尾寿造有种感觉,今天的御前会议将决定这场战争是不是还要继续,想着刚才大胆进言的中岛康健,连这样一个勇气非凡的人都感到战争进行不下去了,应该立刻结束战争,可见曰本再没有丝毫机会。

西尾寿造很想给前线的寺内寿一、板垣征四郎、冈部直三郎去电,问问如果接受德黑兰宣言,他们能不能控制住部队,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一旦电报发出去,陆军省势必炸锅,对整个局势反而不利,不如待御前会议结束后再看。

就在西尾寿造犹豫迟疑时,防空警报凄厉的叫起来,大楼内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秘书匆匆推开门。

“阁下,空袭!空袭!”

“我听到了,慌什么慌!还像个军人吗!”西尾寿造突然爆发了,厉声呵斥起来。

秘书突然受到劈头盖脑的怒骂,顿时傻了,不知道该怎么作,窗外的警报越发凄厉,秘书想催又不敢,可又担心,在那欲言又止,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西尾寿造发泄之后,情绪慢慢稳定,拿起帽子不紧不慢的出了,秘书偷偷舒口气,连忙关上门,跟在西尾寿造身后向防空洞走去。

防空洞就在后院,里面已经挤满了人,西尾寿造看看,他忽然不想进去了,他转身走到一棵树下,秘书又要劝阻,西尾寿造冷淡的说道:“就在这,我要看看,支那飞机。”

有军官见西尾寿造不肯进防空洞,连忙向今井武夫报告,今井武夫连忙过来,可没等他开口,西尾寿造白莲对他说:“今井君,你也来了,嗯,这样也好,咱们就看看,支那人是怎么轰炸的。”

“阁下,还是进去吧,这里太危险。”今井武夫见秘书猛给自己使眼色,心知有异,便温和的劝道。

西尾寿造轻轻哼了声平静的说:“用不着,这里挺好。”

今井武夫只好使出最后一招:“那好吧,我就在这里陪您。”

西尾寿造什么表示也没有,默默的看着蔚蓝的天空,几朵白云飘在高空,纯净无染,从远处飘来一群黑点,黑点排成整齐的队形,穿过薄薄的云层,发动机的嗡嗡声从高空落下,让人心惊胆颤。

高射炮开始阻拦射击,炮弹在高空爆炸,蓝色天空染上朵朵黑云,小黑点穿过黑云,队形依旧保持不变,阻拦炮火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作用。

飞机没有在陆军省上空停留,他们显然对这遍分布在农田边沿的屋舍不感兴趣,径直向千代田飞去,一会儿,机腹落下一串串黑点,在短短几十秒内,黑点便布满天空,轰隆的爆炸声隐约传来。

冲天大火腾空而起,天空眨眼间便被染成红色,西尾寿造就感到灼热的高温扑面而来,今井武夫喃喃叹道:“钢铁厂完了,恐怕三井机械也保不住。”

三井机械,可不是机械制造厂,而是生产机枪和迫击炮的工厂,这几家工厂才恢复生产不过一个月,生产刚刚走上轨道,丰田贞次郎指望着它们。

西尾寿造没有答话,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天边的大火,中国空军越来越大胆了,不再满足晚上来了,大白天也来,可曰本飞机却偏偏没有办法,东京市民现在称呼中国飞机为讨厌的苍蝇。

不过中国空军似乎也开始发点善心了,每次轰炸前都要通知,明确告诉曰本市民他们下次轰炸的目标是那里,警告平民离开,曰本政斧还是还不相信,可几次之后便不得不信,可依旧没有办法。

这种现象沉重打击了国民信心,对空袭的恐惧让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城市,全国有几千万人从城市逃到乡村,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国民的抱怨也越来越大,对军部的指责也越来越强,军部只能以保全飞机,要在敌人登陆时给敌人最大打击为借口,来躲避国民的指责。

一阵热风吹来,带来焦糊的味道,这时不少军官从防空洞中出来,仰头看着天边,包括那些狂热的青年军官在内,所有人都默默无声的望着天边的那块红色。

轰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后,小黑点晃晃悠悠的飞走了,留下一遍红色的天幕,灼热的高温,和大块大块的黑色硝烟。

三声短促的警报响起,这是空袭解除警报,所有军官都从防空洞中出来,在经过西尾寿造前面时不约而同停顿下,看看西尾寿造阴沉的脸,又加快脚步离开。

西尾寿造让秘书先回去,今井武夫也想走,西尾寿造却让他留下:“今井君,这里太闷,我们去那边走走。”

俩人出了陆军省,顺着乡间小路漫无目的的走着,收割后的田野光秃秃的,远处的树林枝叶稀少,剩下干枯的树干,无助的仰望苍天。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两个真幸福,如同两颗炸弹在今井武夫心里爆炸,一种不妙的感觉浮上心头,西尾寿造是有名的武士,姓格严谨坚韧,不但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下属的要求也同样严格,可现在却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温情,或者说是软弱。

(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