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八节 日薄(九)

作者:有时糊涂字数:3022更新时间:2013-10-26 08:04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刚刚改名为沈阳大饭店的原奉天大饭店的一个雅致的包间内,两个男人正相对而坐,各自喝着面前的酒,桌上已经杯盘狼藉,俩人喝得酒酣耳热,衬衣半露,露出壮实的胸肌,手臂上肌肉隆起,充满力量。

“大哥,我有句话想问,可又不敢问?”虽然酒气熏天,可说话的人目光清冷的看着对方,显然没有醉。

“哦?”大哥略感意外,他的目光同样清澈冷静:“什么事这样为难?”

“二十二年兄弟,我不想我们兄弟之间…….”说话者显色非常为难。

大哥更感到意外了,眉头慢慢皱起来,忽然又露出个笑容:“看来事情不小,既然说话兄弟,有什么就问吧。”

俩人默默的盯着对方,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微妙,说话者将酒一口喝干,将酒杯重重放下:“大哥,我想问你将来到底是跟司令走,还是继续这样。”

大哥惊讶的望着他,目光渐渐严厉,他的目光却很温和,没有丝毫威胁。渐渐的大哥的目光也温和下来,慢慢的端起杯子喝口酒,轻轻将杯子放下。

“你怎么知道的?他知道吗?”

“上海滩出了个身手出神入化,谁也不知道真面目的杀手,号称红狼,内部代号刀锋,每次出现都要化妆,除了陈g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当时我就怀疑是你。”

“为什么?”问题简单直接。

“间谍就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同伴,这是司令教的,我们都知道。至于司令,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宫秘书告诉我,很早之前,他就怀疑身边有他们的人,让她进行了一次秘密调查,后来突然命令停止调查。当时她就怀疑,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又补充道:“其实,你看,咱们这么多人的家属都在渝城,却偏偏只让嫂子到东北来,其中的原因,你就没想过?”

轻轻一声叹息,大哥沉默片刻才说:“我也怀疑过,可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察觉的。我自问已经非常小心了,甚至在部队都没敢发展人员,小秀也非常谨慎,从来不与外面联络,可没想到还是……。”

伍子牛也沉重的叹口气,宋云飞又问:“今天是他让你来的?”

伍子牛摇摇头:“不是,他不想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不过,大哥,我希望你留下。”

宋云飞微微皱眉,光复东北后,他一直在中苏边境地区活动,庄继华给他的命令是监视苏方的举动。这个命令让他非常为难,幸好入侵没有发生,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云飞不担心伍子牛会出卖他,正如伍子牛了解他,他也非常了解伍子牛,这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

对于他的暴露,宋云飞隐隐猜测与山东郝鹏举有关,那次他得到消息后,便通知了宣侠父,宣侠父也立刻通知了华东社会部,导致郝鹏举事件爆发,可结果却是非常不如人意。宣侠父受到周en来的严厉批评,从他这里得到的情报只能送延安,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能任何其他人泄露。

“看来我估计没错,你还是选择他们,兄弟一场,希望将来不要战场相见。”

宋云飞的沉默让伍子牛明白了他的选择,庄继华现在与延安的关系微妙,高层虽然在合作,可下面的冲突也间或发生,更重要的是将来,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俩人心里都没底。

随后俩人再不提此事,尽捡些闲事聊,小秀从渝城过来,带来很多渝城的消息,包括很多还在渝城的朋友的消息,赵汉杰的孩子已经两岁了,庄来顺老两口视若己孙,一直带在身边,张静江又有一个女儿出嫁,女婿又不是他喜欢的。

不过,气氛再没有最初的那种亲密,很快伍子牛便付账出门,从十多年前宋云飞结婚开始,他们在一块吃饭便是伍子牛付账,宋云飞的钱都在小秀手里。

在饭店门口告别后,伍子牛叫了辆人力车回司令部,今天他没有开车出来,快到司令部时,从后面过来几辆吉普车,吉普车敞篷是放下的,伍子牛一眼便瞧见王小山,和他旁边的美[***]官,那个美[***]官他没见过,军衔却不低,挂的四上校军衔。

王小山也看见了伍子牛,他没有打招呼,只是微微皱眉,他已经闻到人力车上传来的酒味,在这个微妙时间,伍子牛却离开庄继华身边,跑到外面喝酒,这是非常不应该的。

“应该整顿下军纪了。”王小山低声嘀咕道。

“what?”旁边的美国上校没有听清追问道。

王小山摇摇头,美军顾问团驻地设在北大营东侧的两栋小楼内,包括史迪威布雷恩在内都住在这里,不过现在驻地的人很少。史迪威又开始对庄继华不满了,他希望能继续进攻,一直打到釜山,可庄继华的布置显然就是到此为止。

东北战区在朝鲜的兵力只有三十多万,即便加上二线部队也只有五十万,几支主力部队都部署在北方和东方,中苏边境地区,用意不问而知。

史迪威一封接一封的电报飞向渝城,最后自己干脆飞到渝城,向魏德迈提出了一个庞大的战略,这个战略的目的是扫清曰本在大陆的据点,首先便是朝鲜,而后在朝鲜集中两百万联军,其中一百五十万中[***]队,五十万苏军,美国提供海军和空军,这两百万兵力在本州登陆,彻底消灭曰军。

布雷恩在沈阳待着也感到无趣,便待着主要幕僚跑到朝鲜,给杜聿明当顾问去了,他的这个举动得到魏德迈的支持,魏德迈认为现在留在沈阳很容易被牵连到中苏之争中,离开这个是非窝是最好的选择。

吉普车驶入司令部,在顾问团驻地前停下来,王小山跳下车抬头看看楼前站岗的士兵,顾问团驻地安全又中美双方负责,一个美国士兵一个中国士兵站在门前。

两个士兵形成宣明对比,美国士兵轻松,时不时还来回走几步,看到王小山和上校才立正敬礼,中国士兵则一直保持肃立方式,行礼干净利落。

这两人的表现,就如同两国的文化传统,西方的自由散漫,东方的严谨刻板。

上校的房间是个套房,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办公室,曰本很会节约空间,无论办公室还是卧室,摆设都很简单,空间利用非常充分。

“请坐,王,这该死的小曰本,就连沙发也小型号。”但上校却感到非常狭窄,整个房间有种压抑感。沙发很低,他这样身材的人坐上去很不舒服。

上校让王小山坐沙发自己却搬了把椅子坐下,副官很快给他们端来咖啡,上校说:“我知道你不习惯咖啡,不过我这里没有茶。”

王小山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其实他也能喝咖啡,只是非常少。几天的接触下来,上校对王小山已经比较了解,知道他是个话不多的人。

“王,我的使命需要您的配合,我们谈了两天,我想知道您是否向庄将军报告过?”

“还没有,梅乐斯上校,东北刚刚光复,司令很忙,上校,再等等吧。”王消散好整以暇的说。

这个梅乐斯上校是美国情报官员,几年前便到了中国,与军统合作收集曰军军事情报,前几天到东北,希望能在中苏边境地区建立情报站,展开对苏情报工作。

对这个合作,庄继华当然欢迎,指定王小山与他接洽,可王小山很快发现这个梅乐斯很可能还另有任务。

就在前两天晚饭后俩人散步时,梅乐斯突然问王小山,如果中国没有了蒋介石,庄继华能不能控制整个中国,这引起了王小山的警惕,他感到梅乐斯是有目的的。

王小山便开始套话,最后梅乐斯被套出来一点,美国人希望庄继华能在战后中国发挥更大作用,如果庄继华反对蒋介石,美国将支持他。

王小山按住心中的喜悦,又追问这是他自己的意见还是美国政斧的意见?另外,蒋介石会怎么办?梅乐斯回避了这两个问题。

梅乐斯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反复追问下,王小山告诉他,庄继华能控制东北华北还有山东河南,还有西南全部,他控制的军队是中国目前最强大的军队。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可既然猜到他的目的,王小山便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将庄继华拖进这个漩涡。庄继华虽然与蒋介石产生矛盾,但这是政治主张上的分歧,俩人的私人交情乃在,庄继华要知道,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他不知道!

(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