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不言说的疼爱

作者:落花不惊字数:3130更新时间:2015-10-06 08:57:13

索菲亚死了。

当云骁沉着脸把这个消息告诉兰沁的时候,兰沁的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

“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么?”她问。

云骁沉默几秒,点头道:“嗯,会有点麻烦。你在家里好好呆着,我出去一趟。”

兰沁察觉到他眉宇间的焦灼,便立刻点头,说了句:“路上小心。”

云骁勾起嘴角给她留了个笑容,转身匆匆出门。

别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兰沁忽然觉得惶恐不安,空落落的,无依无靠,这种感觉让她非常难受。

以轩和以然虽然都已经搬到别墅里居住了,可是今天是上学的日子,他们全都不在家里,因此兰沁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只能一个人坐立不安地熬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孩子们下课的点儿了,才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听到他们的声音一下,心里才总算是好过了一些。

另一边,云骁已经跟苏锦痕商量好,分头行动,云骁去疏通各方面的关系,苏锦痕则负责去探江月的口风。

所有的安排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云骁甚至已经做好了要跟索菲亚的家人对簿公堂的准备。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索菲亚的父亲听说女儿死去的消息以后,竟然反应特别平淡,仿佛死掉的只是一个不相关的人。后来还听说,他竟然陪着某个私生子跑到瑞士滑雪去了!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苏锦痕和云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只能叹一句……好一个偏心的父亲啊。

也幸亏那个老家伙偏心,要不然的话,云骁的麻烦可就大了。

江月以继母的身份,为索菲亚料理后事,并且跟云家商讨后续的赔偿问题。她提出让云骁转让手中几个发展还不错的公司,然后还象征性地要了一笔赔偿金,至于起诉什么的……她根本没那个意图,连提都没有提过。

云骁的律师白请了。

不过这样也好,能够私下里解决,总比去法庭上扯皮要好,更何况江月开出来的条件并不算太苛刻,苏锦痕直接做主答应了下来。

至此,危机算是解除了。

支付赔偿金和转让公司等事宜,苏锦痕都命令手下的人去做了,索菲亚的遗体也已经运回了欧洲,可是江月却忽然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让云骁倍感意外的要求。

她想要跟兰沁见一面。

江月的种种反常,已经让云骁和苏锦痕全都确信,她肯定是兰沁的亲生母亲,并且私心里也还是向着兰沁的。她不为难云骁,完全是看在兰沁的面子上才这样的。

可是,江月现在的身份太尴尬,跟兰沁见面的话,很难说会不会闹得不愉快。

云骁有点不想答应,因为担心兰沁会受到伤害。被亲生母亲以“爱”的名义伤害的感受,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但是苏锦痕却说:“当妈的有几个会害自己孩子呢?让他们见一见吧……”

听到这话,云骁勾起嘴角,略有些讥讽地笑了一下。姚书慧当年做过的事情,一直都是云骁心里的一根刺,这么多年过去,也始终无法释怀。所以对于“母亲”之类的身份,他总有些抗拒,总觉得父母伤害起自己的孩子来,会比外人更加不留余地。

但是理智告诉他,江月和姚书慧不一样。他最终还是同意让兰沁和江月见面了。

而且是单独相见。

地点选在了一家非常注重保护客户隐私的会所里。兰沁去的时候,甚至还刻意地打扮了一番,想要让自己看上去一切都好。虽然她嘴上说着不想跟那个女人相认,但是心里……总归还是在乎的。

她不想在母亲的面前丢脸。

落座之后,江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兰沁,我是你妈妈。”

“我知道。”兰沁非常平静地回答,心里的滋味非常复杂。曾经,她无比渴望这个答案,可是她之前跟江月见了两次,被伤害了两次,现在她已经不敢再幻想什么母女亲情了。

尽管云骁告诉她,对方没有追究他失手杀死索菲亚的事情,全都是因为不想伤害她,她也还是没法跟这个女人相认。

曾经在她最渴望跟她相认的时候,对方拒绝了,那么后面的弥补,她其实也已经不需要了。

兰沁以为江月接下来会努力顺服自己认亲,或者是大吐苦水演一出悲情的戏码,但她错了,江月只是问了她几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云骁对你好么?”

“孩子们听不听话?”

江月似乎对她现在的生活非常了解,这样兰沁暗暗有些心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一一回答了江月的问题。或许在心底里,她早就已经认下了这个妈妈……

兜兜转转,费了那么多的周折,江月竟然只是跟她拉一场家常而已。

等到所有能问的问题都问完了,兰沁以为该进入正题了,江月却说:“知道你一切都好,那我也就放心了。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和你爸,是我贪慕虚荣,想要嫁进豪门,才会离开你们的。我现在正是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看在我放过你丈夫的份上,不要再怨我了。”

江月平静地说着谎话,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为了金钱抛夫弃女的女人。以她现在天欧财团中国区负责人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无疑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兰沁相信了。

如江月所愿,她信了。

兰沁几乎是颤抖着听完江月那番话的,对方每说一句,她的脸色就苍白一分,心中仿佛有什么一直小心呵护的东西,碎了……

风一吹,烟消云散,再也找不到丝毫痕迹。

她失望地冷笑,眼泪却不听话地掉了下来。

“你千方百计想要见我,就为了跟我说着些?”兰沁的声音都已经变了调。

“是的。”江月非常平静,近乎冷漠,“得到你的原谅,我会安心一点。”

兰沁嘴角的笑容愈发讥讽:“我原谅你,我爸爸的在天之灵怎么办?!”

“等我死了,我会亲自去向他忏悔。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你愿不愿意原谅我?”江月的眼底深处,藏着一丝期盼。

她说的话全是假的,可是盼望女儿谅解自己,是真的!

可是兰沁哭得太伤心,没有发现她眼中深藏的情绪。

兰沁整个人都在战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江月就那样耐心地等待着,表面上平静无比,实际上一颗心始终悬着。

兰沁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怎么都做不到,她忽然起身快步走向包厢门口,面对着门板站定,头也不回地说道:“作为你放过我丈夫的回报,你我之间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是我从今以后都不想要再见到你了!”

江月的嘴角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带着淡淡的苦涩。

“就算你想见我也没机会了,我后天就会飞回欧洲,以后都不会再回来。”

兰沁闭了闭眼,强行压下心底里的那一丝不舍,冷冷地说:“那样最好不过了。”

说完以后,她也没等江月再开口,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家会所。

江月在她走后,忽然一下子变得衰颓无比,整个人看上去都非常哀伤。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痕。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结果么?她应该高兴才对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口那么疼,疼得她整个人都战栗不止……

这一刻,她真的有种冲动,想要追出去告诉兰沁实话。可是理智告诉她,那样只会给她和兰沁带来更大的伤害而已。

她无法摆脱索菲亚父亲的控制,就算跟兰沁相认了,又能如何?徒惹伤感罢了!

倒不如从此断了彼此的念想,往后的日子,说不定都能过得好一些。

知道女儿得到了强大的云家的庇护,她也没什么好放心不下的。后半辈子不见……就不见了吧。

江月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长长的指甲扣进了肉里,渗出血来。

但是她的眼中,无泪。

她甚至还慢慢地勾出了一丝笑,一种了却所有心愿之后的笑容。她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出去,融进夜色里……

兰沁再也没有听说过江月的消息,尽管她其实心里还是想要知道的,但是江月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凭她如何努力地想要打听,也再没办法得知有关她的任何讯息。

她渐渐地放下了那个人,安心地过自己的生活。

倒是天欧财团的消息,时常会传进她的耳朵里。

听说,索菲亚的父亲特别痴迷中国传统文化,捎带着把重男轻女那一套糟粕也学了去。他对自己的婚生女漠不关心,却把私生子捧到了掌心里……

听说,那个老男人传位给了自己的私生子,而那个纨绔的私生子把家族生意弄得一团糟。

听说,他们的家族分裂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