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把对她的爱藏起来

作者:落花不惊字数:3136更新时间:2015-10-06 08:57:13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他们一家三口都做了详细的检查。云骁身上的伤口虽然比较多,但都是比较浅的皮外伤,包扎好养一阵子就没事了。

兰沁的伤才比较麻烦,她的胳膊被刺得太深了,又一直用力拉着儿子,愈发加重了伤势,医生说如果恢复得不好的话,那条胳膊以后可能再也提不了重物。

兰沁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心里有点难过,任何一个原本健健康康的人,在听说自己的右胳膊有可能废掉的时候,都不会开心的。

哪怕这条手臂是为了救她儿子才受伤了,也不能抵消她心里的难过。

云骁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她的身边,把她抱进怀里,温柔地说:“以后要拿什么重物,交给我就好了。”

兰沁勉强勾勾嘴角,心里依然沉沉的。

但是很快,另一个消息就让她心中更加沉重了。

索菲亚性命垂危。

从云骁的口中,兰沁已经知道了索菲亚的身份,以及她身后的家族背景。这让她意识到,这件事情将会发展成两大家族的较量,不是简单请个律师照着正当防卫的方向辩护就能够解决的。

兰沁愁云满面,云骁的表情也不太好。他当时一心想着要尽快摆脱索菲亚的纠缠,去就兰沁,心中急怒交加,一不留神下手就重了。

这件事情发展成这样,肯定是瞒不过双方家族了,云骁只好给苏锦痕打了通电话,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他讲了一遍,也好让他早做准备。

毕竟,苏锦痕现在才是云家的真正掌权人,云骁不可能在这种大事上面瞒着他。

很快,苏锦痕飞来了江城,与天欧财团的负责人周旋。但是让他吃惊的是,索菲亚的亲生父亲一直没有露面,负责处理这些纠纷的,竟然是索菲亚的继母……江月。

一开始的时候,苏锦痕还没察觉出什么,后来接触得多了,才慢慢感觉不对劲。那个江月,明着是帮索菲亚,可实际上做的事情,都是向着云家的。

这太古怪了!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苏锦痕不得不提高警觉,私底下派人调查了江月的身份,结果却一无所获。

那个江月的资料明显被人刻意地销毁过,所有与她有关的一切,全都仿佛凭空蒸发了一样,丝毫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能够查得出来的,只有她跟索菲亚的父亲在一起之后的资料。在那之前,她就是一片空白。

苏锦痕只好去找云骁,询问他是否认识那个叫做江月的女人。毕竟,云骁在上层圈子里呆的时间比他久,说不定能有什么资料呢。

可是云骁给他的回答也只有三个字:“不认识。”

当时兰沁也在,挨着云骁坐着,以女主人的姿态为两人添茶续水。其实她本来不想参与的,但是云骁坚持要求她旁听,还故意用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像是在无声地宣示着自己对她的所有权。

兰沁当然明白云骁的意图,有点不忍心这样上苏锦痕的心,但是一想到他们两个毕竟是兄弟,往后要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呢,难道她能永远躲着?

既然躲不过,倒不如早些让苏锦痕彻底死心,他也能早点去开展一段新的感情。

所以,谈话期间,兰沁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大嫂对待小叔子的态度,来面对苏锦痕。

至于苏锦痕呢……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跟兰沁说话的时候,必定会带上“嫂子”这个称呼,兰沁给他倒茶的时候,他也会非常礼貌地道谢。

礼貌,意味着疏离,同样意味着他清楚应该把自己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云骁对他们二人的表现非常满意,所以在事件的处理上面,给了苏锦痕不少建议。苏锦痕虚心地听着,偶尔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和意图,整个交流过程非常和谐。

应该算得上是宾主尽欢吧?

兰沁有点心累,她要克制着自己不能总盯着苏锦痕看,虽然她只是心疼对方而已,但是那样的行为明显会让云骁吃醋,也容易让苏锦痕误会,必须得避免。

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现在心里还难受么?他云淡风轻的外表下,内心也同样如此么?

兰沁有点走神,没留意到苏锦痕在叫自己。

云骁搂着她的手臂,收紧了几分,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嫂子,你看看,你以前见过这个女人么?”苏锦痕将一张照片放到了茶几上。

半分钟之前,他已经问过云骁同样的问题了,现在只是出于侥幸心理,也出于对兰沁的一丝尊重,询问一下罢了。

他总不能把那么个大活人当成空气吧?

兰沁只是扫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云骁和苏锦痕都是观察力非常敏锐的人,见她这样,就知道她肯定认识对方。

“嫂子,你认识她?!”苏锦痕的眼神中是抑制不住的惊喜。

兰沁皱了皱眉,哽着嗓子说了句:“认识。”但是她却不愿意再说更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她猜测那女人是自己的母亲,但是没有任何证据,紧紧只是猜测罢了,说出来有用么?

她不愿意把父亲的伤心事扯出来。

苏锦痕有心想继续追问,却被云骁用眼神制止了。

“宝贝儿,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反正江月的身世背景,应该不会对那件事情的处理造成太大影响。”云骁淡淡地说着。

“江月?”兰沁怔怔地重复了一遍,眼底有浓重的哀伤划过,“那是她的名字么?”

“嗯。”云骁点头,补充道:“她是索菲亚的继母,天欧财团中国分部的负责人。”

兰沁忽然凄然一笑,眼泪就那样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见她哭了,云骁和苏锦痕都非常紧张。云骁离她最近,赶紧用手帮她抹眼泪,目光四下打量哪里有纸巾。

纸巾在苏锦痕手边,他想抽出几张递过去的,但是犹豫了半秒钟之后,还是选择把整个纸巾盒都推过去,让云骁自己动手拿。而他,则坐着不动,微微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他不是不想关心兰沁,就是因为太关心了,才不得不这样。他若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太在意兰沁,难免会让云骁心里不舒服,他怎么可以影响他们的家庭和睦呢?

他垂下眼睛,掩饰着自己眼底的哀痛,努力地假装听不见云骁和兰沁说话,专心研究自己修剪得平平整整的指甲。

十根手指头都研究完了,他又改成看掌纹,回想从前看过的电视节目上面,介绍的哪一条是寿命线,哪条是爱情线。

都研究得差不多了,兰沁的情绪也终于平静下来。他借口说要上洗手间,躲起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重新回来,以小叔子地态度,面对恩爱的哥嫂。

兰沁在这个时候缓缓开口,说出了一句让苏锦痕差点惊掉下巴的话来。

“那个女人,我一直怀疑她是我的妈妈……”

云骁的表情也没比苏锦痕好多少,彻底震惊了,隔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收敛自己的神态。苏锦痕差不多是同步的,到底是两兄弟,又合作过那么多次,有点默契也是应该的。

兰沁还在缓缓地讲述,从自己儿时的经历,到长大以后的猜测,再到后来偶然撞见江月在她父亲坟前哭泣的那一幕……

一桩桩一件件,她娓娓道来,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心里有多么在意那个女人。都已经隔了那么多年了,她的记忆却清晰得如同昨日才发生过一样,甚至连许多细节都能讲得清楚。

可见……她把江月看得有多重。

她讲得非常详细,但是耗时并不算太久。因为她跟江月之间的接触,也就那么两次而已。

苏锦痕听完之后,跟云骁对视了一眼:问道:“哥,你怎么看?”

云骁淡淡地说:“我觉得小沁的猜测是对的,要不然的话,江月的行为解释不通。”

他用了一个很少使用的称呼,像是要刻意地展示和兰沁的亲昵。

苏锦痕微微垂眸,遮住眼中的情绪,声音稳稳地回答:“嗯,我也这样觉得,我会想办法去试探她一下的。”

“好。”

事情谈完了,苏锦痕便起身告辞。云骁和兰沁一起把他送到门口,然后苏锦痕转身微笑着说:“哥,嫂子,你们留步吧。”

他的目光坦坦荡荡地在二人脸上扫了一下,实际上却把兰沁的容颜收进了心底,好让自己可以在长夜孤寂的时候,慢慢回忆她的容颜。

苏锦痕走了之后,云骁在兰沁的脸上亲了一口,夸奖道:“宝贝儿,表现得不错。”

兰沁勾勾嘴角:“你也真是狠心。我都告诉过你了,我早就跟他断了,你偏偏不信,非得再来这么一出。”

“那好吧,既然老婆大人发话,那我就放他一马。”云骁还想再跟兰沁说笑几句,忽然电话响了,接起来听了几秒,瞬间就变了脸色!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