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禁术

作者:千碗碗字数:2819更新时间:2015-06-26 08:24:33

琉月猜测十有*是正确的,不然六长老为何假装在四处张望?

真当她什么也不懂那么好骗么?

那么就主动出击好了。

沐琉月手中多了几块碎石,分不同的方向朝着六长老袭击了过去。

“出来,你找死!”冷雪梅狂妄地大吼着。

四面而来的石块太多了,她根本无从分辩琉月的正确所在位置!

阢地,黑雾迷漫中,琉月轻巧的身影已经悄然朝着六长老靠近了,运用‘万物之水’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握紧手中的短刀,法器一闪,眼中冷芒惊现,

“啊!”空气中陡然响起一道惨叫声。

动作快速如闪电,清冷嗜血,下手一点也不留情。

六长老冷血梅不愧是一位高手,感应到危险的来临身体往左一侧,一掌朝身后劈去。

只不过动作还是慢了一点,一掌劈了个空琉月退开了。

冷雪梅脖子却是生生吃了琉月一刀,

”噗啦——”一声轻响,鲜血如清泉般涌出。

”痛死我了——”六长老冷血梅还没死,痛的在地上直翻滚着。

只能说琉月这短刀还不够锋利,竟然没有一刀要了她的命。

沐琉月冷冷地看着在地上痛苦打滚的六长老冷血梅,淡声问:”告诉我,怎么解除禁术?”

”我不会告诉你的!”六长老冷血梅面目狰狞,神色扭曲,却依旧倔强而高傲地扬着下巴。

”告诉我破解之法,我饶你一命怎么样?”沐琉月蹲下身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用打着商量的语气。

六长老冷血梅却冷冷别过脸去,不将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一个小丫头而已,冷雪梅认为沐二小姐只是运气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她刚好看不见了,让她占了行机,沐琉月依旧是蚂蚁,她绝不会承认沐二小姐比自己强。

”很有骨气嘛!”沐琉月扬了扬手中的短刀,笑腼如花儿般,看不出半点生气的迹象,”你也晓得我这短刀太短,一次性似乎杀不死人的?”

“随你变。”六长老冷血梅硬气直哼。

”很好,想不到你还挺有骨气,希望你还能继续保持下去。”沐琉月脸上是淡淡的诡笑,手下的动作丝毫不容缓,快速地着冷血梅的耳朵而去,半边耳朵被硬生生的切下来。

”啊——”六长老冷血梅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简直快要死去了。

不等六长老冷血梅说话,鼻子上的肉被切飞了。

”我说!我说!”六长老冷血梅眼底闪过一丝骇异。

她真不明白,一个美若如天仙般的女子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残冷的事情来?并且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温婉的笑腼。

仿若短刀下切去的不是肉,而是在切豆腐。

这个女子简直是比来自地狱的锁魂者还要可怕。

“六长老你其实可以慢慢想,你身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剁下来的呢?”琉月比划着手中的短刀,似乎还未尽性。

六长老冷血梅忍痛大声说:”以吾之血,念一句禁术破就行了!”

“确定是这句么,没有骗我?”

“千真万确!”六长老心里在想着,只要今天不死就行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她眼睛好了,伤口复元了要杀了这丫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暂且信你一次。”琉月眼中划过一丝冷意不减,淡淡道。

手臂一扬并将他手中的魔水晶夺了过来,琉月现在已经有五颗了,琉月照她说的试了一遍,这禁术果然消失了。

四周的雾气也散了,一缕阳光倾洒下来。

琉月想着应该先杀了这六长老再说,留下来是祸害啊!琉月拿起短刀准备给六长老一刀痛快,不远处响起一记熟悉的声音:“你这样杀不死她的,神识未死可以夺舍重生。”

“北霆凰,你一直等在这里吗?”

“女人,本王等你好久了!”

北霆凰急切地朝他走来,将她搂入怀里,直到确定好安然无恙一颗提琴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

“喂,你放开我好么?”琉月感觉有一丝不自然,手中的短刀收紧了些。

六长老看着眼睛两人你浓我浓的情景,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身影一闪准备来个消失不见,北霆凰眸光一冷,大手一个虚影并朝她伸了过去,紧紧地攥住了六长老的脖子,这个老女人三翻五次的想要致她的月儿于死地,若真让她走了,只怕是后患无穷!

“想走,没那么容易!”北霆凰冷哼一身,全身散发着无比的寒意将她手心的传送石吸了过来,然后并快速地

将大手虚弱改为直袭向她的心脏处,没有再给冷雪梅喘息的机会,北霆凰直接将她的心脏处的精元抽了出来了。

那是一颗闪着白光的鸡蛋般大小的一团发光的东西。

“给你。”

“这是什么?”琉月问道。

“六长老的精元,你若是炼化了修为会提升一层次,还有你的武学中会多了一门禁术之法,对你以后有用的。”

琉月也很干脆,接下这精元二话不说并开始打坐进入修炼中了。

这一下就去了几个时辰,天渐渐黑了,山谷里出奇的安静。

琉月进级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们先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再出去你觉得怎么样?”琉月提议道,美眸轻眨似蝶扇。

北霆凰没有说话,他不说话琉月并当他是默认了。

琉月利落在从空间里拿出一个之前做好的一个帐篷搭了起来,看他正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于是琉月又为他搭了一个帐蓬,两人的帐蓬紧挨着一起,便于遇到不测或是危险时有个照应,然后准备好了被子,地毯铺好等等!

一刻钟后终于一切搞定了。

琉月钻入了被子里,舒舒服服地睡了。

北霆凰在帐篷里左看右看了下,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心爱的女子近在尺直,为何他要独自而眠。

想到这,北霆凰二话不说起身朝着隔壁的帐蓬走去。

直倒看到一个睡得正香的小人儿,嘴角微微扬起,北霆凰掀开薄被的一角,拥着沐琉月睡了下去。

朦胧中,琉月感觉到了身边一丝异样的气流,前世身为特工的犹为警惕,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是北霆凰还能有谁?

“你,你怎么跑这来了。”

”别闹,现在夜正深了。”北霆凰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里让给你睡,我睡到隔壁去。”琉月说着并要起身,只不过他现在记不起来两人的关系有些奇怪,总之说不清楚!

回应她的是一具灼热的身体同,鼻汲处充溢着属于他的气息。

”在动,我不介意现在要了你。“

北霆凰的声音拂过沐琉月的耳角,丝丝冷酷中带着点点沙哑,压抑着那身体的热度。

危险,绝对的威协。

沐琉月感觉到北霆凰的身体变化,立时乖了,不敢再乱动了。

只不过让她差异的是她这*竟然睡得安稳,睡得十分的安宁。

直到一丝透白的破晓的晨光折射进来,在帐蓬内洒下丝丝光线。

琉月睁开眼,怒看向眼前睡得无害的那一张绝代风华的脸孔,

沐琉月不由抚了抚额,十分无语。

冥尊大人,也真是的。

他难道不知道美男在前也是一种*吗?,对她也是一种考验,哎……

或许是北霆凰也醒来了,霸道的翻了个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女人,本王好看吗,有没有被我迷到了?”

“你希望我怎么回答呀?”

两人大眼瞪大眼。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前洒下,朦朦胧胧的绚丽着。

映衬着*上两人清丽的身影,那般天造地设的一对壁人!

“这*时间真快。“北霆凰的眼子里闪过幽深的光,像在自言自语。

“你在讲什么。”琉月的眼底交烁着光泽,轻轻推开他已经起*了。

她顺势被他搂入怀中:“月,你说,没有被本王的美色所惑了么?”

“没见过你这么自夸的!”琉月白了他一眼,淡淡道:

这感觉,不错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