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六章 他吼得她,快要哭了

作者:千碗碗字数:2862更新时间:2015-06-21 10:26:51

北霆凰!鼻子里一片酸涩,她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找死,谁叫你多管闲事,本少的妹妹看上了这倾城女子的皮囊了,要弄回去做面皮!你现在若走,本少并饶了你一命。”黑衣领头儿狂妄地开口。

说话之时,手中的玄力已经在集汇,一股强大的吸附能力随之朝着对方而去,

犹如海是的袭卷风暴,地上飞沙走石,叶片飞扬。

冷风呼啸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若不是北霆凰挡在她前面,或许她的身体就飞直接朝着黑衣领头儿飞过去了。

但依然感觉手心一阵刺痛,皱了皱眉,身形一滞,手指松开了,刚到手的天狼精元复又被弹上了半空中。

琉月很是气愤,刚想这精元就在自己上空的头顶上,并欲出手。

却被北霆凰拦下了。

“你想死吗?”他冷冷地开口。

“可是那颗精元是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得来的。”琉月启唇轻语,补他吼得快要哭了。

“我先挡着,你快跑越远越好,一会我再去找你。”声音莫名缓和了些。

“嗯嗯。”琉月睁着水雾的眸子点了点头。

转身就朝着南面走去,她想着赫连辰还在那里,准备饶一个圈将他带走去疗伤。

“错了,北面的方向中,不是南面。”

“可是我想去看看赫连辰伤势怎么样了?”琉月解释。

“他不会死,用不着你管,系统若发现一个人半个时辰内未移动位置就会将他带回去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北霆凰全身又莫名升腾了一股怒火,蓝眸幽深。

这些日子他的王妃与赫连辰几乎是朝夕相处,不难理解她会不知不深中喜欢上了赫连辰了。

只要一想到会有这个可能性,冥尊大人就无比的愤火中烧。

黑衣领头人下令让他手下人拦着沐琉月,却被北霆凰一掌劈飞了。

“你太狂妄了,你以为你一个人会是我们这些人的对手?”丑男领头人声音微冷,怒意至极。

眼看着就快要得手了,半路出了个拦路虎,该死地!北霆凰中空而起,手中祭出一个白色的玄力圈朝着丑男领头人一掌扫过去,“那就试试看。”

丑男领头人也顾不着半空中的精元了,直接与北霆凰血战。

与此同时,北霆凰身形晃动,瞬间而去。

这时白泽不知何时窜了出来,一出手就将精元拿在手中了,它主人的东西它是一定要将这东西夺回来的。

北霆凰出手时,根本就没发现身边多的个小东西,一拳出去伤及无辜小白泽的身体如断了张的风稳般飞了出去。

“这东西怎么又来了,想死呀!”北霆凰气得快要吐血了。

若是这小白泽死去了,琉月也会死了的。

还好,受了伤的白泽白光一闪很快并消失了。

北霆凰再与黑衣领头儿大战了几个回合,两人不相上下,但是冥尊大人明显分神了,想着刚才那一掌下去可是用了不少的玄力,不晓得那小东西怎么样了。

这是被设置了的异界森林,想着这次总归希不了这黑衣男了。

半刻钟后,估计也并不多了。

北霆凰一闪并消失了。

“白泽,你去哪了?”琉月担忧地头问道。

见白泽不语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一个圆形的精元划入其内,进了琉月的咽喉,滑入体内。

琉月惊诧:“这是精元吗?你就是去拿回这个了吗?”

白泽小兽点了点头,一闪身并钻入了琉月的空间里修炼去了。确实伤得有些重了,但是还不致于致命!

朝着琉月刚才离开的方向,北霆凰紫眸中划过锐利的锋芒,朝着北面而去了。在周围布下了烟雾弹,黑认邻头儿再要将他们寻出来就有些困难了。

丑男领头人正待动作,四周扑面而来的白雾气袅袅环绕了。

“给我追,继续追为,一定要将那个女子找出来。”

天边起了黑色幽风,天色更加的阴沉了。

当云雪落和上官宏前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残壁碎石!

“继续找找,看来沐琉月一定是受了重伤了!”云雪落目光阴冷地开口。

“是!”那些学生全是她的手下,全是来对付沐琉月的,只要有一丝的机会,就会对琉月出手,丝毫不留情!

耳边的风,呼呼的吹着,打在脸上,有些微的刺痛。

琉月刚才逃跑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嘘嘘了,现在的她恨不得长上一对翅膀,远远的飞走。

不过,听白泽的意思是让她先炼化了精元,修为并会有很大的提升。

北霆凰轻松的追着琉月的气息而来,很快并找到她的方位了。

琉月选择了一棵大树下炼化,只不过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再跑了。

这里是一片浓郁的森林,跑了这么长时间,距离刚来森林时最起码得有一万里了。

琉月在树下,呼呼的喘着气,脸颊微红,气血沸腾。

原本以为北霆凰会迟一点时间出现的,怎料,她才刚刚停歇下,北霆凰便闪身来到了树林中。

不过琉月没有与他说话,而是全神汇注地炼化体内的精元。

只不过,她炼了这么久除了让全身更难受外没有一丝效果,这是怎么回事?

以前她又不是没有炼化过动物的精元,每次都是十分的顺利呀,这一次为何呢?

不管了,强行炼化!

琉月周身散发出了一层淡淡的紫光,随着紫光越来越浓,她额间的细汗更密布了,好难受!

越来越难受了!

一身紫袍,在夜色中显得十分深沉,墨发如瀑,自双肩倾泻而下。

一双蓝眸宛若夺目的蓝宝石,似能洞悉世间一切!琉月不解了,拧眉抚了抚小腹的位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原因,她现在觉得小腹中好似有一股寒流,正在无限蔓延。现在她的身体好像即将要被分为两个,一个是冰冷的,一个是火热的。

微微闭了闭眸,琉月凝聚自身力量缓解了些身体里的不适之感。

“你在炼化精元,快吐出来。”

“吐不出来了。”琉月用神识与北霆凰交流着,现在她感觉她的精元被天狼的精元扰乱了,让她的丹田疼痛不已。

是以,其实白泽是好意,六级魔兽的精元确实强大无比,只不过天狼是寒性的,不易吸引,若不好好利用就会起到反效果。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琉月头顶上方响起。

北霆凰一玄玄力打了过去,琉月倒地口吐一口鲜血,却是‘唰’的一下睁开眼睛,黑白水灵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解。

“冥尊大人,你有失君子风度了。”抚了抚小腹的位;置,小腹莫名地受了他一拳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尽管她知道他是在让她从修炼中脱离出来。

可是看着他无一丝留情地出手,琉月还是伤心了!

以前的冥尊大人是舍不得伤她半分的!

现在待遇明显不同了!

琉月了一把嘴角的血丝缓缓站起身来,勇敢地与之北霆凰的蓝紫眸对上!果然失忆了,他的眼中没有半丝柔情存在!

琉月叹息,难道她与他从此就形同陌路了吗?

琉月深情地注视着他,后者却是无比的凛冽低沉!

“快将精元吐出来!”北霆凰无波无澜地开口,琉月两手一摊,表示已经拿出不出来了。

“快点。”北霆凰冷睨着她。

琉月却是十分不解,淡淡道:“为什么要吐出来,一会我要接着炼化?”

北霆凰俊脸一沉,“本尊不想对你用强同,快一点!”语气无冷硬无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为了我好吗?害怕这精元反噬对我不利是么?我不信你一点也记不起我来了。”琉月水雾的眸子静静看向北霆凰,试途从他的眸光里瞧出什么来,可是那双蓝眸里除了冷漠什么也没有!

北霆凰大手一挥,紧紧遏制上琉月领口听衣襟,“你到底拿不拿?”

琉月一脸从容,微扬唇角,她笑了,“偏不拿。”

可是那笑中分明透着一股伤感!

北霆凰一脸冷沉将她推倒在地上,直接手掌动用玄力一吸就将精元吸出来了。

透着白光的一颗珠子,完好无损!

琉月十分难过!转身就走!她得去一个地方好好消化冥尊大人彻底将她忘情了这个事实,现在这一刻她太难过了,害怕一不小心泪水就湿了眼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