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四卷 大灾变 第七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深蓝椰子汁字数:8279更新时间:2016-05-28 22:58

在兰斯诚恳的叙述中,马文渐渐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来龙去脉。

整个多元宇宙,是存在根基的。

就连贯穿整个多元宇宙的世界树,甚至包括似乎无所不能容纳的最终星界,都是由这个根基衍化而来。

而这个多元宇宙的根基,就是费南。

这也是为什么费南会被成为主物质界的原因。

费南位面是一切的起源,费南位面意志,其实也是整个多元宇宙最初的意识。

位面意志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最初的时候,兰斯对它的认知相对浅薄,只是将它当成一种创造世界的工具使用。

而到了后来,他渐渐了解到一个位面居然也会有自己的意识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信号。

当费南位面意志开始想人类一样思考,那么灾祸已经在酝酿中。

而这一切,恰恰是兰斯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也是为什么,兰斯会说,这是他犯了的错。

“这个世界,在有些人看来是如此浩大,但事实上,据我所知,它只是一个更大的世界衍生出来的一个秘境而已。”

“我自地球上出生,经历过最坏的年代(量子风暴过后的地球,参见已经被和谐的《爆头巫师》),然后抵达那个巫师至高的世界。”

“那个世界,名字或许你有些熟悉克里兰德。和你们家族名相同,原因也很简单,最初的努曼人是从克里兰德避难而来的,我选择收容了他们。因为巫师世界和秘境世界的规则不同,所以在我重新创立巫术法则之后。克里兰德家族的人失去了使用巫术的能力,但他们毕竟拥有超越这个扁平世界的目光。很快的,他们开始使用各种手段,搞定了一名魔鬼大君,从而便有了术士血脉。”

“这些都是和你有关的。说些与你无关的吧。最初我创造这个世界,其实是逼不得已的一个抉择;当我选择成为费南的创世神之后,就注定了和这个位面共存亡。所以,当这个世界安定下来之后,我将所有的朋友都送往了更高层次的一个世界。”

“但是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

具体遇到了怎样的麻烦,兰斯并没有详说。但是马文从他有些悲伤的语调中,也能想象得到更高层次世界必定会存在许多不可知的阻碍。

一个更高层面的生命介入了在史书上,那便是兰斯和夜之王等上古英雄抗衡外来入侵者的时候。

虽然他们最终赶走了他,但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也播撒下了种子。

恶的种子。

那个生命临走之前利用这枚种子诅咒费南秘境,这个诅咒会让多元宇宙加速混乱化而当秩序崩溃的那一刻,就是这个宇宙崩塌的那一刻。

所以很多年以来,兰斯一直非常注重秩序的塑造。

他甚至专门制造并强化了宇宙魔池。保护费南这个主物质界不受侵染。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枚恶的种子并没有播撒在人间,而是直接入侵了费南位面意志!

从此费南位面意志有了人性化的思维和智能。

某一天开始,它厌倦了被束缚在这个扁平化的躯体中,那个强大生命为它留下的种子里,包含了更高层次世界的很多信息。

它渴望突破自我的囚笼,前往更高的世界。

于是它开始密谋布局。一个混乱的谎言开始了。

古神纷纷陨落。它制造了前三块命运石板,并假意和兰斯合作。提拔新神然而事实上,它只是想要借助新神的力量,打碎宇宙魔池而已。

在很多人看来,宇宙魔池对费南位面意志是一个保护。

但是在它自己看来,其实是一重非常令人憎恶的囚笼。

它要毁灭整个多元宇宙,它要将混乱推到极致,只有这样,它的意志才有可能逃脱囚笼。

事实上,第一次,它的计划差点就成功了!

毫无防备的兰斯成功被算计,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只能用至高秘法寄居在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构装体上。

而整个灭世的过程惨不忍睹,兰斯躲在月光塔里,亲眼目睹了一切。

他对此非常无奈。

这就是马文前世游戏里的剧情当游戏进行到最后,来自邪灵之海的那枚恶的种子终于酝酿完毕,成为最终的灭世者。

只不过它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因为兰斯最亲密无间的伙伴从上层世界返回,在察觉到兰斯的窘境之后,培根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一个哪怕是永恒时光龙一生也只能使用一次的时光法术!

全方位的时光逆流!

让世间流疯狂逆流,一直到创世之初!

在培根看来,这样,祸患就不会酝酿了。

然而即便是强横如永恒时光龙,也有始料未及的时候。

那个来自上层世界的生命太过强大,它留下的恶的种子就像病毒一样,阻止了时间逆流的进度。

一切停留在了先古时代,也就是第一纪元之前,夜之王的时代。

而那个时候,恶的种子已经播撒下来了。

培根得知这个结果之后,也没有了办法。

而且非常尴尬的是,因为时间逆流的缘故,出现了两个兰斯。

一个是第一纪元前的兰斯,一个是停留在构装体内的兰斯。

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别提有多么尴尬了。好在他们很快达成了共识这个世界不能被毁灭。

于是他们很快采取了行动。

他们没办法阻止古神的陨落,也没办法阻止新神的崛起和宇宙魔池的碎裂,于是一切按照原来的历史走。

只不过第一纪元的兰斯开始了行动。

他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他和永恒时光龙培根一同前往更高层次的世界,试图找到能阻止恶的种子毁灭世界的武器最终他找到了。那就是第四块所谓的第四块命运石板。

第二件事情,他返回了地球。将费南的历史过程做成了一个游戏,让千千万万的玩家参与进来,破解这个谜题。

然而地球的时间和费南时间流速并不一样,当费南位面意识已经开始趋向于自我毁灭的时候,地球上的游戏,还远远没有达到终点。

不过尽管如此,兰斯已经找到了他中意的人选。

那个人就是马文。

而因为一次事件导致高位截瘫的马文,也在兰斯的特意安排下,有了这场穿越。

他需要一个来自外来世界的人,并且瞒过费南位面意志。去使用那件武器。

并且整个过程必须保密,不能让费南位面意志有任何的察觉,否则就会功败垂成。

所以他才和智慧之神联手布下了这个局。

智慧之神化身欺诈之神,写下纳鲁之书,蒙骗世人也蒙骗了费南;然后她自我毁灭,化身为凡人,和真理之神一样在人间轮回。

只不过因为她本身就是智慧的缘故。这一世,很容易就被费南位面意识选中,成为了天启术士。

这就是罗瑞的由来。

她的存在是兰斯计划最重要的一环之一,因为天启术士可以直接向思维不怎么灵活的费南位面意识输入自己的想法和意志。

也只有这样,马文才能屡屡躲过费南位面意志的排异反应,甚至其中一段时间,他还得到了费南位面意志的认可。成为了位面之子!

只不过最终他们的计划还是提前被泄露了。马文失去了天启印记,费南位面意志也提早察觉到了兰斯的布局。

第一纪元的兰斯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再次前往更高层面的世界,寻找其他解救费南的方法。

而构装体兰斯,则是留在了费南,准备和马文一起,阻止邪灵之海那个灭世者的诞生。

这一切听上去都是水到渠成。

然而计划本来可以更完美的。

……

“更完美?什么意思?”马文听到这里,有点奇怪。

他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兰斯的说辞,再说了,连真理之神这个亲手被兰斯封印的人,都选择了相信兰斯,他就更没有理由不相信了。

更何况,同为地球人,虽然年代远远不同呢量子风暴的年代距离马文生活的时代实在太遥远了,但毕竟都是来自同一个星球,终究是有一份信任感的。

兰斯无奈地笑了笑:“我安排穿越者进来的事情,费南位面意志多多少少肯定也会有所察觉,所以我用了一个障眼法。”

障眼法?

马文微微一愣:“维尼?”

兰斯点了点头。

“所谓的天醒者,其实只是我将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以及一些混乱的时间线片段塞进他们的脑海而已,他们看到的有的是正确的,有的是错误的,也有的只是纯粹的要素虚构成的。”

“为了特意麻痹它,我还在它的人身上,点醒了一个天醒者印记。”

马文默然。

维尼和海瑟薇,两个可以说是和自己羁绊最深的人,竟然都是兰斯故意点醒天醒者印记的人。

只不过前者是为了吸引费南位面意志的注意力而后者,却是为了麻痹对方。

其实说到底,正如马文先前隐隐猜测的一样,自己的出现的确是费南位面意志和兰斯进行一个双方博弈的结果。

只不过他到了现在,才确定灭世者究竟是谁而已。

兰斯本人不可能摧毁费南位面意志,因为他和费南位面已经融为一体,同生共死,没办法相互伤害。

这个世界的人也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的根源都在这里。他们的一切都是费南世界赐予的,当这个世界想要收回的时候,他们只能遵从。

这就是秘境法则。

只有作为穿越者的马文,才能打开第四块命运石板,获得足够的力量。阻止恶的种子的重生。

“现在时机刚好。”

“恶之子刚在邪灵之海诞生,现在是它最虚弱的时候。因为邪灵之海的特殊性,只有我们两个能过去。”

兰斯严肃地看着马文:“你、做好准备了吗?”

马文苦笑一声:“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兰斯选中马文,本身就是因为看中了马文胸膛中那颗英雄的心。

这个世界,他经历过的一切喜怒哀乐,都是真实的。

他不能让白河谷地毁灭,他必须守护他应该守护的东西。

哪怕这是一个局,哪怕他是在被人引导着前进的一个工具,他依然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只是,兰斯问他是否做好准备,是有原因的。

马文自己都不确定。当面对那个人的时候,自己是否真的下得了手。

但是时间紧迫,他已经没办法犹豫了。

他握紧了索多玛之刃和纳鲁之书,咬牙道:“走吧。”

……

邪灵之海。

十八位邪灵领主俯首跪拜。

海中央升起一座腐烂的王座。

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坐在冷冰冰的王座上,她的皮肤是深绿色的,她的眼珠却是猩红色的。

一张看似单薄的纸张,被她的高跟鞋踩在了地上。

“这群只知道吸食我的血液的蛀虫。”

“我已经无法忍受他们在我无暇的躯体上肆意攀爬。”

“而你们将跟随于我。毁灭那个令人憎恶的世界,帮助我逃脱这个囚笼,前往上层世界!”

十八名邪灵领主俯首称臣,除了提多玛斯是自我堕落之外,其余十七名,赫然是丧失自我意识的古神!

而王座上的那名女子,自然是觉醒了记忆的第一位安泽地女巫之王。也是第一个代表费南位面意志、行走在大陆之上的位面守护。

海瑟薇。

“恶的种子力量如此强大。所以仔细回想起来,其实当初我并没有击败他。”

天空之上突然破开一道雷光。两个人影倏然而至。

马文和构装体形态的兰斯。

马文看着海瑟薇,面色复杂。

后者的眼中,却只有一片冷漠;而从兰斯的描述中他也已经知道,正是因为自己和海瑟薇过多的羁绊,让费南位面意识提早感知到了穿越者的存在,从而加速了灭世的过程。

这本身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和种子无关。”

此时的海瑟薇已经完全化身为费南位面意志恶的一面,她冷漠地看着兰斯:“我厌倦了这样的生命。那些卑微的存在,他们的喜怒哀乐,在我看来是那么的无趣无聊;而这个世界正在不断地趋向于混乱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创世神的问题!”

“我现在替你清洗这个世界,而当我的意志脱离了这座囚笼,你也能得到解脱,难道不好吗?”

兰斯平静地说:“我只是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些生灵是世界自我繁衍出来的,我并没有决定其他人生死的权力。”

“但是我有。”海瑟薇漠然道:“生命的要素,一切的演化都是源自于我的规则。”

“我赐予了他们生命,我给予了他们一切。现在,他们糟蹋了我的馈赠,所以我准备收回,而你,无法阻挡。”

马文摇了摇头:“一个母亲不会因为孩子的生命是自己赐予的而自称拥有对其生杀予夺的权力。”

“当这些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拥有了自己选择的权力。这是所有宇宙生灵所遵从的最基本的通识。”

海瑟薇冷笑:“那是你未曾见过更高的世界。生命的形态多种多样,费南只不过是克里兰德的一个小小秘境,而克里兰德在无穷大宇宙里,也只是一朵小浪花。”

“我曾见过的生命,它们天然漠视低等生物,他们将一个个宇宙,一片片星河作为自己的食物。他们将一个个宇宙作为他们的宿主,投入自己的火种,直到幼年体苏醒的那一天,便是整个宇宙被它吞噬的时间。”

“和这些生命比起来。按照你们人类的概念,我已经非常仁慈了。毕竟。我曾经让他们卑微的活过一些日子。”

马文捏紧了索多玛之刃。

他的心中涌起一阵愤怒,然而这种愤怒又无处发泄。

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这是被种入邪恶种子的费南位面意志。

而之前自己所见过的海瑟薇,不过是它的一个代言人而已。

直到兰斯出现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关于邪灵之海的那个伟大生灵的传说并不是虚假的,只不过传说中的那个恐怖强者,竟然是费南本身。

一切都说得通了。

他细数回忆,每一个场景都是那么熟悉,仿佛昨天才经历过一般。

而事实上,他抵达费南世界。也不过一年左右而已。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从感情上,他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被覆灭!

所以他做好了战斗准备。

然而十八位邪灵领主,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

“兰斯,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你我之间的争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会杀掉马文。这样我就赢了。”

“不过我很讨厌你阻止我突破自我的行为,所以当我成功的那一刻,我会在另外一个世界中立刻杀死你。”

海瑟薇依然坐在王座上,十八个邪灵领主冷冷地看着两人。

最后一页纳鲁之书,在海瑟薇的手里,马文无法激活高级虚拟神格中的命运石板。

看起来,局面已经非常困难。

马文深吸一口气。准备动手。

事实上。在动身之前他就有了大战的准备。

其余的神明没有高级虚拟神格,也不像兰斯这样寄生于构装体之中。一旦进入邪灵之海这种地方,很容易直接被腐化。

所以唯一能参与到这场最终决战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海瑟薇看上去已经胜券在握,而兰斯构装体的脸上,却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

“恶的种子终究会被消灭,这是势在必得的事情。”

他悠悠道:“这些邪灵领主,你知道他们在我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海瑟薇一脚踩住那一页纳鲁之书,冷笑说:“但是你精心准备的武器,却已经无法开启;你为了隐瞒我,却付出了现在这样的代价。不觉得讽刺吗?”

兰斯轻声道:“既然是布局,那么肯定会有后手。”

“你还是太轻易相信生命的忠诚了。”

马文微微一愣,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邪灵领主中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影陡然间脱离了海瑟薇一方的阵营,出现在了马文身边。

下一秒,一张薄薄的羊皮纸,递到了马文手里。

提多玛斯!

马文没有想到,兰斯竟然还有这样的布置!

十八位邪灵领主中,有十七位是古神陨落后被腐化!

只有提多玛斯,是五色龙神洛哈特自甘堕落,并且陷害了一头自己的守卫才成功的。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他竟然直接反水到了兰斯阵营!

而且他手中的那一页纳鲁之书,才是货真价实的最后一页!

“很抱歉,瞒天过海是我的强项。”提多玛斯指着海瑟薇足下的那一章纳鲁之书说道:“怎么样?伪造的还可以吧?”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海瑟薇愤怒了。

整个邪灵之海都掀起滔天巨浪!

“我只是在执行交易。”提多玛斯看着兰斯:“这一页纳鲁之书我已经替你拿到了,她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将我的本源力量还给我。”

马文苦笑一声,他也不是傻瓜,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

最后一页纳鲁之书在邪灵之海,这是费南位面意志读懂了某些信息,做出的自保手段。

然而没有想到,在这场博弈中,兰斯技高一筹。

提多玛斯的堕落,本身就是一个局。

第一方面,他的确大限已到,需要另外一种方式获得永生。

第二方面,便是融入邪灵世界。而思维仍然不够灵活的费南位面意志丝毫没有想到。提多玛斯不,现在是龙神洛哈特最重要的神之本源。却是在马文手里!

当初在翡翠梦境中,那个兰斯的小精灵将洛哈特的神之本源和高级虚拟神格交给马文的时候,这个计划就已经启动了。

马文现在回忆起来,自己几次和提多玛斯的交锋,对方很有可能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下杀手!

这才是真正的后手。

他看向兰斯的目光简直有些敬畏了。

兰斯只是笑了笑:“当你活得和我一样长的时候,就能看的足够远。”

“我可以拖住他们一段时间,我需要你的帮助。”

下一秒,邪灵之海席卷而来,构装体兰斯和五色龙神洛哈特迎了上去!

而马文。则是将最后一页纳鲁之书融入了本源之中!

纳鲁之书第八页命运!

当所有的纳鲁之书融为一体,其形状果然变成了一枚长着翅膀的钥匙!

马文透过自己的身体,依稀还能看到智慧之神的标志!

纳鲁之书解锁命运石板,一切水到渠成。

刹那间,马文只觉得一阵阵恐怖的信息冲击着自己的脑海!

如果不是高级虚拟神格帮助他不断将这些信息和知识消化掉,恐怕在那一瞬间,他就会疯掉!

他看到了一个星球那么巨大的眼睛!

他看到了大量的虫子似的生物漫山遍野地飞过虚空。掠夺一个又一个有生命的星球!

他看到了一个世界,人类被巫师压迫了三千年,最终一个屠夫奋起反抗,开着机甲独自一人杀进了巫师团之中!(参见新书《星河帝国》)

他看到万丈高楼平地而起,他看到了书橱似的世界表每一本书,就是一个世界!

一个个不同层次,不同维度的世界展现在他面前。

与此同时。第四块命运石板其实是兰斯从更高世界寻找的宝物其中包含的巨大力量瞬间充满了他的身体!

在高级虚拟神格的帮助下。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飞速变强!

手中的索多玛之刃,甚至都感觉到了马文的恐怖。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有些畏惧!

他看到了前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命运石板赋予了他自由来回上下层世界的力量!

因为他不是费南居民,他身上没有被费南位面意志吸引的烙印,所以才可以这样。

“快动手吧!”

“杀了她!”

邪灵之海中,兰斯和诸位腐化的古神打成一片。

尽管他是创世神,但是失去肉身之后,力量仍然衰弱俗不少。

虽然能拖住,但是似乎已经落在了下方。

马文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王座之上的海瑟薇身上。

“杀了她会怎么样?”他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如此询问道。

兰斯苦笑一声:“我和她一起死,这个世界暂时会动荡一阵子,但是新的位面意志依然会诞生的,你放心好了。”

“你现在杀的,只是费南位面意志中的恶之子!”

海瑟薇冷冷地看着马文,看着他手里的刀:“你杀了我,这个肉身的灵魂也将永远灰飞烟灭。”

“顺便告诉你,所有的天启者,包括那位自认为很聪明的智慧之神,都会和我一起陪葬。”

马文苦笑一声。

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空前强大了,刚刚诞生的海瑟薇,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这一刀下去,这个世界虽然能幸免于难,但是很多人却会因此而死。

海瑟薇、兰斯、杰西卡、凯特、罗瑞。

他很不喜欢这个结局。

于是他的内心深处,突然亮起了一道智慧之光!

那是智慧之神残留在他体内的智慧天赋。

他审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或许,这不是唯一的结果。”

马文冲着兰斯说道:“刚刚在接受信息的时候,我看到了很多东西。在上层世界,既然有传播恶之种子的存在,那么也存在相应的对阵办法才对。”

“你缺乏时间去寻找,只能出此下策,但是我不一样。”

“我觉得付出如此惨烈代价的胜利,不能算作是胜利,只不过是同归于尽而已。”

“所以……我不杀她。”

海瑟薇冷笑一声,笑声中充满了嘲弄。

兰斯无奈地耸了耸肩,提多玛斯直接怒吼道:“快将我的本源还给我!你这个懦夫!”

“这一切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马文的双眼中,流露出自然的自信。

第四块命运石板的确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他闭上眼睛,犹豫了一会儿,突然笑道:“这么做,看起来会挺孤单的呢。”

“但是总比现在的结果要好吧,毕竟,我真的不愿意看见任何一个人白白牺牲。”

“虽然可能会有点太霸道了,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但是反正当时间停滞的时候,你们也没感觉。”

“所以,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下一秒,他体内的高级虚拟神格陡然间爆发出一阵明亮的光芒。

耀眼的光辉瞬间散布整个宇宙!

但凡是被光辉照耀着的地方,时间都恰在了那一秒钟!

【不可思议之术!】

这个莫名其妙的法术,在马文获得了来自上层世界的力量之后,才终于领悟到它的强大之处。

让整个宇宙的时间凝滞,这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拥有了命运石板力量的马文做到了。

光芒渗透到这个宇宙的每一寸角落。

于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时间都凝滞在了这一瞬间。

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期间。

他在费南大地上走了一圈,去看了看老朋友,又回去白河谷地,看了看自己曾经奋斗过、守护过的地方。

最终,他还是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前往上层世界的通道被打开,他将孤身一人上路,踏上未知的旅途。

相信在那个更加神奇的世界中,他能找到铲除恶之种子的办法。

而当他找到办法的时候,就是他重返费南的时候。

“果然是有点孤单呢。”

行走在世界与世界的虚空中,马文眼看着越来越接近的上层世界,心里还是苦笑了一声。

然而下一秒,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

“年代不一样啦!小弟居然比大哥还强大啦!”

“不过就这么一个人前往未知世界,你胆子还是挺大的嘛,不愧曾经是我的小弟。”

永恒时光龙!

提拉米苏和马文并肩而行,在世界的边缘穿过,终于抵达了兰斯口中的上层世界。

这是一片广袤的星河!

一个个星球林立,全新的宇宙,无尽的征途!

他知道,另外一个兰斯也在这个宇宙,苦苦寻找破局的办法。

不可思议之术,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想要真正解决费南位面的问题,仍然需要他做出更多的努力。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

“怎么样?意外吧?”

提拉米苏笑嘻嘻地说:“本宝宝可是永恒时光龙啊!”

“你那个不可思议之术很厉害,整个宇宙都被你封住了,但是不可能封住我的啦!”

马文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时光龙的脑袋,千言万语,最终只化成了一句:

“走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