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四十五章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作者:挺枪跃马字数:4404更新时间:2021-01-14 06:12

“成功完成主线任务,破坏邪僧慧果布置的法坛,奖励一千五百界符。成功完成支线任务,找到法坛设立的地点,奖励三百界符。检测到轮回者10086受到致命重伤,请问是否申请回天仙光?”

轮回大殿之上,早已听习惯了的宏大声音轰然响起,不参杂任何情绪,语气井然有序,没有丝毫动摇。

而与之相比,安月瑶就要凄惨得多了。

意识模糊。

嘴唇苍白。

该怎么说呢,这还是安月瑶的第一次濒死体验,痛楚到了一定程度后反而消失了,甚至还有点爽快。

当然,如果就这样死了,那可就不爽快了。

念及此处,安月瑶登时轻启朱唇,鼓起全身最后几分力量,硬是从牙关里挤出了两个字:“....申请!”

“准。”

话音刚落,一道恢弘光束便从天而降,紧接着安月瑶就感觉原本随着血液不断流失的体力开始回归,如风中残烛般的气血更是迅速壮大,伤口随之消失,筋骨重新接续,眨眼便重新回归巅峰。

“....不管几次都觉得不可思议。”

“哈啊!”

吐气开声,安月瑶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等凝神感应了一番自身状态后,便露出了笑容。

这才是她不顾生死的理由。

诚如安月瑶先前所说,

她并不是疯子。不如说正好相反,她很理智,只是这种近乎极致的理智,在外人看来就变成了疯狂。

自从和慧心亲自交手过一招后,安月瑶对她的实力已经有了把握,她之所以不管不顾,无视慧心的攻击去破坏法坛,就是笃定了慧心的攻击杀不了自己,同时她也需要慧心那一击来帮助自己。

这就不得不提起安月瑶的神通了。

虽然并非人仙神通,而是武圣大成后凝练出的神通,但依旧具备了几分奥妙,就如同裴寻真的神通“归真止戈剑”,可以平静灵气,消弭异象一般,安月瑶的神通同样也具备某种特殊的功用。

其名为“玉石俱焚法”。

顾名思义,这门神通乃是安月瑶刻意捏造而成的,一门能间接燃烧气血的神通,每次受伤之后流血,都能将血液燃烧,而后提升自己的实力,换而言之,受的伤越重,安月瑶的实力就会越强。

且神通维持期间,安月瑶会始终保持巅峰的身体状态。

当然,神通一过,此前压制的伤势就会一口气爆发,轻则伤势加倍,重则就像刚刚那样直接垂死。事实上,若非是轮回殿的回天仙光,刚刚那种伤势,放在人仙界基本上已经算是无可救药了。

如此极端的神通,也只有安月瑶才会凝练出来。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当场身亡,但安月瑶还是那么做了,七成的胜率,已经足以让她选择拼命一搏了。

更何况-----

安月瑶闭目稍作调息后,只觉得原本阻拦自己前往巅峰武圣的铜墙铁壁,不知何时竟是变成了一张薄纸。

生死间人的潜力才会得到最大的发挥。

活到最后的,

都是强者。

和裴寻真不同,安月瑶的心性本就通透澄澈,阻挡她的唯一障碍,就是平庸的资质天赋,但现在,恰如当初晋升巅峰宗师一样,她又一次从死神的手中抢下了名额,找到了通往更高境界的道路。

不过这还不够。

她还要更强!

安月瑶深吸一口气,气机昂扬,却是没有着急离开轮回殿,而是直接向轮回殿申请了一座修炼用的轮回密室,这也算是轮回者的特权之一,通过消耗界符,换取到最适合自身道路的修炼空间。

“轮回空间已开启,时间比例1:30,一百界符一天,请酌情使用。”

轮回殿的宏大声音随之响起,而根据安月瑶的经验,计时从现在也就开始了,她没有半秒钟可以浪费。

“希望师祖那边也能一切顺利.....”

叹了口气,安月瑶便不再犹豫,直接消失在了轮回殿中,这次若是不突破巅峰武圣,她绝不出关!

而与此同时-------

“轰隆隆!”

阴云迸散,恶鬼消弭,却见药王寺中,慧果手里的三首幡轰然炸开,竟是直接变成了一根光杆子。而原本萦绕在法坛四周的破界气机,更是如遭重击一般,从原本的极尽巅峰直接跌落了下去。

“混账!”

见到这一幕,慧果只觉得一股恶气涌上心头,出现这等异状,只有可能是神都城的真法坛被攻破了!

“慧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兄....”

透过符咒与慧心联系后,慧果很快就得知了安月瑶所做的一切,然而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反而让他有些迷茫。

那么大一个活人,

凭空消失了?

你蒙我呢吧!

“我真的没骗你!我愿意立下法契!不过那女子也被我打成了重伤,除非是阴神真人,否则没人能救她!”

“你确定?”

“确定!”

得到慧心的答复后,慧果心中稍感安慰,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强烈的疑惑:为何那神秘女子要不顾生死地破坏法坛?

而且还手持一件轮形的法宝....

.....嗯?轮形法宝?

慧果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虽然没有太裕王那般如数家珍,但如今天下的人仙特点他还是知道的。

印象中,使用轮形法宝的似乎只有-----

“陆行舟?”

慧果目光一转,登时看向了空中的陆行舟,说起来,此前他和天圣帝交手的时候,余波好像还破坏了药王寺的不少庙宇,虽然可以解释为无心之失,但如果硬要说的话,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

但是陆行舟应该找不到法坛的位置啊。

.....等等!

霎时间,慧果只觉得脑海中灵光一闪!原本笼罩在眼前的重重迷雾,在这一刻陡然开放,显露出了真相!

没错!

“这一切都是金蝉的阴谋!”

“从我让他去拉拢陆行舟的时候,他恐怕就已经想好这个计划了,拉拢陆行舟,就是想把锅扣在他头上!轮形法宝恐怕也只是障眼法,目的就是为了间接制造出证据,从而让我去怀疑陆行舟!”

“只有可能是这样!”

金蝉这移花接木,驱虎吞狼之计未免也太粗糙了。

也不想想,

自己甚至今天才刚刚和陆行舟见面,又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去怀疑他?证据做得那么完美反而惹人怀疑!

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机智的贫僧么?

天真!

而就在慧果恍然大悟的同时,绝天陷地阵的变动自然也落入了太裕王等人的眼中,尤其是太裕王,更是大喜过望,好家伙!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对方的破界法坛好像是失败了!天助我也!

而自己布置在南蛮的破界法坛还在顺利进行中。

大局已定!

绝天陷地阵崩溃后,在场众人对外的神意联系立刻恢复,太裕王自然也不例外,神意直接投影到了南蛮。

而在那里,

“看来慧果那边是失败了啊。”

“太好了!”

第二尊太裕王,正双手背负,傲立在一座祭坛之上,气机晦暗不定,一眼望去,竟然又是一尊鬼仙分身!

这才是太裕王的底牌!

身为圣皇天的皇室贵胄,慧果对太裕王的形容可谓生动形象,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他就是一个狗大户。

哪怕是价值极高,需要杀死一位人仙才能凝聚出的人仙级别的鬼仙分身,太裕王都能直接掏出足足两个,其中一个用来主持自家的破界法坛,另一个用来阻止慧果的,可谓是分工明确两不误。

而现在可谓是进展顺利。

“再有一炷香,破界法坛就会彻底成立。”

“法坛一开,本体下界之后,就能亲自阻断心魔寺通往此方世界的通道,如此算是将其彻底挫败了。”

“善!”

然而就在太裕王志得意满的同时,

陡然间----!!!

就在南蛮那处破界法坛的旁边,一道全身笼罩在迷雾中的虚影陡然浮现,伸手一拍,竟是趁着太裕王那第二尊鬼仙分身和药王寺的分身神意相连,心神放松的刹那,直接拍击在了破界法坛上!

咔擦!

原本气机已然酝酿到了极致,正处于“不鸣则已”阶段,就差“一鸣惊人”的破界法坛突然一下子.....

.....萎了。

法坛当场四分五裂,其上的阵法更是被一抹神意洗涤而过,瞬间就被破坏得七七八八,失去了所有功用,出手者还非常谨慎,挥洒出的神意也做了多重掩饰,让人根本无法从中看出其底细来。

“........”

做完这一切后,

出手者甚至都没有去看太裕王,一眨眼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太裕王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法坛上。

雪花飘飘~~北风潇潇~~

天地~~一片~~

苍茫~~!

“不------!!!”

下一秒,太裕王那夹杂着无法相信,无法接受,无能狂怒的神意就瞬间扫荡了法坛四周的南蛮森林。

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自然也影响到了药王寺那边的太裕王,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就显得有些难以理解了。

搞啥玩意儿啊?

我们这不成功阻止了慧果么?

咋还生气了呢?

唯有金蝉,虽然依旧在和萧禹余对峙,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太裕王一眼,但他心中却是不禁笑出了声。

“成了!”

出手者自然是凭借搜天索地罗盘找到了南蛮的“禅”。

事实上他早就找到了法坛的位置,也看到了太裕王的第二具鬼仙分身,只是金蝉并不像暴露“禅”的秘密,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为的就是抓住一个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动手的机会。

而就在刚才,他终于等到了。

结果也不言自明。

念及此处,金蝉顿时生出了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这下太裕王和慧果是真的不死不休了。打起来!打起来!”

破界法坛被破,太裕王定然想找出那神秘人。

但怎么找呢?

谁最可疑?

很显然,没有和太裕王签订过法契的人最可疑,四舍五入一下,自然只有慧果代表的欲界天符合条件。到时候自己只要在作为双面间谍,证实一下太裕王的猜测,就能稳稳将锅扣在慧果头上。

而另一边呢?

自己大可将这件事告诉慧果,以此博取他的好感,毕竟太裕王的破界计划没有得逞,全都是多亏了我啊!

从今以后慧果还不对我大大的信任?

一箭双雕!

金蝉是越想越美,隐隐仿佛能看到自己左右逢源,两头通吃,最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美好场景了。

同时太裕王也果然如金蝉所想那般,开始思索起了破坏自己破界法坛的真凶。

“能破坏法坛的,只有可能是没有和我签订法契的人!毕竟我签订过的法契内容都有明确写上这一点。既然如此,有谁和我签过法契?天圣帝,陆行舟,金蝉.....他们应该都不可能袭击法坛。”

-----到目前为止都和金蝉预料的一样。

但或许是因为怒火攻心,

也有可能是灵光一闪,

总而言之,太裕王的思考在这个地方突然转了一个弯,而后便朝着金蝉完全没料到的方向一骑绝尘了。

“我在南蛮的布置非常隐秘。”

“且这段时间,我一直都盯着药王寺,可以确定慧果那家伙压根就没离开过,而不离开,他应该就发现不了南蛮的破界法坛才对,在我的隐藏下,只有真正到了南蛮,才有可能感应到破界气机。”

“既然如此,那只有可能是自己人了!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毕竟我疏于防范的,只有签订了法契的自己人,天圣帝,陆行舟,金蝉.....”

“是了!只有一个人没和我签过法契!逆天观那个能够化身法宝剑器的无名人仙!一定是他没跑了!”

“......不对,他明明在和金蝉战斗。”

念及此处,太裕王立刻将神意投向了金蝉的方向:“金蝉,和你交手的那个人仙有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嗯.....”

金蝉没有慌乱,他当然考虑到了萧禹余作为同盟,却和他交手,这一个落在慧果眼里没什么,但落在太裕王眼里却疑点重重的问题,所以很平静地说道:“我和他互有默契,因此都没出全力。”

怎么样!

这种“看上去好像事前就和对方说好一起划水,但实际上压根没承认这件事”的话术!这样一来,就可以完美掩饰自己和萧禹余交手的问题,就算太裕王去向陆行舟求证,自己也能搪塞过去。

比如用“为了不让慧果怀疑我,所以才特地给自己找了个对手”这样的理由。

反正自己和太裕王签订了法契,关键时刻把这个大杀器拿出去,不愁太裕王不相信自己,可谓毫无破绽。

然而-----

“没出全力!?”

得到金蝉回复的太裕王心神大震!

实锤了!

没出全力?说不定不是没出全力,而是出不了全力!比如说....那其实只是一个分身!而那无名人仙的本体,

实际上袭击了自己在南蛮的法坛!

但是.....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