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9.怎能充作局外人

作者:秽多非人字数:2011更新时间:2020-11-23 07:00

等一等,你黄得功是不是忘了什么?

你们都有任务分配,咱们太湖水师定海一镇人马两万多,就直接忽略了?别说什么主攻侧攻了,连个侧翼掩护都没有?

什么意思?

“这个定海一镇该如何部署?”韩道浚作为手持尚方宝剑的帅臣,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软弱的。

无奈现在朝廷需要仰仗黄得功来抵抗左镇的叛军,既然不能依靠朱由桦那两万多人成事。那么在语气上,自然是无可避免的需要对黄得功放软一些。

“与少司马一道过江便是!”黄得功像是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两万多友军,随意的敷衍了一句。

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官军,那指不定就愉快接受了。能不打仗就不打仗,这样保全了实力,而且参与了作战,三瓜两枣的总能分点。打输了可以提前跑路,打赢了就高高兴兴的去追逃。这都算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哪儿找。

可是其他军头是这样,咱们定海镇不是这样啊,咱们来就是为了打仗练兵的啊。要是左镇都不敢打,将来怎么打满清鞑子。不把军心胆气给打出来,直接面对几万十几万铺天盖地而来的骑兵,那时候怎么遭得住。

“如此嘛……”韩道浚也没想到黄得功会这样安排。

这位靖南侯未必也太过于托大了吧,这是对自己有多自信啊。或者说在他眼里,以前左良玉还配和他并肩而论,现在左良玉死了,左镇都不值得他拼尽全力了。至于其他各镇,那就更加不放在眼里了。

结合他历史上他被刘良佐叫阵,还没开仗居然就轻飘飘的带着几个兵上前,结果被人一箭射中喉咙而死,数万大军旦夕间崩溃的情况来看。

老黄确实膨胀了啊!

“如此也好……”见站在一旁的朱由桦没有什么反对意见,韩道浚便也答应了下来。

整个军事部署算是到此结束,今天晚上大伙儿就换上一部分军旗,至于衣甲什么的倒不用换。都是官军,衣甲根本没啥区别。历史上过不了多久,在安徽的反清战斗中,甚至发生过清军冒充明军骗城的事情,大伙儿穿的都差不多,不用换。,

黄得功部属七万,分作两股,一股在城内冒充不太堪战的南京京营兵马。另一股则向东渡过老鸦岭,然后再斜插向南,保持与铜陵的联络,随时做好前后夹击左镇的准备。黄蜚的水师表面上载运黄得功的兵马过岸,实际上则是往下游稍远处屯兵。

在把京营和朱由桦的人马抛下之后,再折返回来,统帅水师参与对左镇水营的奇袭。配合陆上黄得功的兵马,重创左镇。

至于为什么用亲善于自己的黄蜚的水师,黄得功也有私心的,左镇一路剽掠过来,积累了数百船的金银女子。这些战利品都搁在数百条大船上,若是让朱由桦参与了,这东西基本上就是谁抢到算谁的了。若是黄蜚抢到了,他们自家兄弟,二一添作五,分了也就完事。那样就根本没有朱由桦和韩道浚什么事了,进了他们袋里的战利品是不可能吐出来的。

(昨天有人问抢了安庆为什么还要焚城,城里几万具尸体,农历四月天气渐热。不处理就是一场大疫,左梦庚又不可能去挖坑埋人,或者清理街道把尸体扔进长江里面,可不就是一场大火最简单嘛。)

军议结束,各部将帅都忙碌了起来,京营的那些士兵听说不要打仗,那都是喜形于色,立刻整队准备坐船过江。他们虽然是周延儒进入南京之后勉力恢复的兵马,按理来说也算是中央军,待遇应该比藩镇要强。

可惜统兵的将官中充斥了太多南京的勋贵子弟,十万两银子发到士卒手里的连一万两都没有,这些从南京坊郭户里招募来的城镇百姓,又多少都带着些油滑,每个月只有口粮而已,凭啥冲在前面给大明卖命啊。

现在能够不打仗,那正好是遂了他们的愿,这个仗谁爱打谁打去。只要过了江,怕是不知道多少人就脚底抹油跑路了呢。

咱们朱三?

仿佛局外人!

因为自己有船,想走随时都能走,根本不需要黄蜚帮忙,本来就都是水师,只不过兼习步战罢了。望着铜陵城内外忙碌的兵马,好像有咱没咱一个样。

当然不能一个样!朱由桦记得很清楚,左梦庚被黄得功打的大败,除开部分兵马星散之外,大部分都一股脑的投降了跟着追来的阿济格。当然啦,阿济格现在正在追杀李自成,在满清眼中,砍了李自成,比砍了左良玉更重要。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兵马被打散成好两团,连麾下大将刘宗敏等人都被满清打杀的李自成,会在湖北九宫山被一个农民的锄头砸死。而他的大顺余部会在犹豫之后,接受堵胤锡的招抚,转身成为明朝抗击满清侵略的主力部队之一。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这使得左梦庚能够带着二十万残兵败将退守九江,并以舟师十万,马步十万,以及九江重镇向满清投降。而失去了九江重镇,腹里又被张献忠和左良玉杀掠甚惨的江西,根本抵挡不住金声桓几千人马的攻击,一溃千里,江西的局势短时间内就彻底崩溃。

朱由桦对那些战利品也很有兴趣,但是朱由桦更希望在左镇二十万人马乘坐舟船溃败逃亡时,把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送进长江里面喂鱼。这帮屑人死的越快越好,根本就不需要对他们怀有一丝半毫的怜悯之情。

“钮二哥,咱们不往下江退,立刻派人去找些向导,寻个湖港隐蔽起来。”朱由桦依稀记得,铜陵的江对岸有好几处大湖和长江相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