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7.黄得功似有妙计

作者:秽多非人字数:2012更新时间:2020-11-22 07:00

几十万大军会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双方不仅是水上不停的派遣游弋小船试探和侦查,在路上也终于有选锋哨骑交撞在一起。

黄得功仗着自己兵马雄厚,几倍于池州守军,一方面大胆的广撒侦骑,直抵池州城下查探。另一方面也催促大军开拔,向池州挺进,以保证整个截断长江的战略能够实施。最终彻底饿死困死左镇叛军。

在安庆大掠的左梦庚也接到了卢光祖的急信,可是几十万人散布城厢内外,都在漫无纪律的奸淫掳掠,就是他老子左良玉活着也没办法快速的拢集兵马,何况是左梦庚了。

李国英在一旁看的直着急,当然这也不妨碍他属下的士兵一道在安庆城内快活。在大概知悉官军起码有十几万之后,作为老从征,李国英知道等到安庆的兵马集合起来,那黄花菜都凉了,卢光祖可能都被黄得功一刀劈了。

怎么整?

张应祥、徐恩盛、郝效忠、金声桓、常登、徐勇、吴学礼、张应元、徐育贤、王允成、马进忠等将全被找召集了起来,左梦庚向他们罗圈拜了一圈,诸将纷纷起身,大呼不敢受此拜。在座的这些人有部分是左良玉的部将出身,也有部分原先是其他各镇的兵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兼并或者主动投靠到左良玉的麾下。

最忠心的当然是卢光祖和李国英二人,其他的人,像是徐勇年少时大呼要为大明奉献牺牲,然后挣下庞大的财富,乡人都嘲笑他又讲奉献又讲搞钱。结果乡人嘲笑的一点儿没错,这人就是个屑人,平生但事剽掠,降清最积极。

金声桓啥的就不提了哇,原先就是个贼,杀老百姓杀出了本事,被路振飞诏安了,投了左良玉美滋滋的继续抢掠,好不快活。

指望他们为左梦庚奉献牺牲?

不如期待多尔衮自己捆了自己到南京来投降!

当李国英说出让大伙儿赶紧收拾收拾,别抢了,前往池州迎战官军的话,在座诸将都闭口不谈,或偏过脑袋,或低头顾地,或者直接眼睛一闭假寐起来。

见此情景,李国英急的跳脚,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假装和左梦庚商量了那么几句,好像并不是太在意这个事情,随后又虚伪的点了点头,好像作出了什么决定。

“侯爷已然决定,我等诸部相次进发,最后留在安庆的那位,便暂任安庆总兵,为大军防留后路吧。”

淡淡的一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在场所有将校的心灵!这要是留在了安庆,南京那么大一个花花世界可不就便宜了其他狗杀才。大家都是总兵,都是跟着左良玉混饭吃的,凭啥你可以进南京快活,我留在安庆这个乡下地方守城。

原本还在装死的各路将校突然不装了,“刷”的一下,全部站起身来,涌到左梦庚面前向左梦庚请命担任先锋,杀奔南京。谁先到南京,可不就是谁先发财嘛。安庆这都被他们霍霍两天了,和一片白地差不了太多,谁留在这儿谁傻子。

果然有效!

这帮屑人还是要靠利益来驱动啊!

好像十分感动的左梦庚即刻命令诸将赶紧约束行伍,向池州进发,救援一日三惊的卢光祖。至于安庆城,谁爱要谁要去,反正已经被左镇的叛军给霍霍完了。

说是要走,而且各部将校进南京的心情也确实十分急迫,没奈何在九江抢了数万妇女,在安庆又给他们抢了数万妇女,至于抢夺的财物那更是数之不尽,装了上百船也没装下。

曾经朱由桦感叹不已,价值数千两银子的螺钿大漆十二扇屏风,就被这帮根本不识货的大头兵劈了当柴火烧。与黄金几乎等价的越窑上等细胎青瓷,嫌他们不能够盛大碗饭,噼里啪啦砸了一个稀碎。宋刻古本,纸中带麻,不易点火,伙头兵嫌弃这草纸连火都生不起来,随手就丢在泥塘里泡烂…………

总之整个左军的船队又庞大了不少,因为那些大船装载妇女财货,吃水甚重,顺江而下都船行缓慢,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拖累了。

进南京归进南京,现在抢到的东西那也舍不得丢啊!

大规模的调动不可能躲得过官军的游弋哨探,第二日左镇进兵的消息就传到了官军军中。还去不去攻打池州就成了新出现的议题,能不能在一至两日内打下池州,并布置好防线?如果不能的话,池州打到一半,左军从上游打下来怎么办?

是个大问题!

诸将再度商议开了,现在冲到池州,别被左镇给前后包夹啊。要是前有卢光祖,后有左镇主力,就算大军十余万,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你再把所探情形给少司马说一遍!”黄得功有些心烦,摆了摆手。

“左镇九营人马昨日午后撤出安庆,并放火焚城,全军舟师数千,现在想来已经抵达前江口。”那哨探说话大声,也有条理,显然是个合格的哨探。

“前江口在何处?”韩道浚知道沿江各城,但是对于更下一级的地名就没那么清楚了。

“在升金湖口,尚在安庆境内。”

“左贼走了一日还在安庆?”韩道浚当然疑问。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也就是说,池州可能还是得不到左镇大军的快速支援。现在守城的还是只有卢光祖一部一二万人马而已,不必太过担心左镇的主力。

“或许能打一场便宜仗……”黄得功像是灵光一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