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1204章 星璇石矿脉

作者:最爱吃咖喱字数:8069更新时间:2020-11-23 19:56

一路向下,离开了寒区,下方是一片巨大的空旷地带,在这里,除了一道道巨大的支柱耸立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部都被挖空了,只有一道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圆心巨轮,悬浮在那些巨大云柱之间,匀速旋转。

姜宁看着那圆盘之上的符文,绝大多数自己都不认识,但是因为上一次吃过的亏,这回也不敢胡乱尝试,只是若有所思一般地抬头问道:“这就是那大衍万象盘?”

林天点头,“这是那一位天仙的本命道器,他当年临走之前,切断了和道器之间的联系,把它留在了这里,帮助我们生存下去,这些年,若不是有这大衍万象盘,我们奇骨山脉的人族根本不可能壮大到如此的地步!”

“这东西除了帮助你们转化能量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姜宁隐约从那大衍万象盘之上感觉到了一丝能够影响到气运的力量,因为他的真龙气运在接近这个巨大轮盘的时候,总是有些本能的排斥。

“大衍万象盘的功用有很多,比如说加固山脉,”林天道:“这里的山脉,除非是我们愿意,否则的话,就算是有很少出现的七星雷兽来了,只要我们躲在这里,在大衍万象盘能量耗尽之前,这里也不会被攻破,而据我所知,七星雷兽的能量,尚且比不上这大衍万象盘储能的百分之一,所以,只要不是上百只的七星雷兽同时出现,我们只要待在这山脉之中,根本就不会遇到任何的危机!”

“那是,”姜宁笑道:“所谓七星雷兽,不过是真一境界强度的雷兽而已,而这大衍万象盘却是天仙的本命道器,如此强大之物,要是连一座山也保不住,那才是笑话!”

“除了能量转化和防御之外,我们整个万鳞山脉之中,与外界的空气交流,也是通过大衍万象盘来进行的。万象盘之上的符文,会自动勾连外部空间,隔着山壁进行空气的交换,这样一来,我们既不用担心山体内部的空气问题,而且也不会因为在山壁之上建立通风口,导致外部的威胁有机会顺着那些通道潜入进来,这一点能力看似没什么大用,实际上却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生存能力!”

“原来是这样!”姜宁点头,他之前一直都在寻思,为什么这么这山体的密封性这么好,但是里面的空气质量却并不糟糕,相反的,甚至察觉不到和外界有什么区别,现在他就明白了。

“实际上,在那天仙尚未到来之前的某个时代,我们奇骨山脉的人类并不生活在这万鳞山脉之中,而是居住在另外的一处山脉的山腹之中,只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弱小,而且并没有形成当下这种分工明确的社会结构,当时,就曾经一度因为这个小小的通风口的问题,几乎令整个族群在这奇骨山脉之内灭绝!”

“除了正反旋风,对冲涡流以及接连不断的雷霆,雷兽之外,这里似乎还有别的危险!”姜宁皱眉道,虽然自己才刚刚进来不久,先前的那一段时间,他也只是遇到了这两种麻烦,但是,自从来到了这里之后,他那紫金元丹碎裂之后保留下来的心血来潮的危险感应却是没有一刻不在提示着姜宁危险的存在,即便他来到了这万鳞山脉的山腹之中,即便这里有着一个能量充足的天仙级别的本命道器保护,这种威胁感都一直没有能够消退。

“危险有很多,”林天道:“沙阴谷的地下虫巢,每隔三年就会有一次虫潮爆发,到了那个时候,至少三十万只以上的蟜蚑会离开沙阴谷,在整个奇骨山脉肆虐,它们的雷抗性很高,等闲的雷霆根本劈不死他们,不过,它们很快就会因为夜晚的来临,一大批一大批地死在雷兽的猎杀之下,只不过即便如此,因为数量太多的缘故,还是会在外界肆虐将近三个月甚至是更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族中一般都不会有外出的狩猎任务,即便有,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尽量地推迟任务的时间,只等那些蟜蚑虫死得差不多了,我们就离开山脉,出去收敛那些死在了雷兽手下的蟜蚑虫的尸体,它们的表皮坚韧,而且抗雷能力极强,适合做护腕,手套,袜子,衣裤之类的服饰,虽然成品看起来会很丑,但是实用性极佳。”

“蟜蚑虫的体内,有一块幽绿色的虫核,这虫核并不是所谓的生命核心或者能量核心,而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绿色粘稠状的物质,我们管那东西叫做虫髓,服下之后,可以帮助我们形成一个抗雷抗火能力极强的灵能护罩的法术结构模型,对于那些外出执行狩猎任务以及在炎海之中执行狩猎任务的人,都有很大的帮助,只是,想要形成完整的灵能护罩的模型,需要一个人服下三千枚虫核之中的虫髓,或者是三百枚虫将级别的虫核之中的虫髓,或者是十枚虫王的虫核之中的虫髓,这些东西的价值,在我们这里,是需要用极为昂贵的贡献点来兑换的,因此,直到如今,整个族中具备完整的蟜蚑护罩法术模型的人,都只有三个,第一个自然是老头儿,他是绝对不能死的,所以,类似的有直接食用价值的资源,他都是可以直接从仓库区之中调用的,并不需要贡献点的兑换,第二个人,是星守,他如今正在外界执行任务,估摸着还需要一两个月才能够回来,还有一个,是我那死去的堂哥,严格的来说,如今具备完整的蟜蚑虫护罩的法术模型的人,只有川老头和星守两个人了。就算是我,如今也只服下了三枚虫王的虫核以及八十枚虫将的虫核,还有一部分普通的虫髓,距离完整的法术护罩模型,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姜宁道:“星守?一个多月不回来,真的没有问题吗,之前我和王平他们几个在外面,怎么感觉想要平稳地渡过一夜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呢?”

林天笑了笑,“那是你们运气太好,出来就碰到了感应力十分敏锐的五星雷兽,否则的话,凭借着我们的黑石圆盾,和黑石粉末,只要在山壁之中挖出一个足够深的山洞,或者直接找到一个之前挖好的山洞,躲起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形成了完整的蟜蚑虫法术护罩模型之后,只要体内的灵力足够,抵挡雷霆和四阶及以下的雷兽的攻击,几乎合意做到毫发无伤,别人在外面待一个月也许还算是比较危险,但是如果那个人是星守的话,只要他不和我那堂哥一样,脑袋发昏,非要进入中部区域探索的话,基本上就不会死!”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蟜蚑虫的法术护罩似乎挺厉害的样子!”姜宁笑道:“看来,我接下来有必要去参加一次针对那蟜蚑虫的狩猎行动呀!”

林天掐指一算,笑道:“星守眼下就守在那蟜蚑虫的虫巢之外,上一次虫潮正好是在三年之前,他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要确定那蟜蚑虫的虫巢具体暴动的时间,想来两个月之内,奇骨山脉之内就会有虫潮爆发,你不必费神去那沙阴谷的虫巢里面搅风搅雨!而且据我所知,虫巢里面,至少有七只道和境层次往上的蟜蚑虫,而且那个母虫,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真一层次的存在,即便是你,进入那里,说不得也会有生命危险!”

“外面八座大陆之上,尚且没有一个真一层次的存在,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奇骨山脉的外围,就会有一个真一层次的母虫存在,看来,我想要进入那奇骨山脉深处,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呀!”姜宁心道。

这个时候,他猛然回想起了当时刚刚进来的时候,听到那炎龙的声音。

“人类,止步!”姜宁心道:“他也许并不是在恐吓我,而是因为区区真一境界,在那奇骨山脉的核心地带,真的没有那么安全!”

因为如果对于真一境界的存在来说,那奇骨山脉的内部十分的安全的话,那母虫就不会选择外围的沙阴谷作为自己的巢穴所在了。

姜宁突然想起,自己之前从菲菲那里听说,那个传说中的天仙境界的存在,进入了奇骨山脉深处之后,也同样没能活着回来。

以天仙境界存在的寿元来说,只要不是被杀死,脚下的这颗星球能够存在多长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存在多长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那位天仙还自由地活着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出来的,但是眼下,几个纪元都过去了,他依旧没有回来,那就说明,他要么是已经死在那奇骨山脉的内部了,要么就是因为某种情况,被困在了里面,没有办法出来。。

对于姜宁而言,他更愿意相信第二种。

虽然死掉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既然那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炎龙都还活着,没有道理一个天仙境界的存在这么容易就死了,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炎龙的出现已经被那天仙晚了大半个纪元,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既然那虫潮爆发的时间将近,那么我就再等等,说不得,也要亲手弄到一个蟜蚑虫的法术模型,也许对我的修行还有帮助!”姜宁心道,至于探查虫巢,确认林天所说的话是否属实的事情,姜宁一时半会儿还不想做,因为他毕竟没有真的经过人仙境界的生命层次的蜕变,遇到一个完全是真一境的存在,还是相当棘手的,他依稀记得,当时那个本质上已经死去的拐仙人,带给了自己多么恐怖的压力和震撼!

林天则是道:“几个纪元下来,我们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天赋超群,有资格得到大衍万象盘认可的修者诞生,因为如果有人能够炼化大衍万象盘,哪怕只能够发挥其三分之一甚至是五分之一的力量,我们就可以确保在这奇骨山脉外围绝对的霸主地位,可以在这里获取到任何我们想要的资源,而不必付出太大的代价。原本,我那堂哥已经是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能够在弦动境的时候稍微地引动那大衍万象盘的存在,老头子还指望着他若是修炼到道和或者真一,也许就能够炼化成功呢,结果,哎!”

姜宁则是默然不语,在寒区的时候,他并不能够感觉到这个大衍万象盘的存在,在这里,他也只是能够看见,却并不觉得自己引动了那万象盘半分,这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他静静地看着那大衍万象盘,心道:“怎么搞得,一个弦动境初期,都可以引动你,换了我这个道和境八层,真一境的元神,竟然丝毫没有动静,难道我的天赋还比不上那个死去的小洛?不应该呀?”

似乎是意识到了姜宁的想法,林天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这万象盘,乃是当年那位重宇天仙专门留下来,保护我们万鳞山脉人族的至宝,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尝试引动它的,这需要重宇天仙当年留下来的秘法符纸精华配以特殊的符咒催动,才能开启大衍万象盘的感应仪式,而那些秘法符纸精华和催动感应仪式的符咒,都掌握在川老头子的手里,只等功勋,天赋还有族人的认可全部都达到了一个界限之后,才有资格从来老头子那里获得这样的一枚秘法符纸精华,以及催动当年重宇天仙留下来的这些宝贝的秘法符咒。若是没有这些东西的话,别说是你现在这么强了,就算是你成为人仙,地仙,也不可能引起那大衍万象盘半分的触动的!”

“额,好吧!”姜宁一时之间更觉尴尬,不过对方的这个解释也是非常的合理,毕竟当年重宇天仙留下这东西,就是为了保障人族安全的,若是来尝试炼化宝贝的人不能够得到万鳞山脉人族的认可,又或者天赋不够,实力不够,自当被驳回获取的诉求,不管任何一个环节无法得到认可,都没有办法拿走这最为至关重要的大衍万象盘。

“这么说,你的那一朵莲花,还有死去的那个小洛的天罗伞,也都是通过类似的手段获取的吗?”姜宁道。

“没错,”林天笑道:“族中拥有类似物件的人一共有六位,我获得了这朵碧莲,死去的堂哥获得了天罗伞,川老头子拿着星空之钥和四方印,星守得到了山川砚台,同样在外面执行任务,没有回来的雪鸟,获得了苍云翼,还有镇守在炎区的崔岳,得到了苍穹判官笔,除了大衍万象盘之外,剩下的三件宝物,到现在也没有被任何人引动并且炼化成功过。”

姜宁似乎想到了什么,平静地道:“如此来说,这里原本拥有的天仙道器其实还有更多,只不过有一些东西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遗失在了这奇骨山脉的某些地方,对吗?”

林天的眸光一暗,苦笑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们这里拥有的天仙道器原本不下三十件,当然,除了那么几件威力十分巨大之外,其余的东西其实都是那重宇天仙当年的随身之物,威力远远不能够与正常的天仙道器媲美,但是对于现阶段的我们来说,也已经是极为重要,威力极为强大的存在了!而其中的二十多件,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几个纪元之内,在高阶修者外出执行狩猎任务或者特殊任务的时候,因为死亡而遗失在了奇骨山脉的各处,就比如说那雪鸟的苍云翼,原本就是被遗失掉了的一件宝贝,在几万年之后,我们队伍才又运气十分好地找了回来,可是大部分遗失掉了宝贝,不是融入了某些环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演化成了危险的秘境的一部分,就是被一些更加危险的存在掌控了,反倒加剧了我们周遭那些秘地的危险程度,只是我们一直都不明白的是,那些秘地之中的危险存在,究竟是如何在只有秘法符纸精华,没有秘法符咒的情况之下,掌控那些宝贝的!”

“搜魂术!”姜宁道:“即使有着元神自毁的咒文保护,这世界上,还是有一部分存在,能够强行控制住对方的元神,甚至是强行破除自毁咒文,进行直接搜魂的,甚至于,如果对方的位格和重宇天仙相差不远的话,也许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他就可以在不需要秘法符纸精华和秘法符咒的情况之下强行炼化那些宝贝,甚至都不需要费心思把尸体身上的秘法符纸精华给取出来!”

林天则是心头一震,脸色一变,道:“你已经注意到了?”

姜宁笑道:“你都当着我的面施展了两次你那碧莲,我若是连你的秘法符纸精华藏在哪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都发现不了,又怎么能赢你?”

林天沉默了片刻,道:“只是两次短暂的出手,你居然能够察觉到,我猜你不是弦动境,你应该是道和!”

姜宁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道:“炎区已经到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林天道:“就先去风谷吧,风谷算是这里最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了!”

姜宁道:“也好!”

一闪身,两人就已经出现在了炎区的最底部,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光景,但就是在这么一瞬间之内,姜宁的元神已经扫过了全部的四层炎区,这里的人们的生活也映入了姜宁的眼帘。

三层和四层的炎区,面积和一二层相当,但是这里的人口比较稀少,而且不同于寒区那些逼仄而且光线很弱的房间,这里的环境相当的复杂,有山川,有水域,有人工开掘的河流,住所的面积也要远远地大于上方的寒区。

星极境和元丹境的存在,数量相比于生虚,凝血铸魄的那些人的数量是要少许多的,因此这里的布局十分的开阔,大片的田地往往都是由一个人负责,因为作为一个中阶的修者,他们有这个能力一个人干那些真正的凡人上千倍的活,而且一点都不会觉得累!

而在这万鳞山脉之内,资源的分配本质上就和工作效率以及工作成果紧密挂钩的,人家生虚元丹境的存在能够完成的任务更加繁重,能够收获的食物也更多,待遇自然要比下层的那些普通人好很多。

这里两层的女人,基本上都是中上之姿,长相偏丑的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些女人,一个个的都有与这里男人相差不远的修为,单单是凭借她们自己的能力,就有资格待在炎区的这上二层。

工作并不是这里的主题,因为有着修为的帮助,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完成自己一整年的任务,剩下的那些时间,基本上就都可以自行支配,寒区的人并不会过多的干涉!

因此,在这炎区的三层和四层,有着整个万鳞山脉之中最美丽的风景和为数最多的娱乐场所,当然,这些所谓的娱乐场所,也并非是外界人类社会之中的那么丰富,实际上,就是一些人造的雪山,可以踩着木板沿着九连弯道滑行而下,还有一些画船,乐坊以及供女子放风筝的地方,没有赌场,没有青楼,没有酒家,都是一些十分清淡的玩法,但是闲暇的时候,很多寒区的人都会带着自己的家人专门前来这里游玩,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的也是玩的十分的尽兴。

但是这些,对于姜宁来说,不过只是寻常而已,毕竟,在他的小天地之中,再美的风景都有,根本就不需要去外界来寻。

可也正是这种闲散和温馨的场面,让姜宁觉得十分的羡慕。

堂堂道和境,一只脚都踩在了人仙的门槛之上,这辈子竟从没有带着自己的家人这般愉悦地游山玩水,外面的那个繁华世界如此美妙,比起这困于奇骨山脉,危机四伏,数个纪元都没有办法脱困的人族来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是,在外面的那些人,整日里忙忙碌碌,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却是少有人能够有这个心思去欣赏外界的风景,去享受家人的陪伴。

这个时候,姜宁就不由得想起了自家的那个小丫头姜馨宁,也不知道女儿现在究竟怎样了,觉醒了辰狼血脉之后,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啊,”姜宁心道:“还是要早些出去呀,我可不想完全错过女儿的童年!”

作为一个小乞儿,姜宁幼年的时候,最为渴望的,就是能够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有一个完整的家,自己可以在那个家里面无忧无虑地欢笑,如野草一般放任地生长,哪怕找不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被别人收养做义子,他也会觉得十分的幸福。

可是,当一个人在自己最低谷的时候,往往所有的人都会离你远去,而你渴望的那些东西,都仿佛是高高在上地立于头顶,轻蔑地俯视着你!

而当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具备了拥有这些东西的条件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们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甚至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当姜宁渐渐地长大之后,他所看重的,反倒是童年时期不离不弃的兄弟姐妹,还有少年时期谆谆教导的师尊佟植,除此之外,一切都难再挂于他的心上。

一阵一阵的暖风吹过姜宁的脸庞,悦耳的铃声从风中传来,就像是一曲从未听过的新调,时时刻刻拨弄着人们的心弦。

天空之中,一盏一盏淡蓝色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花朵,在暖风之中徐徐飘荡,星星一般点缀着这里黑暗的空间!

“我说呢,这里为什么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所有的微光阵法都没有打开,”姜宁笑道:“原来是因为有这些花朵的缘故!”

“好看吧!”林天笑道:“这是星璇花,是一种叫做星璇草的花朵,这下面是我们这里的星璇石矿脉,炎区第一层很多的人都在这里挖矿,而星璇草,就生长在那些已经被开掘完毕的星璇石矿脉之中,这里虽然很热,但是那些星璇草却蕴含着一种微凉的气息,泡水服用之后,可以极大限度地缓解身体的炎热,在炎区前两层,是非常受欢迎的一种植物,而且它们的生长是依靠着吸收大地之中的养分和热量,完全不需要光罩,在我们开辟出这处矿脉之后没多久,就出现了,几个纪元下来,矿脉早就被开采的七七八八,只因为那一块万痕星璇石一直都没有被挖走,所以每隔几十年, 这里都会出现几个新的星璇石矿脉,但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这里的星璇草却变得越来越多,来这里的人,只有三成不到是挖矿的,其余的七成,基本上都是来采摘星璇草的,至于那些星璇花,本身凝聚了星璇草之中的热力精华,如果同星璇草一起服下,清凉的效果就会被中和,所以,人们采摘星璇草的时候,就会特意地把花朵给取下来,随手扔掉,因为下方的星璇矿脉里有几个风口,所以,很多被扔掉的星璇花都会被这些暖风吹起来,飘荡在这第一层的炎区空间之中,就像是在下一场永远都不会停息的流星雨一般,格外的美丽!”

姜宁的注意力,从头到尾都放在了那些在天空之上漂浮着的星璇花之上。

因为就像是先前在那鱼鳞高原之上看到了那些苔藓一样,姜宁这一次,也从那些星璇花之上感受到了同样的悸动,那是一种对于自己将来进行生命改造十分渴求的物质的悸动。

姜宁道:“这些星璇花,我可以收起来一些吗?似乎对我有些用处!”

林天有些讶异地看了姜宁一眼,旋即洒然一笑,道:“这些东西在炎区第一层,就连凡人都没有人要,一般也就是自己随风飘散,散落在了哪里就算哪里,然后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干掉,腐烂,融化成为泥土的一部分,你若是想要,把那些星璇花全部都拿走也没有人去管的,只是,怕要等到三个月以后,才能够再在此处看到眼前这一幕美丽的风景了!”

姜宁对于林天的回应并不算意外,令他略感意外的,只是另外一件事情,“你们难道不是为了观赏这里的星璇花,这才关掉了那些微光阵法么?”

“想什么呢?”林枫笑了笑,“如果是我这样的人当家做主的话,也许真的会做你说的这些无聊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万鳞山脉之中当家做主的人是那个整天除了族群之外心里什么都不会想的川老头,他会有那个闲工夫做这事儿?”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林天笑道:“最早是因为山腹之内的供能不足,这一带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物资,所以,就关停了这里的微光阵法,到了后来,能量的供给渐渐地稳定了下来,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雷星和火珠提供给那大衍万象盘,但是,因为那些星璇花的缘故,这里的光线虽然不强,但因为这花生的漫山遍野,而且繁殖能力极强,所以这里的光线也并不算是暗淡,为了节省一部分的雷星以备不时之需,在有人提出打开微光阵法的时候,老头子就给一票否决了,目的单纯地就是为了节省能量,没有你想的那么浪漫!”

“额,好吧!”姜宁笑道:“我觉得我们两个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越来越默契了!”

林天则是笑道:“所有来到这里的新人,见到了我之后,都会这么说,那是因为这里的人都太古板,太僵硬,太不懂得生活乐趣了,以至于像我这样的正常人,在这里反倒是显得有些另类!如果我有朝一日能够离开这里,去到外面的那个世界的话,在那里,我应该才是万鳞山脉这么多人之中,看起来最为正常的一个吧?”

姜宁失笑,“还真就是这样!”(xinshuhaige.com)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