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七四章 推心置腹

作者:酥酥麻麻字数:3094更新时间:2020-09-17 00:16

陈萼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与四御相处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本来他指望东华帝君把自己叫过去述旧,同时他也有借之挡枪的意思,可是东华帝君没有招呼他。

‘东华也不可靠啊!’

陈萼暗暗摇头,看着东华帝君坐定,有仙女奉上仙果、茗浆与仙茶,才移开目光,听着身边的四御谈些辛秘往事,也算是涨些见识。

汐令颜留意到陈萼不再注意这里,小声问道:“弟子见陈状元有过来之意,师尊为何不招呼他?”

东华帝君摆摆手道:“四御势大,莫非你看不出有强留陈状元之意?其实陈状元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妥,可为师孤身一人,如之奈何?只能暂避锋芒。”

“不错!”

东方朔点头道:“师尊还是先以隐忍为佳,咱们手上也捏着王牌呢,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东华帝君脸一沉道:“此事莫提!”

“弟子知晓轻重!”

东方朔忙施礼。

汐令颜暗暗叹了口气,扣着别人的妻儿,还不让人知道,明显不是正道所为,可是她也理解师尊的难处,处处被玉帝针对,势单力孤,不用些手段是不行的,她只期望最终的结局是师尊得偿所愿,执掌冥府,陈萼与妻儿团聚,皆大欢喜。

只是她的心里没底,不禁偷偷留意着陈萼。

“诶?”

陈萼却是眼神一亮,观音来了。

观音依然一袭白裙,足踏莲步,手捧宝瓶,宝相庄严,后面跟着木吒。

从来没有哪一刻,陈萼觉得观音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忙喜道:“大帝,我姐来了,我过去打个招呼。”

“哦?”

紫薇大帝眼神微缩,依他的本意,是不想放陈萼走,蟠桃会期间,就束缚在自己身边,以四御的无形压力,一点点的削弱陈萼的心志,彻底掌控并非不可能。

毕竟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蟠桃会开三日,人间就是三年,四御齐出手,三年还控制不住陈萼的心灵?

但是三界皆知陈萼认了观音当姐姐,姐姐来了,总不能不让人去吧?

纵观三界,观音的真正实力始终是个谜,仅凭寥寥数次的出手难以推断,他心里也忌惮的很,并不愿过于得罪观音,只希望观音打个招呼就算了。

“去罢!”

紫薇大度的捋着胡须。

“姐,姐!”

陈萼立刻离席,挥着手,一溜烟跑过去,一把拐住观音的胳膊。

“放手,众目睽睽之下,成何体统?”

观音柳眉一拧,不悦道。

陈萼大声道:“姐,我们是姐弟啊,你喊过我娘为干娘,名份已定,你该不会不承认吧,可怜我娘年龄那么大,还整天惦记着姐,姐好久没去探望过了,娘也不容易啊!”

莫名的,观音的心里居然有些微的暧意淌过,虽然她知道与陈萼一家子是怎么回事,可名份不是请客吃饭,对于凡人来说,定了名份,就有礼法约束,而对于神仙,束缚远甚凡人。

换句话说,除非陈家先对不起她,如她无缘无故反悔,必受天道反噬,轻则道心不稳,重则道行受挫。

在某种意义上,名份等同于立誓,许愿。

‘罢了,罢了,真是冤孽,贫僧本道心有缺,或许冥冥中才如此安排!’

观音暗暗叹了口气,可是别说,与陈家的亲情,就如甘露浇灌在她那冷漠的心灵里,竟让她有所触动,带给她一种暖融融的感觉,让她的道心更加的圆润。

“你放开点,姐弟之间也应遵循礼数。”

观音眼神柔和了些,嗔道。

“不放!”

陈萼没得商量道:“姐,你整天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又或者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我都堪破了,难道姐还堪不破这区区色相?”

“你……简直是胡搅蛮缠!”

观音浑身涌起无力感,要说曲解佛经的本事,天底下没人能超过陈萼,她实在是无法辩驳,只得递了过嗔怪的眼神过去。

这可是把跟在观音身后的木吒给看的眼冒绿光啊。

上一回,这小子抱菩萨的大腿,便宜让他占尽,今日更是得寸进尺,拐上菩萨的胳膊,他那肘子,顶在哪里……那是我的眼睛都不敢去看的地方啊!

真的好想把他换成我啊!

木吒的内心燃烧着熊熊妒火,内心直欲抓狂!

“姐,你坐哪儿?我们姐弟去叙叙旧。”

陈萼个头比观音稍高一些,转过脸问道。

观音只觉一股热气喷在脸上,似乎不是很适应,略微侧过脸庞,伸手向涧边一指:“去那里。”

“姐,我扶你!”

陈萼亲密的搀着观音走过去。

满座大能惊的眼珠子瞪的老大!

四御也相互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后土娘娘摇头道:“这小子,贼精!”

勾陈却是哼道:“所谓天地君亲师,紫薇于他是君,观音不过是亲而己,君大于亲,那小子翻不了天。”

紫薇大帝微拧双眉,没有接腔。

事实上他还欠陈萼一次人情,这才是最要命的,当初要不是陈萼,他的灵魂在懵懂中会被请去地府,平白生受地府给他增加阳寿,中了佛门算计。

他曾想过把这份人情还掉,因此在观音给陈萼套上金箍的时候及时赶来,可还是迟了一步,又没能帮陈萼去掉金箍,欠的人情仍在。

之后再也没了还的机会。

“哎~~”

紫薇大帝悠悠叹了口气。

观音走着走着,似乎弄明白了情况,不禁后肘子轻捅了下陈萼,哼道:“原来是被你利用了,贫僧平白为你与紫薇大帝结怨,你说该怎么补偿?”

“哎唷!”

陈萼的魂儿一飘!

平时观音以庄严宝相示人,此时却表现出女儿家的嗔羞模样,就如圣母在一瞬间化作了魔女,而且观音本就是一等一的容貌,肌肤胜雪,幽香内敛……

陈萼暗道,这姐姐认的不冤。

至于观音在上一元会是男人,其实想开点,也不算多大的事,人死了投胎,谁敢保证下一世一定是同一性别?观音无非是褪去佛身,现出本相罢了。

总之,心宽天地在,有容才能乃大!

陈萼嘿嘿一笑:“姐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地府扣着李元吉和李建成的怨魂在枉死城,始终不给投胎,不就是为紫薇大帝预备的厚礼么?”

“看来你倒是个明白人!”

观音横了陈萼一眼,这时已经走到涧边,默默坐下。

待得陈萼也坐了下来,才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姐也不和你打哑谜,如你将来愿把冥府与地府合并,姐可向圣人保举你为冥府之主,你虽和佛门有些不快,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没人会在意。”

陈萼心弦猛的一颤!

凭着良心说,佛门开出的条件是非常丰厚的,哪怕头顶上还有婆婆,这个媳妇当的也值。

其实相对于道门,佛门更舍得放血,给道门卖命,姜子牙就是个反面典型,按说立了那么大的功劳,给个长生不过份吧?

可原始天尊把人用完了,就当手纸扔掉,几百年后,姜氏还被灭了族,此举彻底寒了天下英豪的心,殷鉴在前,谁不怕步姜子牙的后尘,谁会再给道门卖命?

佛门则是抓住机会,大开方便之门,广纳豪杰。

悟空大闹天宫,凭玉帝的本事,吹一口气就能把悟空打回去,可是玉帝自己不出手,偏偏去请了如来,正是存有为佛门张目的心思。

因为道门太霸道,道门一家独大,他没有安全感,而且封神榜上的仙灵名义上是为天庭效力,可是谁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暗藏祸心?

扶持佛门,可以作为自己的盟友。

而且佛门内部山头林立,加入佛门如运营的好,完全可以混的风声水起,接受佛门的招揽,看上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陈萼有那么一瞬间,动心了!

但是伪君子和真小人的区别在于,真小人是明着杀你,而伪君子是榨干你的最后一丝价值之后,再让你慷慨赴义,心甘情愿去死。

陈萼始终认为,佛门是一直想让自己死的,但是出于面子、名声等诸多方面综合考量,不能直接下手,而自己带有系统,抓住机会就壮大,致使佛门错失了好几次机会。

如今再杀自己所是要付出诺大的代价,故采取怀柔手段,拿过来为己所用,但最终还是要杀的。

刹那间,席中诸人纷纷望了过来,见着陈萼手中的大印,均是眼神闪烁。

观音也如座针毡,众目睽睽之下,这印她敢拿么,拿了就成三界公敌,而且印是陈萼带出来的,只有陈萼才能开辟冥府,另人就算拿走,也没半点作用,说不定还会被波斯匿暗算。

佛门曾内部讨论过波斯匿的问题,一致认为,波斯匿必包藏祸心,很有可能会在开辟冥府的刹那爆发,这印说什么佛门都不能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