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七二章 黄角大仙

作者:酥酥麻麻字数:3041更新时间:2020-09-16 00:28

辞别李治之后,陈萼找到了紫薇大帝。

紫薇大帝上上下下打量着陈萼,捋须叹道:“卿成长之速,确是出乎了朕的意料,朕尤记得,初见卿之时,是在金銮殿上点卿为状元,仅悠悠数十载,卿已能斩杀崇恩圣帝,朕对冥府开辟又多了几分信心,看来今后的三界,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三界喽。”

陈萼心头暗凛,这分明是提点自己喝水别忘掘井人,没有李世民点自己为状元,就没有自己的今天,虽然这在陈萼看来,是完全没有依据的,他是穿越者,自带系统,可诸天大能不是这样想的,他们认为,是李世民点的状元,自己才气运勃发,得了天道青睐。

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也是根脚与名份。

紫薇大帝说陈萼的根脚在他那里,别的大能不管怎么想,都没法从明面上反对,陈萼要想证明自己的根脚与紫薇大帝无关,显然非常困难。

‘厉害,果然姜是老的辣!’

陈萼暗呼了声厉害,紫薇大帝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自己压的死死的。

明摆着告诉你,别以为斩了崇恩圣帝就能翻天,你可是我点的状元郎呐!

陈萼暂时也不会为个名份与紫薇大帝争执,拱手道:“大帝谬赞了,崇恩圣帝欺上门来,臣也是迫不得己才将之斩杀,倘若玉帝追问,还得劳烦大帝为臣分说一二呢。”

紫薇大帝听着还是很舒心的,呵呵笑道:“卿放心,玉帝还是明事理的,倘若真的质责于卿,朕必为卿出头。”

“多谢大帝!”

陈萼深深一躬。

“来来来,爱卿随朕登撵,一同前去。”

紫薇大帝亲热的拉上陈萼的手,登上车驾,向远处飞去。

天界与人间的景致不同,除了各大能占据的星辰以及天庭,处处荒凉,仿如冰冷的宇宙深空,但是相较于真正的宇宙,又少了生命气息,星辰死气沉沉,星空黑的深邃。

紫薇大帝望向车外,叹道:“三界的精粹皆在四大部洲,四大部洲又以南赡东胜为首,大唐为南赡水土所聚,实乃南赡精华,天降劫难,必生灵涂炭,朕于心不忍哪,可惜朕不便过于干涉人间事,大唐就托付给卿了!”

陈萼正色道:“臣与大唐亦是荣辱与共,有臣在,大唐便在!”

“好,好!”

紫薇大帝连道了两声好,就微闭双目,暗中调息。

本来陈萼还有向紫薇大帝打听晋阶紫色功德的心思,但是大能的一举一动皆有深意,紫薇大帝明摆着不愿说话,似乎是在暗示不要多做打听,他只能作罢。

在胎藏界因斩杀湿婆,陈萼心知界内的诸多大能绝不会善罢干休,也许正有天罗地网等着自己,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再去的,要去,也得踏足混元中期,有了充分的自保之力才能去。

陈萼转头向外看,一颗颗星辰急速后掠,不知过了多久,眼前豁然一亮,一座浩大威严的仙宫浮现在虚空中,高大的门楼,上书南天门三个大字。

不过如细看,南天门似乎有些倾斜。

“大帝,南天门已至!”

外面的车夫唤道。

“嗯!”

紫薇大帝睁开眼睛,向外看了看,便笑道:“爱卿可知天庭何以耸立于天际?”

“请大帝指点!”

陈萼拱手道。

紫薇大帝拉着陈萼下车,环顾左右,向下一指:“天庭之所以耸立天际者,皆因有四大部洲的气运支撑,爱卿曾斩了李淳风,绝天地通,致使天庭没法抽取大唐气运,故使南天门稍有塌陷,倘若绝天断地扩大到整个南赡部洲,南天门将随之坍塌,天庭南部亦不复存,进而四大部洲若皆与天庭断绝联系,天庭将坠落凡尘。”

陈萼对于紫薇大帝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一个臣子如果妄想与皇帝成为知交好友,只能说太傻太天真,他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紫薇大帝好心以辛秘告之。

那么,紫薇大帝意欲何图?

诶?

陈萼突然理出了些头绪。

小萼是南赡光明佛,理论上佛门在南赡部洲的香火功德尽归小萼,而香火功德的总量恒定,与气运气数也存在着复杂的换算关系,天庭抽取多少气运,小萼就损失多少,这是否暗示自己断了天庭在南赡部洲的根基?

‘好算计啊,大帝啊大帝,整天算来算去的有意思么?’

陈萼暗感无奈,但还是震惊道:“想不到臣兴之所致,竟撬动了天庭的根基,想必天庭上下必恨臣入骨,不行,这会臣不能开,否则就是自投罗网,大帝,告辞!”

说着,拱了拱手,就要遁回下界。

紫薇大帝也大为震惊,他没想到陈萼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他可不能让陈萼走掉,来都来了,临门不入,万一群仙打听到原因,说是被自己吓走的,这份责任可担待不起。

“爱卿,爱卿!”

紫薇大帝连忙拉住陈萼,劝道:“爱卿大可不必顾忌,有本帝在,谁敢为难你。”

“那就……有劳大帝了!”

陈萼收回踏出一半的脚步,勉为其难的施礼称谢。

“嗯,走罢!”

紫薇大帝点了点头,领着陈萼步入南天门,向一名仙女问道:“宴会在何处举行?”

仙女施礼道:“回大帝,蟠桃宴将于御花园举行,大帝可要奴婢带路?”

“不必劳烦,本帝识得道路!”

紫薇大帝的脚下涌出云朵,载着陈萼飞行,不时指点着天庭胜景,足足数万里之后,才到了御花园。

此御花园可不是人间皇朝能比,山峦起伏,云翻雾涌,一眼望去,无边无际,遍植奇花异草,仙禽异兽游走其中,在一处山涧附近,隐约已经有了十余名仙人,或三五成群,围着几案品茗饮酒,或盘膝端坐,旁若无人,或背倚青松,阅读书卷,又或者一尾钓杆,独钓涧中鱼儿。

任谁见着,都要赞一声,这才是仙人啊。

“紫薇,过来,过来!”

这时,一名身着黑色道袍的老者笑着招手。

紫薇大帝向陈萼笑道:“爱卿,这位便是真武荡魔大帝,以火爆脾气,忌恶如仇闻名三界。”

“哦?”

陈萼心中一动,真武大帝是龟蛇相,如果自家那只老鳖吞了真武,会否一步化形?

玄武感受到陈萼的心声,无力的甩了甩尾巴,把脑袋缩回了壳子里,很有自知之明。

陈萼也知道自己想多了,拱手道:“晚辈陈萼,见过真武大帝!”

“小友不必多礼,坐过来说话!”

真武大帝笑呵呵摆了摆手。

“哼!”

陈萼正待与紫薇大帝过去,却是一声闷哼传来。

就见涧边的一块巨石下面,端坐三名道人,均是身着靛蓝道袍,器宇威严,中间一人,额生黄角,正不善的看着自己。

紫薇大帝道:“爱卿,这位乃中央黄极黄角大仙,位列五老,法力高深,道行深厚,与崇恩圣帝相交莫逆,你且小心些,有本帝在,倒不至于为难你。”

“多谢大帝指点!”

陈萼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黄角大仙,纯金色功德,浑身气机晦暗,难以洞悉,不过既能位列五老中央之位,想必要强于崇恩圣帝。

再看黄角大仙左右的两名道人,陈萼突然有了种很怪异的感觉,三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呼之欲出,于是拱手道:“大仙可曾下界化名为张角?”

“正是!”

黄角大仙哼了声。

陈萼沉声道:“那两位想必就是张梁与张宝了罢?晚辈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仙指救。”

“说!”

黄角大仙嘴角微撇。

陈萼道:“三位于汉末化身下界,创太平道,掀起滔天浩劫,凡兵灾所过,燔烧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据,伏尸遍野,之后天下分裂,历数百年才归于一统,其间横死枉死者不知庶己,晚辈想问的是,为何造下滔天大孽,功德却仍是金色,难道大仙另有秘法?”

“放肆!”

黄角大仙大怒,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张宝与张梁也是面皮绷紧,眼里杀机四溢。

陈萼可不会给黄角大仙面子,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敌人,连虚与委尾的余地都没有,那还有什么好说,自然是不择一切手段打击。

前世有句话说的好,要分清哪些是敌人,哪些是朋友,哪些人可以建立统一战线,显然,黄角大仙是标准的敌人。

而言语打击,挑起怒火,也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打击手段。

远处一名身着黄裙,面目慈祥,约三十左右的女子踏云掠来,哼道:“陈状元,你怎知这三位未受报应,黄角大仙本为金紫功德,下界举事失败,受天道反噬,降为金色,如果你以为只降了这么一点是天道不公,那你就想错了,如你将来有机会涉及紫色功德,自会明了由金至紫之难。”

“多谢前辈指点,请问如何称呼?”

陈萼不敢怠慢,黄裙女子分明与黄角大仙不是一路人,忙拱手施礼。

紫薇大帝从旁道:“这位是后土娘娘。”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