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619章京城置产

作者:炎宗字数:3433更新时间:2020-08-01 22:59

一进房间,赵帆立即把带来的年轻人往李承那儿推推,“这是我大哥家的孩子,赵昱。赵昱,叫老叔。你在京城这几天,让他跟着,有什么事,让他跑跑腿。”

赵昱看着李承又看看赵帆,脸涨得通红,这声叔叔不好叫啊,两人年龄差不多呢!

还是没怎么见世面,应该刚入社会没多长时间,否则的话,这点小尴尬算什么?

这种尴尬他在香江经常碰到,李承摆摆手,又与赵昱伸手握握,笑道,“别听你叔的,咱各论各的。今后几天,辛苦你了。”

“应该的。”能看得出来,赵昱松了口气,那声叔还是没能喊出口。

还是面嫩啊,赵帆很是替侄子着急,却又不好当李承面教训他,只得替他掩饰一句,“小昱今年刚从财经学院毕业,进保商利没几天,家中老祖宗很喜欢他,以后阿承你得多带带。”

这句话透露一些信息。李承看了赵帆一眼,他隐隐点头。

这么说,赵帆和赵家老祖宗谈过了?结果应该还不错。

这就是李承之前和他商议的事——争取赵家第三辈人中的话语权一事。

赵家老祖宗,自然是赵一河老先生,赵家的定海神针。赵老将看好的第四辈继承人放在他身边,既有让他代为扶植培养的用意,同时也有肯定、帮衬赵帆的意思。

难怪他今天见到李承,有点“得意忘形”。

想通这一关节,李承笑着拍拍赵昱的肩膀,“第一次见面,这次要多谢你。”

“以后到香江,我给你介绍一些公子哥们认识,只是……和他们交往时,这些人身上的骄娇二气可别学,多积攒些人脉,以后你无论从商还是从政,都能用得上。”

赵帆对这位侄子介绍的很认真,李承自然也就不能用江湖的那套对他,说这话时自然带出一丝长辈的味儿。

“谢谢李叔。”这次,赵昱终于突破拘束,尽管有些腼腆,他还是顺着李承的口气喊叔了。他早就从自家小叔那听说过,眼前这位和香江的李家、郭家,关系极亲密。

李承为两人倒了杯茶,在他们对面坐下来,笑着问道,“赵哥,帮我找的小院子呢?我得赶紧趁这机会把手续办了。”

“不知你怎么想的,要那玩意?”作为从四合院长大的赵帆,提到这种低矮建筑,实在无爱。

尽管李承一再解释,这种典型的京派建筑未来会越来越走俏,趁着不贵,可以投资两套,可他依然不为所动,不过,他还是很尽朋友之义,帮李承找来三套四合院的资料。

赵昱从手提包中拿出一沓资料,放在李承面前。

“这是……不像设计图啊?”最上面的一张A4纸,明显是手绘速写简图,李承问道。

“这是我找同学帮忙画的图示,不是很具体,但能看明白院子结构。”赵昱在旁边微微颔首。

李承拿起来看了眼,有种斜四十五度俯瞰的意思,宅门、南房、影壁、垂花门、抄手游廊、庭院、东西厢房、正房、东西耳房、后罩房,一家独门独院的三进四合院,图例上显示的清清楚楚。

这不得不感谢他的心细,李承对他点点头,“费心了。”

这第一套院子,就让李承有些着迷,拿着示例图看了半晌,抬头问道,“这院子哪儿?”

“新街口南街,护国寺后街,那一片胡同只有这家结构最完整。我推荐李叔您买这,为什么呢?”

许是赵帆有意让自家侄儿在李承面前表现,坐在一旁干喝茶,见赵昱在李承面前逐渐放开,还卖起关子来,脸上露出笑容。

李承果然应着他的话问道,“为什么?”

赵昱手指在图例上划一圈,“老四合院最麻烦的是卫生间,李叔您买四合院,一定会改造的吧?”

等李承点头后,他继续说道,“护国寺一带正在改建下水道系统,咱可以一并连卫生设施全部建齐啰。另外,工程改造的扰民问题,也不需要咱出面,政府有规定呢。改造后的垃圾,也好处理,给政府工程队一点钱,他们一并给拉走。”

一口气说出三条理由,李承已经有些心动,没料到他在停顿之后,又说道:“最重要的是,这套四合院,暂且没人住,没有乱七八糟的搬迁问题。”

“这么好的院子没人住?不应该啊?”李承弄不明白,再度就着他的话发问。

“这地儿,解放前属于……反动派的资产,”怕说出什么禁忌,赵昱笑着用反动派代替。

“反动派逃走国外,他的这片宅子被收归国有,现在属于西城区政府,产权很清晰。六七十年代曾经确实住过一段时间人家,是西北矿业公司的驻京办。”

“可后来呢……前些年摇滚不是很火么?像什么PUNK乐队、新¥子、地下婴儿、无聊军队这些地下乐队,经常在花局胡同(即百花深处)搞活动,吵得西北矿业公司驻京办搬到五矿大厦那。”

“这不,房子就彻底空下来,现在规划为西城区老年活动中心,平日也没啥老人去。”

“前些天,我叔让我去西城寻摸四合院,我一哥们家就在西城,他给我介绍的这套院儿。他爹就是房管所的人,办理这套院儿找我哥们,一找一个准,三五天就能搞定。”

“所以,我特别给您推荐这套四合院。”

还真是地道京城大院孩子,这个嘴皮子够利索的,一口气说出许多理由,不打重样。

“我会慎重考虑你的建议。”李承朝他笑笑,将这套四合院的资料翻看一遍。

这套四合院整占地面积一千三百平米,标注售价,一平米三千八,总价四百九十七万,外加契税交易税,差不多五百五十万。

我去,两亩地的院子,这价格,真心挺合适!

说实话,李承已经心动,可毕竟还有三套资料,怎么也得看完决定。

第二套院子并非传统四合院,而是大杂院。

很多人对四合院与大杂院没概念,其实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四合院是套式建筑,东西南北四面的房子围在一起,形成一个方形,有门有廊四面有高墙围拢,是统一的建筑,这才是四合院。

大杂院更多的指许多相聚而居,你盖一间房,我借你家一面墙盖个相邻的房子,他再借你家一角盖房,形成的多栋烧火楼组成的混合院子,其建筑并非统一规划,随意性很强。

从建筑学来说,两者是有严格区别的,但是,人们将多户居住的四合院也称之为大杂院,慢慢的,二者界限就变得模糊。

第二套的大杂院在东直门南小街,三栋屋,一面墙的结构,面积为八百平米,价格便宜,一百七十万含契税。啧啧,一平米才两千块!

李承同样有些心动,东直门内,妥妥的二环!

东直门附近也在改造,这套宅院的产权在一家京城地产公司手上,搬迁工作已经完成,原住户全部外迁到三环外八里庄。

赵昱表示,如果看中这套,他可以去找京城的地产公司,从他们手中买过来。

李承微笑着,未置可否。

第三套院子在钱粮胡同34号院。

赵昱再度主动介绍,“李叔,这套四合院其实也不错,原主人那也是万人敬仰的人物。”

“哦?”一句话勾起李承的好奇,“原主人谁啊?”

“您肯定知道,陈梦家先生的夫人,赵萝蕤女士。”

是他家啊?李承一愣。这对夫妇太有名,尤其是陈梦家先生。

陈先生出生于牧师家庭,金陵人,教养学识非常好,新月诗派干将,著名的考古学家,明清家具收藏家。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他于1966年自缢,原因就不说了。

赵萝蕤女士也不简单,父亲是中国最早的宗教教育家,神学家、东吴大学文学院院长、燕大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先生。她本人是燕大、京大教授,著名翻译家,当代欧美文学研究的先驱之一,堪称一代才女。

赵昱用“万人敬仰”一词,没错!

“赵老为什么要卖这栋宅院?”李承拿着房屋的示意图,问道。

“这套宅院是陈梦家先生,1957年用《殷墟卜辞综述》的稿费八千元买了一处住房,一共有十八间间,是他和赵萝蕤女士此后的住宅。”

“陈老去世后,赵萝蕤女士睹物伤情,搬回京大宿舍居住,这房子一直空着。五年前,赵老有心周游欧美,将这套房子卖给公家,现在产权在东城区政府手中。”

“您如果看中这套宅院,交易起来也很方便的。只是……毕竟陈老在这里自缢,所以……”

无非是死过人的四合院么,兆头不太好,李承明白他的意思,摆摆手。

这套四合院面积同样不小,差不多有一千五百平,U字形,没有北房,只有一堵院墙立在那里。单价一千六,含契税在内,总价二百六十万。

三取一?李承摸着下巴,有些拿不定主意。

第一套宅院最符合他对四合院的要求,第二套的地理位置,升值空间要比股票快,第三套陈梦家先生的故居,很有人文情怀……

还真是不好选择。

赵帆对自家侄儿的表现很满意,笑眯眯的嘬着茶水,插了一句,“想那么多嘛意思?我要是有你这么有钱,直接三栋全包圆,省的做选择题上脑经。”

李承眨眨眼,这建议,可行!

五百五,一百七,二百六,总计九百八十万不到一千万,这笔投资不到十年会翻出百倍的利。

缺钱?不怕,眼目前不就有个“冤大头”么?

那件龙袍保养之后,赵帆所在的保商利,怎么也要给个三五十万的价位吧?

“噗!”赵帆一口茶水喷出,连忙用袖子挡住,衣袖尽湿。我嘈!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的一气买三套院子?你住得下么?

赵昱也是一愣,一口气买三套四合院,这该是多有爱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