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往的敌人

作者:大家的蓝胖子字数:4466更新时间:2021-01-13 00:46

宇智波健不想承认自己内心的阴暗,他知道这是毫无道理的,自己的养父算计了人家的父亲,若是换作自己,自己肯定也会给予同样的态度吧。然而,当换在自己的立场时,他发现自己却是难以忍受,他自己可没有参与到其中。

看到宇智波健的神色,藤村祐树心知是刚刚经过的明日奈等人的缘故,问:“你肯定很累吧,健,快点回去休息吧。”

说着,藤村祐树拉着宇智波健的手臂快步回到营帐里,临到营帐前,宇智波健拍开他的手,说:“让我一个人静静。”说完这句话,他就头也不回地走进营帐里。

藤村祐树维持着手被拍开的姿势,与跟过来的栗原香奈对视一眼,轻轻放下手,耸了耸肩,然后就转身离开,一直远离营帐后方才说:“我能理解健肯定会不好受,但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

“他以前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性格吧。”栗原香奈说,“只是被他的外表给掩盖住了,虽然我不怎么擅长医疗部里的心理研究,但我知道,健的心远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坚强。”

“而且这件事还是他的养父引起的,他可是对养父非常尊敬的,当初他的亲生父亲死后,就是宇智波刹那收养了他,我可以想象这样的人却是村子的背叛者给人带来的冲击有多大。”藤村祐树说。

“不过,这跟健没什么关系,全是那个宇智波刹那的错吧,真正坏的人也是那个宇智波刹那,健只是被骗了而已。”栗原香奈说。

“我知道,其他人也知道,但是,要接受可没有那么容易。”藤村祐树小声地说,“当然,我觉得时间一久,大部分人应该不至于会因为这件事迁怒,但也会有一些人拿这件事说事,本身算不了什么,但要是健没能走出来,他自己就会非常在意这件事。”

“这么说,果然还是让他去接受心理治疗吧,火影大人设立这个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像健这样的人走入歧途。”栗原香奈回答道。

“嗯,我母亲说了,火影大人向来都是非常有远见的,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出现像健这样的人,才会在过去提议进行心理治疗的研究。”藤村祐树用一种尊敬的口吻说道。

栗原香奈也不知道火影大人是不是真的知道,但不管怎样,有心理治疗在,那就是有一个方法去帮助健,对于宇智波健的队友,栗原香奈是非常支持的,她说:“我会拜托医疗部里的前辈问问有没有好的心理医疗忍者。”

“嗯,拜托你了,健的症状看上去有些严重,越是厉害的心理医疗忍者,应该就越能帮助到他。”藤村祐树说。

“话说回来,要是这个样子,健怕是要远离前线了吧,感觉有些寂寞呢,跟健搭档了这么久,要找到跟他一样厉害的人可不容易。”栗原香奈这时候想起其他的情况,不由得说。

木叶忍者村虽然依旧采取三人为一班的编制,但是因为整体任职制度的改变,要比原著里的三人班组有着更高的容纳性,即便其中一个人因某些事情而离开,也可以从同部门的人找到代替的人重新编组,有着更高的灵活性。

“这也没办法,虽然对于健而言,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忠诚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刚刚从暗部那里出来,上面的人也不太愿意用他。”藤村祐树无奈地表示。

“但就跟你说的,只要时间久了,上面的人想法也应该会变了吧,老实说,以健的实力肯定能得到赏识,他过去就积累了不少功勋!”栗原香奈说。

“嗯,所以还是时间问题,现在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藤村祐树点头道。

在二人渐渐远去后,呆在营帐里的宇智波健整个人就直接摔在床上,怔怔地看着上方,他现在都还没有很好的冷静下来,他始终都无法相信,自己那位在平日里很温柔的养父居然是那样的一个人。

宇智波健一度认为这是对自己养父的污蔑,但是相关的证据都摆在眼前,让人想否认都难以否认,如果这都是污蔑,但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参与其中骗自己,对于宇智波刹那有必要这个样子吗?这么苦心积虑的骗自己是为了什么?

因此,宇智波健不得不承认,宇智波刹那背叛的可能性是真的,这还不算让他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在审讯过程中,也许是为了逼迫自己吐露某些东西,有人拿出多年前联合中忍考试发生的那起爆炸事件,称这件事很可能是宇智波刹那是在背后谋划的。

虽然这件事给不出什么证据,当事人都已经死了,也已是很久以前的过往,但宇智波健的思维却是被引导过去,开始思考着这件事若真的是宇智波刹那的所作所为会是什么样。

宇智波刹那平日里对待自己确实是非常好,不止一次的说他是宇智波家族将来的希望,认为他有能力担任家主,现在回想起来,宇智波健发觉到谋害现任家主这件事可能很久以前对方就在谋划。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刹那对自己有那么高的期待,但却可以证明,他的确有可能谋划自己的父亲。

假若真的是那样,那自己的人生到底算什么呢?一个被人利用欺骗的人生,自己的亲生父亲被人杀害,自己却还把人家当作是自己的第二个父亲,一直尊重得对待对方,然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宇智波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目隐隐作痛,不禁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呼吸渐渐加重,在一片黑暗中,多年以前不曾去想的一幕仿佛再一次重演,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在爆炸中死去的身影——

“呃——”宇智波健再一次感觉到双眼的灼热,将手松开后,双目不自觉的转换为万花筒写轮眼的模样,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活跃到双瞳的力量,“这股力量究竟是……”

宇智波健不知道自己的写轮眼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回想起过去宇智波刹那与自己说过的话,那时候宇智波刹那告诉自己,如果要变得更加强大,成为宇智波家族当之无愧的主人,自己必须拥有凌驾在寻常写轮眼之上的境界,那个境界叫作万花筒写轮眼。

“莫非这双眼睛就是万花筒写轮眼吗?”宇智波健的手指缓缓划破眼皮,双目微微阖起,仿佛手指都可以可以感觉到它活跃的力量,“我为什么会突然得到这股力量呢?”

宇智波健无法明白其中的原因,他能够回想起来的就是感觉到这股灼痛的时候,便是自己听闻宇智波刹那死讯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在那时候就如同当年看着父亲死亡的心情,痛苦不堪,而与之相似的是,他当时觉醒了写轮眼,而这一次他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

“写轮眼的觉醒就是伴随着痛苦而生的吗?”宇智波健想起来在家族里似乎也有这样的流言,但是刻意去尝试的人都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于是没多少人相信,但宇智波健觉得可能痛苦却是写轮眼觉醒的因素,但却不是根本原因。

“但是,我宁可不要这玩意。”宇智波健的身子微微颤抖,如果他的父亲不用死,如果他不必承受宇智波刹那的欺骗,不要说万花筒写轮眼,就连写轮眼不要也没有关系。

然而讽刺的是宇智波健现在拥有着寻常宇智波族人梦寐以求的力量,可换来的却是父亲的死以及他人的欺骗。

“真的是……太讽刺了。”宇智波健埋头在枕头上,内心的痛苦依旧在折磨着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脱。

与此同时,在川之国的某个山洞里,有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地上,他的身上隐约流动着黑色的阴影,这些阴影好似有生命一般在这个人的身上爬着,他的胸膛一开始只是微微起伏,后来就开始变得剧烈起来,好似要将周围的空气全部吸进来。

与黑暗近乎融为一体的绝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眼前的这个人当时随着宇智波刹那叛逃的某个人的尸体,在混战当中被人用苦无扎得浑身都是血后气绝身亡,后来因为忍术所引起的震荡而坠入山间。

绝偷偷摸摸地找到了这具尸体,并且以他人的尸体伪装调换了一下,因为是从高山坠落,本来尸体就残缺不全,写轮眼也被当作意外被毁,过来搜寻的人直接焚毁掉了——这也是对待叛徒的惩罚,他们不可能进入宇智波家族的墓地,直接当作叛忍焚毁了事,连检查都没怎么检查。

绝也是猜到对于这样损毁严重且是叛乱者的尸体,根本就没可能去详细检查是不是同一个人,才给了他浑水摸鱼的机会,本来他觉得宇智波刹那的身体是比较好的,但是因为赶来的人太快,它也就没敢露面。

而为什么绝要偷走这个人的尸体呢?其实这也是一起出乎意料的事情,在绝游走忍界的时候,意外找到某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绝的心中立即就产生一个想法:这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绝所找到的是昔日在鬼之国里,邪神组织所举行的仪式里所召唤过来的位于净土的黄泉国度里的神秘存在,因为仪式中途断绝的缘故,它只有一介残魂,靠着附身在当时的一个小孩身上才勉勉强强维持下来。

净土世界里的生命非常特殊,让人都摸不清它们到底有没有具体的意识,至少绝所碰到的残魂只是一个朦胧的意识体,它甚至怀疑对方这股意识可能是当年举行仪式的信徒残余。

绝想办法给它维持住魂体不散后,就想着给它找一个可以活动的身体,由于他的最高目标,便把目光打在宇智波族人的身上,刚好绝迟早要抛弃掉宇智波刹那这个人,日后还要靠什么人进行计划还在苦恼中,现在就有一个送上门来。

绝费尽心思的把这个宇智波族人的尸体给偷过来,送给对方作为降临人间的身体,对方只是一介残魂,它也不知道净土世界里的存在有多厉害,即便是大筒木辉夜的意志延申,它也毕竟不是有着六道境界的强者。

哪怕六道仙人拥有干涉净土的力量,但净土的由来与之无关,他也不可能知道净土的一切,在他死后也只能乖乖前往净土世界,除去永恒不死的大筒木辉夜,其他人都不可能违逆这生死的规则。

若是要利用净土的力量,不论是谁都需要付出代价,像是会永世不得超生的尸鬼封尽,哪怕是手握生死之力的轮回眼,利用净土世界的冥王害人没什么代价,然而,其外道·轮回天生虽然可以复活大量刚死不久的人,即便是逝去多年,但只要灵魂还未转世,且有着身体,便依然可以复活,但却只能局限于一个人。

只要施展轮回天生,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生与死的规则就是如此苛刻,即便是六道仙人也没办法逆转。

净土里的存在因为某些秘术而召唤到世界上时,本质上还是属于净土的生命,可以借用整个净土的力量,别说是活人,连近似自然现象的尾兽也无法反抗,在寻找阿修罗转生者的过程中,绝前去过漩涡家族的地方,曾见到他们召唤出净土里的死神,那是连它也为之忌惮的存在。

绝毫不怀疑一旦有人对着它施展尸鬼封尽,死神肯定能将它的精神给吞入腹中,从此天人相隔,再也不可能回到人间。

但是,当净土的存在完全降临人世后,就会被现世的力量所干涉,失去净土的特殊性,能够依靠的就只有现世的力量,正因为如此,因为残缺而召唤出来的它甚至都不能好好维持身体,还需要绝给它想办法。

“好了,你可以去了。”绝对着旁边的一个植株说道,这是一种罕见的植物,利用秘法可以将魂魄封入其中,有着很好的保存性,对方就是这么维持魂体不失。

只见一股紫色的光芒从植株跃出,进入到那具尸体里,过了一会,“尸体”慢慢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目带着一丝诡异的紫光,然后就变化为血红的写轮眼,他从地上爬起来,身体原本冰冷的血液渐渐活跃起来。

“感觉如何?”绝问。

“这里是……”对方喃喃自语,好似意识很不清楚。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宇智波克也就是这具尸体的名字,绝在此刻确定了,净土世界的存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只能依附于常人,也会根据常人的身体而行动,就像被尸鬼封尽的施术者所控制的死神一般,或许会有一、两个特殊的能力,但失去净土世界的力量,能强大到哪里去呢?

“他们当初召唤这玩意究竟打算干什么?罢了。”绝低语一声,“能用就好。”

“不过,我记得有一个必须要算账的人。”摆着一副思考模样的宇智波克也突然说道,在绝诧异的目光下,他缓缓吐出那个人的名字:“风森正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