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五百五十九章 谈判与接触

作者:木恒字数:2422更新时间:2020-09-28 10:47

与此同时,一场绝密的谈判,也在某个太平洋小岛上展开。

这个小岛,正是上次东洲巡察司向麦肯鹰堡发出最后通牒——禁止他们进行人口兑换的地方。

亭子中,仍然是一个麦肯人,还有一个东洲人。

“我方正式通告贵方,将要实行灾害转移预案,目的地是在X大洲某处。”那个麦肯人,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一本正经地说着。

他说的内容,与闻人升刚刚听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就能解释为何麦肯人迟迟没有针对割据他们土地的灾异动手。

祸水转移,这是他们拿手的传统艺能。只要倒霉的不是他们自己,别人他们是根本不在乎的。

“你们这样的做法,违背公理,违背正义,我方原则上表示反对。”东洲人喝着茶水,淡淡地说着。

“阁下,请不要说笑话,我想将来你们肯定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虽然你们是最硬的骨头,但是当肥肉与瘦肉被啃完之后,它们就会和历史上一样,开始敲诈骨髓了。”麦肯老头毫不在意地说道。

东洲人沉默一阵,然后才提出自己的条件:

“既然如此,我方需要贵方将历年来逃亡到你们那里的异种者罪犯,引渡给我们,我们会开具一个名单。”

“不可能,我方仅仅是秉持互相尊重的立场,通告一声,并不需要你们的同意和帮助,所以不会接受这样无理的条件。”麦肯老头也是寸步不让。

对方想趁火打劫,那是不可能的。

“并非如此,在你们的转移目的地,我方同样有广泛而重大的利益,这是对我方的一种极大冒犯。”东洲人摇头道。

这次换成麦肯老头沉默了。

谈判的艺术在于妥协,在于利益交换。无理取闹当然也可以,只要你有对应的实力。

对方并非无理取闹,又有着足够的实力,那己方想要顺利达成目的,不做出些许让步,是不可能的。

毕竟对方能拖,他们却拖不起,已经拖一周了。

时间越长,那个灾异扎根就越深,而让对方转移目标的代价就越大,甚至会远远大过东洲人的胃口。

而东洲人只要在那个目的地,稍微布置一下,他们就很难实现自己的目标。

破坏一件事总是比完成一件事容易的多。

完成灾害转移,需要很多很多环节,与灾异的谈判,亮肌肉,地方的划分,舰队的调遣,然后是跟踪监视,转移后的清理……

林林总总,不下几百甚至成千上万个链条,都要做好才能解决这个难题;而对方想要破坏,只要在其中一个链条上下手就可以了。

因此过了一阵后,那位麦肯老头终于开口道:“我需要和后方联系后,再给贵方答复。”

“请便,我们很有耐心。”东洲人暗暗地提醒着。

麦肯老头有些愤怒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走出亭子。

大概一个小时后,他再次返回。

“我们只能答应最高不超过12人的名单。”

“最少100人。”

“15。”

两个地位极高的谈判员,瞬间沦为菜市场的买卖双方,每一个数字每一个数字地进行纠缠,甚至还要与后方不时联系,获取许可。

如果不是人不能用小数点来计算,他们肯定争执的更加激烈。

在麦肯老头看来,东洲人的眼睛很毒辣,他们没有索取乱七八糟的让步,而是直接盯在异种上。

因为这是目前最重要的资源,没有之一。

多一颗异种,将来就可以多一个救命的支点和避难所。

偏偏他们的要求,又有一定的合理性。

…………

视角转回闻人升的大猫身上。

它盯着那一双男女,这两人已经谈到具体实施的细节——如何与那个灾异之源接触,并且如何让对方知道己方的力量……

当然他们说的再幻,也只是两个小卒子,他们顶多对上司提出建议。

但闻人升相信,这两个小卒的建议,有可能很快就会成为现实,因为它是最符合性价比的做法,而且也符合麦肯人和西大洲的思维惯性。

内部问题,外部解决,这是外向型势力下意识的思维习惯,与东洲截然不同。

东洲是个封闭的地形,没有向外转移问题的条件,于是就形成了几千年的内部循环。

物质决定意识,地理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文明走向。

封闭地形带来了安全,也带来了信息交流的滞后和文明更新的缓慢。

但意识也能作用于物质,这个世界有异种者,异种者的意志与力量,远远超过普通人,所以就能打破地理约束,打破这个内部循环的怪圈。

正想着,那个红发女终于说到具体行动的事情上:“我们现在就去探查一下那个家伙的老巢,或者寻找一下接触途径,这也是我们的任务。做好之后,就可以在任务报告中,顺便将刚才的看法提交上去。”

黑发男点点头,表示完全赞同。

闻人升注意到一个细节,黑发男其实并不是完全的白人,而是一个黑白混血,或者父亲是黑人,或者母亲是黑人,总之与黑大洲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然而对于红发女提到的转移问题,他却丝毫没有在意。

随后这一男一女,从楼顶下来,七转八绕,在城东找到了一个酒吧。

大猫随之跟上,因为闻人升也想接触一下那个灾异,看看能不能一口吞下去。

吞不下去,也要撕扯一块肥肉下来。

那个酒吧,并没有对外营业,而是拉上了厚厚的帘布,房门也在紧闭着。

黑发男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声音:

“世界上最深的海沟是哪儿?”

“毛里求斯海沟。”

“答错了,请进来吧。”

门开了一条缝隙,两人钻了进去,大猫紧贴着他们一起进去。

酒吧内一片灰暗,几乎看不清脚下。

但在猫眼里,却是一览无余。

普通的布置,吧台,舞场,一应俱全。

只是缺少了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人。

两人跟着开门的侍者,来到吧台坐下。

那个侍者才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地方?”

“我们需要接触那个礼敬会,最好是与他们的高层接触。”黑发男冷冷地说着。

“难度太大了,他们其实并不是刚刚出现的神秘组织,有着很长的历史,组织严密,短时间内不可能满足你们的要求。我们怀疑这个灾异就是他们提供了现实世界的锚点,所以出现在这里。”侍者摇头道。

红发女没有说话。

寻求自在自然就要承担自在的代价,而现在就是其中一小部分罢了。

东洲那边对异种者约束严厉,虽然造成了异种者的逃亡,但不得不说,也大大减少了各种神秘事件的爆发,缓和了灾异的出现频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