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三百三十八章 切割

作者:lifed字数:2122更新时间:2020-02-14 17:58

半藏在这边有心算无心的打算坑雾隐,木叶内部,日向宗家也开始了自己的殊死一搏。

“族长、少族长,不管如何,我们都不能答应分家那些人的要求!”

日向宗家的会议室中,一名胡子都白了不少的宗家长老拍着桌子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是啊,族长,少族长,这哪里是妥协,这分明就是要毁了日向一族,没有笼中鸟的保护,将来如何避免白眼的外流?”另一名年轻一些的长老也同样激烈的反对。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中,各种反对声此起彼伏。

而坐在最前面的日向镜彦和日向阳一父子见此也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无奈。

有一说一,作为宗家的最高层,对于分家要求废除笼中鸟这件事,他们两人心中也十分不快。

这无关派系问题。

不论是激进派还是温和派,说到底大家都是宗家,双方的争执也不过是在统治方式上的分歧,实际上,双方的屁股还是坐在一处的。

换句话说,温和派和激进派矛盾属于阶级内部矛盾,而现在的分家之于宗家,已经是阶级敌人了。

所以在这间会议室中,不论是之前日向诚司最亲密的同志,还是那些直充日向阳一的高层,都在清一色的反对分家的要求。

再加上日向镜彦和日向阳一的想法,可以说,整个宗家就没有一个愿意接受分家要求的。

但现在的问题关键,已经不在于宗家愿不愿意了。

这一次宗家出手打压翻车,直接导致了宗家的实力跌到了谷底。

论硬实力,现在他们手上的忍者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别的都正搁木叶监狱里蹲着。

除此之外,以前不少对宗家有些惧怕的分家成员,在这次宗家翻车记之后,也多少产生了一些“宗家不过如此”的想法。

这也进一步削弱了宗家的硬实力。

而论起软实力,日向镜彦丢了顾问长老的位子,在族内威望大跌,也使得宗家能利用的政治资源大幅缩水。

村内舆论更是一边倒的倾向于分家。

可以说,现在的宗家,比哪样,哪样不如分家。

正常来说,如果是两族争斗的话,那分家直接A过去就完了,日向镜彦可以直接打出gg了。

之所以现在分家还在逼迫宗家签订城下之盟,无非是因为宗家手里还握着笼中鸟这个大杀器罢了。

对分家来说,笼中鸟的威慑不亚于核弹。

分家现在的目的,就是要依靠极限施压,让宗家主动放弃自己的核弹。

明明有实力优势却受限于笼中鸟,这让分家难受不已,极限施压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而分家难受,宗家却更加难受。

别看日向镜彦手里握着核弹,可现在,刚刚有了前科的他们正在被整个村子拿放大镜盯着。

一旦他们敢使用笼中鸟,那么迎接他们的,就是来自村子的降维打击,没人会为他们喊冤。

所以,对于日向镜彦而言,眼下的局面让他感觉根本无从下手,而周围这些只会帮倒忙的猪队友更是让日向镜彦郁闷不已。

深吸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作为日向宗家的当代掌权人,不论如何,让他就这么缴械投降,他做不到。

日向镜彦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只见他伸手虚按,压下了一众长老的吵闹。

“诸位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分家轻易得逞的。”日向镜彦高声说道。

日向镜彦如今虽然威望大跌,但到底也是积威已久的族长。

那群长老们之前看着闹得很凶,可实际上,他们心里也同样没底。

现在有了日向镜彦这句话,对这些长老来多,多少是一颗定心丸。

只见话音一落,便有一位宗家长老满怀期待的问道:“族长有什么计划吗?”

其他长老也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日向镜彦。

看着面前的长老们,日向镜彦心中顿时泛起一丝无力感。

这种局面,他又能有什么好计划?无非是殊死一搏罢了。

不过这种话却不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

“诸位稍安勿躁,这计划暂时不能透露出去,各位先回去,晚些时候我再和你们细说。”日向镜彦摆出了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故作高深的说道。

听到日向镜彦的话,一群长老也是面面斯觑,不过终究也没有人再追问,一个个站起身便缓缓离去了。

直到最后一个宗家长老离开了会议室后,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日向镜彦和日向阳一父子了。

没了外人,日向阳一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只见他有些焦急的说道:“父亲,宗家现在的局面……”

“好了,阳一。”

此时的日向镜彦没有再摆出平日里那副威严的样子,反而笑得很和蔼,看起来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大叔,就连声音也不像往日一般严厉。

可就是这样的日向镜彦,却让日向阳一止住了话头。

他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露出这么一副神色了?

日向阳一的眼神有些复杂。

另一边,日向镜彦却移开了目光,道:“阳一,宗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可能真的已经走到终点了。我身为宗家的首领,享受了一辈子宗家的利益,也应该为今天的局面负责,所以我会为了这项制度背水一战。”

日向镜彦的眼神悠远,仿佛在回忆着自己这一生。

日向阳一闻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明白,这是日向镜彦最真实的想法,也是日向镜彦的意志,这让他无从反驳,也无从劝说。

这时,日向镜彦却继续说道:“但是阳一,你不一样,你还年轻,而且你打小我就知道,你很善良,果不其然,长大后,你就成了宗家温和派的领袖。”

果不其然,还不等他说完,日向镜彦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阳一,我可以为这制度陪葬,但你……没有必要。”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