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1249章 决然

作者:夜九白字数:2088更新时间:2021-01-14 04:21

对于张萍来说,她知道,在自己选择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结婚时,她的婚姻就已经毁了,成了为了保全父母颜面而牺牲的炮灰。

李良生可能不能生,这在别的女人那里可能是非常介意的,但她却忍了下来,大概对于她来说要不要孩子都无所谓,反正她也没有期待一个属于自己和李良生的孩子的到来,她只想要一个婚姻来堵住父母的抱怨和催促。

她想耳根子清净一些。

可真正结了婚,她才发现自己想错了,如果李良生只是一个平凡本分的普通男人,那也许她能和对方平稳无味的过一生,没有爱情也有亲情,至少是相濡以沫共同扶持的,但他并不是,他家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婚后不久,李良生失业了,他说是因为他自己不想做这一行了,想要找别的工作,而且已经有了计划,只是难得是空闲状态,就想着放松一两个月休息一下,等到准备好了再去找工作,我信了,但谁知他这一休息就是一年多。”

“这一年中,我们一家老小的开支全是我一人支付的,他没有收入没有存款,是典型的月光族,只是月光族也就罢了,他还是啃老族,不过结婚后他就不用啃老了,因为他可以转过来喝妻子的血,家庭开支上他们一家人想尽办法来花费我的钱,他们自己的退休金一点不用,渐渐的生活有些困窘了,就连一些鱼虾肉类都不敢常买。”

“可有一次我加班回家,却在家中闻到了虾的味道,呵,他们竟然还背着我吃独食……”

张萍讲述了一些细节,对于未婚的人来说可能听到都会头皮发麻,因为这些生活简直像是噩梦,它可能不恐怖,但却足够丑陋,让人不忍直视,还会打破大家原本对婚姻的一点点向往。

后来时,张萍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我不离婚?原因说来可笑,起初是为了逃离父母的逼迫,可后来却是因为不甘心,我不甘心我父母还有我自己多年的积蓄都贴补到了这一家子吸血鬼身上,我想要讨回来后再离开这里,因为他们很聪明,可能察觉了我想要脱身而出的想法,总是会用‘还我钱’这三个字来给我希望,可我等啊等,等到现在除了越陷越深外再也看不到别的希望了。”

“及时止损这四个字,我考虑到过,但却没有及时选择,可我现在终于大彻大悟了,这不是他第一次对我动手,但是,我想让他成为最后一次。”

张萍对着镜头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笑了,“感谢大家这两天对我的关怀和鼓励,我知道怎么做了,同时也希望我能让别的女孩子们引以为诫,嫁人不可怕,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才可怕,如果婚后的生活太过糟糕且无法通过个人努力来改善,那一定要及时止损,哪怕脱层皮也要离开那个吃人的地方,因为恶魔会一直在,但脱掉的皮早晚会长出来。”

视频到此为止。

张萍的话意义很明显,她是要决定离婚了的,哪怕她知道想离婚不容易,对方正吸她血吸的爽快不会轻易放她离开,且这件事上了新闻后李良生想要再找新妇几乎是不可能的,对方更是会紧紧抓住她。

她也知道,离婚后想要回自己娘家很难,他们那么爱面子,对离婚这个词极为反感,哪怕自己曾经被家暴时跟父母诉过苦,可他们在犹豫心疼后仍然劝说她夫妻没有隔夜仇,让她回去后好好跟李良生过日子。

她可以回娘家,父母不可能不让女儿归家,可是回家后的生活她不用想也能预料的到,面对的可能是父母整日的愁眉苦脸、对她的哀其不幸恨其不争,而在这些过后可能又是新一轮的催婚。

但,那又怎样?

即使死,她也要重获自由。

江小白看完视频后只觉得心情非常压抑,这种压抑就像是有人扼住了你喘息的喉咙,给你窒息感和疼痛感,你还活着,身上没有不适,可眼前却似乎没有了光。

只是看到别人的悲剧都会是这样的想法,那如果是自己亲身经历呢?

江小白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但脑中仍然回荡着张萍最后的那个微笑。

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然。

江小白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小白?”

一道熟悉的、低沉的中年男声响起。

次日,张萍一事就上了头条新闻。

终于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网友表示非常的愤怒,也觉得很憋屈。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为了自己的面子却让女儿葬送了一生的幸福!对方不品不行得继续过,对方不能生还得过,对方家暴还要过……非得女儿死了才可以不过?”

“我现在挺想问问张萍父母的,你们现在面子没了,女儿也被毁了,你们开心了吗?”

“李良生是什么绝世渣男啊,说不定他不能生的事他们一家早就知道了,这不是骗婚又骗财吗?”

“赶紧离吧,你有能力养活他们一家老小,那就说明在工作上是很有能力的,离婚后自己租房子也能过的自在,加油!我们支持你!”

“日常恐婚+1,不寒而栗。”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大概是因为新闻闹的太大,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及时关注着事情进展,所以随着张萍的视频发出,也有很多佐证出现了——

“李良生是因为在公司偷懒耍滑迟到早退次数太多才被我们老总辞退的,这个人品行不佳,我可以作证。”

“卧槽,他辞职后我还被他叫出去喝过酒,他那时候还跟我们显摆说他老婆家挺有钱的,而且钱都随他花,我当时还羡慕他,哪知道是这情况!”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