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佛系鹿也不淡定了

作者:更从心字数:4356更新时间:2019-11-09 06:55:01

“我还没有去过矿区。”句芒说道。

唐闲并不意外,几个秩序之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其实和黎小虞有些相似。他们更喜欢的,都是高度现代化的城市型环境。

“只有羲和去过几次,在实验体们无法抓到一些高等级万兽的时候,他会亲自去捕捉,而且也是我和羲和最早解决了燃烧天赋的问题。如果他没死就好了。虽然技术我已经掌握了,但他在的话,会更轻松些。”

一个是研究植物与人脑,一个是研究人体基因层面的进化。羲和和句芒虽然性格完全不同,但出于对突破技术的执着,句芒很希望羲和能够活着。

她这么一想,忽然说到:

“你其实也不算输。”

“什么意思?”唐闲没听明白。

句芒认真的说道:

“想想看,这次与我们几个秩序之子对决,算是你与秩序势力第一次真正交手吧?”

“是的。”

“结果虽然看起来是你输给了使徒,但使徒的存在本就是一个连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

而七个秩序之子,如今还服务于秩序阵营的,便只剩下了康斯坦丁一个。

审判骑士的风波固然会被压下来,但人们内心,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我虽然不怎么关心金字塔里的事情,但我知道那个叫宋缺的人,羲和盯上他的时候,曾经与我聊过。

我也就间接知道了一些关于宋缺的事情。你的潜意识里,接近宋缺本就是有所图谋的吧?”

句芒看着唐闲。唐闲没有否认。

在记忆没有恢复的时候,在那场舞会上,唐闲就有过这种感觉,下意识的想要亲近宋缺。

现在想来,一切不过是自己在记忆没有消失前留下的自我暗示。

但他更正了一下说法:

“有所图谋与真心实意不冲突。”

“你说不冲突就不冲突吧。总之宋缺是一枚很不错的棋子,你应该也有所栽培,他在金字塔世界威望极大,由他来讲出审判骑士的邪恶秘密,虽然依旧离谱,但很多人还是会怀疑。

而怀疑,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之一,只要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谁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你自己也说了,不要小看人类本身,他们明悟过来的时候,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句芒顿了顿,说道:

“这场对决,除了你没有在武力上战胜对手,其他方面可算是胜果丰厚。”

唐闲心说这样来解析战斗的话,自己好像是占了不少便宜。

他不同意这种说法,但也懒得反驳。

二人的对话又戛然而止,两个人也不尴尬。句芒吃着东西,目光望向远处。

唐闲的鼻息里,四周的气味越来越清晰,随着饱食度的提高,他那如同雷达一般的嗅觉,又开始慢慢运作。

他仔细的感知着周围的气味,想要弄明白那只鹿去了何处。

观察力向来很强的句芒说道:

“真奇怪,你吃东西之前和吃东西之后的生命气息完全不同。这也是伊甸血脉的能力?”

唐闲想着句芒这种操控植物的人,大概能够感受到一种名为生命气息的抽象数值。

他点点头,食髓知味是饕餮的能力,但能有这种能力,也得益于伊甸血脉。

“我现在不止想要解剖你的脑子,还想解剖你的身子。”句芒坦诚的说道。

唐闲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句芒,说道:

“太阳落山后如果那头鹿还没有回来,我们便动身前往百川市。”

“我对食物的吸收能力没有你那么变态,我现在很虚弱,走不了太远。你得背着我。”

句芒的语气十分坦诚,也听不出任何其他揩油的意思。

唐闲想了想,便点点头说道:

“行。”

再一次的两个人默契的沉默了。句芒做秩序之子的这些年,唐闲相信她一定还知道不少猛料,但来日方长,他现在更想知道白霜去了哪里。

从金字塔里瞬间出现,惊鸿一瞥的救走了自己与句芒后,唐闲满心认为这头鹿总该是要爆料点什么了。

但他现在越发没底,看起来这头白鹿真的就是心血来潮救个人,然后装完比就跑?

他有些忐忑。白霜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有危险的?

就这么在一种淡淡的焦虑里,唐闲和句芒大半时间沉默,偶尔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一下。

直到唐闲认为那头鹿大概是真的救完人就不管事儿了,准备动身往百川走去时——白霜出现了。

没有任何预兆,悄无声息的便出现在了唐闲的身前。

句芒惊叹魂晶的构造让生物有各种各样的能力,如果世间有神,魂晶一定是神最杰出的创造。

而白鹿的能力最为惊奇,仿佛万全不受空间束缚。

在将晚时分,总算是见到了这只神秘的白鹿,唐闲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的思维也活络起来。

“我还真担心你不来了。”

【累了,找了个清静的地方,睡了会儿觉。】白霜神情淡淡的。

“救完人之后,就丢下奄奄一息的我与她,跑去睡觉了?”

【有她在,你死不了。】白霜毫不在意。

句芒看着唐闲自言自语,没想到这种交流竟然是直接语言交流。

她越发对唐闲的大脑感兴趣。不自觉的怀念起解剖人脑时候的那种触感。

唐闲没有在意白霜的冷淡,毕竟自己可是被这位鹿大姐救了一命。

总算等到了白鹿出现,唐闲开门见山,说道:

“白前辈,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为何来救我们?”

【关你何事。】

这四个字让唐闲回忆起了上次对话时的那种无力感。

他忽然想到,自己大概是白等了,毕竟等到了又如何呢?

这只白鹿在逻辑上十分无赖,她能用关你p事关我p事解决了世间的一切问题。

揉了揉太阳穴,唐闲发觉这是自己最头疼的一天,两个麻烦女性生物,外加金字塔里的铁憨憨,让自己充满了挫败感。

“我只是认为做一件事当有价值和意义。白前辈救了我,却又不告诉我所以然,实在是有些……”

句芒也认为唐闲的话有道理,她不知道白霜说了什么,但从唐闲话里能推断,这大概是一只做事不爱解释的鹿。

不过救了人总该表明原因,总该有所叮嘱。

唐闲和句芒的逻辑,白鹿只用了几个字回答:

【无聊,乐意。】

“华夏有句老话,来都来了,总不能白来。”

【哦。】

“关于秩序者入侵人类世界,百川市的保留,白前辈,如果你知道什么,请一定告诉我,我想我们应该不是敌人,不然您也不会救我?以您这样的性子,还能来救我,想来我对您来说是很重要的。”

【是吗?】

“秩序者到底是什么?使徒又是怎么一回事?它对人类的作为是为了谋求进化,还是有着别的更为宏观的计划?”

【嗯,大概吧。】

其实从白鹿那句关你何事说出来的时候,唐闲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预感应验,他从齿间吐出一股冷气。

句芒的表情古怪,看唐闲问了那么多,她以为是有回答的,直到见到唐闲这幅“难搞哦”的表情露出来,她才恍然。

合着唐闲说了一大堆,这只鹿大概是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

等待了一会儿后,唐闲无奈的说道: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找到答案,我已经有了一个方向。一直以来我都被误导了,以为金字塔的顶端藏着一些谜底,但如今看来,答案在矿区。

只是白前辈,您应该是有所求的,既然如此,还希望在某些关键时刻,能够帮我一把。”

白霜的实力唐闲算是见识到了,这是真正的绝对防御。这样的存在如果能拉拢作为盟友,等同于所有战斗都可以从容的撤离。

原本如往日一般,视任何存在于无物的白鹿,这次看了一眼唐闲,不过没有回答唐闲的问题。

它只是稍微走近了一些,像是嗅着某种气味。

唐闲略有不解。

【鱼鲜最为鲜美的,不在此处,现在是盛秋,江流之中的鲥鱼,正是最好吃的时候。】

唐闲知道这种鱼,在金字塔里可见不着。即便在古代,也因为过于鲜美的肉质,险些被吃到绝种。

鲥鱼多刺一直是食客们的遗憾,但肉质绝佳,依旧是瑕不掩瑜,是江鲜里的最顶级的食材。

数百年没有人类的世界,倒是可能会有一批鲥鱼诞生。

只是那得在大江之中才有,距离此处极远,就算是唐飞机也得飞上好几个小时。

而且这个话题转的好奇怪。

唐闲诧异的看着白霜。

白霜继续说道:

【若是做汤,便还需与茶一般,讲究水质,新西兰南岛的普卡基湖,是冰川堰塞湖泊,水质清澈。又或者怀俄明州的珍妮湖,水质也一样清澈透明。】

“等等,白前辈你是饿了吗?”

【这里的鱼虽然比不上我要的,但也是我多年前投放到溪流里的,本就是用来吃的。但肉质最鲜美的鱼,用来一顿烤,实在是暴殄天物。】

唐闲心说真不容易,这头鹿能开口说这么多话。

想来是自己和句芒身上的烤鱼气味让这只白鹿觉得浪费了食材?

他忽然来了精神:

“您要跟我聊这个,那我可不走了啊。不过你是一头鹿……怎么会对吃的这般讲究?”

唐闲并不意外鹿也吃鱼。

事实上早在古代,就有动物研究者更正了一些消息,比如羊,比如鹿,等等这些大众眼中的草食性动物——其实也是吃肉的。

在加拿大做研究的科学家们,曾经用安全网抓过一些鸟和蝙蝠,准备研究完后马上放生,结果一群鹿出现,往安全网走去并且开始生吃活鸟。

连科学家们都被吓到,鹿似乎不会放过任何不会挣扎的肉品,象是鱼或是死掉的兔子,甚至其它鹿的尸体内脏。

唐闲觉得这头白鹿想要吃鱼很好理解,但不曾想这么讲究。

卿九玉和白曼声在万兽界可谓两个绝世佳人,但在认识自己之前,吃肉也没什么讲究。

所以唐闲很好奇,白鹿为何懂那么多。

要吃江下之鲥鲜,饮冰川之水。这就跟古人喝茶用晨时天光初启的露水泡茶一样讲究。

白鹿的解释又正常了:

【与你何干?】

唐闲不在意,说道:

“我会做不少鱼的料理,但我缺少主料和调料,可惜了。不然我保证您能吃到这个世界最好的料理。”

【班门弄斧。】

唐闲惊了,原以为能够吸引到这只白鹿,结果白鹿并没有任何感觉。

白霜眼中的鄙夷并非掩饰,而是那种吃惯了顶级食材之人的对三流小厨师的不屑。

唐闲忽然想到,假如自己是这么一头白鹿,有着无穷无尽的寿数,在这个世界也许已经游荡了数百年乃至更久。

没有网络,没有人聊天,没有登对的磁性,鹿生只是守护着某个东西,以及漫无目的游荡——

大概也会研究怎么吃东西?

如果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有着数百年料理经验的大师——那自己这点儿本事的确是班门弄斧。

也就是生在了一个所有人都认为料理不当重视的时代,真要放在古代,唐闲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那不如前辈你来做道菜?我给你打下手?”

这句话是下意识说出来的,唐闲说完之后,内心才忽然涌现出期待感。

白鹿第一次露出了些微犹豫的样子。

唐闲太懂这个眼神了,整个人进入一种要素察觉状态:

“掌握了人类关于吃的技术,将其研究到了顶端,但是没有人分享,实在是很遗憾的吧?毕竟料理这种东西,它就是得有人觉得好吃,才会更有意义。”

唐闲是有感而发。

这一整个冒险的开端,便是源于自己喜欢分享美食。所以原本假装是商品的冬染本该被拒之门外的,但唐闲还是让冬染进来了。

唐闲当年在矿区新手村就喜欢跟老矿工们喋喋不休的讲食物,但没人在意。

所以这种感觉他实在是太懂。想来白霜也一样,甚至更为过之。

果不其然,白鹿迟疑了几秒后,没再说出“哦”“我乐意”“与我何干与你何干”之类的话。而是很怀疑的说道:

“你真懂料理?”

“我起码知道怎么样的料理好吃。我是我们村最好的厨子。”

看着白鹿不自觉点点头,唐闲心说稳了,这头鹿果然是有弱点的!

只有句芒不解,这一人一鹿的话题转变的太快了吧?怎么忽然就聊到了吃上面?

虽然方才,确实没有吃饱来着。

唐闲也期待起来,除了找到了一个白鹿感兴趣的话题,更主要的是,作为一个老饕,他也很想尝尝这位大师的手艺。

他忽然明白了白鹿这种能力的好处。

如果空间对它没有任何束缚,也许今天可以去北极的冰川下挖几尾雪鱼,明天就能前往南美的巴西,吃几颗巴西葡萄。

上一秒还在冰川堰塞湖里喝着世间最清澈的水,下一秒便来到了地球的另一端,于澳洲大陆上,吃几串最为昂贵稀少的指橙。

这样的一个存在,如果要炫技的话,必然能让自己吃到最为极致的美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