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一四零 一封信引发的……

作者:江南的风雨字数:3294更新时间:2020-02-14 17:55

……

十一月二十日,速努尔汗王庭,巴兰托尔皇宫内,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用以招待向蒙洛帝国进贡的西域诸部使臣。

充满草原风情的迎客大殿上,西域各部使臣和拓跋王室高层盘腿围坐在舒适的棉毯上,在悠扬的琴乐声中,一起欣赏着殿中身材曼妙的胡姬们,跳着热情奔放的舞蹈。

拓跋宏业坐在用绒毯包裹着的皇位之上,握着金色的盛酒器皿,一脸微笑,不时打量着那些西域的使臣。

一口酒喝空,边上的异族侍女立刻将鲜美的葡萄酒给他满上,随后又恭敬地退到一旁。

坐在拓跋宏业身边的不是他的皇后,而是他最为宠爱的蓉妃,卫蓉。

卫蓉显然对殿内的气氛并不怎么感冒,只是轻轻爱抚着躺在自己怀中的波斯猫。

拓跋宏业瞥了卫蓉一眼,随后挥挥手让正在跳舞的胡姬都退下,尔后举杯对使臣说道:“诸位,你们不辞万里,远道而来,辛苦大家了,请满饮此杯!”

使臣和王公大臣闻言,忙举杯起身,对拓跋宏业恭敬地说道:“多谢圣皇赐酒,臣等感激不尽……”

一口酒下腹后,拓跋宏业把目光锁定在左侧一桌的一名西域人身上,笑着问道:“撒买提,贵国的新君如今身体可曾安康?”

那个叫撒买提的西域使臣见自己被拓跋宏业点名,刚坐下的身子再次爬起,毕恭毕敬地说道:“多谢圣皇挂怀,我王身体安康,对圣皇是万分的感恩……”

“哈哈哈……”拓跋宏业大笑三声,继而问道,“朕可是屠了贵国六地十四座城池,你们的新王不但不记恨与朕,还会万分感恩?撒买提,你可不要对朕撒谎啊……”

撒买提吓得浑身哆嗦,连忙跪下说道:“圣皇,您是一代雄主,就如同当空的太阳,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我等卑微的奴仆可都是仰赖您的庇佑才能活在这个世上,又岂敢对您不敬呢?

没有了阳光的照耀,我们这些仆从就会在黑暗中失去了方向,永陷沉沦之中,

最后将活活冻死在这寒冷的冬季,连同灵魂都不能得到安宁,请您务必相信您的仆从,对您是如慈父一般对待……”

说完这堆彩虹屁,撒买提整个人都伏地跪拜下去,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整个大殿内,除了蒙洛贵族的笑声外,几乎所有的西域使臣都沉默了。

蒙洛人西征,就如同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给他们的国家和百姓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蒙洛人的铁蹄和屠刀征服了整个西域,连同强大的萨珊和大食都只能靠年年进贡才免于战火的荼毒。

拓跋宏业见此,笑着抬手说道:“好了好了,起来吧,朕也就一句戏言而已,你无需感到害怕,坐下来好好享用美食吧……”

“多谢圣皇恩典……”

撒买提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起身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随后,烹制好的烤羊被奴隶抬了上来,逐一分配到了各人的餐桌前,连卫蓉也分到了一份。

“吃吧,朕已命人在羊肉里添加了不少佐料,保证没有膻味的,应该合你的口味……”

拓跋宏业温柔的和卫蓉嘱咐了一声,随后抓起一把金色匕首,割下一小块肉放入嘴中咀嚼一阵。

见卫蓉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拓跋宏业心中略有不快,但很快把这股不满平息下去,对她说道:“爱妃,朕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想知道么?”

卫蓉淡淡地说道:“皇上有心了……”之后又没了下文。

拓跋宏业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十分失败,好像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无法让这个女人脸上有笑容浮现,自己后宫六十多个妃子哪个不见到自己百般讨好的?

偏偏就这个卫蓉就是例外,送她的东西,她是既不拒绝也不感恩戴德,永远都是一副心如止水的样子。

拓跋宏业依稀记得二十年前,自己粗暴的霸占卫蓉时,卫蓉脸上除了蹙眉落泪外,就没有其他任何表情,整个过程她硬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一晃这么多年了,卫蓉却依然和当初一样,态度平淡的让自己无从下手,当真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失败。

拓跋宏业收拾一下心情,拍了拍手,不一会儿,殿外进来一群衣着艳丽的中原女子。

很快,在中原古典的钟乐声中,开始跳起了完全不同与塞外奔放的舞蹈,而是那种含蓄的曼舞,让整个宴会处在另一种氛围之中。

“这是朕特意从中原女子中挑选出来的,经过半年多的演练,你看看,像你中原的舞姿么?”

听着拓跋宏业的话,卫宁抬头看了一眼,不多时说道:“皇上不用为了臣妾费如此大的周折,不值得……”

“只要你喜欢,朕什么都肯为你做!”拓跋宏业握着卫蓉的手说道,“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月亮,朕都能给你射下来!”

卫蓉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又没了下文,任凭拓跋宏业抓着自己的双手。

“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朕!”拓跋宏业见此真的有些怒了,他以恐吓的语气对卫蓉说道,“爱妃,朕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要明白这个道理!”

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拓跋宏业越捏越紧,卫蓉不由微微蹙眉,脸上浮现一丝痛苦的神情。

“报~启禀圣皇,辅政王从黔州派人送来了协议条款,副使花不忽赤正在殿外恭候……”

听闻侍从的禀报,拓跋宏业松开了紧握卫蓉的手掌,端正坐姿,沉声说道:“让花不忽赤进殿说话。”

侍从领命离去,不一会儿花不忽赤进入殿中,穿过舞池,径直来到拓跋宏业跟前,跪在地上恭敬地行礼:“下臣花不忽赤拜见圣皇……”

拓跋宏业道:“起来吧……”

“谢圣皇……”花不忽赤谢过起身。

拓跋宏业端起酒杯,缓缓开口:“说说吧,辅政王是不是带来了满意的消息?刘策又是不是答应了朕的条件,哼,仔细想想,还真是便宜他了,朕对他还是太过宽厚了……”

花不忽赤怔了怔,回道:“圣皇,刘策全盘否决了您的旨意……”

“你说什么?”

刚把酒杯触碰到嘴唇边的拓跋宏业闻言,霎时一愣,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花不忽赤。

花不忽赤忙避开拓跋宏业那雄浑的眼神,低声重复道:“回禀圣皇,刘策拒绝了您的所有条件……”

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只有那钟乐声响和中原女子依然在殿内演奏着乐曲,随之起舞……

“别跳了,退下……”拓跋宏业让歌舞都停下后,对花不忽赤沉声问道,“刘策敢拒绝朕的条件?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拓跋玉海呢?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花不忽赤吞咽了下口水,忙解释道:“回禀圣皇,刘策虽然拒绝了您的提议,但却提出了一个比您所提更优越的建议,

他打算与我蒙洛人通商,会向我们蒙洛人运输一切急需的物资,而辅政王则是继续留在黔州与刘策协商设立贸易地点的事情……”

“嗯?”

拓跋宏业闻言,怒气也消了些,端着酒杯轻泯了一口,陷入沉思之中。

而殿上的蒙洛人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也是一阵狂喜,毕竟他们自己治下的牧民奴隶几乎都是缺衣少食日子十分困难,久而久之定会心生不满,会有巨大的隐患。

如果能与中原展开贸易,获取大量的必需品,就能安抚住他们,更能收货民心了……

于是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拓跋宏业,瞳孔中满是期盼的神情。

良久,拓跋宏业放下酒杯,点了点头:“这刘策倒是识时务,通商一事就让辅政王加紧办理,

当然,他也不能全部否决朕的提议,既然双方都要展开贸易了,他必须送女人送来王庭和亲,这点绝对不能变。”

花不忽赤,忙从身上拿出一封信说道:“回禀圣皇,这是刘策亲笔书信,他说如果圣皇同意信上的条件,那么和亲联姻之事,是绝对赞同的……”

“他还敢跟朕提条件?”拓跋宏业不怒反笑,“好吧,你把这信拿出来当着满殿众人的面好好念念,朕倒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条件可提……”

花不忽赤事先并不知道信上内容,于是按拓跋宏业吩咐拆开看去。

结果一看到书信上所写的内容,花不忽赤恨不得立马把眼睛戳瞎,再把自己毒哑,同时深深的后悔不该学习中原文字!

见花不忽赤不说话,拓跋宏业催促道:“怎么了?念!无论信上说什么,朕都赦你无罪!”

“是……是……”

花不忽赤心中一颤,只好硬着头皮念了起来。

“尊敬的草原雄主,听闻您想从我刘策手中选取女儿嫁你为妾?对于这样的美事,本军督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在你迎娶我中原女子之前,有些礼数还是要跟你说明白的,以免到时候出了问题纠结不清,

呈您所愿,本军督会选一女子认为养女,然后下嫁给您,但是,中原礼数,迎娶女子是要备足礼金的,

尤其是您这样的草原雄主,总不能失去王者风范吧?本军督也不多要,玄武关以北,两千八百里的所有草场、牧场、马场以及部落充作彩礼并不过分吧?

另外迎亲的队伍必须要隆重,最好圣皇您亲自来玄武关门下接亲方显诚意,

如果您答应了这一切,那本军督自然是同意把女儿嫁给你的,当然了,从你迎亲那时开始,

还请您恭敬地呼唤本军督一声父亲,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得随时对自己的父亲尽孝心……

军督府刘策,奉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