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5章 【罪民坊,赎罪地】

作者:山下出水字数:2632更新时间:2019-10-16 00:12:37

几个百骑司不再搭话,忽然上前一边一个架起他,冷冷道:“你走的慢,我们架着走……”

王硅并不畏惧被百骑司架着,他只是仰头看了看天上月色,沉吟道:“此时约莫亥时三刻,距离子时还有半多时辰,老夫就算走得再慢,子时之前也可走到城西,诸位不需担心误了时辰,老夫从来不是一个临死生畏的人。”

“行了,别用你那世家的一套猜测人心。”

架着他的百骑司不断快走,口中冷哼带着嗤笑,道:“咱们之所以架着你走,是想帮你节省一些时间,国主说了,人死之前不能有所牵挂,咱们多帮你节省一些时间,你便能少掉一些死前的遗憾。”

连续两次这么说,王硅心里终于产生一抹疑惑。

可惜几个百骑司再也不说话,只是架着他在大街上飞奔,其中一人专门拿下他的大碗,帮他抱着盛满浓粥的大碗快步跟随。

渐渐到了城西!

……

这里是一片新建的坊市,很多宅子还没来得及粉刷,似乎这一片宅子有些特殊,坊市的门口竟然竖着一块大碑。

王硅是大儒,文字难不住他,可是当他借着月光看清大碑文字的时候,这个曾经的五姓七望族长突然身子猛晃。

罪民坊!

三个方圆大字,雕在石碑之上。

王硅的心力忽然生出一股急切,他隐隐知道了这片坊市住的都是什么人。

耳听几个百骑司终于说话,语带莫名道:“本来按照国主的意思,他是不允许给人任何折辱的,国主曾说,人要活得有尊严,哪怕是罪民之后,也不能让她们天天活在卑微中,所以,这片坊市的名字不是国主定下的……”

“那是谁定的?”王硅急急发问。

百骑司也不隐瞒,直接一指眼前大碑道:“是坊市里面的人,是她们自己定下这个名字。她们一群妇孺到处帮人做活,挣了钱财共同积攒起来,然后请来一个最好的石匠,帮她们雕刻了这一块大碑。”

王硅浑身一颤,突然脚下涌现一股力量,无限迫切道:“老夫,老夫,老夫想进去看看……成么?”

几个百骑司呵呵一笑,道:“刚才架着你走,就是要帮你节省见人的时间,王硅王大儒,咱们进去吧。”

这次不再架着王硅,似乎是担心王硅会产生身为罪犯的感觉,几个百骑司全都撒手,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走。

王硅几乎狂奔一般冲进了坊市。

……

然而真正进了坊市,这位王氏族长突然迟疑了,他站在一处四合院门前,始终没有抬起迈进门的脚。

几个百骑司静静立在他身后,仿佛化作影子一般悄无声息。

“呀,坏了坏了,三嫂五嫂,你们快来……”

四合院里突然响起一个女声,声音里面带着惊慌和失措,仿佛要哭一般,暗夜里显得极其清晰。

王硅明显一急,下意识就想冲进门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那女声惊慌哭喊又道:“你们快来,你们快来,我家娃娃这是咋了,她怎么拉出绿色的便便?”

这一句话,顿时让王硅抬起的脚重新收了回来。

他苍老脸上浮现一抹慈祥,喃喃道:“原来只是拉了绿色便便,小孩子只是有些积食而已,这是喂养的太足,傻孩子何须大惊小怪……唉,以前没经历苦啊,吃穿都有人伺候,现在连娃儿都不会养。”

果然只听宅子内有人发笑,似在安抚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子,不断温声道:“老七家的,你哭什么,罪娃这是被你喂的太猛了,因为积食才会拉出绿色便便,你瞅瞅你,每天拼命吃东西,饿死鬼一样,生怕自己奶水不够足,现在好了,你娃娃积食了。”

“啊?只是积食?谢天谢地!”

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子不再惊慌,宅子里渐渐传出一阵满足的欢笑声。

王硅躲在门口努力侧耳倾听,隐隐听到一群儿媳妇像是在商量做工的事,似乎有人提议去砖厂上报名,说是砖厂那边干活的积分最多,积分可以折扣罪孽,以后孩子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去读小学。

然后又听刚才啼哭的女子反驳,提议大家都去渤海书店报名做工,说是她们都能识字,可以去做排版的女工,不但受人尊重,而且能赚积分,娃娃们也能跟着上工,从小接受的都是文字。

然后一群儿媳妇全都不同意,连连争辩道:“识字够用就好,千万别再读出个大儒,大儒虽然博学多识,可是大儒最容易满门抄斩,不懂得教化百姓,只顾着钟鸣鼎食,以前觉得咱家族长是个顶梁柱,现在才知道是族长害死了全家……”

于是一群小媳妇达成共识,准备都去砖厂那边报名干活。

接下来,就是热切的讨论,言语间充满了对生活的向往,话里话外不离积分二字,说是要共同赚取积分去把坊市门口的大碑移开。

王硅站在听得心酸!

他忍不住回首坊市门口那座大碑。

那座大碑,是儿媳们努力挣钱请人刻的,刻好竖立之后,现在又想努力赚积分把它移走。

一竖一移,看似毫无道理,然而这其中蕴含着赎罪的道理,儿媳们其实想移走的是‘罪民坊’三个字。

……

“好啊,好!”

月色朦胧之下,王硅突然发出一声叹息,这声叹息是如此的满足,这声叹息是如此的释然。

他忽然转头看向几个百骑司,笑呵呵拱拱手致谢道:“老朽临死之前,能得知家中后辈活出了希望,很好啊,很满足,多谢几位军士,让吾再无挂牵。”

几个百骑司站在墙角阴影中,好奇问道:“王老先生不进去说会话么?国主他并未限定您上路的具体时间。”

王硅脸上也有迟疑,一个五十七岁的老人分明很想看看孙儿孙儿辈,但他最终还是黯然一叹,无限愧疚道:“算了,不进去了!方才你们也听见了,孩子们害怕我这个族长大儒,她们已经活出了希望,老朽不想再去滋扰……”

忽然看向其中一个百骑司,看着那百骑司手里端着的碗,道:“老夫要多谢这位军士,你帮老夫一直端着浓粥没有扔……这碗施粥,是老夫讨来的,老夫身为家中长辈,眼下只有这么一碗施粥……”

这话说的无头无脑,然而那百骑司却抬脚上前,笑呵呵把碗一递,道:“王老先生,还给您粥!”

王硅躬身致谢,随即郑重捧着大碗,他捻手捻脚走到四合院门口,目光复杂向着里面看去,喃喃道:“曾经钟鸣鼎食,而今只有一粥,孩子们,这是老朽今夜讨来的饭,算是我唯一留给你们的财产。”

说着长长一叹,把粥碗轻轻放在地上,脸上现出无限留恋之色,最终却咬牙转身而回。

几个百骑司从阴影里走出,看着他道:“王硅,王老先生,私通辽东,卖国害汉,罪大恶极,当诛……”

这算是上路之前的宣判意思。

王硅一脸淡然,缓缓点头道:“老夫王硅,认下此罪。”

说的异常诚恳。

铿琅琅!

百骑司们抽出了大刀。

其中一人眼光闪烁几下,忽然说出一句古怪的话,道:“杀你不能在这里,免得被家中人看到,罪民王硅,咱们去城东坊市……”

去城东?

王硅再次迷惑!

他迟疑仰头看天,发现明月已经中悬,他低下头看着几个百骑司,略显茫然道:“老夫已经无牵无挂,诸位已经宣判完结,纵算担心杀人被妇孺看见,那也应该带着老夫出城去杀吧?为何,竟要去城东。”

说着更显迟疑,猛然又很欢喜,急切道:“莫非那边也有王氏遗孤,诸位想让老朽也去看一眼。”

几个百骑司呵呵一笑,摇头道:“整个渤海城,只有一个罪民坊。”

言下之意,城东并无王氏遗孤。

王硅更加迷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