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04章 【李世民是什么目的?】(修)

作者:山下出水字数:3049更新时间:2019-05-03 20:28

“怎么陛下又要开赌……”

“这可咋整?白天刚赌了五万贯!”

“莫非陛下还不满意,决定再次收割一波……”

御花园很大,皇帝一直是主角,当李云和年轻男子们对上的时候,李世民慢悠悠走了过来。

皇帝移驾,许多跟随的大臣肯定也过来,结果皇帝张口就要开赌,许多大臣顿时面如土色。

又赌?

没完没了是吗?

今天早朝才刚弄了一盘大的好不好?

那一赌满朝文武全都参与,投注总额高达两千万贯,并且故意押输,目的是为送钱。

虽说送钱一时爽,但是一直送钱肯定不怎么爽。

再怎么暴利大户,也扛不住皇帝这么收割,谁家钱财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给皇帝了一家老小去喝西北风啊。

……

抱怨很大,但不敢明着来,大臣们采用了另一种方式,他们给皇帝来了一个默不作声。

您兴冲冲的想开赌,可以。

咱傻乎乎的装不懂,行不?

在场人群之中,唯有夔国公刘弘基嗜赌如命,不过老赌棍也有些吃不准,忽然伸手拉过一个相熟的国公问道:“老哥你给我说道说道,陛下又要开赌是啥用意?到底是为了收钱,还是真的为了开赌?”

那国公不是旁人,赫然是胖丫头的老爹牛进达,牛进达生性忠厚,所以一般不会坑人,刘弘基不敢找别人去问的原因也在这里,他怕被别的国公给怂恿着当枪使。

果然只见牛进达微微沉吟,明显是要想明白再给他答案,刘弘基眼巴巴盼着,期待这个忠厚的大哥能给个建议。

牛进达思虑半天,忽然缓缓摇了摇头,道:“老夫猜不透,真的很难猜,按说陛下不应该再次开赌,毕竟在朝堂上已经赌过一回,陛下目光长远,不至于急着收割,就算盐业份额即将到期,也应该在划分份额的时候再出手……”

他说了半天全是迟疑,刘弘基听了等于白听,这时程咬金忽然挤了过来,嘿嘿坏笑问刘弘基道:“老刘啊,如果陛下不是为了揽财,那你会不会赌?”

不是为了揽财?

那就是公平合理的开赌了。

刘弘基顿时大喘粗气,瞬间被勾动了心中的火热,赌徒就听不得一个‘赌’字,这玩意的心瘾只有赌鬼才能明白。

但他总归是个国公,不是纯粹的街头赌棍,虽然心中已经迫切想赌,但是仍旧强撑着反问老程一句,踟躇道:“如果陛下是为了揽财呢?”

“嘿嘿嘿……”

老程再次坏笑,低声怂恿道:“这就得你亲自去试试了!”

说着又嘿嘿两声,继续道:“所谓赌之一道,玩的就是一个结局未卜,输赢还在其次,参与才是重点,老刘你好好想想,这可是大唐天子开的赌盘,你能和陛下直接对赌,就算输它个几万贯又如何。输了咱认,毕竟是陛下嘛,可要是一旦赢了,那你可就出名了……”

老程真的很坏!

这番话充满了心理暗示。

一个赌徒本就满心想赌,他这么一怂恿简直火上浇油,刘弘基只觉得双手都在颤抖,口中已经开始喷出热乎乎的粗气。

他忍不住了。

他手痒的实在难受……

牛进达明显看不过眼老程的下作,忽然冷哼一声道:“老夫去那边走走,程知节你生儿子没**。”

老程牛眼一瞪,直接骂道:“你娘个蛋,你生儿子才没**。”

牛进达呸了一声,似乎连和这个滚刀肉骂架的心思都没有,他看不过眼老程怂恿刘弘基,走到一边决定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刘弘基还在喘息粗重,两只眼睛已经开始变得通红,老程嘿嘿两声,心说这货肯定要参加赌盘了。

哪知刘弘基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用一种几乎咬牙切齿的声音道:“俺,不赌了。”

嗯哼!

老程微微一怔,随即心中佩服。

一个天生赌棍能克制赌博的心瘾,这得是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难怪能封为国公,能成国公是有道理的。

刘弘基已经明确表示不赌,但是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坚定的声音,郑重道:“别怕,去赌……”

咦!

竟然是个女人。

老程心下好奇,忍不住转头看去,刘弘基同样转头,不过脸色却有些古怪。

只见一群大臣的外围,此时站着十几个贵妇,说话那人赫然也是诰命之身,分明正是刘弘基的正妻夫人。

“夫君,去赌……”

刘弘基夫人再次开口,陡然抬起柔荑伸出五根手指头,语气坚定道:“五十万贯,去买陛下的注。”

嘶!

在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无论大臣还是贵妇皆都吃了一惊。

“五十万贯,你这娘们疯啦?”

刘弘基也被自己媳妇吓了一跳,忍不住破口呵斥一声,他这老婆不是原配,乃是后来续弦扶正,因为年龄差距较大,老刘一向很疼这个媳妇,但是这一刻仍旧吃不住震惊,脱口而出训斥一句。

按说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训斥,刘弘基的妇人应该以手抚面羞愧难当,哪知这女人也真是有性格,竟然再次上前一步道:“五十万贯,卖房卖地也去赌,夫君如果不敢赌,妾身直接去找陛下赌。”

“你真的疯啦?”

刘弘基脸色青的吓人,恶狠狠训斥道:“陛下乃是天子,你一个女人有何资格去赌,赶紧给老子滚蛋,信不信回家再收拾你。”

可惜他话未说完,猛听长孙皇后悠悠开口,道:“夔国公这话说的不对,你夫人为何不能参与此赌?陛下要开赌盘,肯定是公平公正,只要有人愿意参与,陛下必然一视同仁,不要拿身份说事,你夫人乃是三品诰命之身,她有本宫亲自赐发的诰命帛书,搁在朝堂上也是领受三品俸禄的女官。”

皇后亲自站台,刘弘基哪敢硬顶,这货心疼的龇牙咧嘴,面色如土道:“白天我刚输了七万五千贯,这要是再输个五十万贯,完蛋了,全家都要完蛋了……”

可惜他夫人仿佛没听到这话,反而侧着身子一路挤了过来,途径老刘身边的时候轻哼一声,然后继续向着前面挤去,很快到了李世民不愿位置,这女人屈膝行了个仕女礼,一脸恭敬道:“敢问陛下,五十万贯的赌注您受还是不受?”

李世民微微一怔,随即虎目爆闪一下,皇帝明显感觉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第一个站出来应赌。

李云也心生好奇,站在一旁悄悄打量这个行事奇特的贵妇。

“好!”

李世民忽然开口,语气郑重道:“朕既然开赌,任何人都可参与,你是刘弘基的夫人吧,朕刚才好像听到你要投注五十万。”

“对!”

刘弘基夫人再次屈膝行礼,恭敬道:“五十万贯赌注,全都投进陛下的赌盘,不管是输是赢,刘家绝不反悔。”

李世民呵呵一笑,淡淡问道:“你虽然是正妻,但是未必能代表刘家。”

刘弘基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奴家是个续弦扶正的人,在刘家的地位颇为尴尬,因为夫君已经有了嫡长子和次长子,那是上一任正妻留下来的遗孤。奴家虽然努力去贴合他们,但是两个孩子始终不肯拿我当娘,还有那些家仆下人,大多也是面上一套背地一套……”

说到这里忽然停住,幽幽一笑道:“虽然如此,但奴家从不生气,奴家既然嫁入了刘家,那我不论生死都是刘家的人,今日这一场赌注,可能会让刘家收获颇丰,所以哪怕夫君怒斥呵斥,奴家仍旧硬着头皮要赌。陛下不用担心,五十万贯的赌注绝无夸张,刚才皇后娘娘已经说话了,奴家乃是她亲自发下帛书的三品诰命。”

三品诰命!

严格来说也是官!

除了不能上朝议事,其它待遇和大臣一样,刘夫人是用这个向皇帝表态,她既然参加赌注就不会反悔。

但是五十万赌注,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别说是大唐开国以来没这么大的赌,就算是古往今来也找不出这么大的赌。

李世民深深看了这个女人一眼。

旁边李云同样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有霸气,敢行事,哪怕所有人都在质疑,只要她看准了就会一往无前,虽然赌盘还不知道能输能赢,但是这份坚决的勇气不让须眉。

“好!”

李世民陡然点头,面色郑重道:“既然如此,朕给你机会,刘家的五十万贯赌注,朕这边予以接受……”

说着看了刘弘基夫人一眼,突然问道:“你赌谁能赢?”

刘弘基夫人毫不迟疑,目光直接转向旁边的李云。

她虽然出身岭南采珠女,但是很懂大唐中原的礼仪,她先是给李云屈膝行了一礼,然后才轻声开口道:“奴家想借赵王的东风,让我刘家能够再上层楼……”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