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无罪的世界 第九章 子良的游戏(六)

作者:肥瓜字数:1994更新时间:2019-01-29 00:11:11

录音到此结束了,所有的人都惊恐,或是谨慎的看着子良和安德鲁两人。

“他......他什么意思!”安德鲁愤怒的咆哮道。

子良安静的将播放器揣进自己的白大衣兜里.....

“很明显,在昏迷时,这个‘竖锯’应该是喂了你我各吃下了一把钥匙,也就是说咱们想离开这里的方法只有两种。

第一:等上几个小时把它拉出来,或者现在扣喉咙把它吐出来。不过我想,“竖锯”应该不会玩这么无聊的游戏,就是说这把钥匙的直径绝对不是能够通过食管反流就能逆行上来的,更加不可能拉出来,具体操作很简单,就是在它的外层裹上一层能够发酵膨大的吸质海绵,或者塑料之类的东西。总之,短时间内,钥匙会一直呆在你和我的胃里。”

“你想......说什么......?”安德鲁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瞪着眼睛吼着,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哦,就是人类的食管是能够自行吞咽的,但是却没有向上蠕动挤压的能力......”

“妈的,我不是问这个。”安德鲁愤怒着:“我是问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哦,第二种啊,很简单,只要咱们把它拿出来就好了。”子良慢条斯理的说着,然后把一只手放在肚子上方,做了一个“剖开”的动作。

所有人的身体都不禁哆嗦了一下......

“这是什么狗屎方法!妈的!你他妈混蛋!”安德鲁喊道,两条粗壮的手臂胡乱划拉着,好悬没抡着旁边的眼镜大叔。

“你安静点!”那个西装男人喊道:“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消化道只有两个口,上面的,和下面的。”子良轻声说着。然后,他又指了指房间的一个角落。

众人望过去,在一个阴影里,似乎立着一把在郊区农场里,很常见的那种短柄镰刀。

“你看,竖锯还很贴心的为我们准备了工具,这样,你和我就能节省很多时间了。”子良笑着,还特意的和安德鲁的眼神对视了一下,就像是在引诱着他来杀死自己一样。

“不能这样。”那个眼镜大叔喊道:“也许有什么办法,我是说,咱们不能受那个疯子摆布!”

好吧,看来在这种关乎生死的游戏里,人们的世界观也渐渐不再绷着了,就连一直表现的很懦弱的眼镜大叔都直接称呼‘竖锯’为‘疯子’了。

“呵......这样的游戏,真的只是为了所谓的‘救赎’么?”子良有点不屑的想着。

就在这时......

只听“哇”的一声。

那个经历过一次游戏的病态家伙突然就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扶着墙,表情无比痛苦。

艾琳连忙过去扶住了这个人。

“看样子,是毒素开始生效了。”她喃喃着说道。

这句话,对于现在的众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特别是安德鲁,他死命的搓着脑袋,但是却想不出什么办法!

然而......

“哦,对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子良突然说道。

“想到什么了?”所有人都向他望去。

“是一个挺有趣的问题,我想大家最开始的时候,都吸进了那个有毒的气体,对吧。”

“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安德鲁喊道。

“我是想说......为什么要用气体呢?这种延时起效的气体很难配置,而且释放的时候还需要在墙里搭建管道,既然只是想让我们在三个小时内毒发身亡,那他为什么不在咱们昏迷的时候为大家打上一针,或者直接灌上一瓶毒药,那会方便得多。”

“那谁知道,也许他就是想表现他配置毒药的手段有多高明!”安德鲁恶狠狠的说着。

子良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幅和现在的情景极其不搭调的温柔笑容。

“不,还有另一种更大的可能......会不会是他根本没办法给咱们注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似乎愣了一下。

“至于原因嘛。”子良淡淡的继续说道:“呵呵......你们说,这个‘竖锯’会不会当时也在某个屋子里关着......?”

“你是说......”

“对,我是说,那个‘竖锯’会不会就在咱们这些人之中。”

一阵突如其来的沉默,所有人脑子翁的一下,都下意识的离自己身边的人远了一些。

“妈的,是谁?给老子出来!”安德鲁吼道,不得不说,‘竖锯’对安德鲁的评价还是很贴切的,这家伙的确很暴力,当然,脑子也不是那么好使。

“别喊了,这只是个猜测,而且,‘竖锯’为什么要这么做?”西装男问道。

“他是个疯子。”子良回应着:“有很多犯罪凶手喜欢在行凶后返回现场,更有的人喜欢在现场留下一些线索来玩弄警方,这种心理很普遍,“竖锯”在几年之内,将这座城市强行的摆弄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口口声声的说,这是为了营造一个‘无罪的世界’,不过现在看来,这种说辞好像只是他给自己的所做所为一种中二到过分的解释罢了。

所以比起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我更倾向于另一种原因......那就是这里没有监视器。”

“啊?”众人似乎是没有跟上子良的思路。

“我过来的一路上看了所有的房间,没有一个地方安装了监视器。”子良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然后,他突然望向了那个穿着西服的男子:“你是做什么的?”他问道。

西服男子一愣:“我,我是个商人!”

“我猜你不住在这座城市里。”

“你怎么知道!”他有些紧张的喊道。

“只是个猜测。”子良指了指他的脚:“大家穿的都不是很多,你却穿着这么厚的袜子,我想你起码是从另一个有些冷的地方坐飞机过来的,而且衣领和袖口处的那滴油渍正好能够对齐,说实在的,以一个正常的姿势吃饭,很难让衣领和袖口贴在一起,只有在俯身蜷缩的时候......比如飞机座位的狭小空间里,哦,我可不是说您没有私人飞机这一点,我相信你坐的一定是头等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