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地鸡毛

作者:月关字数:2697更新时间:2019-05-18 19:55

整个婚宴现场自然是极尽奢华,虽然丁狸本人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除了特别感觉感兴趣的剧本,基本已不再接片,但她在圈内仍是声誉极隆。尤其是她自己已处于半隐退状态,很多大有前途的新晋小花不用担心老板娘只把挑剩下的资源才供给给她们,愿意投效她的门下,她的工作室也是声名赫赫。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这座城市举办婚礼,原以为她会在东南亚地区举行婚礼呢。实际上,丁狸大小姐做事,又有几个人猜得透?她正如日中天时,居然选择隐退,谁想得到?她想嫁什么阔少富豪办不到,居然嫁给一个籍籍无闻的小人物,谁想得到?

娇艳的红玫瑰妆点着彩虹桥,横亘在偌大的富力丽思卡尔顿酒店门口。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已经被妆点成了梦幻斑斓的婚礼现场,华丽灯光闪烁着将大理石瓷砖映得熠熠生辉。

前来参加婚礼的车辆鳞次栉比,每一位车主都是非富即贵,平时只能在荧幕上出现的大牌明星纷纷到场走红毯,亲自参加这场婚礼,像是普通人一样坐在宴会厅,静静等待着一对新人的到来。

随着一震响彻云霄的礼炮声,礼堂奏起了婚礼进行曲,一对俊男美女在主持人的呼唤下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新娘穿着一身洁白如雪的婚纱,裙摆拖着长长的轻纱,在铺满红玫瑰的地上缓缓走过。她绝美的面容自有一股清雅高华,美目流盼、桃腮带笑、美得让人炫目。

“丁狸姐——”新娘一出现,有人立刻大叫出声。

丁狸挽着她的新郎,巧笑嫣然,依然是那么的美丽。

不过,能来现场的人大多是见过丁狸的,所以他们更多的目光投向了那个不熟悉的幸运儿,这货居然能抱得美人归,究竟什么原因啊,器大活好还是家里有矿啊?怎么看都不像啊。

新郎身材挺拔,神态从容,面对这么多影视圈的名人,却是淡定之极,毫无局促。看着自己美丽的新娘,韩卢情不自禁地说:“你今天真美!”

“我哪天不美了?”丁狸挑了挑眉。

“哪天都美,今天最美!”

“喂喂,新郎新娘不许交头接耳!”白驹笑着提醒,韩卢一个眼刀瞪过去,很是得意地扬起下巴,那样子活像在说:怎么样自大狂,老子比你先结婚了!

白驹摇了摇头,眸中满是祝福,当然,还有一丝落寞。他想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如果她能穿上婚纱,一定会更美吧?

看到了他落寞的目光,丁狸和韩卢飞快地交流了一个眼神儿,却不知其中蕴含着什么意味。

今天是韩卢和丁狸的婚礼,白驹作为韩卢的伴郎,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可在新人交换戒指的那一刻,他再也无法抑制内心濒临崩溃的情绪。为了避免出丑,他迅速转身,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白驹,这个王八蛋还没死呢!”

婚宴现场一角,沈深一身服务生制服,将红酒启开,放在客人桌上,退后两步,站在角落里,冷冷地看着站在韩卢身侧,身材挺拔的白驹。

在他的创作圈子里,已经没有他的路可走了。再加上这两天整个大环境不是那么景气,除了玩弄笔杆子别无所长的他之前又是月光一族,为了救急,只好做服务生了。

“果然是他,这个该死的!”

一旁凑过来一张面孔,是盥洗室负责清扫的徐汀兰,她狞笑着看着远远台上灯光之下的白驹,笑得像个狼外婆:“听说他那个小女友死了呢,这也算是老天报应吧!嘿嘿嘿嘿!”yuyV

沈深也开心起来:“没错,他运正旺着,老天整不了他,就报应在他女人身上。你看着吧,等他气运过去,也没好果子吃。”

可怜这两位,现在境况如此之惨,都快变成玄学家了。

“啊!”徐汀兰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她马上又捂住了嘴,可是尖叫声太锐利,周围的人还是不悦地瞪过来,尤其是旁边的沈深,不悦地皱起眉头:“这个白痴,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

徐汀兰手指着台子方向,手臂哆嗦得仿佛寒风中的败叶,瑟瑟发抖。

沈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禁不住也是一声尖叫:“鬼啊!”

如果说她是鬼,一定是这世上最美丽的鬼。

狐婉兮跳上台子,杏眼中饱含怒火,愤愤然地冲向白驹,白驹转身咳嗽一声,刚刚平稳了情绪转回身来,还没看清冲到面前的女孩是谁,就被她狠狠一拳打在了肚子上,白驹顿时像一把被割断了的麦子似的,折了下去。

“你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才一年半,你就这么开心地成亲了,哪怕装样子呢,你再等两年也好。”

“啊!不对,这儿时间比我们那儿慢,那也才三年啊,你哪怕装装样子呢,你再等五年也好。”

狐婉兮怒不可遏地说着,白驹虽然被打得喘不上气儿来,却是看清了眼前这人的模样,白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真实了,他生怕眼前这个幻影一刹那的功夫就再度消失,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呻吟地叫:“你别走!你……你是婉儿?”

四下里,媒体记者们肾上腺素飙升,一个个眼睛都红了。本来丁狸大婚就是特大新闻了,再来这么一出,有得写了,拍拍拍,赶紧拍,全都是素材啊我的老天鹅!

狐婉兮真的是委屈得不得了,她一醒来,马上就想见到白驹了,连自己幼年时就分开,模样都不记得的亲生爹娘都顾不上多说。一回到地球,她马上冲回了白家,结果园丁告诉她,白先生在卡尔顿酒店,她都顾不上多说就冲来了,只想第一时间看到他,结果他……

狐婉兮气苦不已,眼泪都要下来了。这时她才顾得上看一眼新娘子,这是哪个狐狸精,居然这么快就钓上老板,让他变心变得这么彻底了?倒是挺漂亮的,一定是化的妆,素颜看看,怕不吓死人!哼!

不对啊?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你不要走,婉兮!帮我抓住她!”白驹还没喘匀气儿,生怕狐婉兮消失,只能竭力地喊着。保安一看立功的机会来了,立刻摩拳擦掌地冲上来,准备抓人。

“你误会了,他是伴郎,不是新郎!”

现场,最老神在在的就是丁狸,她很淡定地把韩卢往前担了一把,指给狐婉兮看。狐婉兮一看,马上弯腰去帮白驹揉肚子:“哎呀老板,我误会你了,你要不要紧?幸好我没踢裆,你肠子没裂吧?要不要去医院?”

“你……你……”白驹受这一拳,狐婉兮可真没收力,他完全是怕狐婉兮再消失,才用意志强撑着的,此时一见小婉貌似发觉了误会,白驹心神一顿,眼前顿时一黑,卟嗵一声就昏倒在台上。

“咳!老公,你把白驹弄去我化妆间。小婉,走走走,我跟你解释一下,你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丁狸吩咐完,浅笑嫣然地向各位亲朋好友打招呼:“司仪继续,不要误了吉时。我们一会就出来。曲艺招呼好大家喔。快快快,你们几个,保安上来,把他抬到化妆间去。”

“咳!老前辈,MV放过了。”

老艺术家一脸从容:”下面请看MV拍摄花絮!”

急着抓拍素材的媒体记者们不管不顾,狂拍不止,镁光灯把老艺术家的脸照得雪白,眼睛都看不见了。他却是处变不惊,傲然峙立,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