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相思入骨

作者:月关字数:3674更新时间:2019-05-17 13:56

身体处于难以言喻的巨大痛苦之中,但狐婉兮的心却没来由地有些轻松起来。知道死亡,等待死亡。知道生离,制造生离。那种心灵上的痛苦,无疑比肉体上的痛苦更绵长、更持久、更叫人难以忍受。

终于,要解脱了。

唯一的不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不在身边。

对面大楼上的巨型大钟,秒针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就像她的心跳,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带给她巨大的痛苦。而那时针、分针和秒针,就快融合了,当它们三位一体的那一刻,婉兮将不复存在。

我要见到爷爷了呢,爷爷会在我生日的最后一刻发动空间仪,将我摄回青丘。如果,我能挣扎到看他一眼才死的话,还是有机会的,可惜,我没可能见到你了呢,老板。

狐婉兮躺倒在洁白的雪地上,奄奄一息,冰凉的雪贴着她滚烫的脸,带给她一丝丝舒适。她没想到血脉异变会如此痛苦,想不到身化飞灰会如此地难熬,可即便魂飞魄散,她在这世上已经留下了她的痕迹,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吧?

初见的时候,他的嫌弃,甚至还想要保安把她赶出去呢,可他是个善良的人啊,被她三言两语就骗得让她留下来。他给她安排工作,带她去吃好吃的,给她买好看的衣服,明明想让她冒充女朋友,却在最后关头没有那么做。他一直都是那么好,对公司的下属,对朋友,哪怕前女友,他都尽量做好最好。

到了后来渐渐发展成男女朋友,他对她更加温柔,极尽所能地宠她,爱她,视若珍宝,无论是在小姑妈面前,还是在江一曼那里,都一直在维护她。雪山遇难,他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给她鲜血续命……

他对她的爱早已胜过生命了啊,可惜,太短了,这份爱太短太短了……

风又起了,烛火摇曳起来,即将熄灭。

天台的门轰地一声被撞开来,白驹像一辆悍马,一头冲上了阳台,因为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单膝摔跪在地上。yuyV

“婉兮!”

白驹一眼就看到了那躺倒在雪地上的娇小身影,不知她在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整个身体都在剧烈颤抖着。此时的她已经不是人类少女的模样,而是兽耳、狐尾,双瞳泛着红色的光。

“婉兮……”

白驹连滚带爬地抢上前,一把抱住狐婉兮,眼见她如此憔悴的模样,不禁泪如雨下:“对不起,对不起,婉兮,我不应该……你不要死,不要离开……”

“老板!”狐婉兮惊喜地叫了一声,老天对我真好,最后的时刻,居然叫我看见了他。狐婉兮激动地伸出手,抚摸着白驹的脸,生怕这就是一个梦,是自已生命最后时刻的幻觉。

“没关系,老板,我已经知道你的苦心,没……”

她颤抖的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白驹已经抱着她,吻了下去。

“求求你,取回珠子,取回珠子,快……”

“傻瓜……”

狐婉兮在一个长吻之后,剧烈地喘息着,轻轻地笑:“如果取回,它会融解,镇压血脉,便再也救不了你性命呢。”

“我宁愿死!我要你活着,取回去吧,你已经给了我太多太多……”

白驹焦急地还想吻下去,他不知道该如何把碧玺神精兽还给她,主动权在狐婉兮的手里,这是他唯一想到的动作。

“我不该那么对你的,我只是想让你认为我变了心,你就会……可我……”白驹哽咽起来,泪如雨下。

眼泪也从狐婉兮的眼角缓缓滑落,狐婉兮浅浅地笑着,轻轻地说:“傻瓜,我已经把它给了你,从给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要付出什么。你若爱我,我不会取回的。你不爱我,我便是想取回也取回不了的,所以,从给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是彻彻底底地把我交给了你,而且……而且再无回头路了……”

狐婉兮喘息地说着,是的,从儿时初见那一天,她早就逃不开了,或许命中注定他们的爱会如此凄美吧,只是能让他活着,真好。他从来没有变心,真好……

“不!取回去!求你!我是你的老板,我命令你取回去!””白驹再一次吻住狐婉兮的唇瓣。

狐婉兮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住了眼睛,她没有说话,只是贪恋地享受着这最后的温存,直到白驹绝望地抬起头,狐婉兮才张开眼睛,深情地凝视着他,幽幽地说:“好舍不得你……”

狐婉兮躺在白驹的怀抱中,缓缓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像是要把他印刻在灵魂最深处:“这辈子,遇见你,真……好……”

‘当——当——当……’对面大楼的时针、分针、秒针重叠在了十二点的位置,白驹怀中的她渐渐变成了透明状,白驹怀抱中的重量越来越轻,轻如羽毛。

“婉兮,不要死,不要走!”白驹惊恐地叫着,用尽全力搂着,吻着,可是无济于事,怀中的她终于彻底化作虚无,化作他抱不住、抓不到的点点星光,渐渐弥散于天地之间。

“婉兮!”

白驹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呐喊,一下子晕倒在雪地上。

那弥散的点点星光似乎化作了漫天的雪花,又缥缈地回归了大地,轻轻地覆在他的身上,温柔得仿佛为他盖上一层轻盈的毯子。

……

三年后。

“嘻嘻,叫我仙女姐姐听听!”大屏幕里,一袭水蓝色拢烟纱裙的少女歪着小脑袋,声音清脆悦耳。

“唔……仙门入口应该是在这边吧?不对不对,是这边!啊!我真是路痴,自已家都不认识了。”少女梳着双丫髻,咬着手指,望着左右的路口摇摆不定。

“都说了我是仙女嘛!你爱信不信!”少女嘟着红艳艳的小嘴,波光潋滟的水眸里带着一点点不开心。她招手唤来一头梅花鹿,骑在它身上,头也不回地朝着天际渐行渐远……

白驹坐在自已的影音室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等小仙女的背影完全消失,他就熟练地按下遥控器,根本不用看屏幕,心里所估的时间几乎不差一秒,当他抬起手指的时候,画面恰停在狐婉兮所扮演的小仙女在影片中第一次出现的那一刻,他再次看了起来。

这部片子已经上映两年多了,是当年大卖的影片,而幸亏参演了这部电影,这也成了白驹缅怀狐婉兮最直接的手段。

点映的时候白驹就去了电影院,小仙女一出现电影院都炸了,全被她清丽灵动的模样所吸引,现在整容的女演员太多了,像这种纯天然的大美人自然会被人关注到。在电影院里大伙就开始讨论她有没有整容,整了哪里,唯独白驹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早已泪流满面。

从那以后,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就是将《燕倾城》中有狐婉兮的片段反反复复地看,似乎要烙印在灵魂的最深处……

“当当当”房门被人敲响,白驹连忙擦干眼泪,门外想起英国管家标准的伦敦音:“先生,时间到了,您得去婚礼现场了,礼物已经给您准备好。”

白驹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影,深深吸了口气,从影音室走了出来。

他现在已经是优纳凡威尔公司欧洲区总裁,但一周前他已经从伦敦赶回来了。

这次回来,他是为了参加丁狸和韩卢的婚礼。

丁狸和韩卢这对欢喜冤家,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

这几年,他不只是在欧洲,不方便与这两个人来往,而且和他们在一起,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婉兮,所以来往并不多,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

说起韩卢和丁狸,其实他心里头一直有个谜团,他相信这个谜团是韩卢和丁狸打消误会,最终走到一起的关键,不过这两个人从未说起,他也不想多问别人的私事。

三年前天台上,与婉兮生离死别。当他苏醒后,就没见到韩卢和丁狸。他唯一看到的人是曲艺,曲艺哭丧着一张脸,像一头丧家之犬似的,惶惶然地蹲在他的床头。

据曲艺说,韩卢很伤心他和婉兮的不幸遭遇,所以,他找个地方散心去了,你知道的,他这人外表放荡不羁,但是内心无比柔软。

白驹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过我的婉兮与世长辞,他悲恸到要厌世散心,连见我一面都不肯?白驹对此一直有所怀疑。更叫他起疑的是,丁狸也不见了。

丁狸可是大明星,一举一动不知有多少人关注,而且当时丁狸的新片《燕倾城》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当中,她突然就消失了,势必引起无数人关注。

于是,各种谣言漫天飞,大多都是桃色新闻:什么丁狸被某大富豪玩弄伤了身子,得暂时调养。什么丁狸被某巨富包养,去秘密生孩子去了。诸如此类吸引眼球的新闻。

直到两个多月以后,丁狸和韩卢突然又同时出现了。二人还一同飞抵欧洲,去见了他。白驹没觉得他们和往常有什么不同,可又觉得他们与往常相比,似乎大不相同,那是一种直觉,却说不出来。

然后,就是白驹在欧洲每天用密集的工作来忘却思念的痛苦,而韩卢和丁狸的感情则急剧升温。直到一年前,在郑总的支持下,二人合作成立了工作室。

丁狸自已是工作室的当家花旦,还签了许多演员进来,而韩卢则负责公司行政、内容,曲艺负责经纪业务,一跃成为业内知名的工作室,现在工作室被瀚海传媒收购的事情已经在进度之中。

一旦成功,丁狸和韩卢将一下子拥有巨额资本,瀚海传媒也将因为这个话题炒作,大幅提升股价,双赢。

影音室里灯光比较昏暗,而外面则阳光明媚,白驹一走出去,就微微眯起了眼睛,适应了一下。

‘咯咯哒——’‘刚下完蛋的老母鸡傲娇地叫着,从他面前得意洋洋地走过去,鸡窝里一颗蛋还带着体温。

别墅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已经被绿莹莹的菜苗取代,还养了一窝鸡,活脱脱就是个农家院。白驹不在国内的时候,专门请了一个园丁、一个保姆,每天照料这里,现在这个样子,是狐婉兮曾经跟他憧憬过的理想家园。

白驹曾经是当个笑话听的,但现在他一点都不打折扣地实现了。

陪伴他从国外回来的英国管家笔直地站在车旁,已经拉开了车门,白驹眨眨眼,眨去眼中的泪水,举步向自已的车子走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