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狼传说

作者:月关字数:2763更新时间:2019-05-11 16:56

丁狸听了韩卢的指责,马上给白驹打了个电话,白驹证实了韩卢的话,还提到了婉兮的昏迷。丁狸听了沉默良久,叹口气说:“你是真狠!”

白驹道:“不然呢?我既然已经知道了,心安理得地接受婉兮的馈赠,虚情假意地对她好,让她替我去死,而且心甘情愿地替我去死?那才是真狠吧。”

“我知道,我是说,你对自己,是真狠!”

“呵呵……”白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心说句打趣的话缓和一下,可是,人间有太多不舍得,他不想死啊,真的不想,但是,如果让他在自己生和他人生之间,必须做出一个选择,那么至少有两个人,他是可以毫不犹豫地去做的。

两个都是他心爱的女人,一个是婉兮,那是爱情。一个是小姑,那是亲情。都是远远超出他对自己生命更看重的人。

丁狸道:“我去看看她吧。”

“你?你现在可是我的绯闻对象,你去干什么,她……”

“我放心不下,毕竟这其中,我也有份。”

“如果她见了你……”

“没关系,我内心很强大,何况,我又没有真的做对不起她的事,她不管说什么难听的话,我都受得住。而且,我可以告诉她,我对她的关心是真的,但我和你,也是真的。爱情是爱情,友情是友情,这个要看彼此的选择,我才不学李寻欢,蠢到故意作态,让出至爱!”

“她在韩卢那里,你有想过韩卢听到了会是什么心情?”

“我就是要他听到。他爱我也好,恨我也罢,我要他炽烈的情感,那才叫恋爱。不管他是火山,还是冰山,总不能温温吞吞的吧?细水长流,涓涓滴滴,那是婚后的生活,我不想直接走到那一步。”

白驹沉默了片刻,也轻轻叹了口气:“你,也是真狠。对韩卢,是真狠。”

丁狸笑了:“所以啊,你没有真的找我,是对的。我跟婉兮,不一样。她有你,很幸运,你有她,同样很幸运。你们这样的一对,应该白头偕老才对。可是老天……”丁狸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说了,晚安。”yuyV

丁狸挂了电话,看了眼前边驾驶座的沙皮:“认识韩卢家么?”

沙皮满不在乎地摆手:“放心吧老大,我是谁啊,都不用打听,黑入户籍系统一查就知道了。”

车子行驶在午夜的街头,很快就停在了韩卢所在的公寓小区。丁狸下了车,迈着一双傲人的大腿,踩着嚓嚓的积雪,来到韩卢门前,按了半天门铃,没人。

丁狸立刻愠怒地看向沙皮,沙皮赶紧道:“就是这儿,没错的。除非他另有住处,不是他名下的。再不然,他去酒店了?”

丁狸恍然:“不错,带着兄弟的女友,不好带回自己家吧,我再打个电话问问。”

丁狸说完就掏电话,沙皮按捺不住,道:“呃~主人,您和韩卢已经分了吧?还这么想打就打,合适吗?”

“边儿去,要你管。独立特行,这才是我。”

沙皮默默地跟了一句:“不一样的焰火!”

电话拨通了,里边马上传出韩卢的嘶吼,声音大得丁狸马上又拿开了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你是不是闲得蛋疼?你要是闲得无聊,给你的新男朋友白驹打电话去,别来惹我。老子没空!”

丁狸举着电话,旁边的沙皮也听得清清楚楚:“哟,你这脾气见长啊,没分之前怎么跟小白兔似的,一直装着呢吧?”

“对,就是装呢,想着把你睡了就原形毕露,可惜没成功,咋滴吧。”

“呵呵~”丁狸笑了,很开心。连她自己都觉得,不会是从小就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所以,对受虐感觉挺新奇挺兴奋的吧?呸!当然不是,老娘才不是抖M呢。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话唠的韩卢对着自己的女神女友,可一向是你有来言我必有去语,强迫症似的必须做话语终结者,在她面前,绝不可能最后收声的会是她,但现在居然敢挂她电话了,嗯……有进步!

呸!老娘不是抖M,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丁狸默默地又补了一遍,再度拨通韩卢的电话,这一次,电话一接通,她就把电话送得远远的,电话里果然再次传出了韩卢的怒吼:“有屁快放!”

“你在哪呢,我想见见小婉。”

“你要见小婉?你见她干吗?示威吗?你成了无耻的小三,还想在她面前炫耀一番?她走掉了,刚苏醒就走掉了。就我跟你打电话的当口儿。丁狸,我告诉你,如果狐婉兮有什么想不开,一旦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害了她的罪人!罪人!”

“啪!”电话再度被挂断,丁狸举着电话默然良久,旁边沙皮不安地说:“主人,狐婉兮不会真的有什么意外吧?”

丁狸轻轻摇了摇头:“我青丘,行自然道。没有人会有自杀的习惯。无论苦乐,无论兴败,我们都会面对现实,没有人选择自杀。”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地说:“我想,她是真的死心了吧,现在,应该是回去找白驹了。”

沙皮一惊:“找白驹?主人是说,拿回她的碧玺神精兽?”

丁狸轻轻点点头:“嗯,应该是的。”

沙皮下意识地踩了一脚刹车,车子停在了路边。

丁狸瞟了他一眼:“怎么?”

沙皮苦着脸,说:“主人,白驹是个好人,不该死。”

“我知道!”丁狸突然大光其火:“跟我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啊?这件事,只能有一个人活着,他不死,狐婉兮就要死。你说,我不干看着,我能做什么,啊?”

沙皮欲言又止,不过话到嘴边,似有什么顾忌,终究还是把话又咽了回去。不过丁狸虽然是冲着前车座的他发脾气,却看不到他的脸,完全没有注意到。

丁狸发泄完了,重重地倒回座位上,长长地吁了口气,半晌才疲惫地说:“回家。”

当车子启动,驶出一阵时间后,犹豫许久的丁狸才又拿起电话,打开白驹的微信,默默地敲下了一行字:“永别了,保重!”

“永别了?永别了!”白驹疑惑地看着微信,突地恍然大悟,一下子兴奋地跳了起来:“她说她去见婉兮了,现在对我说永别。也就是说,我成功了?婉兮终于对我死心了,决心回来取我性命了?”

白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原本还觉得该交代的事情都已交代了,可忽然间又觉得似乎还有太多的事不曾做完。没头苍蝇似的在屋里转了很久,才突然看到镜中的自己,胡子拉茬,眼睛充血,衣着也是不修边幅。

不行,我不该这样的死去。我要给婉兮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她才不会彻彻底底的忘了我。

白驹匆忙冲进盥洗室,开始刮胡子修面,泡沫涂满腮和下巴,忽然想到早上起来,婉兮给他温柔地小心翼翼地刮着胡子的画面,白驹不由得鼻子一酸。当他收拾停当,又赶紧选出一套最喜欢的西装,换上最舒服的一双皮鞋,面对着镜中衣冠楚楚的自己,他忽然又想到了婉兮踮着脚尖帮他系领带时,含情脉脉看着他的甜美笑容。

泪水,终于忍不住爬过了他已修饰得完美的脸颊。

“砰砰砰!”门被拍响了,白驹急忙抓过毛巾,蘸去脸上的泪水,又揉了一把脸,迅速换上一副有点痞、有点坏、有点傲的神情,下巴微微扬起,显示着不屑一顾的鄙夷,然后冲过去,直到他的手握住门把手,才稍稍迟疑了一下。

紧接着,一只锃亮的皮鞋飞进来,狠狠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把刚刚落地的白驹踢得贴地没了出去,砰地一声撞在木艺沙发上。韩卢像一头饿狼似的,嘶吼一声,扑了上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