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七百零五章兵临罗马,西方震惊

作者:唐晓非字数:2333更新时间:2020-07-09 08:37

赛福丁·加齐回去后,跟他的父亲说东方人非常傲慢,要攻打他们。

这引起摩苏尔诸多将领的不满。

但是赞吉却并不想与宋军开战,他还要往西去攻打君士坦丁堡,逼迫罗马皇帝给钱。

在他眼中,宋军并没有罗马重要,也没有圣城耶路撒冷重要。

所以,他必须与宋军保持互不侵犯的关系。

但是这引起了他下面其他将领的不满。

尤其是在他儿子赛福丁·加齐的挑唆下,摩苏尔与宋军开战的声音先后出现,并且越来越高。

靖康十八年十二月,再一次宴会上,赛福丁·加齐趁自己父亲喝醉酒,发动了政变。

几乎有一大半的将领参与进来,拥戴赛福丁·加齐为苏丹。

事实上,赞吉已经老了,他今年六十岁。

在历史上,还有一年他就病死了。

六十岁在这个年代的西亚是属于长寿的年龄了。

但在这种弱肉强食、没有伦理纲常的世界里,衰老和虚弱就是原罪了。

将领们拥戴了一位年轻且有野心,并且和他们想法一致的苏丹。

在他们眼中,巴格达、伊斯法罕已经被敌人攻占,但是敌人长途奔波,现在也很虚弱了,正是攻打的好时机。

靖康十八年十二月十日。

赛福丁·加齐率领三万铁骑,从摩苏尔出发,一路南下,兵临巴格达。

从巴格达的城墙望下去,一望无际的黑压压的骑兵,给人一种山洪爆发的压迫感,那些明晃晃的战刀映射出来的冷光让人不敢直视。

赛福丁·加齐派出使者告诉岳飞,只要他献出巴格达城,可以饶他们一命,并且收编过来。

结果那个使者的脑袋很快就被从城门上抛了下来。

愤怒的赛福丁·加齐下令攻城,他对自己的将领是这么说的:把这些东方人全部杀光。

开始动员,开始准备热血的攻城战。

结果城楼上突然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声音,仿佛众神发怒了一样。

十几颗火炮划破长空,带着长长的火光,砸向几百米之外的铁骑军团。

每一颗火炮砸下去,都能砸死一大片,顿时血肉横飞,骨血迸溅。

在地上冲击,拉出了十几米的长痕,犁出一条血路。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城楼上接连而至的第二波火炮已经来了。

这一刻,无数人抬头惊恐地看着天空。

仿佛看到众神因为愤怒而降下了天罚。

每一颗火炮砸下去,都能砸碎一片,伤亡者达十几人。

城头前,火枪营的火枪也准备好了。

很快就想起了火枪的声音。

赛福丁·加齐的军队虽然身经百战,但是他们的装备确实很差,除了刀好,身上基本没有铠甲。

火枪只要打中他们,基本上都会重伤。

城头的火枪手动作也是行云流水,一波刚完,后面的立刻跟上,简直是接连不断。

下面的骑兵军团的前锋立刻出现混乱。

赛福丁·加齐顿时大惊,看着那一颗颗火炮砸来,吓得是肝胆俱裂。

他刚在出神之间,已经有一颗火炮朝他这边砸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没砸中他,但是从他身边两米处横过,砸中旁边的一位将军。

他亲眼看见这个昨天还对自己效忠的将军被砸得脑袋开花,血肉模糊。

赛福丁·加齐完全被打懵逼了。

他带着下属到处乱窜,已经没有攻城的心思,刚才那一下彻底震慑住他。

现在能干啥呢?

当然是逃!

城楼上的火炮不停,足足打出去了一百多颗。

火枪手一波有一波。

大崩溃开始了。

城楼上响起宋军震天动地的鼓声,城门大开,一队队铁骑从城门里冲出来。

是背嵬军!

他手中拿着铁骨朵,腰间是斩马刀,如同奔腾的钢铁洪流,向前面已经乱糟糟的敌人冲进去。

屠杀开了,像绞肉机一样开始收割生命。

直到夕阳慢慢沉入地平线,西方的半边天空彻底变成红色。

两河流域最强大的势力顷刻间土崩瓦解。

靖康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宋军挥师包围了摩苏尔,摩苏尔开门投降。

底格里斯河两座大城市全部被宋军攻下。

此时,听闻突厥人被东方来的敌人打败,神圣教廷的十字军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由法兰西国王路易七世和神圣罗马帝国国王康德拉三世率领的十字军已经在东征的路上。

他们的第一目标是先击败已经失去后院的埃德萨,然后迅速南下将异教徒从耶路撒冷驱逐,并且威胁敌人的核心大马革士。

这是历史上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靖康十九年三月,赵桓收到了岳飞的奏疏。

这份奏疏将这一年多的详情说得一清二楚。

赵桓有些惊讶,没想到岳飞这么能打,底格里斯河打完了,现在已经达到幼发拉底河,和十字军叫上手了。

赵桓看完奏疏,突然大声笑出来,感觉历史的走向已经完全不同了。

十字军怎么可能是如今宋军的对手。

且不说宋军所向披靡的骑兵军团,就说步人甲,也能把十字军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更别说火枪和火炮了。

靖康十九年五月,赵桓又收到了战报:法兰西国王路易六世和神圣罗马帝国国王康德拉三世被俘虏,十字军溃败。

这两位国王已经在被送回到中土的路上。

原本在历史上持续了两年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结果半年就宣告结束了,西亚地区的所有军事力量全部被岳飞给打空。

在靖康十九年九月的时候,岳飞的军团已经和君士坦丁堡隔海相望。

这引发整个西方世界的震惊,人们这才意识过来:来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

神圣教廷的教皇给罗马帝国的皇帝曼努埃尔写了一封信,言外之意就是双方要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敌人了。

君士坦丁堡的罗马皇帝和帝国的大臣们一致觉得教皇这臭不要脸的又开始那君士坦丁堡当炮灰使了。

这事若是搁在以前,还好说,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和帝国大臣们都会认为教廷说得有道理。

但经历了两次十字军东征,大家也都知道罗马城的那群神棍和西欧农村里那群野人国王到底想做什么了。

在这个时代,欧罗巴最富裕的地方当然是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

几百年前,西罗马帝国被蛮族的铁骑蹂躏,帝国皇帝在蛮族的呼啸声中死去,罗马城易主。

作为古罗马帝国正统的延续,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和罗马城的神圣教廷从来都是相互对立的。

一个是神教合一的俗世帝国,一个是神权驾驭一切、对西欧有绝对控制力的无上神国。

双方掐架也掐了很久了。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