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六国算什么?孤要的是天下(1)

作者:星辰雨字数:4045更新时间:2018-12-11 17:02:21

不对,不对。

嬴政他是故意的!

别再站出来了!

别啊~!

他是在激你们,他是要打断我魏人的血骨、灭杀我们的希望啊!

不要!

不要站出来了!

不要!

嬴政你不得好死,你该死!

你敢如此屠杀普通百姓,你必将自绝于天下。

魏斯在心里怒吼,他后悔了。

可没人能听到他的后悔。

见帝子受没有出手,又见越来越多的人站了出来。

受气氛影响,更多的人,开始站了出来。

那种血性,惊天动地。

那股不屈,让无数人热血沸腾、从而加入进去。

一双双充满仇恨的目光,再次望向那道高高在上的身影。

即使惧怕,他们也发挥了魏人的血性、不屈。

终于,那种声音停下了。

大梁城中,再次陷入寂静。

只有那血雾依旧在随风飘荡,大梁城中,加上大军,此时差不多有五千多万人。

除去已经死的三百多万,有一千五百多万人在这一刻,都站了出来。

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身份,但毫无疑问,他们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都乃魏国的基石。

大梁城中那道暗中的身影被震撼住了。

他好像明白了一些,可还是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大王他……

“很好!”平天冠下,帝子受淡淡吐出两个字。

下一刻,仍笼罩着整个大梁城中的力量动了。

凭空之中,仿佛有无数风吹了起来。

从大梁城西门开始,一道接着一道的身影被吸上了天空,炸成了血雾。

密密麻麻,仿佛一个个蚊子一般。

壮观无比的景象,却令人惊恐至极。

同时,帝子受也终于开始动了,他走下了朱雀背上,一步接着一步,速度不快的向东方走去。

一步约是数千丈。

而随着他的每一步迈动,被吸上天空爆炸的人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

每一个呼吸、都有数十万人死亡。

那片血雾越来越浓,浓的在很多眼里,这世界已经变为血的世界。

“砰!!”

密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太多了。

那种场面,也太多惊恐震撼了。

不过数息时间,那股坚定,那股血性,又变为了恐惧。

“嬴政,你想杀光我们吗?”

“嬴政、你不得好死,你倒行逆施——砰!”

“啊!不要,你这是自绝于天下!”

“不、不要杀我,我错了,我投降我臣服!”

“不要、不要杀了!”

“李铭,你怎能投降?死又何妨?”

…………

…………

终究不是每个人都不怕死,面对那最震撼人心的杀戮,许多人受不了了。

有的畏惧,有的不忍如此杀戮。

无数各种各样的声音彼此起伏。

大梁城中顿时充满了人生百态。

只有帝子受的步伐,没有任何停顿,依旧的坚定,依旧的镇压一切。

犹如神魔。

不管是不是畏惧了、求饶了,都没有用。

很多人都已经在逃跑,更多人在反抗,也完全无济于事。

绝对的力量,加上那恐怖的控制力,和时刻感应着那些站出来的身影。

帝子受几乎没有误杀,从西到东,就那么横推过去,完完全全清洗了一遍。

整个大梁城越来越乱,许多人都在逃跑。

只有他走过的地方,才平静下来。

乱的人、站出来的人都死了!

哭骂声、求饶声、厉喝声等等等等,越来越响亮。

也越来越凄厉。

同时伴随着的,是丑态百露,是更多人那畏惧到极点、都已经麻木的神色。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世界好像平静了、清静了。

一千五百多万人,轻而易举,被屠戮一空。

天地之间,只剩一片死寂。

也许还有些低不可闻、死死捂着压抑的哭泣声。

那喝骂声,更是再没有了。

帝子受站在虚空之上,大袖一挥,那几乎笼罩整座大梁城的血雾,飘到了天空之上。

他的身影,更加清晰的印在所有人眼中,甚至是灵魂深处。

淡漠的目光一扫城中,所过之处,皆是畏惧。

或许在阴暗处,还有一些漏网之鱼,被身边之人死死制住、或死死控制住了自己,没有站出来。

但整座大梁城中,所有的抵抗之心,都已经被狠辣暴力的打碎。

畏惧,这是唯一剩下的了。

暗中的那道身影轻叹一声,望着那道身影的目光,敬畏、更畏惧。

他完全明白了大王的心思。

这是要彻彻底底消灭魏国的血性,消灭魏人心念复国的希望。

先一拳打碎护城大阵,打碎魏国的反抗勇气。

然后再故意激起他们的血性。

连续三次,从高到低,再从低到高,三次的折磨,近一千九百万人的死亡,将那一颗颗心,彻底打的麻木了。

这是魏国国都,那死去的近一千九百万人,是魏国最为坚实的根基。

将其消灭,魏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什么成气候的反抗。

同时也是为了震慑四方。

而剩下之人那麻木的心,对大王的畏惧之心,更会是影响甚大。

毕竟这里是魏国国都,魏国大部分的人才,都在这里。

这里的人没有了反抗之心,或者说不敢反抗,魏国其他地方即使反抗,也根本成不了大气候。

杀人诛心!

大王要的根本就不是魏国人的爱戴,他要的,只是畏惧。

深入灵魂、不敢反抗的畏惧。

为此,他根本不在乎天下人的看法,他更不惜屠戮更多的人。

这几乎半个大梁城要是不够,他绝对会……

只是一想,他全身就止不住的涌起一股凉意。

“现在呢?”

忽然,又是那三个字,轻飘飘又沉重无比的横扫所有人耳中。

也仿佛就那么赤裸裸、踩在了所有大梁人的脸上。

疯狂折磨他们已经麻木的心、以及意志、尊严。

只是这一次,再没有一道身影站出来了。

相反,听到那三个字,看着那高高在上宛若神魔的身影。

绝大部分的人身体一颤,畏惧更甚。

数息时间,仍是没有身影再站出来,帝子受看向了魏斯。

略带不屑嘲讽的神色,又一次出现。

而魏斯,双眼已经流出了血泪,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瞪着帝子受,同时也还有着一些麻木。

帝子受随手一挥,解去了对方一些禁制,让其可以开口说话。

魏斯身体一颤,嘴张了张,竟是没能第一时间说出话来。

双眼中的血泪越来越多,仿佛陷入绝境的凶兽嘶吼:“嬴政你不得好死啊~!”

悲泣的声音,是大梁城中更多的人哭泣起来。

也让更多的人低下了头,不敢看他们的王,因为他们选择了屈服。

帝子受无动于衷,冷淡道:“孤问你、现在呢?”

“啊~!”魏斯仰天悲叫,仿佛野兽般瞪着帝子受:“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都只是普通百姓,嬴政、你一定会被天下人碎尸万段。

你杀不完的,我魏人无数,你杀不完的,你杀得了他们的身,你杀不了他们的心,他们不会归心你秦国的。”

帝子受左手负在身后,静静听着魏斯的话,没有生气,冷淡的声音霸道无比、冷酷无比:“臣服者生、逆孤者死,没有例外。”

无数人忽然想到了刚刚到来时的那句话,从那时起,这句话就已经在生效。

“孤为何要他们归心?孤要的只是臣服,两千万生命不够让他们臣服,那就两亿、二十亿。

再不够,孤就屠光你魏人。”帝子受冷淡说道,声音钻入所有人耳中。

似乎让他们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尸山血海。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就连那些金仙层次的官员,都是如此,他们无比坚信,对方能做到那一点。

“你杀不完的,从今以后,我六国一定会齐心协力,会联手覆灭你,攻灭咸阳。”魏斯同样浑身颤抖,嘶吼道。

“六国算什么?孤要的是天下。”帝子受轻哼一声。

无比的霸气,震天动地。

“哈哈哈,嬴政,终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狂妄暴行、得到应有的下场?”魏斯大笑,充满了恶毒。

“好,孤会留着你,看着孤会有何下场?”帝子受嘴角勾起一抹弧线,意味深长道。

魏斯一愣,还有很多人皆是如此。

整个魏国,秦国最应该杀、最想杀的不就是他(大王)吗?

“你有什么阴谋?”魏斯马上冷声道。

“你不是想看到魏人反抗孤吗?刚刚的一切,不都是你所想看到的吗?那就皆成全你,让你一直看下去。”帝子受冷漠道。

魏斯浑身一颤抖,更加冰冷了,立刻看了眼大梁城中望向他的百姓,顿时站立不安,心中更是惊恐起来,“胡言乱语,嬴政你休想污蔑我。”

帝子受看了他一眼,就看向了大梁城中那一双双有些疑惑的目光,淡淡道:“你从一开始说那些话,不就为了让这些人反抗孤吗?

孤杀那些人你一定很高兴吧,毕竟越如此,魏人就越抗拒孤。

你真将他们的命看在眼里了?

孤留下你,定会有许多的魏人心存侥幸,想着复国、想着反抗孤。

正好,这是你所想,也是孤所愿,可以将他们都给引出来。”

魏斯浑身都颤抖起来,那股惊恐达到了巅峰,因为他看到了大梁城中,无数道看过来的怀疑、复杂目光。

他们信了!

“嬴政,你休想挑拨离间,你以为你的话能瞒过谁?”他气急败坏喝道。

要是这番话整个魏国的人都信了,不,只要有一半信。

魏国就真的要亡了!

因为心死了。

“孤用的着挑拨离间?你以为你是谁?一个魏国、岂会放在孤心上?

留下你,正好也让你们这些手下败将,亲眼看看孤是如何一统天下的?

没有你们这些人看着,孤的伟业、岂不是有些单调?

按照你的心思去说吧,去让更多的人反抗孤,以维持你魏王室的存在。”帝子受语气略带激昂,镇压四海八荒的气势、更加的伟岸。

让公输仇等极少数人,不禁热血沸腾。

也让更多的人,相信了他的话。

看向魏斯的目光更加复杂,本就麻木的心,有些死了。

暗中那道身影,自己大梁城中一些聪明人则是情绪各异。

敬佩、惊骇、悲伤、无奈等等等等。

杀人诛心!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

暗中那道身影心里惊呼,原本这番话,大梁城中相信的人,绝对很少。

但他们现在都已经麻木了、畏惧了、绝望了。

大王的形象又是无比的高高在上、霸气。

他们本能的,就相信了大王的话。

他们在怀疑魏王,与魏王离心,自然不会再想着跟随魏王室复国。

而这里是大梁,他们相信了,会带着这番话,传遍无数人耳朵里,会让无数人也相信。

到时不止魏国人,就连在其他几国,也会都引起巨大的影响。

“你、你……嬴政,你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魏人是不会相信这话的。”魏斯有些发狂了,那一双双目光,让他受到的打击、比最开始帝子受一拳打破大梁护城大阵还要大。

“什么魏人?从今日起,天下就不会再有魏人、赵人、韩人之称。

孤铁骑所过、旗帜飘扬之处,只有秦人二字。”帝子受大袖一挥,不容置疑道。

随即,就将还要说什么的魏斯禁制住了,淡声道:“甘罗何在?”

“臣在、参见大王。”那道隐藏在暗中的身影飞出,在空中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孤命你立刻整顿大梁官员,不臣服者、杀。”帝子受冷淡道。

“喏。”隐藏在大梁已经不少年的甘罗立刻应道,毕恭毕敬,满是敬畏。

帝子受目光则是看向了魏国汇聚在一起的那些官员,压迫力十足,意思不言而喻。

没有敢反抗的,毕竟敢反抗的,都死了。

近一百位官员纷纷畏惧地跪地行礼道:“罪臣参见大王!”

帝子受目光再次看向其他地方,正式无声的压迫、逼迫所有人臣服。

还是没有人反抗,能活下来,皆是畏惧、或者忍下来的人。

一个个当即跪地行礼。

他们没有开口,只是麻木地跪下。

帝子受也不在意,他要的、正是如此。

(第一章,谢谢支持,我看到昨天的章评还有要利息的,我当时只想说两个字,我~。)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