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七十八章 浮出水面的计划大纲

作者:咸鱼不惧突刺字数:2313更新时间:2018-12-06 23:58:46

仲夏节前夕发生武装集团暴动,多多少少还是对计划前往拉玛尔州参加庆典的游客产生了一些影响。

尤其是欢乐都市拉克维尔,最近由于领邦军的高度警戒,前来这里消费享乐的人感到有些不自在,客流量与往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左右。

至于被关押在朱诺海上要塞大牢内的北之猎兵,莱恩根本就没打算审问他们,反正也审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关于诺桑普利亚的情况,莱恩说不定比这些浑浑噩噩的大头兵更加了解。

薇塔在仲夏节前夕终于再次现身,还顺道带回了最近跑去诺桑普利亚游荡的克洛。

“结社确实在诺桑普利亚有几个生产机械兵器的工厂。”

莱恩的私人会客厅中,薇塔一边端着雪伦泡出的香醇红茶享用,一边对莱恩的问题进行了回答。

“不过那几个自动工厂早在今年3月就已经基本废弃,设备被结社回收,留下的不过是一些半成品傀儡兵器,结社对它们根本就没什么兴趣。”

克洛一边吃着刚刚烤制出炉的小饼干,一边在莱恩嫌弃的表情中喷着饼干渣含糊的说道“我在诺桑普利亚旅游时也大概了解了如今这个自治州的情况。”

在薇塔责怪的注视下,克洛用红茶将小饼干送服吞下,这才耸了耸肩给出结论。

“简单来说,诺桑普利亚根本给不出帝国政府要求的赔偿金,他们的首都哈利亚斯克都有规模庞大的贫民窟,靠近北部盐之海附近的村庄更是……惨不忍睹。”

说到这里克洛有些唏嘘“当年诺桑普利亚大公国曾经是朱莱市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那场突然爆发的盐之桩天灾改变了一切。”

在盐之桩出现前,诺桑普利亚还是一个较为富庶的大公国。

凭借临近北海所产出的新鲜渔获和珍珠等特产,与周边的朱莱市国、雷米菲利亚公国和埃雷波尼亚帝国都保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

盐之桩的突然降临让这一切都化为乌有,诺桑普利亚靠近北海最富庶的区域被盐化,全国国土三分之一的面积彻底废弃,诺桑普利亚从小富顿时转为贫穷。

雷米菲利亚公国还算好,毕竟背靠另一个大国卡尔瓦德,与克洛斯贝尔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

但朱莱市国失去了这个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后,只能更多的依赖来自埃雷波尼亚帝国的贸易和资本,由此被宰相抓住把柄,直接导致了朱莱市国被帝国吞并。

还不止如此,莱恩想到了黑之史书中提到的那句禁忌之子。

莱恩怀疑这个和盐之桩几乎同时出现的禁忌之子,就是因盐之桩这种女神恩惠外的奇迹现世而对七曜教会教义产生怀疑的某个破戒僧。

此人就是后来主导利贝尔异变的结社前三柱——“白面”盖鲁格·怀斯曼。

讽刺的是,计划失败的怀斯曼最终死于星杯骑士团第五位——凯文·格拉汉姆携带的盐之桩箭矢,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可以说,盐之桩就是近代国际形势变化背后的万恶之源,直到如今也没人能搞清楚盐之桩来自何方,教会对此也一直守口如瓶。

“总之。”克洛喝下一口红茶,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道“诺桑普利亚的结局基本上可以猜得到了。”

“虽然小少爷抓住了北之猎兵,没让他们成为宰相口中的又一个口实,但对大局上来说并没有太多帮助。”

“埃雷波尼亚帝国必然会对诺桑普利亚发动侵略,这一点,双方高层都很清楚,如今自治州政府能做的不过是拖延时间,希望能从其他国家拉到支援。”

“支援……”

莱恩脸上露出了嘲讽的表情“谁敢?只要支援诺桑普利亚就是明摆着和埃雷波尼亚作对。”

“雷米菲利亚和利贝尔这种小国顶多嘴上喊喊,他们不可能拿自己的国运去拯救结局注定的诺桑普利亚。”

“唯一有底气的卡尔瓦德陷入内乱,至今国内各党派依然纠缠不清,民间东方移民和本地居民也持续发生冲突。”

莱恩无奈的摇了摇头“已经没有任何国家能阻止埃雷波尼亚的疯狂扩张了,宰相如果再这样继续扩军,或许1-2年后……就连卡尔瓦德也难以再与埃雷波尼亚抗衡。”

在相继吞并朱莱、克洛斯贝尔和诺桑普利亚后,帝国的版图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原本和共和国勉强算是平衡的局面将被打破,凭借克洛斯贝尔足以和海姆达尔相比的税收,帝国的综合国力必然会在1-2年内将卡尔瓦德甩开。

虽然克洛斯贝尔的税收归属贵族联盟,但为了遏制宰相继续扩张的正规军规模,贵族联盟毫无选择,只能被宰相引领的这辆特快列车带入高速扩军的线路中。

就好像卡冈都亚级空中要塞,宰相并不强求贵族联盟上交克洛斯贝尔的税收,反而将四艘卡冈都亚级交给贵族联盟掌控。

但一旦真的遇到需要和外敌作战的时候……难道贵族联盟会眼睁睁看着只有一半兵力的埃雷波尼亚落入下风而不出手吗?想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莱恩思索了一下后说道“如今宰相的意图已经比较明显了,吞掉周围所有好拿捏的软柿子,大肆扩军做好大战的准备,目标……就是卡尔瓦德共和国。”

薇塔轻轻点了点头“使徒们也是这么分析的,半年前,我们的相克实验失败,宰相由此从隐于幕后看戏的状态中脱离,彻底走到了台前,开始大刀阔斧的推进自己的计划。”

“虽然还无法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宰相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考虑到两大国交战和黑之史书上提到的黄昏,说不定……”

薇塔凝重的说道“他是想在引发黄昏的同时,利用世界大战在全世界产生的庞大斗气,完成我当初没能成功的相克。”

“嗯……”

米尔蒂露之前也差不多是这样推测的,薇塔既然从结社的角度上也给出了几乎相同的推断,那么……宰相的计划基本上已经彻底浮出水面了。

“结社那边是怎么想的?”莱恩双眼有些闪烁的看着薇塔“既然宰相的意图和你们相同,结社是否会中止与我们的合作,转而帮助宰相完成黄昏与相克?”

薇塔苦笑着叹了口气“现在还没有彻底定论,一柱打算继续完成我当初制定的计划后半部分,如果无法成功……除我之外的使徒并不排除帮助宰相的可能性。”

“除你之外?”莱恩意外的看着薇塔“也就是说,你不赞成其他使徒的意见吗?”

“嗯。”薇塔的脸色有些阴沉“巨硕黄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没人知道,至少我敢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世界大战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种规模的战争一旦开始,想要再停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