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七百六十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作者:妖僧花无缺字数:3133更新时间:2019-10-31 21:26

“好家伙!”

陆青峰两眼吃痛,惊了一声。

玉帝见状斥道:“教你去看,可不是让你看镜。”

“那看什么?”

陆青峰拿着镜子,见当中映出个疑惑不解的英俊面容来,抬头看向玉帝。

“且自观想‘他我’,此境照观三界,自有回应。”玉帝指点道。

“原来如此。”

陆青峰这才会意。

原来是要让他观想‘他我’。

莫要以为此法简单。

要知道。

三界当中金仙不少,观想‘他我’的法门更是千千万万,但真正能够观想出名堂的,却百不足一。

这百一当中,还有不少耗时甚巨的。

余者。

全都只能走‘得道真意’的道路。

陆青峰有昊天镜在手,不知省了多少工夫。

一道法力打入进去,心中默念:“他我他我他我!他我他我他我!他我他我他我!”

不多时。

就见镜中显出一山,山上有一株青竹。

青竹笔直,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枝繁叶茂,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九枝桠,每支八八青叶,按九宫八卦。

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

殊为奇特。

陆青峰看着青竹古怪,看着那山熟悉。就见镜中景象一转,这才窥见这山全貌。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

丹崖怪石,削壁奇峰。

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陆青峰当时认出,这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花果山是也!

“这是什么竹子,居然长在花果山中?”陆青峰见镜中混沌复辟,便归还玉帝,口中好奇问道。

“此乃‘苦竹’。”

“本是准提教主手中‘六根清净竹’,千万年前还本溯源,交予弟子悟空道人种在花果山中。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欲要效仿石猴,将其造化成人。”

玉帝挥挥手,收了昊天镜。

“苦竹。”

“六根清净竹。”

陆青峰心中动念,看向玉帝:“我之‘他我’,乃是这苦竹?”

“昊天镜做不得假。”

玉帝点头道。

陆青峰一听,陷入沉思,心中也有些恍然。

若他与这苦竹有缘,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佛门拦路,不让他去花果山,恐怕就是为了避免他跟苦竹接触。

否则不论是他炼化苦竹。

还是苦竹将他吞噬。

都不是佛门想看到的。

至于悟空道人为何让他去花果山,陆青峰一时还弄不清楚,不知是敌是友。

“你为清净法竹得道,出身黑风山清静竹林。而这清静竹林又是从‘六根清净竹’一截枝桠造化而来,其中因果,你当知晓。”

“佛门要渡你。”

“是不想你吸收‘他我’,成就大道,以免日后成为大患。”

“至于花果山——”

玉帝握着昊天镜,兀的抛在空中,镜中显化景象。一面是浩荡天河,三千弱水,一面是挺着大肚,手持钉耙的净坛使者菩萨。

“天河弱水。”

“净坛使者。”

陆青峰看着两者,心中涌起一念,忽的一惊。

“你猜的不错。”

“天河弱水便是净坛使者之‘他我’。”

玉帝见状,点头道。

他我无定数。

可以是山,可以是水,可以是人,可以是兽。

千般万种。

不一而足。

如多宝道人,乃是千般灵宝。

如悟空道人,乃是六耳猕猴。

如陆青峰,乃是苦竹。

而这净坛使者,则是这天河弱水。

“居然——”

陆青峰听得愣神,又疑惑道:“净坛使者曾为天蓬元帅,执掌天河,有大把机会炼化弱水,怎么——”

这就犹如将大圣爷放在蟠桃园中——

瞎子点灯。

摆明了要诱人监守自盗。

弱水怎会还好端端在天河流淌?

难道这净坛使者还是个品性高洁之人不成?!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玉帝早知陆青峰会有疑惑,感慨一句,而后道:“净坛使者本是老君门下玄都大法师座下弟子,玄都大法师向朕保举弟子执掌天河。原想着让他吸收他我,从而破境得道。没想到日久生情,堂堂天蓬元帅、法师门徒,居然与弱水之灵产生情愫,不愿炼法,甚至甘愿被贬下凡,历千世情劫,最终化为佛门净坛使者。他历劫时,弱水之灵也葬身劫数之下,不复存在。”

“居然还有这一重。”

陆青峰听得入神。

又想到前些日净坛使者去到天河,嬉笑怒骂,贪杯好酒,喝的酩酊大醉才走。

原以为本性使然。

现在想来,只怕是触景伤情。

“倒是个至情至性之人。”陆青峰对这位肥头大耳的净坛使者当即多了不少好感。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玉帝只是笑着,不去多言,接着先前话茬道:“悟空道人与净坛使者甚是投缘,情谊深厚。后者自觉愧对玄都大法师,没有召唤,不敢回玄都天。西游之后,就一直在花果山中。这次悟空道人请你前去,可能是是要以苦竹招揽你,可能是要将你返本归元,成就苦竹。也可能是想要以苦竹为筹码,与朕交换天河弱水,助净坛使者成道。”

招揽。

炼化。

陆青峰都能理解。

但第三种可能,陆青峰听得有些古怪。且不说苦竹是准提教主赐下,悟空道人有无处置之权,即便悟空道人不惜苦竹,但天河弱水乃是天庭天险屏障,至关重要。

没了弱水。

这道屏障的坚实程度,至少要衰减大半。

玉帝又怎会为了他,行此自毁城墙之举?

彷彿看出陆青峰心思。

玉帝笑道:“若是最后一种想法,却是皆大欢喜。他花果山添一位大罗道果,我天庭也能再添一位顶尖人物。”

砰砰!

陆青峰心脏剧烈跳动。

他承认。

他心动了。

天河弱水固然难得,跟脚更是上成。以净坛使者如今太乙道行,一旦炼化,有悟空道人帮衬,成就大罗道果不是难事。

但苦竹份属先天灵根,却也殊为难得。

与传说中的先天葫芦藤、蟠桃树、人蔘果树等齐名。若能吸收,补全跟脚,陆青峰只怕也能立地成就大罗。

从此不论是弥勒、文殊、普贤,甚至是燃灯上古佛这等人物,全都不用畏惧。

那才是真正逍遥。

真正自在。

只是。

“苦竹。”

“弱水。”

“不论是我投入花果山,还是玉帝以弱水置换,助我成道。成道之后,怕是所求不小,兴或有性命之难。”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也没有白拿的好处。

这个道理,陆青峰自是明白。

“我现在没得选择。”

陆青峰心底苦笑。

看似选择权在他手上。

可外有佛门窥伺,欲要断绝天庭与花果山的‘互惠互利’。而花果山中,又有苦竹生长,欲要化形而出。

苦竹是他‘他我’。

他又何尝不是苦竹‘他我’?

若不先下手,日后定要如芒在背,日日惊颤,夜夜胆寒。

玉帝不见得会害他。

可一次护他,两次护他。

待到收复天河的功绩、情谊消耗完了,仁至义尽之时,龟缩天河恐怕也难存身。

一边是成道逍遥,结下因果,未来恐有大祸。

一边是龟缩天河,遭人惦记,战战兢兢。

这么一想。

哪里还有给他选择的余地。

陆青峰收拢心神,冲着玉帝躬身拜下,口中高声道:“请陛下成全,助小臣得道。日后鞍前马后,定尽全力!”

只要他修成大罗。

再将一门门无上大神通修行至深。

即便日后要替玉帝应劫挡灾,也未必没有生路。无须多想,先将眼前这一关渡过再说。

“哈哈!”

“天蓬真君言重。”

玉帝闻言不由朗声大笑,口中道:“真君本就是我天庭大神,如今机缘在前,朕自当尽一份力。”

“多谢陛下。”

陆青峰定心,不再多想。

……

此事议定。

但一时半会急切不得。

一来,陆青峰初晋金仙,还须不少时间苦修,将元神烙印彻底寄託大道,这才好进行第二步修行。

二来,净坛使者要炼化弱水。

日后天河无险,却不可无兵。

在陆青峰巩固道行,闭关修行的这段时间,还得将天河经营一番,使得兵强马壮,内外如铁桶一般。

唯有这样。

他才好去花果山修行。

闷头回了天河。

两耳观闻天下事。

近来大事,无非就是下界当中好一场厮杀。

外人不知缘由,只知道西方弥勒佛祖与文殊、普贤两位大士联手,与灌江口二郎小圣、杀神白起以及一位神秘黑袍道人足足斗了三月有余。

天上杀到地下。

地下杀入海中。

海中杀入三十三天外。

直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惊动三界不知多少大能。

谁也没想。

弥勒、文殊、普贤这三位,仗着法宝厉害,居然不是杨戬、白起、蚊道人对手,被杀的败退,最终还是南海观音大士出手,才将杨戬三人杀退。

这一场恶斗。

天庭显峥嵘,玉帝显手腕。

杨戬、白起、蚊道人多年不出手,各自潜修,如今早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让不少大能心生警惕。

更有人注意到这一役的导火索——天庭新任天蓬真君。

陆青峰第一次出现在三界最顶尖的一撮人的视野当中。

但这位正主自打回了天庭,就缩在天河不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