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成功爆破(修)

作者:寻青藤字数:6399更新时间:2020-04-15 03:33

当天傍晚时分,宁志恒和易华安离开住所,来到了一处安全屋,康学致和邓志宏早就等在这里,看到宁志恒进来,都赶紧起身立正。

“处座!”

“处座!”

宁志恒径直来到座位上坐下,挥手示意,直接说道:“今天不汇报工作,时间紧,我们长话短说!”

康学致和邓志宏不敢怠慢,凝神静听。

宁志恒将这一次的前因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野岛一郎手上沾满了我军民的鲜血,可谓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上野圭介更有甚之,以前在我国东北地区,就制造过多次无人区事件,后来调入南京,主持建设毒气工厂,对我们的威胁极大,此外还有七名中毒者,都是日寇汉奸,均是死有余辜,这些人必须要清除掉,明天他们离开南京,就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

说完,他将一张地图铺在桌案上,其他众人赶紧上前,围在桌案旁,俯首看去,原来这是一张京沪铁路的路线图。

宁志恒继续说道:“明天上午九点,这九个人都会乘坐军用专列,转往上海医治,我决定,由志宏带队,从行动队中挑选十名队员,潜入到这里……”

他的手指落在地图上的一个点上,“这里叫金山围,在镇江以西,距离南京火车站大约六十公里,火车需要大约一小时四十分钟。”

“您是说在这里布置爆破点,炸掉火车?”邓志宏眼睛一亮,开口问道。

他最擅长的就是爆***座点名让他带队,很明显就是要采取爆破的办法,解决掉所有目标。

“对,就是这个意思!”宁志恒点头说道。

对于这一次的行动计划,他之前做了详尽的考虑,原本他还打算使用定时炸弹,安放到军用专列上,可是这个方案并不可行,首先是安放的难度太大,这种行动没有内应携带和安放定时炸弹,是很难完成布置的,自己没有条件做到这一点。

其次,制作的定时炸弹威力有限,最多只能是炸毁一个车厢,对专列的其他车厢破坏力有限,很难保证一次解决所有目标。

所以最后他还是决定,在铁路上做文章,这是最稳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他在来南京的路上,因为铁轨被破坏,耽误了几个小时,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袭击方法。

首先火车在行进的过程中,路线是固定的,行踪无法掩盖,在长达数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的铁路线上,只要找到一处漏点,就可以对其进行致命的打击。

这对攻击者很有利,而作为被袭击的一方,就显得非常被动,防守起来很吃亏,需要投入大量的军力人力,想要做的这一点,非常困难。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战争初期,京沪铁路屡遭救国军和新四军的破坏,日本人极为头痛,后来下了大力气,调动所有的军力将中国军队压制在苏南偏远地区,才修复了京沪铁路,但就是这样,铁路沿线还是很难保证绝对的安全。

上一次在半路上,军统方面的行动虽然失败了,可是参与人员并没有受到损失,这就是因为行动一方主动性强,一击不中,也可以从容脱身,反之,防守一方很难找到隐藏在暗处的对手,想要抓捕,需要很强的机动性,还有非常好的运气。

而这一切,这正符合宁志恒的所有要求!

听到宁志恒提出这个行动方案,邓志宏开口说道:“金山围这个地方我知道,在战前我去镇江办事的时候,还路过这里,那里的地形复杂,山地丛林较多,我手下的行动队员雷朋就是镇江人,他熟悉那一带的地形,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爆破点。”

“这样就更好了,记住,就在金山围以西不远,就有一片树林,这片树林就在铁路以南,不到二百米,这是个极好的观察点,你们可以借此藏身,等到专列到达后,启动爆破,就可以了!”

邓志宏听到这里,上前仔细确定了位置,当即点头说道:“爆破地点已经确定了,现在就需要准备炸药了,您是要炸毁整趟列车吗?这可需要大量的炸药。”

“这次主要是运送病人去上海,所以护卫的人员不会太多,最多就是一个两个小队左右,我估算着也就能挂七八节车厢,我不能确定他们安置病人的车厢,所以这一次的用量要用足,不仅要炸毁铁轨,还要确保将专列彻底破坏,这样才能达到行动目的。”

邓志宏闻言,暗自计算了一下,好半天才点头说道:“如果有梯恩梯炸药,最少需要三百到四百公斤,还有相应的雷管,如果用电爆地雷,那就更有把握了,还需要最少两百五十米的引线,至于起爆装置,我可以自己制作。”

对于军火炸药,宁志恒倒是不缺,毕竟藤原会社的护卫队就是一支准军事化的部队,他虽然不贩卖军火,但是不等于不储存军火,不过所谓的电爆地雷,他还真是没有!

“没有电爆地雷。”宁志恒没好气的说道,他知道邓志宏口中所说的那种地雷,是一种反坦克雷,爆破威力极大,能够将装甲履带都炸翻,可是他还没有阔气到,连这种高端武器都装备的地步。

“只有梯恩梯炸药和雷管,这样稳定性强一些,要知道每一趟军用专列前面,都会有一列装甲列车开道,稳定性不好,会容易引爆的。”

梯恩梯炸药的稳定性是出了名的,对摩擦、震动都不敏感,就算是被子弹命中,也不会被引爆,必须是要用雷管来引爆,这是爆破作业的首选。

邓志宏嘿嘿一笑,点头说道:“梯恩梯炸药也行,没有问题。”

“需要说明一点!”宁志恒接着吩咐道。

“如果一切顺利,启动爆破之后,所有人员必须马上撤离,不能为了确认目标的情况,而在爆炸点逗留时间过长,要知道,专列前面都会有装甲列车护送,上面最少有二十名全副武装的日本军士,一旦被他们咬上,就很难脱身,而且那里可是铁路沿线,日本人的防护力量很强,爆炸之声很快就会引来附近的日军,所以一旦启动爆破,就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那如何确定行动是否成功?”邓志宏一愣,疑惑的问道。

就知道是这样,宁志恒暗自庆幸自己多交代了这几句,不然,邓志宏一定会在原地观察爆破后的情况,甚至有可能会对目标补枪,这样的话,危险性就大大增加了!

“行动是否成功,我们早晚会知道,这次不行也没有关系,等他们到了上海,一样逃不过我们的手心,无非是多费些手脚罢了,所以你要切记,绝不能贪功恋战,我们没有必要过多纠缠,你是行动指挥,心里要有数,只要发现一丝不对,就马上放弃行动,明白了吗?”

宁志恒的这一番话,说的语气很重,这是强调重要性,容不得邓志宏有半点违逆之心。

邓志宏心头一震,当即挺身立正,郑重领命:“是,志宏绝不敢违抗军命,一定按照您的命令行事!”

此时,一旁的康学致却是有些迟疑,他心思缜密,考虑的更多,开口说道:“处座,金山围距离南京五十公里,又要携带这么多爆破物资,队员们不可能徒步前往,这必须要使用机动车辆,最少也需要一辆卡车运输,而使用机动车辆就必须要上公路,铁路沿线都是日本人控制最严的地区,一路上一定会有不少关卡,驾驶车辆,又携带这么多炸药,肯定是过不去的,这又需要通行证件,这一切都是需要考虑到的。”

宁志恒心思缜密,对此自然早有安排,他沉声问说道:“这我也考虑到了,今天晚上会有一支运输车队去往镇江,这是日本藤原会社给镇江的藤原分社运输物资的车队,一个小时后,志宏带领队员去东部市区的鼓楼大街那个三叉路口等待,车队会经过这里,你们上最后一辆卡车,司机是我们买通好的,爆破的物资也在车厢里。”

此言一出,康学致和邓志宏都是一惊,对于藤原会社,他们自然是清楚的,这是日本顶级权贵藤原智仁的产业,是华东,乃至华中地区最大的财阀,在日伪占领区可以说是巨无霸的存在,没有想到,处座能够打通他们的关节,为自己提供方便。

宁志恒自然不能把自己和藤原会社的关系告诉两个人,哪怕他们是情报科的高级干部,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所以只能这样安排,其实,这后面都是易华安在调度。

此时,他接着说道:“藤原会社的车队在日本占领区都是免检的,这条公路也是他们跑惯了的,肯定是通行无阻,你们在金山围附近脱离车队,再徒步前往爆破点。”

说到这里,他特意嘱咐道:“记住,司机只是拿了我们的好处,并不是我们的人,所以什么也不要说。”

“是,什么也不说!”邓志宏立正领命。

之后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方方面面都已经考虑仔细,邓志宏感觉没有问题了,于是告辞离去,抓紧时间,挑选行动队员,做好行动前的准备工作。

看着他们离开,宁志恒对易华安吩咐道:“这后面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会社这边要注意保密,要选用最可靠的人选协助他们,不要出纰漏。”

“是,您放心吧!我会安排了一切,保证没有问题!”易华安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邓志宏带着十名队员守在预定的地点,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静静的等待着。

很快传来了一阵车辆发动机的声音,明亮的车灯越来越近,一行车队从三岔路口快速驶过。

等着前面的车辆过去,最后一辆卡车在路口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

邓志宏知道这是来接自己的,当即一挥手,队员们快速靠近,掀开后车厢的布帘,身形一纵,动作敏捷的上了车厢,车辆再次启动,很快就赶上了前面的车队,一路向东驶去。

后车厢里已经摆放了一堆物品,外面用油布遮盖的严严实实,邓志宏上前掀开油布,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堆木箱子。

“打开看看!”邓志宏低声吩咐道。

行动队员们上前很快打开木箱,里面果然都是邓志宏需要的各种物资,梯恩梯炸药和雷管,还有一团引线,估计至少也有几百米,足够行动使用了。

邓志宏不禁轻吁了一口气,处座当真是有手段,在南京这个日伪政府的大本营,这么多的爆破物资,只一个小时就已经准备妥当,还轻松解决了运输问题,看来在南京,处座绝不止他们这些手下,肯定还有另外一支力量潜伏,并且能量强大,当真是深不可测。

车队在黑暗中行进,不多时就停了下来,前面传来了高声呼喝的声音,邓志宏知道,这里是出南京城的关卡,正在队员们都心中忐忑之时,车辆又重新启动,很快就过了关卡,出城而去。

“这帮家伙真的连查也不查,这藤原会社的车队,真这么好使?”身边的一个队员忍不住吐出一句,他们这些人在上海的时候,也是听说过藤原会社的名头。

邓志宏笑道:“正是因为这个招牌好用,我们才用他们,这些家伙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就从他们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过去。”

一路无话,车队在黑暗中行进的并不快,每到一个关卡,只是略微停留了一下,就顺利通过,更没有人多事,上来搜查车辆。

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车辆突然减速,缓缓的停了下来。

早就准备好的众人,各自背负着一部分爆破物资,从车厢上跳了下来,车辆再次发动,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邓志宏转身问道:“雷朋,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行动队员雷朋借着月色,四下打量了一下,点头说道:“位置没有错,从这个岔道下去,穿过这片山丘,再走不远,就是金山围段的铁路。”

大家精神一振,邓志宏大手一挥,命令道:“出发!”

第二天上午,南京火车站台,宁志恒向担架上的野岛一郎温言安慰几句,野岛一郎眼含感激之色,却是不能言语,两个人紧紧握了握手,这才依依惜别,眼看着九个病人被抬进了车厢,专列缓缓启动,驶出了火车站。

宁志恒抬手看了看时间,正是上午九点整,一旁陪同的今井优志看着火车离去,恭声问道:“先生,您放心,我特意安排一队医护人员照顾野岛君,绝不会出问题。”

宁志恒点头笑道:“多谢了,今井君,正好,我还要去领事馆一趟,拜见清水次长,你陪我一起去吧!”

“嗨依!”今井优志躬身领命。

上午十点,金山围段铁路的南侧树林里,邓志宏和雷朋两个人正趴在地上,手拿着望远镜,向南京方向观察着动静。

昨天晚上邓志宏带着队员们赶到了预定的爆破点,就马上埋放炸药,布置炸点,拉放引线,布置完成后,因为担心撤离时,人太多容易出意外,所以他命令其他队员连夜撤离,自己和雷朋两个人留下启动爆破装置,

“组长,今天上午南京方向已经过去两列车了,这下一列,应该就是了吧?”雷朋轻声问道。

邓志宏却是耐心极好,抬手看了看时间,不紧不慢回答道:“差不多了,要是九点准时发车,也就还有三十分钟,别担心,军用专列好认,前面有装甲车开道,只要看见了装甲车,那就一定是了!”

“嗯!”雷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要说这些年,咱们炸人,炸车,炸仓库,还炸过大饭店,就是没有炸过火车,这一次,可是赶上了,组长,一会儿要不就让我来启动?”

“啪!”

一巴掌打在雷朋的后脑勺上,邓志宏轻声笑骂道:“我不也没炸过吗!还敢和我抢!”

两个人时不时地说笑打趣,打发时间,突然,雷朋眼神一紧,指着爆破点的方向,急促的说道:“组长,你看!”

邓志宏闻言,赶紧也看了过去,原来从东面走来一名铁路巡道工,只见他身背着皮包,手里拿着一把专用的巡道锤,不时的敲击着铁轨,正在一步一步向爆破点走近。

这有经验的巡道工,只需要用锤子敲打铁轨,通过敲击声音的不同,就可以判断出各种情况,如果铁轨不与地面相连,虚空浮动,或者螺丝松动或有裂缝,那么声音的音调和音色会发生变化,巡道工就会提前发现事故隐患,进行简单的修理,或者通知铁路维修班赶来进行大修,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却十分重要,担负着铁路安全运输的重责,人命关天,一条枕木,一个螺钉,都马虎不得,所以巡道工一般都是的非常敬业尽责的。

“组长,这个小子可能要坏事!”雷朋目不转睛地盯着巡道工的一举一动,轻声向邓志宏说道。

邓志宏也正在观察,心里同样是没有底,昨天晚上在铁轨布置了那么多炸点,埋放了那么多的炸药,铁道地基肯定会有挖动过的痕迹,地面和铁轨之间不免有松动的地方,他不知道,这个巡道工能不能发现,自己忙了这一晚上,可不要坏在这个巡道工的手里。

“不管了,我们摸过去,把这个家伙绑起来!”邓志宏终于下定决心,他可不敢有半点侥幸之心,关键时刻,当断则断!

这名巡道工走的并不快,他负责这一段的巡道工作,每天要走好几十里,今天再走一段,就算完成任务,可以打道回家了。

手中的巡道锤,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铁轨,不时发出坚实清脆的声音。

突然,耳中传来一道空洞的回声,他眉头一皱,俯下身子,继续敲打了一下,仍然是那种发闷空洞的声音,这是表明,铁轨和地基枕木之间有悬空不实的地方。

巡道工有些诧异,这一段铁路他每天都要巡查,这里的地基很实,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很快他发现,在枕木缝隙之间的地基表面,有挖动过的痕迹,赶紧用手扒拉几下,浮土拨开,赫然露出下面的雷管和炸药。

有人要炸铁路!

他只觉得汗毛耸立,浑身渗出一层冷汗,立时就要喊出来声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冒出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扑了过来。

巡道工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被重重地一击,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么的,果然让他发现了!”雷朋啐了一口唾沫,嘴里骂道。

邓志宏上前把已经挖开的浮土复原,检查无误,转身和雷朋两个人,抬起巡道工的身子,向树林走去。

费了好半天,两个人才把巡道工拖进树林,累的呼呼直喘。

“这家伙真沉!”雷朋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忍不住嘟囔道。

“好像有动静!”邓志宏突然说道,两个人同时拿起望远镜向西方看去。

很快,只见一列三厢的装甲车呼哧呼哧地向这里驶来。

“是他们!”邓志宏兴奋的一挥手,一把抓起启爆器,快速连接电线,之前担心误爆,他一直没有连接电线,只见他手指翻动之间,电线已经连接好,将启爆器放在身前,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只等着专列的出现。

很快,装甲车顺利通过爆破点位置,没有察觉出不对,一路向前驶去。

不一会,军用专列进入了视线之内,列车头冒着蒸汽,发出呜呜的鸣笛之声,拖着八节车厢,轰隆隆地发出沉闷的声响,越来越靠近爆破点。

邓志宏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手中紧紧攥着启动杆,生怕错过了最佳启爆时机。

好在这个时代的火车行进速度并不快,足够让他有反应的时间,眼看着火车就要头进入爆破点,邓志宏双眼圆睁,手臂上的肌肉绷起。

列车进入爆破区域…

突然,他猛地按下启爆杆,电流传递之下,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爆破之声,响彻云霄,惊天动地!

随着这冲天热浪,列车的火车头,被巨大的破坏力高高抛起,又重重地落在地上,砸起老高的尘土,几节车厢也是被震的四分五裂,在炽热的波浪中翻滚着,借着惯性的力量,脱离轨道,向前冲击,转眼间厢体崩散,只剩下一个底盘,里面的人体像是下饺子一样,抛散出来,发出凄惨至极的叫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