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医院探望

作者:寻青藤字数:3044更新时间:2020-04-13 21:05

转过天来,正午时分,特高课课长今井优志携带重礼,前来拜见宁志恒。

书房内,今井优志正在向宁志恒诚恳的说道:“先生,这一次多亏了您的庇护,不然上原将军盛怒之下,卑职绝难全身而退!”

宁志恒闻言摆了摆手,和声安慰道:“今井君,何至于此,叔父这个人虽然严苛,但绝不会迁怒无辜,你在这件事情上虽然负有责任,但有情可原,最需要追究的,应该是领事馆,要不是他们自己出了内鬼,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放心,我会为你说话的!”

这番话算是让今井优志心中大定,自己今天这一趟没有白来,不愧是藤原家的嫡系子弟,做事就是大气,是一颗靠得住的大树!

今井优志躬身深深一礼,感激的说道:“多谢先生的厚爱,卑职感激不尽!”

宁志恒哈哈一笑,示意今井优志落座,两个人相互叙谈起来。

“不过,今井君,这一次的事情确实闹得很大,你要想完全脱身也不现实,这要看最后造成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目前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找出真凶,把不利的影响降到最低,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收获?”

今井优志闻言,面露为难之色,有些无奈的说道:“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相关的人员抓了不少,可是詹元良还是让他逃了,他经常去的地方都翻了一遍,家人也不见了踪迹,至于他的邻居和朋友,经过审讯,也没有发现半点线索,估计早就离开南京城了。”

宁志恒一听,也是放下心来,这也并不意外,詹元良既然敢冒风险下毒刺杀,就肯定已经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做好了暴露的准备,南京站也不会留下破绽,让日本人有机可趁。

“人既然抓不到,那就要想办法把麻烦推出去,我建议你把重点集中在领事馆方面,要让他们清楚,这件事,完全是他们内部控制不严,让中国人钻了空子,结果导致严重的后果。”

今井优志连连点头,这和他之前设计的完全一样,他赶紧说道:“您说的太对了,我已经抓捕了领事馆的另外两名中国人,只是他们都是杂役,地位不高,有些分量不足啊!”

言下之意是准备拿这两个中国人当替罪羊,可是却有些拿不出手。

宁志恒皱了皱眉,他也不愿意让今井优志对那两个无辜者下手,于是接着问道:“那领事馆别的职员呢?詹元良在领事馆工作了十年,总会有相熟的同事和朋友吧?”

今井优志双手一摊,有些懊恼的说道:“至于这些人,我也进行了传唤询问,不过崛公总领事完全不配合,不允许我们扣押和刑讯领事馆职员,我请示了上原将军,将军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只好都放走了。”

日本各部门之间也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矛盾,崛公一淳生怕今井优志急红了眼,为了推卸责任,对领事馆的人员屈打成招,这样主动权就落在了特高课的手里,那不是那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所以崛公一淳顶住压力,坚持不肯让今井优志动手抓捕,领事馆表现的如此强硬,就是上原纯平也不愿意真的撕破脸,再说,上原纯平很清楚,此事肯定是詹元良的个人所为,和其他领事馆人员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让今井优志搞的太难看。

这样一来,就让今井优志两边不讨好,颇为难做。

宁志恒一听,想了想,点头说道:“叔父自有他的考虑,如今清水次长就在南京,你逼迫太甚,难道真要和外务省撕破脸?不过,这件事情他们怎么也推不干净,这样,我提一个思路,你考虑一下!”

“请先生明示!”今井优志赶紧点头答应道。

“其实这一次的动静虽然闹得挺大,中毒的人员也有不少,可是这里面并没有什么重要人物,实际损失并不大,高层之所以要追究问责,是认为被重庆政府算计,脸面上不好看,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呢?把这件事往私人恩怨上牵扯,就说这个詹元良因为个人原因,对领事馆的某些人不满,积怨成愤,这才决定下毒报复,其他人都是被波及的无辜受害者,你看怎么样?”

宁志恒的话,让今井优志眼睛一亮,这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影响降低到最小,如果把案件上升到中日双方对抗的层面,那么这个场面可就大了,不仅要得罪外务省领事馆,还要抓捕真凶,追查其身后的情报组织,甚至进行报复行动,自己的麻烦还在后头呢!

可是如果大事化小,只把詹元良定位成一个普通人,那么领事馆方面就没有负担了,没有什么国党间谍潜伏的狗屁事,领事馆上下更也没有失察一说,不过就是一个职员因为私愤而做出的报复行为,这一里一外,性质就完全变了,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可是刚刚高兴了一会,就又有些迟疑地看着宁志恒。

“怎么,你觉得有问题?”宁志恒不免有些诧异,按理说他这个解决方案,目前来说对各方面都可以交代的过去,日伪政府的脸面上也好看,今井优志自己也可以推卸责任,甚至军统南京站,也可以稍缓压力。

今井优志解释道:“如果按您所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上原将军那边是清楚的,詹元良十有八九就是国党军统潜伏人员,这样轻拿轻放,不知道将军能同意吗?”

“今井君,你多虑了!”宁志恒哈哈一笑,“叔父这边我来解释,他也不是死板的人,知道变通之道,能够把这件事情按下来,减少不利的影响,也是他愿意看到的,不过,你要外松内紧,对詹元良的追捕工作不能放松,该做的不能松懈!”

听到宁志恒愿意为自己担待,今井优志欣喜万分,赶紧点头说道:“有先生出面,将军那里自然没有问题,我只需要找出一个由头,就可以交代过去了。”

“你打算选谁来作这个由头呢?”

“内田铭山,领事馆副领事,这个人已经在事发之后,就中毒毙命了,到时候,就说此人与詹元良有矛盾,詹元良对他积怨成恨,才下毒报复!”

宁志恒眼睛一亮,合掌笑道:“这个人选的不错,地位高于詹元良,时常接触,难免有些磕碰,就算没有,也可以润色一下,反正是死无对证!”

两个人心里想到一处,事情有了着落,都是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宁志恒随即把话题一转,问道:“对了,中毒的人员里,除了内田铭山和那位书记官,这两天还有死亡的人员吗?尤其是那位生化专家上野圭介,他的情况如何?”

虽然口中询问的是上野圭介,其实宁志恒最关心的还是野岛一郎等第六师团的军官,当然上野圭介也是一个重要人物,他对中国军民的危害程度,甚至远超野岛一郎等人,只不过,宁志恒更加痛恨这些参与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所以更关注这些人。

今井优志回答道:“昨天又有两名中毒人员死亡,是南京政府的两位高官,其他人员都已经清醒了过来,上野圭介也醒过来了!”

宁志恒闻言顿时一愣,怎么会这样,忍不住诧异的问道:“都醒过来了?当时岛田医生不是说,情况很不乐观吗?”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一次真是万幸,我们检查过,詹元良的下毒剂量并不多,他为了扩大毒杀范围,还兑入了比较多的酒水,导致酒水里的氰化钾浓度很低,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除了那四名死亡人员,其他的人都抢救了回来。”

宁志恒闻言,心中顿时一沉,没想到这些家伙运气这么好,竟然死里逃生,躲过这一劫!

“野岛一郎和他的同僚都救回来了?”宁志恒再次问道。

可是宁志恒闻言,却是非常的失望,野岛一郎和上野圭介这些重要目标,竟然都被救了过来,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不过,以他的性情,想要除掉某些人,又岂能轻易放弃,大不了自己再动一次手,送他们一程。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对今井优志说道:“今井君,我看时候尚早,不如你陪我去医院看一看这些受伤人员,尤其是野岛一郎,他是我的同乡,刚刚结识,原本是要亲近一番的,现在他受了伤,正好是个机会。”

今井优志一听,赶紧点头答应道:“当然,既然是先生的同乡,确实应该去看望一下!”

宁志恒唤来易华安,吩咐他准备一些滋补礼品,又让木村真辉备好车,一行人出了住处,赶往同仁会医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