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重庆闻讯

作者:寻青藤字数:3235更新时间:2020-04-12 20:41

当天晚上,宁志恒就拟定了电文发往重庆,把今天在领事馆发生的一切,都做了简短的汇报,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次的下毒事件,一定是军统所为。

早在来南京的路上,发生的铁轨被破坏的事情,宁志恒就知道,使节团进入南京后,这样的刺杀行动一定会持续发生,可是他没有想到,南京站的动作会这么快,闹出的动静会这么大。

说起来,自己还真是小看南京站,他们之前的表现实在欠佳,被日伪情报部门追的无处落脚,可是手中竟然还有詹元良这样,潜伏日本人内部这么深的棋子,看来军统局的底蕴还是有的,只是可惜了,此次行动过后,这样重要的棋子就没有了价值。

第二天,日本领事馆的下毒事件,就传遍整个南京城,因为赴宴的宾客众多,这样的消息根本瞒不住人,日本方面和南京政府下令约束宣传机构和各大报刊,禁止刊登有关的消息,试图把影响降到最低,可是效果并不佳。

日伪各大情报部门也开始对南京城进行了彻底的搜查,军方也是全力配合,大街小巷上布满了军警和特务,南京城内风声鹤唳,局势再一次紧张起来。

重庆军统局的办公室里,局座看完手中的两封电文,忍不住轻吁了一口气,心中惋惜不已,抬手将电文递给了一旁的边泽,叹道:“看看吧!一次绝好的机会,真是太可惜了!”

边泽接过电文仔细查看,这两份电文分别是军统南京站和上海情报科的来电,汇报的却是同一件事情,都是昨天晚上日本驻南京领事馆的下毒事件。

只是和往常一样,上海情报科的情报显然要比南京站汇报的更加详尽。

在南京站的叙述中,只是说明了尚振云在镇江拦截使节团的行动失败,随后启用了潜伏多年的“猎人”,在欢迎宴上下毒的情报,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而在上海情报科的叙述中,将这次行动的后续情况都进行了汇报,宴会进行时,有日伪人员中毒,人数多达三十四人,但遗憾的是,使节团的三位主要成员和日伪高层均躲过了此次毒杀行动,而这些中毒者多为中层人员,且因为毒药剂量不够,中毒者症状较轻,送往医院的途中,日本领事馆副领事内田铭山和书记官宫下佑介毙命,其他人正在医院抢救,后续情况正在继续调查中,而且在情报科在最后着重提醒,日本人已经查明,下毒者为日本领事馆职员詹元良,判断此人为军统潜伏人员,身份已经暴露,日伪情报部门将在南京城进行一场彻底的搜查行动,望总部提醒南京站做好应变的准备。

显而易见,情报科的工作更快捷,也更准确,对南京站的汇报做了非常详尽的补充。

看完这些,边泽也是摇头说道:“太可惜了,这要是给一锅端了,南京那边只怕立时就处于瘫痪状态,足以震惊各方,绝对是奇功一件。”

局座苦笑道:“是啊,天不遂人愿,这一次使节团进入南京,正好是领事馆负责接待,这样的机会太难得,这才让尚振云下决心动用了潜伏在领事馆的“猎人”,可是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还是很不理想,这可是我多年前亲手埋下的钉子,好不容易可以派上用场了,就这么废掉了,实在可惜!”

边泽心中也是暗自可惜,要知道日本人对中国人是很防范的,能够日本领事馆这样的关键部门,安插一枚钉子,其价值有多大,可想而知,难怪局座如此心疼。

他开口劝慰道:“局座,事情总有万一,您也不必介怀,再说这一次毒倒这么多人,虽然没有大鱼,可收获还是有的,最起码,也好好教训了一下日本人,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即便是在南京,我们军统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威慑作用还是不小的!”

局座闻言苦笑一声,心中还是颇为失望,南京站奉命刺杀使节团,最后启用了蛰伏多年的情报员“猎人”,孤注一掷,这原本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可惜最后就网到了几条小鱼,这样算来,还是有些吃亏了。

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此次行动之后,日本人一定会更加小心,我们很难再有机会,而且尚振云汇报说,猎人平安脱身,南京站也已经撤到了江北,短时期内是不能在南京城里行动了,所以刺杀行动暂时告一段落,以后看情况再说。”

“那情报科那边怎么回复?”

“让他们密切关注后续情况,查明日本人和南京政府的损失,尤其是那个生化专家上野圭介,情报科汇报说,这个人也在中毒者之一,如果能够毒死他,这次行动就不算亏本!”

边泽感慨的说道:“明白了,他们的情报能力真是厉害,即便是在南京,也能够这么快打探到这样的消息。”

“何止,这些都是小事,日前情报科又有重大情报,有确切消息,日本人又要准备对长沙大举进攻了!”

“什么?这是真的?”边泽忍不住失声问道。

自从两年前长沙会战之后,中日双方虽然交火不断,可都是局部会战,在正面现场上,基本上处于对峙状态,这么长时间过去,双方都有些懈怠了,现在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吃惊不小。

局座说得对,相比而言,这样影响巨大的军事情报,才是最重量级的情报,其价值足以影响到整个战争局势。

局座轻轻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日本内部有重大变化,南进计划提前实施,华中派遣军有意在撤军之后,削弱我方的实力,这也是情理之中,估计这次攻势很快就会发动,我已经上报给军事委员会,让长沙前线各部队紧急备战,不要被日本人打个措手不及,吃了大亏。”

边泽点头说道:“是啊,我记得当初也是情报科示警,我们才躲过日本人偷袭赣北的行动,这一次又得了消息,真是幸运啊!”

当天晚上,江北地区的一处安全屋里,尚振云和詹元良正相对而坐。

此时他们已经获悉了一些下毒事件的后续情况,总部也用电文发了通报,尚振云知道这次的行动并不尽如人意,效果远没有达到之前的预期。

他轻叹了一声,向坐在对面的詹元良说道:“老弟,是我对不住你,十年的潜伏生涯,就这样结束了,都是我太心急了……”

“别这样说,也是我运气不佳,潜伏了这么久,唯一一次行动,还给搞砸了,惭愧啊!”詹元良摆手苦笑道,他看着尚振云,“站长,其实我心里非常感激你的,这些年来,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天天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每次看着孩子老婆,都生怕有一天会牵连了他们,被日本人给害了,你知道吗?我离开领事馆的那一刻,心情一下子就彻底放松了,好像这些年压在心头上的石头都没了,真是说不出的畅快,哈哈!”

这倒是詹元良的真心话,十年如一日的潜伏在敌人内部,心理压力自然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也不是圣人,也有恐惧,也会畏惧死亡,更牵挂家人的安危,好在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尚振云闻言,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看着詹元良,不禁笑道:“这么说,你还是感激我了?”

“确实要感谢你,总算是解脱了,站长,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你都暴露了,还能怎么做?而且总部传来命令,你要赶回重庆总部,你的职务将由局座亲自安排,我会安排你们全家尽快启程,老弟,日后前程无量啊!”

通过总部的电文,尚振云才知道自己之前走了眼,眼前这个詹元良竟然跟脚不浅,原来是局座早年的班底之一,他的潜伏任务就是由局座亲自安排的,说起来,日后的前途只怕还要在自己之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借重之处,要不然,他也不会对詹元良这么客气。

“对了,站长,你知道上野圭介的情况吗?我走的时候,是把清酒放在他的席位附近了,不知道,有没有毒死他?”詹元良念念不忘,这执行的第二目标。

尚振云也是并不确定,他的情报来源其实很少,除了在南京城里还有几名情报员,其他就只能依靠总部给他传达的信息。

南京城里的情报员没有这个情报能力,只知道外界传播的模糊信息,反倒是总部那边的消息非常及时准确。

“总部说,上野圭介也中毒了,不过就是你的剂量下轻了,他现在还没有死,能不能救回来,也不清楚,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你安心回重庆就好。”

尚振云苦笑道:“我们南京站的情报网络基本停用了,现在很难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是上海情报科那边的消息,他们的手已经伸到南京了,我们这样的也就干点粗活,情报方面,总部也不指望我们。”

“原来是他们!”

詹元良顿时恍然,上海情报科的名头,在日本人内部是无人不知,就是在外务省来往的文件上,这个名字也是屡屡出现,称得上是威名赫赫。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