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火枪营

作者:固执的胖子字数:3503更新时间:2018-12-06 23:58:49

政和五年十一月初启程,北风呼呼,一场瑞雪,天上地上一片白,要不是是不是有树木房子,都容易让人忘记自己身处何地了。

等到花荣终于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带着三千火枪营手下终于赶到了泽州。

五万燕军就驻扎在离泽州外三十里的平地上,占地将近十里,前后筑造十八个营寨。

林冲中军就驻扎在正中。

林冲身为太尉,正一品,高过花荣。

但林冲接到了传令兵的禀告后,带着秦明几个主要武将亲自在门口迎接。

远远看到林尉帅竟然出门迎接,花荣也不敢托大,急忙策马上前。

隔着十几二十步,就早早下马。疾步走过来,花荣忙拱手说道:“罪过罪过,竟让殿帅在这风寒中等候!”

林冲笑着说:“花兄说那里话。外面风大,走,随我进营。我已经叫人备下酒宴!”

林冲既然这样说了,花荣也不好拒绝。再说人家可是太尉,在大燕国可以说位高权重。

自己的妹妹、侄子日后说不定还要靠着他的帮衬才好稳固地位。

花荣落后半步说,“林殿帅先请!”

林冲拉着花荣,一同往帅帐走去。“你我同殿为臣,何分上下。走!”

帅帐中,正中摆着两张案几,两侧分别排着五张案几。

林冲拉着花荣分左右坐下,后面跟着的秦明、黄信等将军各自按照官职选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虽然明令禁止军中禁酒,不过这天寒地冻的,又不是上战场。更何况不过一人才喝一壶酒罢了。

就算军令官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闹没趣,甚至他都拿着酒杯,喝了几杯,暖暖身体。

酒过三巡,霹雳火秦明喝了几杯酒,看着酒杯说:“这鬼天气,要是没有这东西真不知道该怎么熬下去!”

黄信接口说:“却是,我们这些人还少,那些探马、暗哨这些正是靠着这东西,才能在深夜中熬下来。圣上当年叫人酿出来的这东西,果然是一大幸事!”

花荣笑着说:“圣上知道大家辛苦,这次花荣前来的时候,还吩咐让花荣带上十几车烧刀子,给诸位助威。”

林冲听到忙朝着大定府方向拱手说:“皇恩浩荡,臣自当舍身报国!不知道圣上派花将军前来,还有其他事情交代吗?”

花荣他一向是坐镇后方的,但是现在却是派自己的大舅子前来,让林冲不由得不多思量。这是想让花荣来镀金呢,或者是想打压一下自己,随便增加花荣的威望?

花荣可不是个笨蛋,他可不想将林冲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他忙解释说:“其实这次,圣上派遣末将前来,是特意为了验证一阵新式武器而已!”

林冲听到,顺口说道:“哦,是何新式武器,让圣上这样重视!”

验证一件新式武器?竟然让你花荣前来,林冲是不怎么相信的。

花荣看林冲的样子也知道对方是没有相信,他想了下说道:“这火枪营的战法还没有定性,林殿帅也是老将,不如一起观看。了解清楚这火枪的性能,也能更好地和大军配合作战!”

在由兵部送过来的公文中,林冲是知道圣上叫汤隆造出了一杆新式武器,取名叫火枪。但是这火枪具体是什么样,威力是怎么样,他一概不清楚的。

现在听到花荣说要演习一下火枪,林冲顺势答道:“好,本帅正好见识一下圣上推崇的这火枪的威力是如何!”

这下酒也不喝了,一众将军都随着林冲、花荣走出帅帐观看这火枪营的演习了。

在操练场,花荣带来的三千名火枪营排成三队,在他们的面前,一百步远,竖起一排排的木桩。木桩后面还摆放着箭靶。

花荣站在火枪营队伍一侧,高声喊道:“上弹药!”

火枪营的士兵顿时纷纷从挎包中取出纸壳,咬碎,放进火枪……

看到基本上都按照好弹药了,花荣喊道:“第一排举枪,射击!”

瞬间第一排发出“砰砰砰……”声音,枪口冒出烟雾和火光。

紧接着木桩上就传来啪啦啦的声音,木片破碎,甚至有几根木桩直接是被打断,掉在地上。

还等林冲他们从惊愕的眼神中反应过来时,只听到花荣喊道,“第一排蹲下,上弹药。第二排射击!”

又是一轮射击。

仅过了一息,又听到花荣喊道:“第二排蹲下,上弹药。第三排,射击!”

……

火枪营阵地上已经飘起了一阵经久不散的烟雾,林冲他们已经完全看不清火枪手他们的操作了。但是枪声却是依旧没有停,子弹依旧飞射出。

木桩已经完全被打烂了。

八轮、九轮、十轮,整整打出了十五轮。火枪营这才停止了射击。

林冲刚想上去查看一下那箭靶的情况时,只听到花荣怒吼道:“上刺刀!”

嗖嗖……

刀子抽出刀稍时的声音响起。

咔嚓一声,花荣的声音又响起,喊道:“冲锋!”

只见三千名火枪手从烟雾中冲了出来,端着插上刺刀的火枪,奋力往前冲。

冲到那箭靶面前,拿着火枪猛然扎了过去。

本来箭靶经过子弹的摧残下,已经破烂不堪了,这下更是直接被刺崩溃,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甚至后面两排的火枪手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不过花荣也不在意,反正这次演习就是要林冲他们认识到这火枪的威力,以为让他明白这次来不是想要抢他的位置,圣上只是要将这火枪营掌握在手中罢了!

等到花荣喊道:“取刺刀,重新列队!”

随着命令,火枪手立即取下从枪口取下刺刀,然后按照从参军以来就日夜不停训练的排好队。

林冲表情严峻地走过去先是看了看那些被打烂的木桩和箭靶。

捡去一块箭靶,看着被子弹打穿的箭靶,更是惊讶的无语了。

这可是一百步之远啊!

箭矢的贯穿力其实有点差强人意的,尤其是当将士身穿盔甲时,更是很难带来巨大杀伤力。

不然历史上夏侯悙也不会被箭矢射中眼睛,依然没有死,还能继续奋战。

小商河战役中,杨再兴也不会浑身插箭依然可以奋战。死后,进人焚烧尸体后,共得到箭镞竟有两升之多。

一百步,一般箭矢飞到这里基本上都没有余力,根本没有力气上靶。

但是这火枪的子弹竟然依然能射穿箭靶,可像这子弹的穿透力该有多强。

除了威力巨大意外,这射速还非常,尤其三段射击下,更是可以说是连绵不绝。

单论射速,弓箭短时间内可以说绝对是快过这火枪的。

但拉弓搭箭可是要费不少力气的,连续拉弓七八次,基本上弓箭手双手就酸软,连弓箭拿起来都困难了。

而且弓箭的射程和威力又完全比不上火枪,只能靠着饱和性进攻,用箭雨才能给予敌人沉重打击。

这火枪的命中率也不算高,射速也差了点。但是三段射击却是很好地弥补了这个缺点。

再加上这射程和威力,林冲脑海里想着,要是敌人进攻,就算对方是骑兵,在这连绵不绝地打击下,只怕也会崩溃吧!

更何况我军可是还有火炮这等威力利器,要是这火枪配合着火炮,林冲想到那场景,就觉得一阵恐惧。

看着那看着整齐排好列队的火枪营,林冲一阵感叹。概不得为什么圣上要让一个平北将军,他的大舅子掌管这才区区三千人的火枪营了。

虽然只有三千人,但是只要弹药充足的话,只怕能抵得上十倍之敌人吧!

想到这三千人能抵的上三万多兵马。林冲又是一阵兴奋。

现在林冲是打消圣上要派花荣来替代的消息,他兴奋有了这三千多兵马,自己拿下燕云就更加有把握了。

现在燕云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一来有辽国南京留守大将耶律大石率领五万辽军坐镇幽州。

同时为了扩充兵马,辽主已经下旨,招募辽国各地的灾民饥民,取名“怨军”,分为前宜营、后宜营、前锦营、后锦营、乾营、显营、乾显大营、岩州营共八营28000人。

现在辽国耶律大石手下可是有将近八万兵马。

而且除了辽军外,童贯那厮虽然战败,但是现在又集拢了十万兵马驻扎在檀州,虎视眈眈。

只要看到辽国溃败的话,他绝对会趁机攻打辽国,抢占城池的。

林冲只有五万兵马,最重要的是史进刚占领辽中,需要兵马防备辽国和金国,辽东也需要兵马防备高丽。

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派兵支援林冲了。

林冲只能靠自己的本事,靠着五万大军击败耶律大石,同时还要防备童贯那厮渔翁得利。

现在有了花荣这可抵得上三万兵马的火枪营,极大地缓解了他的兵马困境。

林冲拱手说道:“有了花将军的相助,这下本帅对拿下燕云更有信心了!花将军可以说正好解了本帅的燃眉之急啊!”

花荣也忙拱手说:“不敢,圣上派本帅本来就是要协助林殿帅的。”

林冲走过,拿过一个战士手里的火枪看了看,转过头说:“有这等利器在,何愁不能击败辽军,夺取燕云。怪不得圣上要让你来掌管这火枪营!”

花荣拱手说道:“想来是因为末将一向训练弓箭手,正好方便训练这火枪手罢了!”

对于花荣的解释,林冲是不信的。庞万春也负责训练弓箭手,圣上怎么不挑选他来负责呢。

不过这等事说出来就诛心了!

林冲将火枪交还给火枪手,伸手示意说,“外面风大,我们进帐继续喝酒!”

一众人重新坐下,林冲很谨慎地说:“虽然火枪营很厉害,但是人数毕竟少了点。之前全军训练了几年时间,已经完全是适应了阵法。要是让全军陪着你们改变阵法的话,本帅怕短时间是无法且熟练掌握新阵法的。虽然说现在天寒地冻不适合出动,但是来年开春我大军就要出兵了。就这点时间就想让全军训练新阵法是不现实的。本帅的意见是就让火炮营和你们进行训练。等你们拿下燕云后,再让其他士兵和你们配合训练。这样你看怎么样,花将军?”

花荣点头说道:“这主意好,就照殿帅的意思办!殿帅,接下来可就要麻烦你了!”

林冲忙说道:“事不宜迟,从明天开始,我就让火炮营全力配合你们。由你来全力主持新书阵法的训练!”

花荣明白圣上的意思,也不含糊说:“这是本将分内之事,责无旁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