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4章 随缘

作者:顾念.QD字数:4297更新时间:2018-12-06 23:58:47

能够将她的安危放在心上,显然并不是因为跟她之间感情深厚,而是看在君临的份上,才对她也投注感情。

“在一个你们暂时到不了的地方。不是因为离得太远,而是我们的工具,或者说,实现空间跃迁的技术不够成熟,所以你们到不了。”

关谷皱眉,“果真是异空间?听你这么说,好像他们的文明比我们这边的要高。”

“应该高一点,但还是属于同一级别的文明。他们的上层人士知道联邦跟帝国的存在,也有派人到这里来走走看看。不过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就跟我们这里的普通人一样,大多数的普通人就算知道有虫族的存在,只要不爆发大规模的种族战争,终其一生也不可能会碰上虫族。”

凤殊看向安吉跟八月,“我猜你们应该是在饮食上不注意,将一些被人动过手脚的虫卵吃进去了都不知道。以后在外面吃美食的时候要稍微注意一下安全。这一次问题并不大,只要药材到位,我可以很快就帮你们解决掉,不用担心。”

“谢谢嫂子。”

“谢谢夫人。”

“要喊嫂子。”

“是,谢谢嫂子。”

见安吉还有兴致教训八月,凤殊笑了笑,“保持好心情就对了。身体不能垮,精神更不能垮。”

他们一听来劲了,滔滔不绝地向她介绍各个著名星球的出名美食,间接还说了不少他们去找好东西吃时遇到的好玩的事情。

“你们去厨房呆着去。看把你们能的,再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作为指挥官,关谷对团里的所有成员的事情都知道的不少,尤其是安吉这个本身就话多过茶的吃货,他想要不了解都难。

“你们要出去也可以,注意不要弄出伤口,万一受伤流血了,单独带着,不要靠近别的成员。你们身体里现在有些小东西,机器不太容易察觉得到,它们可以通过伤口感染别人。”

“我们去房间里呆着,什么时候嫂子叫我们了,我们再过来。”

“可以。”

关谷看着他们勾肩搭背地离开,“你的话比我管用。”

凤殊笑了笑,“他们不过是看在君临的面子上,就好像你一样。”

“如果我们成为朋友,就算你跟君临离婚了,我们也会同样关心你。”

关谷说完大概觉得话不好听,摇了摇头,“这话我收回,你们还是不要离婚的好,分开对两个孩子都不好,尤其是你肚子里那个。”

凤殊无语。

她现在还没想好拿胎儿怎么办。生不生都是个问题,据她了解,在内域里,人们是可以自己选择是否堕胎的。她一旦回到荒星,必须面对的情况可就复杂多了,现实的情况并不允许她大着肚子到处跑。

萧崇舒他们肯定可以护着她将孩子生下来,问题是,这孩子生下来之后要怎么带?要随时保证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婴幼儿的安全与健康,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势必需要萧崇舒团队的帮助才能够生存下去。就算他二话不说帮忙,她也觉得这种不知道要维持多少年的帮助是不合适的,即便她也同样可以给予他们帮助。

也许她以后可以将孩子直接留在小世界里,让鸿蒙它们照顾着,自己则时不时找机会进去照顾一二。但这样也会带来风险。鉴于现实的安全问题,她不可能随时进去,而孩子在七岁之前是需要有大人全程陪伴的,她要是不能时刻带着,压根就不可能立刻处理小孩碰到的问题,这对孩子来说肯定不是件好事。

生而不养,还不如不生。

她摇了摇头,像是要甩掉这个已经存在的问题。

“我们能不能跳过孩子这个话题,尤其是第二胎。”

“为什么?你不高兴?很多人想要自然孕育孩子都没有机会,你能够顺利怀上第二胎,这是上天的恩赐。”

关谷像是下定决心要说服她,“我在认识君临之前,也有过爱人。她因为身体原因怀不上孩子,直到死,也对我感到愧疚。”

凤殊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唯有沉默。

“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以为不会再想起来。这里的人,但凡上了一点年纪,多多少少都会有情-爱方面的经历,君临算是比较迟才开窍的。

说实话,我和午毕一开始以为你们很快就会离婚。就算真的谈上恋爱,通常初恋都是无疾而终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们的缘分比一般人要深得多,将来怎么样还不好说。目前看来,他很喜欢你。”

关谷字斟句酌道,“他是个非常注意自我保护的人,安全感非常匮乏,但在你身边,他看起来更多的是在围绕着你的言行,你的情绪,在调整他自己的表现。

你现在看起来也并不像是在排斥他,当然,也不像是喜欢他。冒昧问一句,真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吗?他虽然没有想象的好,但是也没有你想象的差。作为伙伴,我可以很诚恳地说一句公道话,他讨人厌的时候更多,但靠谱的时候也比扯淡的时候多得多。”

“嗯,应该是这样。”

如果君临不靠谱,那么在她失踪之后,他不会老老实实地在家带孩子,陪吃陪喝陪睡陪练,直到几年后有了她的消息,才又跑到达达星去。当时如果不是遇到了泡泡,被困在了海底,相信希望再次落空的他还是会回到君家,继续陪着凤昀跟凤圣哲,直到他们成年为止。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凤殊又有种想念孩子的感觉了。

她怀疑是不是因为怀孕,身体里头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化学变化,所以她才会在激素的作用下这么容易地总是想起凤圣哲。

“不是应该,是事实本来就是这样。刚认识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忍不住跟他打架。尤其是我们几个实力比较接近的,跟他打架的时候真的能够打到天昏地暗,连续几个月都在头破血流中度过。最初我真的看他相当相当不顺眼。”

大概是想起了当年青春年少的时候,他整张脸都明亮了起来,“他太欠揍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会二话不说地群殴他,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这个团长都是队伍里最为凄惨的存在,鼻青脸肿都是轻的,往往还断胳膊断腿,要不然就身体哪里多了几个窟窿。

这也是为什么他很少会在人前出现的原因,那些年纪小的都气愤我们几个老的欺负人,可是又不敢帮君临忙,怕也跟着挨揍,刚入团的时候一个两个眼泪汪汪的。”

凤殊笑了笑,同样没有发表意见。

“不过后来见的多了,他们也知道我们是真的在切磋,就算脑子发热,也不会个个都昏了头下死手,所以基本都糊弄不了他们。加上君临实力增长得非常变态,偶尔还能够突围反揍我们所有人,老王这个老家伙往往打着打着,还没到一半就反水了,他一反水,基本都是我跟午毕挨揍,所以越打越没意思,后来就基本都不打了,手痒了就去揍那几个小的。

君临后来总是将圣哲揍得鼻青脸肿的,也是我们那个时候切磋而留下的习惯。元帅看不过眼的时候,又会找个借口直接将君临狠狠揍一顿,所以那几年也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玩的现象。

圣哲一哭,君临就揍他。但圣哲一挨揍,君临就要被元帅往死里打,打到圣哲心情转好原谅他为止。圣哲还没有跟君临培养起默契的时候,元帅有好几次连着揍了他两个多月,才让小家伙消了气。”

“君临做了什么让他这么生气?”

凤殊觉得凤圣哲更像君临,所以小心眼之类的难以避免,但是他应当也恩怨分明,不太可能会毫无缘由地就气到眼睁睁地看着君庭接连两个多月去揍君临。

“具体说了什么不知道,但大概是君临说了些有关于你的不太好的话。”

关谷笑了起来,“基本上只要他一开口说你坏话,圣哲就会原地爆炸。有时候小家伙心情阴郁不想动的时候,君临就会故意当着他的面说你脾气如何不好之类,然后爆发父子大战,然后当儿子的被当父亲的揍得鼻青脸肿,当孙子的被当爷爷的揍得头破血流。

这个景象在那几年里来来回回地上演。可能是印象太深刻了,也可能是发生的太过频繁,圣哲的战斗方式跟君临的很像,一缠上就很难甩掉的那种,现在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同龄人里,打架能力一等一,除了凤昀,没人能在他疯起来的时候按下暂停键。”

凤殊并不意外,“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圣哲会愿意听凤昀的话很正常。”

“所以说,这一胎就在这里生吧?我们错过了跟圣哲培养感情的最好时机,以后对团队的发展很不利。”

关谷见她又沉默了,斟酌了一会儿继续道,“如果君临在这里,你不会听到这番话,因为他不会说,不管有没有失忆,他都不会要求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但我们这个团队要继续发展下去,就一定要跟你们的孩子保持紧密联系,尤其是感情基础要打好了。

我们几个老家伙没有结婚的愿望,以后也不太可能会生孩子。但路路他们不太可能一直保持独身。以后队伍肯定会壮大,他们的另一半会是怎么样的人我们目前不清楚,以后也未必能够完全部网罗进来,所以对孩子的培养一定会是重中之重。婚可以离,孩子却不能让。

我们这一辈会慢慢老去,没有新一代,远方团只会到此为止。有新一代,不在一起生活,没有感情,远方团也只会到此为止。”

凤殊皱眉。

“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整个队伍的共识?”

关谷沉默数秒。

“不能说是整个队伍的共识,可的确是大部分人的愿望。你不愿意尝试一下?”

“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事情,孩子有孩子的人生。

圣哲从小在君家长大,君临的出走对整个家族的打击很大,所以圣哲是不可能会被允许出现跟君临一样的决定,他身边肯定已经安排了很多人暗中随行,人生的大体轨迹恐怕都已经被安排好了,哪怕他自己意识不到,事实就是这样,除非将来他愿意跟着我离开。”

凤殊果断摇头,“至于第二个孩子,能不能够生下来还不一定。我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身体健康,身边也有人护着,但大环境不太好,随时有可能需要战斗。”

关谷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你这么说,是随时会离开这里?”

“嗯,就像我随时出现一样,我也可能会在下一秒钟就突然凭空消失。这事情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也别问我什么原因,我跟君临已经讨论过了,爷爷现在也知道,但他们都不太清楚原理,暂时无法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凤殊说完又道,“就算我从那个空间里出来,短时间内也很难回到联邦。这个孩子,注定是跟你们无缘的。”

“孩子的事暂时也不用着急。以后再生第三胎就好,反正你们两个也都年轻,我们也不算太老,等得起。”

凤殊下意识地否定这个想法,“不会再有第三个孩子。”

关谷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当然,如果你们不在一起生活,想要第三个孩子还真的很难。你提醒了我,或者这样行不行,趁你们两个现在都在,直接提取精-卵?就作为我们远方团的小主人,在这里长大。我们所有人都会护着,不会让他身边没有人。”

凤殊无奈,哪怕他的语气相当相当地诚恳,诚恳到了有些许哀求的意味,但她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

“你这话不要让君临听见。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脑子还是正常的,肯定会揍你一顿。”

“没关系,反正已经习惯了。只要你同意,君临也会同意的。”

午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第一时间支援关谷。

凤殊的第一反应,觉得这样的催生方式实在是不可理喻,但缓缓再想想,他们到底是星际时代的人,会有这种想法也正常,毕竟从上到下,只要条件允许,所有人都接受这种非自然孕育的方式生孩子,不痛还省事,多轻松。

“抱歉。远方团也许对于你们来说是家,因为年纪的缘故,也许你们在这个家里头的角色更像是父母长辈,但其他的年轻人,或者说下一代的孩子,不可能一直按照你们的意愿停留在这里。

孩子长大了,就会想要离开。他们会有自己的小家庭,他们的小家庭也会慢慢茁壮成长,最后发展成大家族。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对方人生旅途里的一个过客,时间长短而已,终究会生离死别。”

与其强求,也许随缘会更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