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弓矢新韬士马残(下

作者:猫疲字数:4116更新时间:2019-06-12 15:44:41

孟州(今河南省焦作市)河阳北城中,长相清瘦、发髻泛白、眉眼狭长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也正在会宴中信手合着拍子,欣赏着廊下歌舞。

只见成群轻纱罗裙,娇艳如花,腰若柔柳的舞姬,正在摇曳着曼妙的身姿,合着带有胡天飞雪意味的器乐《燕兴乐》,在庭上飞舞的大袖、裙摆和藕臂香肩,早已经将在场大多数宾客、幕僚、军将和部属们,给吸引到额转不开眼珠子了。

而这批舞姬连同乐班一起,就是他这次战胜了魏博韩简之后,所获得后续战利品之一。原本是卢龙李可举赠给韩简的,然后在新任留后乐彦祯成功杀帅夺权之后,又被转送到诸葛爽的手中,作为后续议和的添头之一。

当然了,真正关键的不是这些女乐,而是随着实力大损的魏博镇使者一起到来的,还有来自平卢节度使李可举和成德节度使王景崇的各自代表,他们此时此刻也正在庭宴上分据两端而坐,面不改色或是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一幕。

当然了,他们此行前来的目的,也不仅仅是为魏博镇求和站台和撑腰,还有继续拉拢诸葛爽所在的河阳镇,加入到原本号称三足鼎立的河朔连横中区,变成继续对合力抗朝廷的新四角联盟。

毕竟,他们在名义上都归附了长安城里的大齐新朝,也算是站在同一阵营中的存在。可是诸葛爽却是不想这么轻易的答应。虽然他自知以地方寡狭的河阳下辖,三城、五县(后来设置孟州)和怀、卫两州之地,已经差不多力尽了。

但是河阳大军押前的威胁之下时间拖得越久,刚刚易主的魏博镇就越发承受不起;而同样援引为之助力和声势的成德军、卢龙军,同样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如果魏博镇自身内乱不止,露出有机可乘破绽的话,只怕是所谓的昔日盟助就会变成多家分魏的恶狼之一了。但是真要走到这一步,却又不符合诸葛爽的利益了。

在河阳、魏博、成德、卢龙的四角博弈当中,河阳军无疑是最为弱小的那个,也没有足够余力觊觎偌大的魏博故地。一旦魏博不存的话,可定不是得到好处最多的那个,反而是还要与成德、卢龙这两大强镇比邻而居了。

所以他必须在保全下魏博镇这个缓冲的基础上,最大限度的谋取到相应的好处。比如已经控制在手的相州大部,这也是他愿意与之谈判和磋商的最终底线所在。

只是这时候,诸葛爽与他刚刚从长安归来的谋士顾存义,却是在讨论的是另一件事情。

“为何主上要使人联络那太平贼呼。。岂不闻此辈行事,无论是长安还是朝廷方面,都深以为忌讳。。”

把玩着酒杯的顾存义开声问道,

“正因为如此,某才要多出这么一条路子啊。。”

诸葛爽却是深以为然的叹声道。

“如今天下局势混沌不明,朝廷暗弱不堪,而草贼竟有鼎力的气象;故凡手中带甲之辈,都不会再安于现行;河朔三镇也只不过是开人之先而已。。”

“某虽不才,却也想保守一方民土,兼为富贵功名之基。只是如今北地大多残破而灾荒始终未绝,只怕不多久之后的各地官军、藩镇、草军、豪姓,都要为立身计而相攻、侵夺以为争食了。”

“也唯有剑南三川和正据荆湖、两岭的太平贼,尚得以偏安和生聚一时,亦有余力接济和互易以别部人马;你说我不找彼辈又能寻谁呢。。难道去淮南找那个截取东南财赋,却一心修仙根本不露面理事的国之壁臣么?”

“至于岭贼素来残虐豪姓大族,痛恨旧朝官属胥吏,折辱慢待士人大家的恶名;却又与我有何干。彼辈尚在鞭长莫及的山南、荆湖之地,难道还能鞭长所及到我河北之地来么。我要结交也只是个今后输粮救急的来源而已。”

“主公高瞻远瞩,仁怀德厚,是为我辈愧而不如。。愿为主公大业贺”

顾存义当即举杯端敬道。

他这个突兀的动作,也连带感染和影响了左近一大批人,而纷纷齐齐举杯应和道:

“愿为大业贺。。”

——我是分割线——

锦官城中,天色也就渐渐泛黑,而行在之中却依旧是一片搜寻不止的喧乱和嘈杂声。

当田令孜再度睁开肿胀成线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头晕目眩得视线格外模糊,口鼻中尽是腥味;半边身子都肿痛难耐的,而一条腿干脆失去了知觉。这就是冒死从玄英楼背后的高台上跳下来的后果和代价。

虽然已经推下去好几个人垫着,但数丈的高度还是让他在满是污泥的御沟里当场摔的口吐鲜血,崩坏了三颗保养完好牙齿,一边小腿彻底折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自己还活着。

当然了,如果他在那是不能及时下定决心跳下去的话,玄英楼里那些在外来全力攻打之下死伤累累,已经变得犹疑不定和高度紧张的扈卫们,也许很快就会帮他作出“决定”的。

在他记忆当中,上一次这么狼狈的时候,还是少年被卖入宫的时候;因为被同伴排挤设计犯个忌讳,而被兼领的公公剥去衣裳,在大冬天里蘸水用朿条打的死去活来的。

痛得很不得当场死掉,然后受伤着凉发了急热症,足足躺了三天三夜,当别人都拿来苇席想要把他的尸体给卷出去,以免在宫中生了疫病。

结果他就像诈尸一样强撑着爬了起来,将周围的人吓得不轻,这才捡回一条命来。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也福至心灵一般的彻底悟了;他从此笑容以对每一个遇到的人,用亲善的笑颜将自己心思掩藏起来。

然后,又不惜一切手段来结交和讨好,那些可以为自己提供帮助和便利的人,包括故意设计和陷害在受伤时曾经帮助过他的同批小黄门,而作为自己向上爬的功劳。

最终,他被管理五坊小儿的养父內使田养介所看重,而成为膝下十几个作为候选的假子之一,而开始了以高力士、李辅国、鱼朝恩、程元振、仇士良等先辈事迹为偶像,在宫中谋取人上人的权柄之路。

当养父田养介在他殷情施药侍奉的“病痛”中撒手而去的时候,他不但得到了养父的宫内宅和私蓄,还继承了转为宫中女眷和孩童提供坐骑的小马坊职事。

然后,在这里他也迎来了命中的福星,一个闲散到不起眼的皇子普王。于是她竭力的侍奉对方,不遗余力的讨好和尽可能的满足一切要求;甚至不惜变卖自己的私囊来补贴。

正所谓是形影不离的食同席、寝同宿,夜里还要一遍遍的安抚和宽慰,鼓舞这位性子有些不耐的小祖宗。就像是一个长辈和兄长、伙伴所混合的角色一般,迅速填补了幼年皇子的心灵空寂。

数年之后他一直等待的那个机会到来了。他以重贿获得了在那位高高在上的“四贵”刘行深面前沉静的机会,然后又以拥立之功为契机晓以利害说动了另一位“四贵”韩文约;

最终以各种罪名和手段杀年长诸皇子蜀王李佶和咸王李侃,将自己的福星送上了那个尊贵宝座。于是,他也迎来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出身內宦世家的刘行深郁郁死在家中,而韩文约也“病死”在了流放镇州的道路上,最后连横跨三朝的定鼎大佬西门思恭,也被迫前往看守简陵。

那也是他与这位少年圣主,最为君臣相得而亲密无间的时期。现在想起来,他们与其说是似做君臣,不若说是亲如家人一般的存在。

然而家人也有嫌隙渐深而相互厌弃厌弃的那一天,更何况他与圣主只是一堆素为特别的主仆呢,这一丝裂痕和疑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努力在脑中回响着点点点滴。

也许是从自己劝说圣主在大敌当前之际,只身出奔长安开始吧。这蜀地风物虽好他也竭力奉献,但是终究与长安城中熟悉的一切有所不同。

当然了,若是世间有机会再让他选上一次的话,他依旧还会是同样的决定。因为他不能那自己一身所维系的身家性命虔诚去冒险。哪怕一丝的风险也不行。他只觉得自己是在太过懈怠和轻忽了。

他虽然发下誓言要承担起这时间的一切荣辱,而令圣主能够如稚子一般的开心玩乐即可。却未想到,稚子幼儿也终究会是长大,而开始别有自己想法的。而自己居然没有及时发现身边这股逆流的端倪。

然后他又担忧和焦虑起,正在城外安抚和编遣那些羌兵的弟弟陈敬瑄了。他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无论是才具还是气量,还是临机应变手段,都是平庸下等的很。唯一的优点也就是足够的听话而已。

而今在圣主已然猜疑和厌弃自己的情况下,也只有正好在外军营当中掌握着人马的陈敬瑄,能够成为自己的转机和救命稻草所在了。

然而,既然包括行在左右护军使周宝在内,都已经在行在中撕破面皮公然动手,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位呢。他对此不由有些悲观和失望起来。只怕没有什么心眼和城府的对方,轻易被一纸诏书就骗了去。

田令孜一边想着,一边再次打量了周身的环境。

遮蔽了大部分视野满的筐篓迭袋,还有弥散在空中各种辛辣混杂着陈念积腐的气味,这里就是他藏身尚膳局的物料房之一,专门用来堆放茱萸、良姜,大葱、蒜球等佐味之物。

因此,除了个别杂使的小黄门之外,是没有人愿意进到这里面来的。现在也成为了田令孜在这危机四伏的绝境之中,最好的庇护所在了。

但是可笑的是,他平时留下的各种布置和手段都没能派上用场;或者说他已经无法确信自己的宅子当中还有多少人是可靠的,或者不是抱着对自己取而代之的念头。

因此,最后在危急关头对他施以援手并冒险将其藏匿起来的,居然只是一个膳房中帮厨的小黄门而已。随后这名小黄门卑微而诚惶诚恐的面孔,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大公,您老还好么;小的从膳余中拿了些现成的饼食过来,姑且果腹一二。。”

“好好,真是个好孩儿,此件事了,你就是我的养儿了,百年之后的所有一切都会是你的”

在这个生死关头,身上持续不断的伤痛和久违饥饿的感觉,让田令孜原本被荣华富贵养尊处优所钝化的头脑,反而变得格外清醒和明智起来了。

虽然只是搁置放凉了很久的蒸胡饼(芝麻饼),还没有羹汤和酒水就食;但是田令孜依旧是不顾一切抓过来吃的是满嘴掉渣而心满意足。至少相比如意被人下药的羹汤和酒水,这冷掉的饼食却是没法在短时间做手脚的。

然后等田令孜吃了个七八分之后,这名小黄门才继续道:

“行在里依旧在四处搜索,都说是有好几件圣主的器物不见了,挖地三尺也要搜罗出来呢。。”

听到这话,田令孜不由的又安心下来几分。这也意味着对方根本不敢公开搜捕和问罪,代表的是这些逆流之众还没掌握城中的局面,或者只限于行在之中,而生怕惊动了其他方面而节外生枝出更多变数来。

想到这里,他愈加和颜悦色的对着这位小黄门道:

“好孩儿,厨后可有专门装运倾倒废弃之物的大车么。。”

“有的,只是怕出不得行在多远,只能倒在附近的横渠里顺水冲走。。”

小黄门连忙应道。

“那也足够了。。”

听到这话,田令孜放而愈加宽心下来。

而在不久之前,成都北郊外的断龙池附近,奉召前往西山别苑奏对的西川节帅陈敬瑄一行人,刚刚经过这里,就遇上了一小群正在拦道抢劫的羌兵。

当扈从牙兵好容易砍杀和驱散了这股挡道羌兵之后;陈敬瑄身边的传召的使者,也变得越发脸色不耐起来,而不断的催促他继续加快步伐前行,以免让天子久等了。

这时候,来路的方向上却是扬起了快马奔腾的烟尘来,而作为传召使者却是忍不住脸色微变,豆大汗珠开始从额头上冒出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