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569章 不祥之兆

作者:庄不周字数:3292更新时间:2020-05-14 00:26

吴八年,腊月二十九。巫山县,大树岭。

孙策的大营扎在岭上,与椿树岭的蜀军大营遥遥相对。曹操的麾盖一直在他的视线之中,没有离开过。

正如他们预计的那样,曹操哪怕知道这是一计,也不敢轻易离开。

两害相权取其轻,任何一个阵地都不会比眼下的椿树岭更危险。他出现在这里,就将曹操和他的中军牢牢的钉在了这里,不仅无法增援江州,连附近的阵地都不敢去,只能一心一意的盯着他。

战局进展很顺利。

经达几个月的实战演练后,将士们都已经熟悉了附近的地形,掌握了山地作战的要点,遵循着一再优化的战术方案,有条不紊的进攻。

除了个别人热血上头,违背了既定章程,冲得太猛,造成了较大的伤亡,大部分人打得都很稳,不给蜀军任何反击的机会。

蜀军的压力很大。在吴军的全面进攻面前,能够挡住吴军进攻,守住阵地的人屈指可数。双方整体实力的差距越来越明显,阵地被突破的消息不断传来,全面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尤其是偏坡以北的战场取得突破以后。

娄圭率部从巫溪上游发起进攻,原本进展还算顺利,在张任率部增援后,他因兵力不足,进攻受阻,一度被张任逼退。孙策赶到前线,全面接管指挥权后,第一个命令便给朱桓,命他接应娄圭。

在朱桓与娄圭的夹击下,张任抵挡不住,只得放弃了偏坡的阵地,退守椿树岭东北的文家坪,掩护黄权的左翼,阻止朱桓、娄圭乘胜进入东瀼溪上游河谷。

朱桓、娄圭顺势进击,两万大军,正在猛攻文家坪。

张任已经连续三次向曹操示警求援,曹操却不敢动。

摩天岭主战场,纪灵的优势没有朱桓明显,但他的对手韩浩显然也不如张任善战。在纪灵耐心的指挥下,由中军和长沙郡兵、降卒组成的一万步卒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不断吞食蜀军阵地,崩溃在即。

两翼即将合围,最后的战斗即将开始。

孙策看着对面的麾盖,思绪起伏。

此时此刻,曹操在想什么?他是绝望地等待最后的结局,还是等待逆风翻盘的机会?

想到一直藏在他身后的彭羕,孙策撇了撇嘴。就凭那几个人就想翻盘,未免太天真了。虽然还没找到彭羕在哪儿,但沿途可能造成塌方、滑坡的地方都安排了警戒,彭羕不会有任何机会。

比技术,彭羕根本不够看的。

“陛下,右将军已经扫清外围,包围了摩天岭。”郭嘉走了过来,摇着羽扇,神态轻松。“还有一个更好的消息。周公瑾、黄汉升联手拿下了江州,关云长阵斩了夏侯元让,他们正在赶来,前锋估计明天能到,主力可能要慢两天。”

“这么快?”孙策收回思绪,多少有些诧异。他相信周瑜、黄忠联手,击败夏侯惇不是什么难事,但如此顺利得手,却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黄汉升准备充分,周公瑾又深谙夏侯元让的战法,有的放矢,自然快一些。”

孙策点点头。从黄忠之前送来的地图看,江州的防御体系并不完善,夏侯惇麾下也没有多少真正的精锐,在等了很久的黄忠和一心想证明自己的周瑜面前,他的确撑不了太久。

只是被关羽阵斩,夏侯惇也未免太憋屈了些。

关羽的大刀很饥渴啊,出手不留情。

“曹孟德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孙策抬起下巴,看了看对面。

“不好说。”郭嘉笑道:“黄汉升切断了城里城外的联络,留在城外的蜀军斥候或许能知道城破,未必能知道夏侯惇阵亡。”

“派人抄一份军报送去。”

“唯。”

——

曹操坐在麾盖下,看着对面的吴军阵地,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叩击着,一会儿急,一会儿缓。

他看到了那个使者,却猜不透孙策这时候派使者来的用意。

是劝降,还是叫阵?

劝降?现在不可能降,要降也再等几天,至少要等到除夕以后。虽说吴军攻势凌厉,要想在两天之后拿下所有的阵地,依然不现实。

叫阵?孙策在对面坐了三天了,也没发起一次实质性的进攻,明显就是牵制他的兵力,让他不能增援其他阵地罢了。

他知道这一点,却无可奈何。

事实证明,吴军的战斗力要超出以各家部曲组成的蜀军一个层次。除了他统领的中军,其他人即使有地利可用,也不是吴军的对手,能勉强支撑住已经不易,全线崩溃是迟早的事。

最后的决战不在别处,就在这里,椿树岭。

这两天,他一直在有意识的收缩防线——这不用装,蜀军的防线一直在收缩——就是在等最后的决战。各部幸存的将士都被收拢过来,在椿树岭重新列阵,抓紧时间休整,准备再战。

之前收编这些私家部曲有难度,现在情况不同,诸将新败,没有底气和他争斗,只能任他摆布。

能不能反败为胜,不在曹操的关心之内。

他只想与孙策战一场。

当年在宛城外,他伏击袁术,诱杀孙策,结果功亏一篑,让孙策逃出生天,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这一次形势逆转,不知道他能不能像当年的孙策一样,杀出一条血路,绝处逢生。

或者,证明一下自己尚有余勇。

这几天,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袁绍。

许攸、辛评都说过,袁绍之所以官渡战败,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到中年,精力不济。连续几个月的对峙之后,身心疲惫,无法应对艰苦的战事,应对失当,这才给孙策机会。

他今年正好五十,和当年的袁绍一样。

我会不会像袁绍一样战死?

曹操想着,使者登上山坡,经过卫士检查之后,来到他的面前,双手递上一份军报。

曹操看了一眼封皮,忍不住笑了一声。孙策将吴军的军报送给他作甚,总不会是透露军事秘密吧。

怕我败得太容易?

他一边想着一边接过军报,目光一扫,看到上面周瑜的字样,顿时心里一惊,顾不得再猜,连忙抖开细看,还没看完,便放声大哭,泪水奔涌。

“元让——”

法正大惊,连忙上前,捡起从曹操手中滑落的军报,迅速扫了一遍,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

军报的文辞很简练,但绝不简单。

周瑜、黄忠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攻克了江州?

法正知道江州的城防,也知道夏侯惇是什么样的人,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只用一天时间就攻克江州。

“大王,不可轻信。”法正突然说道:“这是孙策的诡计,只是为了乱我军心。”他转身看着使者,拔出腰间长剑,厉声喝道:“快说,是也不是?”

使者一脸茫然。“你说什么是不是?”

“这份军报!”

“这份军报啊,刚收到的。”面对杀气腾腾的法正和他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使者有些紧张。“陛下让人抄了一份,命我送来,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一份假军报!”

“假的?”原本有些怯懦的使者突然精神起来。“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使者来的,看着他们抄写的,原件还看了呢。再说了,为什么要骗你们啊?我们又没指望你们投降,几位将军就指着这次能多打几阵,立些功劳呢。”

使者忽然自知失言,连忙打住,讪讪地说道:“呃,惭愧惭愧,说漏嘴了,这个……本来不让说的。”

法正大怒,挥剑就刺。使者看似一副儒生模样,身手倒是敏捷,闪身避开。只是没带武器,不能还击,仓促间有些狼狈,一边躲一边嚷嚷。

“唉唉,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不讲理啊。拜托,拜托,哪位能借口刀。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者啊,你还讲不讲规矩?”

曹操上前,按住法正的肩膀,夺下他手中的长剑,插回鞘中。法正又急又累,气喘吁吁,一时说不出话来。

曹操看着使者。“你练过武?”

“也不能算吧。”使者掏出手绢,擦去额头的细汗。“我只是一个书佐,偶尔练些粗浅武艺健身,不能算的。哦,对了,我认识令郎。”

“子修?”曹操一惊。“他在对面?”

“不是,不是,是曹彰。他在大王子身边做侍从,随陛下征伐,在军谋处见习军事。他力气大,武艺很好,陛下和大王子都很喜欢他,我们军谋处的同仁也喜欢他。”

突然听到多年未见的儿子消息,曹操心情激动。“他可有什么话要带给我?”

使者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我要来。就算知道,应该也不会有吧,平时也没听他提起过大王。”

曹操无语,恨恨地骂了一句“竖子”,也不知道是骂曹彰,还是骂使者。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书佐出身的使者有点迂,不像是说谎的人,这份军报应该是真的。

一想到夏侯惇战死他乡,身首异处,曹操悲从中来,黯然神伤。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当年南阳之战就是先折了夏侯渊,如今又折了夏侯惇,看来此战又和南阳之战一样,怕是要惨淡收场。

真是可惜啊。坚持了这么久,想了那么多办法,还是看不到哪怕是一丝丝希望。

法正眼前一黑,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轰”的一声,尘土飞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