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567章 天姓万

作者:庄不周字数:4042更新时间:2020-05-12 00:21

大清溪,孙策负手而立,看着哗哗流淌的溪水,一时出神。

一场大雨刚过,溪水暴涨,奔涌入江,有了几分雄浑的气势。略小一些的石块都被淹没了,只有几块大石兀立在水面上,被喧嚣的溪水打得透湿。

郭嘉站在一旁,举目远眺,面带微笑,神情怡然。

辛评、秦宓站在不远处,被两个按刀而立的虎士挡着,心中忐忑,还有些焦躁。他们接到通知,匆匆赶来拜见孙策,孙策却在溪边出神,迟迟没有接见他们,也不知道故意羞辱他们,还是真的有所思。

听说这位吴帝喜欢独坐静思。即使再忙,每天都会静坐片刻。不像个日理万机的君主,倒像是个修道之人,而且修为不浅,有金声玉振之相。

辛评、秦宓都见过孙策,知道此言纵使有夸大之处,却也并非捕风捉影。

孙策的声音的确很好听,有如黄钟大吕。

“子勅,上古帝王,垂拱而立,是不是这般模样?”辛评微侧着身子,轻声问道。

秦宓斜睨了辛评一眼,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他知道辛评早已忘了自己的身份,迫不及待的想成为吴臣,郭嘉的帐门都快被他踩烂了。只可惜孙策一直没有松口,郭嘉对此也不太热心,他报效无门。

“辛君以为他这是垂拱吗?”秦宓收回目光,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孙策。

辛评扬了扬眉,微微一笑,却没有与秦宓争辩。孙策此刻的身形的确不是垂拱,更没有礼贤下士的谦逊,反而有几分雄视天下的自负。可是他有这底气啊,年方而立,便一举平定天下,盛世可期,这样的人不自负,还有谁有资格自负?

这时,孙策转身和郭嘉说了两句,郭嘉点头应了,向辛评和秦宓招了招手。

虎士放行,辛评提着衣摆急行,秦宓却拱着手,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辛评走了两步,见秦宓没跟上来,只好又停下脚步,不耐烦的等着。他着实有些不悦,只是不能在孙策面前失礼。

两人来到孙策面前,辛评与郭嘉交换了一个眼神,郭嘉笑着点头致意。

“二位使者来营中也有些时日了,住得还习惯吗?”

“甚好,甚好。”辛评抢着说道:“有承陛下和祭酒关心,我们住得很好。”

“足下呢?”郭嘉转身秦宓,笑容满面。

“还行。”秦宓不冷不热的说道:“我等使命未达,心中不安,也没什么心思关注饮食起居。”

郭嘉打量了秦宓一眼,哈哈大笑。他笑了一阵,又道:“陛下之所以一直没有见你们,是因为时机未到,见了也无益于事。本以为足下买了那么多书,足以消遣,不曾想还是怠慢了足下。惭愧,惭愧。”

秦宓没心思和郭嘉说客套话,立刻接上郭嘉的话题。“这么说,现在时机到了?”

郭嘉点点头。“刚刚收到消息,蜀征南将军曹仁在方山投降,三万余人俯首。收到消息后,僰道望风而降,成都已经门户大开。”

秦宓屏住了呼吸,脸色苍白。曹仁败了,不仅成都门户大开,曹操的后路也断了。纵使鱼复有险可守,却没有足够的钱粮支撑大军。腹地受敌,胜负就在眼前。

郭嘉略作停顿,接着说道:“右都护孙叔弼将在犍为推行新政,计口授田,让百姓过个安稳年,养足精神。明年开春之后,全力准备春耕。天竺大都督周公瑾回师江州,将与中领军黄汉升一起进攻夏侯惇。这个年,夏侯惇怕是过不安稳了。”

秦宓苦笑。岂止是夏侯惇过不安稳,曹操也过不安稳,成都人更过不安稳。蜀军主力全在江州、鱼复,成都的兵力非常有限,面对孙翊和孙尚香的夹击,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时候哪有心思过年。

“劳烦二位去一趟摩天岭,告知曹孟德形势。三日之内,如果他还不肯束手就擒,我军将发起总攻。”郭嘉笑眯眯地看着秦宓。“听说足下精通《战国策》,于今之计,你可有纵横之术以回天?”

秦宓欲言又止。事到如今,他能有什么回天之术。仅就《战国策》而言,他也未必是眼前这位郭祭酒的对手。轻率发言,只会自取其辱。

与个人意气相比,他更关心曹操投降的条件。

“听祭酒的意思,蜀王就只能束手就缚?”

郭嘉点点头。“他还可以选择力战而亡。”他笑了笑,又道:“你猜他能不能坚持到除夕?”

秦宓眼神微缩。“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四,祭酒是说,六天之下拿下摩天岭?”

“也许用不着六天。”郭嘉笑得更加狡黠。

秦宓热血上头,脸腾的通红。“那还谈什么谈?你们直接进攻就是了。”

“我们本来也不是谈,只是通知你。”郭嘉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从今天开始算起,后天到晚,如果还看不到曹孟德的降书,我军将在腊月二十七日子时发起进攻。时间不多,足下可以走了。”

秦宓气得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辛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见面,根本来不及反应。他求助的看着郭嘉。郭嘉挤了挤眼睛,示意他稍安铁躁。辛评如释重负,站着一动不动。

秦宓走了几步,见辛评没有跟上来,转头看了一眼,不禁冷笑一声,唾了一口。他正准备离开,一直没有说话的孙策扬声道:“秦子勅,天有头乎?”

秦宓收住脚步,斜睨着孙策,冷笑一声,这样的对话并非第一次,他在荆楚游历时,与无数文人才士舌战,从未落败,哪里会惧孙策。他大声应道:“有。”

“在何方。”

“在西方。诗曰: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天有耳乎?”

“鹤鸣于九皋,声闻九天。天若无耳,何以闻?”

“天有足乎?”

“天步艰难,之子不犹。若无足,何以步?”

孙策转过身,似笑非笑。“天有姓乎?”

秦宓语塞,半晌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也不是新问题,他早就和人争论过。只是此时此刻,那个答案却无法自圆其说。他慢慢转身,走到孙策面前,拱起手,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敢请教。”

“姓万。”孙策嘴角微挑。

秦宓很意外。他本以为孙策会说姓孙,这样他正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孙策不信天命来反驳孙策的结论,争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孙策会说天姓万。

天为什么会姓万?秦宓在脑子里搜了一通,也没能找到什么证据。

“何以为证?”秦宓想不出解释,只好向孙策请教。

“何为天?民也。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意即民意。何为民?天下万姓也,故,天姓万。”

话音未落,孙策便放声大笑。

秦宓的眼角抽了抽,盯着孙策看了两眼,拱手再拜,退了两步,转身而去。

孙策与郭嘉相视大笑。

辛评也跟着笑了,拱手施礼,一脸谄媚。“陛下以民为天,三皇五帝皆不能及也。”

孙策瞥了辛评一眼,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秦宓虽说迂腐,总还有几分气节。这个辛评却全无气节可方,比他的弟弟辛毗差远了。他向郭嘉使了个眼色,郭嘉点头,示意辛评跟他走。

辛评也知道自己不受孙策待见,讪讪地笑了两声,拱手告辞,跟着郭嘉走到一旁。

“仲治,荀公达随周大都督赶赴江阳,将与中领军黄汉升一起进攻江州。你去一趟江州,与荀公达见一面,看看他有什么需要。”

辛评连连点头。“需要我劝降夏侯惇吗?”

“这个由公达定,你配合公达的安排就行。”

辛评不太明白,却也没敢多问,点头答应。郭嘉叫来一个军谋,让他带着辛评去办相关手续。看着辛评离开,郭嘉回到孙策身边,静静地站着。

孙策吁了一口气,苦笑道:“奉孝,你预想过这样的情况吗?”

郭嘉摇摇头。“没有,不过臣也不觉得意外。到了万人将这个层次,个人的天赋的确很重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有曹仁这样的对手,对祖郎而言是不幸,对其他将领而言则是幸运,至少能给他们敲个警钟。战场瞬息万变,就算装备再好,士卒再精练,也不能疏忽大意。”

“话虽如此,祖郎还是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若不能与时俱进,因时而变,必然会被战场淘汰。”郭嘉摇着羽扇,淡淡地说道:“战场不同怜弱者。若是胜利来得太容易,何来好战必亡之说。陛下,虽说大战之前不宜动摇军心,适当的提醒还是必要的。臣建议将军报抄送各部,至少让各部将领从中借鉴。”

孙策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他不愿意看着周瑜丢脸,但他更不愿意看到有人重蹈祖郎覆辙。曹操是个比曹仁更难缠的对手,只要他还没有投降,他就有可能出奇制胜。

他可不想像历史上的袁绍一样被曹操反杀。

——

秦宓赶到摩天岭时,已经是深夜。

他到中军请见。当值的曹休很不爽,说蜀王已经休息了,让他明天再来。秦宓一怒之下,和曹休吵了起来,惊动了曹操。

曹操披衣而起,传秦宓入帐。

秦宓匆匆行了礼,向曹操汇报了孙策的最后通谍。

曹操裹着衣服坐着,见秦宓声音沙哑,面色疲惫,很是诧异。一问才知道秦宓为了赶路,这一天没喝一口水,没进一粒米,连忙命人取酒食来。

秦宓真是饿坏了。在吴军大营时,他闲得没事,一天三顿按时吃。平时就是看书,偶尔到帐外转转,都有些歇懒了。今天又是坐船,又是走山路,累惨了。如果不是形势紧急,他也想先休息一夜再说。

但他很清楚,时间对曹操而言太宝贵了,哪怕是半夜也不能浪费。

等秦宓吃完,曹操起身拿过地图,摊在案上。

“子勅从南陵滩大营来?”

“是。”

“可记得一路遇到多少吴军,又是哪些将领?”

“粗略记得一些姓氏,只是不好问名字。”秦宓说道。使者不仅要通传使命,更有观察沿途形势的责任,就是明面上的间谍、细作。他有过目不忘之能,这一路没少看。

“无妨,你将记得的写下来。”曹操将地图推到秦宓面前,又递过一支笔。

秦宓接过笔,却没写。他打量着曹操,试探道:“大王准备……反击?”

曹操笑了。“不反击,难道束手就擒?孙伯符欺人太甚,就算我可以忍辱含垢,诸将能答应吗?”

“可是……”秦宓欲言又止。他理解曹操的担心,但他更清楚蜀军不是吴军的对手。他在吴军大营这么多天,见识过吴军的操练,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如果孙策是个普通将领,曹操或许还有出奇制胜的机会,但孙策谨慎过人,根本不会给曹操机会的。

“要不,子勅明天试试?你若能说服他们,免得双方将士无辜伤亡,也是大有阴德的事。”

秦宓想了想,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提起笔,在地图上标出沿途所见的吴军大营,及将旗上标志的吴军将领姓氏。根据这些信息,曹操或许可以分析出吴军的兵力部署,更清楚双方的实力。

秦宓标注完地图,匆匆去休息了。他实在太累了,连向曹操汇报全部行程的精力都没有。

曹操一边看着秦宓标注的地图,一边命人去请法正。

法正来得很快。秦宓入营,他就被吵醒了,一直在等着曹操的召唤。

法正咬咬牙。“臣以为……不可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