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566章 不是劝降(求推荐!)

作者:庄不周字数:4042更新时间:2020-05-11 00:13

孙翊设宴,为贺齐庆功。

在宴会上,孙翊主动向周瑜敬酒,表示当初接过指挥权只是将计就计,想诱曹仁下山,在平地交战,如今形势有变,自然要将指挥权奉还,依旧由周瑜指挥全局。

周瑜很尴尬,却不能不接。祖郎阵亡,贺齐擅行其事,他麾下的两个大将先后出事,当然不能由孙翊来承担责任。他如果拒绝,就不是谦虚,而是推诿。

况且他也需要一场真正的胜利来证明挽回尊严。

贺齐如坐针毡。

周瑜如此被动,他的责任甚至比祖郎还要大。祖郎还可以说是失误,他却是刻意为之。

就在宴会上,周瑜与孙翊商量战术。

蜀军水师溃败,辎重营被毁,曹仁坚守方山的可能性不复存在,他要么投降,要么突围。如果是投降也就罢了,如果曹仁选择突围,那麻烦还真不小。

粗略估计一下,曹仁还有两三万人,万一拼命,吴军的伤亡不会小。

周瑜提议,暂时撤出战场,缓解一下形势,以免曹仁铤而走险。具体而言,就是将战线后撤,包括水师在内,全部撤到十里以外,保持对方山的监视,然后派人劝降。

到了这一步,曹仁也没什么谈判的资本,投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就算曹仁不肯,其他人也未必愿意拼命。只说投降只能保命,总比战死好。

孙翊和诸葛亮没说什么,赞同周瑜的建议。

孙翊是希望曹仁投降的——不管怎么说,曹仁毕竟是曹英的从叔——但他不能主动提出,尤其是祖郎战死之后。之所以将指挥权交还给周瑜,就是周瑜出面劝降比他更合适。

果然,贺齐及祖郎旧部虽然遗憾于不能击杀曹仁,却没有正当的理由反对,只能默认。

他们只能寄希望曹仁不肯投降。

——

次日一早,吴军各部后撤,就连贺齐都放弃了方山南麓的阵地,退到方山西麓,扼守蜀军西撤之路。

霍峻被提升为偏将军,统领祖郎旧部。

樱岭一战,祖郎被曹仁突袭中军而亡,但他的部下损失却非常有限,甚至杀伤还远远超过伤亡。只是大将阵亡,再多的功劳都没有意义,各营中郎将、校尉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怂,接受霍峻的指挥。

周瑜利用缴获的战船组建了水师,亲自指挥,沿江巡逻,不给曹仁撤退的机会。

孙翊率部驻守在方山北麓,与山上的蜀军大营遥遥相望。

周瑜没有立刻派人劝降。按照惯例,各营都会有三到五天的口粮。即使辎重营毁了,也不会立刻断粮。等蜀军吃完这些口粮再谈,会更容易一些。

两天后,马岱率三千骑兵赶到方山。他奉孙尚香之命赶来增援,半路上又接到了天子诏书,加快速度赶来,却因为绕道江州,补充给养,还是慢了一步。

周瑜很惋惜,觉得这就是命。如果马岱早到几天,祖郎也不至于阵亡。

周瑜命马岱率领骑兵赶到方山之下,来回奔驰了两圈。

三千西凉精锐骑兵,其中还包括三百甲骑,不用打,仅是看着就让人胆寒。方山上的蜀军鸦雀无声,士气低落到了极点。曹仁两次建功都是利用骑兵的优势,如今不仅没有优势,还要面对吴军的甲骑,就算是再自信的人也没底气说话了。

又过了一夜,邓芝奉命上山劝降。

——

孟达奉命来到前军大营,与邓芝见面。

两人在山坡上相见,两侧大营中的蜀军将士隔着营栅看着他们,没有人说话,眼神呆滞中带着绝望。

通报了姓名,孟达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邓军谋,久仰久仰。”

邓芝笑着还礼。“幸会,幸会。恕在下孤陋寡闻,听孟将军口音,不是益州人?”

孟达哈哈一笑。他知道邓芝是故意的。他随于禁在交阯与太史慈、甘宁作战一年多,吴军军报中不可能不提他的名字。邓芝身为周瑜身边的军谋,自然是知道的。

“军谋见识高明,我是关中人,不是益州人。”

“哪里的?”

“扶风。”孟达犹豫了片刻,又道:“郿县。”

邓芝故作惊讶。“你与法正同郡?”

“是。”孟达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孟氏虽是郿县大族,名声却不怎么好。他的父亲孟佗虽然做过凉州刺史,却因依附阉竖张让,颇为乡里不齿。

邓芝点点头。“将军老家还有人吗?关中已定,将军可以返乡与亲人团聚,祭扫祖茔了。”

孟达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邓芝的意思很明白,谈判是不存在的,投降了也只能免死而已。他虽然清楚蜀军的状况,也希望能降,但让他一无所有的离开,他自然不愿意,就算是装,也要装出三分狠意,多少讨点好处。

孟达盯着邓芝看了片刻,幽幽说道:“周大都督未免太自信了吧。我军虽然小受挫折,却还有精锐三万余人。奋力一搏,纵不能胜,突围还是有把握的。”

“那你们在等什么呢?”邓芝反问道。“如果是等你们的援兵,恐怕不会有了。如果是等我们的援兵,我们的援兵已经来了。”

“你……”孟达赫然变色,怒气隐然,手按上了腰间的刀柄。

邓芝也不理他,怡然自得的打量着四周。方山虽不算雄伟,景色却甚是不错,尤其是居高临下,一江如带,山水相映,自有几分野趣。

孟达深吸了几口气,慢慢松开了刀柄,强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邓军谋下山,告诉周大都督,我等……”

邓芝突然回头,打量着孟达。“孟将军听说过荀文若吗?”

孟达一怔,好容易鼓起勇气的狠话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点点头。“荀令君曾主政关中,自然认识。不仅认识,还曾有一面之缘。”

“是这样啊,那就更好了。”邓芝笑道:“荀文若如今还在关中。他好举荐人才,孟将军如果能回关中,不妨到他门前自荐,或许可以做一贼曹、亭长。将来积功升迁,或随安西大都督,或随左都护,未尝没有封侯拜将的机会。”

孟达眼神闪烁,欲言又止。虽然邓芝说的话难听,但他心里清楚,这未尝不是一条路。益州人负隅顽抗,吴帝肯定不会轻饶,益州人在可预期的将来都很难在朝廷有立足之地。可他不是益州人,回关中之后,若能由荀彧举荐,做个小官是不成问题的。将来不管是追随孙尚香还是鲁肃,都有大把的立功机会。

既然如此,谈判条件如何,与我何干?

孟达随即换了一副笑容,伸手相邀。“邓军谋,请,曹将军等候多时了。”

邓芝随孟达来到中军,曹仁正在帐中坐着,不少将领坐在两侧,顶盔贯甲,手按刀柄,杀气腾腾,一副一言不和就拔刀砍人的模样。

见邓芝进帐,曹仁也没有起身相迎,只是抬起眼皮瞅了一眼,随即又收回目光,打量着案上的地图。

邓芝在帐中站定,环顾四周,微微一笑。

“曹将军是在部署战事吗?”

曹仁坐直了身体,面无表情地看着邓芝,双目微微眯起。“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我有一份礼物相送。”

“礼物?”

“正是。”邓芝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卷纸,双手奉上。

曹仁身边的亲卫走了过来,接过纸,摆在曹仁面前。曹仁看看邓芝,低头展开那卷纸,不由得一愣。这是一幅地图,方山附近的形势图,他手里也有,只不过远不如这幅地图详尽。

更让他意外的是,地图上还标注了吴军的兵力部署,将领、兵力,一一在目。

“这礼物很不错,我收下了。”曹仁恢复了平静,将地图递给一旁的将领。“你们也看看,跟着学一学,别的且不论,吴军这地图是真好。”

那些将领们都笑了起来,故意笑得很大声。

邓芝笑笑。“既然是礼物,当然要送好的。本来还想送将军一座沙盘,可惜太重,拿不动。若是将军有意,可以派几个人随我去取,顺便看看我军的战前准备。曹将军,不瞒你说,我军想和你一较高下的人可真是不少,尤其是刚刚赶到的骑兵。听说将军善用骑,他们很想和将军比试一番。”

曹仁面沉如水,无动于衷,蜀军将领们却笑不出来了,大帐中一片死寂。

吴军的骑兵他们也看过了,一旦双方交战,这些骑兵所到之处,怕是无人能当。就算他们想逃跑,也要考虑考虑两条腿的人能不能跑得过四条腿的马。

追击可是骑兵的优势啊。

“周大都督送将军地图,就是希望能堂堂正正的一战,让诸位见识一下我军真正的实力。你们以为我是来劝降的?”邓芝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错!我是来宣战的。诸位自以为益州有山川之固,可以割据一方,如今我军已入益州腹地,左都护与黄汉升破曹子修于巴西,右都护与周大都督战诸位于此,南北夹击,你们还能顽抗到几时。”

“你说什么?”一个蜀军将领一跃而起,大声喝道:“太子败了?”

邓芝冷笑一声:“你没听错,曹子修已被左都护击破,俯首称臣。如今左都护驻阆中,准备进击成都。黄汉升统兵两万,包围江州,夏侯惇自身难保,是不可能来增援你们了。”

蜀军诸军相顾失色。

昨天看到马岱的战旗时,就有人猜到北部的战事可能不妙,吴军很可能占了上风,否则不会有余力派骑兵来增援孙翊与周瑜。如今听说曹昂已经战败,形势比他们估计的还要严峻,顿时慌了神。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是蜀郡、广汉人,如果孙尚香进攻成都,他们的家族都会遭殃。

曹仁看了邓芝一眼,又看看孟达。邓芝只说曹昂战败,却没具体说什么时候,显然是为他打掩护。实际上曹昂战败的消息已经送到他手中,只是他一直瞒着诸将罢了。如果邓芝把这个秘密揭破,帐中诸将知道他故意隐瞒军情,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邓芝与他无亲无故,为他打掩护只能是孙翊的意思。甚至吴军的指挥权重新回到周瑜手中,都有可能是孙翊为他着想,避免诸将误会他只顾自己的利益,出卖益州人。

邓芝、孟达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曹仁再次垂下眼皮,一言不发。形势到了这一步,已经不需要他再说什么了。

益州籍的将领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了一番,又将邓芝带来的地图传阅一番,很快就明白自己没什么选择。孙翊与周瑜合兵之后,总兵力已经超过他们,实力更不用说。他们能够倚仗的只有方山地形,在辎重营被毁,没有援兵的情况下,孙翊、周瑜完全可以不进攻,等着他们断粮,主动下山突围。

一旦下山,连方山的地形优势都没有了,他们必败无疑,很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贺齐、霍峻都想为祖郎报仇,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祖郎是曹仁杀的,曹仁是孙翊夫人的从叔,应该不会有事,他们却要为祖郎的死承担后果。

此时此刻,还谈什么条件,能够保住命就算好的。

无数人将目光转向了曹仁。

见气氛有变,孟达主动起身,拱手道:“将军,大势如此,再战也无济于事,不过徒增伤亡。为数万将士着想,为益州百万生民着想,请将军壮士断腕,忍辱负重,与周都督、孙都护议和。”

邓芝没费多少口舌,三万蜀军放下武器,束手就缚。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