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564章 贺齐袭营

作者:庄不周字数:4065更新时间:2020-05-09 00:07

就在蜀军将士看着铁链惊慌失措的时候,有吴军将士从藏身之处冲出,两人一组,一人抱着手臂粗的钢钉,一人手持大锤,互相配合,将钢钉插入铁链的链环中,又用大锤一顿猛砸。在丁丁当当的敲击声中,铁钉被砸入土中,将铁链牢牢的钉在地上。

近百艘战船被铁链隔开,蜀军不仅无法返航,就算想集结立阵也无法做到,被分隔在数里长的江面上。

蜀军将士见势不妙,一边用弓弩射击,一边跳上小船,用刀斧猛砍铁链。

铁链很粗,上面还绑着粗大的木头,想在急切之间砍断绝非易事。

趁着蜀军忙乱之际,吴军发起了进攻。

弓弩手奔到岸边,向船上集射。蜀军的战船都是中小型的斗舰,载将士多不过百人,少只有几十人,就算是全部操弓射击,也不如岸上的吴军人多势众,一通鼓未罢,就遭到了全面压制,只能躲在女墙后面,没人敢正面迎战。

吴军随即乘小船贴近,用铁钩钩住蜀军的战船,向上攀爬,杀人夺船。

蜀军拼命反击,同时敲响战鼓,向主力求援。

双方激战不到一刻,便有吴军捷足先登,夺取了一艘战船,随即发出通知,让岸上的步卒拔出铁钉,沉下铁链,驾着战船扑向临近的敌人,配合同伴夺船。面对吴军的夹击,蜀军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不到一个时辰,追击的蜀军水师覆没,除了几艘小船逃得快,其余大小战船全成了吴军的战利品,五千多人或是战死,或是被俘。

闻讯赶来增援的蜀军将领高盛率部赶到战场,除了横亘在江面上的几条铁链,什么也没看到,吴军已经撤走了,之前追击的同伴也无影无踪,连一块船板都没剩下。

夜色深沉,江岸黑黢黢的,连个火把都没看到。

高盛没敢上岸。他心里清楚,就凭自己这点兵力,一旦上了岸,被吴军伏击,必然全军覆没,连块骨头都不会剩下。他反复思索了一番,下令后撤数里,然后下锚停船,列阵阻击,向中军请示。

曹仁收到消息后,决定派兵增援。吴军夺取了战船之后,实力更强,没有足够的兵力阻击,以水师攻吴军左翼的计划很难实现。不过,他严令高盛不得出击,守住江面就行。

军令传出,又有数百艘战船驶离水寨,赶往下游的江面。

——

夜色之中,孙翊、诸葛亮并肩站在一片高坡上,看着江面上蜀军水师的点点灯火,相视而笑。

大部分蜀军水师已经被调离大营,贺齐的机会来了。

以曹仁的能力,他不会不派斥候监视身后的贺齐。三十多里的路程,对骑兵来说不过一个时辰的事。天亮以后,贺齐再想行动,很难逃过蜀军斥候的眼睛。

战机转瞬即逝。

孙翊转身看看远处的蜀军大营。“孔明,曹子孝这时候出战,是迫于形势,还是想冒险一搏?”

“不好说。”诸葛亮摇摇头。“或许兼而有之,或许别有盘算。不过两战之后,他的骑兵已经消耗殆尽,再想成就樱岭的战绩已经不太可能了。当然,都护还是要谨慎些,不要给他机会。陛下身边有许褚、典韦,有郭武、谢广隆,却轻易不到前线。”

孙翊笑笑。“孔明放心,我会牢记在心。”他又叹了一口气。“殷鉴不远,我岂能重蹈覆辙。”

诸葛亮心中欣慰。孙翊虽然更年轻,却比孙权沉稳些。这大概和他当年的经历有关,吃一堑,长一智,也算不错了。

“都护,另外还有一件事。”

“你说。”

“曹仁虽然杀了祖郎,但他毕竟是夫人的从叔。不到万不得己,最好不要取他性命。”

孙翊沉默半晌,含糊其辞地应了一声。他早有这方面的考虑,只是说不出口。现在诸葛亮主动提出这一点,他自然不会反对。可两军交战之际,曹仁又杀了祖郎,他如果刻意保全曹仁,难免招人非议。

“都护,陛下之所以不肯劝降,并非与曹氏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不愿给益州大族讨价还价的机会。左都护攻克巴西后,迟迟不进兵成都,反而驻兵阆中,推行新政,就是要消除中领军(黄忠)之前的影响,不让益州大族有不切实际的企图,以便新政能够贯彻施行。从这一点来说,蜀王也好,曹仁也罢,都是有功的。”

孙翊眉头微皱,沉吟半晌,转头看着诸葛亮。“孔明,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有意为之?”

诸葛亮朗声大笑。“都护,他们是不是有意为之重要吗?形势如此,由不得他。”

孙翊想了想,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

樱岭。

贺齐蹲在祖郎阵亡之处,手在地上摸了摸,又送到鼻端,嗅了嗅。

泥土中似乎还有鲜血的味道。

贺齐轻声叹息。“祖兄,你且慢行,待我为你复仇,送曹仁上路。”

他与祖郎同在周瑜麾下为将,两人既有合作,又有竞争。他出身世族,文武兼备,非常讲究世家的礼仪。祖郎出身豪强,长年与山越来往,多少有些侠气。大多数时候,两人相处得并不愉快,私人交往有限。

如今祖郎战死,恩怨都烟消云散,只剩下袍泽的情义。

即使周瑜没有命令来,他也要为祖郎复仇,否则不仅祖郎身后名声受损,他和周瑜也面上无光。

简单的祭奠了祖郎,贺齐下令继续行军,而且是急行军。

之前曹仁一心据守方山,不怕他参战,甚至希望他去攻坚,所以没有安排多少斥候。如今曹仁主动出击,自然不会让他轻易赶到战场,与孙翊前后夹击。天一亮,蜀军斥候就会加强对这一带的侦察,无论他如何掩饰自己的行踪,暴露的可能性都会大增。

他只有一夜的时间,必须在天明之前赶到方山,并对方山南麓的蜀军水师大营发起攻击。

至于孙翊能否按照预定计划,将蜀军水师主力诱离大营,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列。就算蜀军水师全在大营里,他也会发起攻击,让蜀军看看他的战斗力,也让孙翊和他的部下看看周都督麾下并非无能之辈。

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借着祭奠祖郎的机会稍作休整,又让将士们感受一下当时的气氛,激起胸中的同仇敌忾,贺齐一路急行,直扑方山。

吴军向来以装备精、伙食好、训练强度大著称,长距离负重拉练是家常便饭,贺齐家资丰厚,又舍得花钱,除了官方供给之外,自己也经常掏钱为将士们加餐、设赏,衣甲装备也挑最好的,近乎奢侈,平时没少被人调侃。

不过,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他的部下最为精练,一夜急行军三四十里根本没什么负担。

寅时未刻,贺齐进入阵地。

他命令部下抓紧时间休整,吃些东西,补充体力,自己则带着亲卫登上一侧的小山坡,远眺蜀军大营。除周瑜命令而来的还有一份由孙翊提供的地图。孙翊麾下的斥候、军谋绘制了方山附近的详细地图,有了这份地图,贺齐出发之前,就在脑海里勾勒出了战场形势,眼下只是验证一下。

借着蜀军大营里点点灯光,贺齐查看了地形,心里多少有些佩服。

论谋略、经验,诸葛亮或许不如荀攸。可是论做事的细致程度,诸葛亮远胜荀攸。这份地图是他出兵征战以来看到的最好的一幅,就连军师处提供的都无法与之相比。

难怪有人将诸葛亮与陆逊相提并论。

简单的查验了地形后,贺齐心中信心大增。

孙翊、诸葛亮已经实现了预定的作战计划,接下来就看他的发挥了。

贺齐召集诸将,进行最后一次会议。他们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就着马灯照亮的地图,部署进攻的顺序。诸将之前都有准备,认真听完,又提了一些问题,分头散去,各自率领部下进入阵地。

一刻钟后,贺齐发起了进攻。

两队将士在各自军侯的率领下,从两侧摸到蜀军大营前,射手首先上前,狙杀了营外的暗哨。当望楼上的蜀军看到营外的黑影,发出警报时,他们离营门只剩下百步左右,再也不用掩饰身形,直接发起强攻。

射手们向前飞奔,一边跑一边拉弓急射,极力清除蜀军营门上的瞭望手和弓弩手。

数名身披重甲、手持大斧的强壮士卒率先冲出战阵,虽然有两人被蜀军的强弩射倒,大部分人还是顺利冲到了蜀军营门前。

营内的蜀军拼命反击,有的用弓弩射击,有的用长矛捅刺。

吴军重甲士根本不看他们,挥斧猛劈营门。木屑飞舞,蜀军营门摇摇欲坠,很快就被劈开。吴军重甲士齐声怒喝,用力撞了过去,抡起大斧乱砍。

蜀军拼命反抗,奈何实力相差太远,很快被吴军重甲士砍散。

营门被吴军撞开,黑暗中一声长啸,紧接着杂乱的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由轻及重,迅速汇成一道闷雷。数十名骑士冲出黑暗,冲向蜀军大营。他们举起手中的手弩,射出一阵箭雨,再次重创蜀军,然后纵马踏入,挺起手中长矛,将迎面阻击的蜀军将士踢飞。

更多的骑士冲入蜀军水师大营,以百人为一队,分三路杀入蜀军大营,四面放火。

更多的吴军步卒杀入,以伍什为单位,如水银泄地,迅速向前杀进。刚刚被报警惊醒的蜀军将士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被杀得狼狈不堪,呼天喊地。

片刻之间,蜀军水师大营一片混乱,火光四起,喊杀声震天。

曹仁从睡梦中被叫醒,连衣服都来不及披,冲出大帐,登上将台,俯瞰江边的水师大营,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吴军来得突然,攻势猛烈,水师大营已经成了火海,想救都没法救。

这些吴军是从哪儿来的?曹仁不知道,也来不及想。片刻之间,他就清楚了要害所在,立刻命人切断水师大营和陆营之间的通道,严防吴军趁势抢攻,尤其是方山南麓的辎重营。

为了转运方便,辎重营离水师大营最近。吴军不攻陆营,先攻水师大营,自然不是为了杀伤,而是为了断他后路,烧他的粮草辎重。

他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攻击这么猛。

不出曹仁所料,吴军攻入蜀军水师大营不久,立刻分出几队人马,开始向陆营进攻。从火把移动的速度来看,应该是骑兵。这些骑兵冲到陆营前,没有直接冲击营门,却将手中的火把甩进了大营,同时射出一批绑了引火物的箭矢。

陆营起火,营中将士一边反击,一边救火,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忙乱。

曹仁见状,立刻命令亲卫骑出击,阻击吴军骑士。他知道贺齐有亲卫骑,但数量有限,自己只要派出亲卫骑迎战,就足以阻击他们对陆营的进攻。

战鼓声响,数百骑兵翻身上马,冲出了中军大营,沿着山坡加速,杀向吴军骑士。

听到山上的战鼓声,吴军骑士迅速放弃了对蜀军辎重营的攻击,开始转向,调整队形,准备迎战。另有几队步卒接替了他们的任务,向蜀军辎重营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虽然看不清战场细节,只能就着大营里的火光和士卒手中的火把粗略的估计战场形势,曹仁还是头皮发麻。吴军的攻击太流畅了,配合几乎天衣无缝,让人不敢相信这是近万人规模的进攻。

能将近万人的攻势组织得这么流畅,不仅需要士卒的高度配合,更需要将领的指挥。

整个江阳附近的吴军中,能有这样能力的吴军将领不超出一只手。

是潘濬还是孙翊本人?

又或者是……周瑜?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