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563章 孟达的建议

作者:庄不周字数:4125更新时间:2020-05-08 00:15

周瑜眉头微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公达,孔明,你们有何高见?”

荀攸和诸葛亮交换了一个眼神。诸葛亮拱手道:“都督,公苗之计中正稳妥,行之必无大碍。然,两军交战,士气宜鼓不宜泄。曹仁两次出击,都不过是向死求生,以鼓舞士气。侥幸得手,不仅蜀军士气复振,巴蜀百姓恐怕也有些动摇。我们分兵北上,必然遇阻,甚至连江阳大族都会心生二意,不可不防。”

周瑜微微颌首,看了邓芝一眼,又对诸葛亮说道:“依你之见呢?”

诸葛亮看向邓芝。

邓芝刚刚听了诸葛亮的话,知道自己还是想得简单了,不如诸葛亮看得深远,也想多听一些诸葛亮的意见。见诸葛亮看他,连忙拱手道:“请诸葛军师直言,无须顾忌。”

诸葛亮欠身致意,略作沉吟,接着说道:“平原作战,骑兵为先。曹仁两次出击,都是以骑兵为主力,步卒只是呼应而已。只是曹仁的骑兵数量有限,第一次冲营已经折损大半,仅我军缴获的战马就有四百余匹,这一次出战,能用的不过是残部而已。若非地形、时机选得好,他未必能够得手。”

邓芝恍然,连连点头。自己的确被曹仁的战绩唬住了,没能深入细致地分析。曹仁的战绩其实并不如表面上的那样骄人。周瑜并没有真正受伤,只不过是用计。祖郎的失败则有其自身失误的因素,如果他不是被曹仁激怒,连夜追击,落入曹仁的圈套,而是阵而后战,绝不可能是这个结果。

他之前与曹仁对峙,打得就很出色。

诸葛亮停顿了片刻,最后说道:“曹仁大胜之后,不过江追击贺将军部,甚至没有扩大战果,却迅速回师方山,显然清楚双方真正的实力,不敢恋战。可是蜀军诸将未必能如他一般冷静,大胜之后,或有骄狂。且两战皆未能得利,有所不甘,若示之以利,诱彼辈出击,我军可获大胜。”

周瑜眼神闪烁,思索片刻,又看向荀攸。

荀攸轻咳一声:“都护,都督,攸以为孔明所言有理。骄兵必败,哀兵必胜。我军之所以受挫,一是骄傲轻敌,二是不习骑战,以致损失折将,正当以此为契机,检讨得失,岂能避战,涨他人志气。且不说左都护会不会安排骑兵增援,就以目前而论,我军骑兵数量亦不少于曹仁,大可阵而后战,击而破之,以示益州士庶正道所在,一雪前耻,为祖将军报仇。”

诸葛亮面色平静,邓芝却不禁面红耳赤,惭愧地低下了头。

周瑜看在眼里,又低头看看祖郎的面容,一声长叹。

“公达,孔明,你们召集军谋,仔细谋划,深入反省。还按之前的计划,由都护统兵,进攻方山,我为后援,为大军筹措粮草。”

孙翊等人躬身领命。

——

周瑜召开军议,所有的军谋、都尉以上的将领全部参加会议。

得知祖郎战死,众人吃惊不小,一些人甚至慌了神,流露出些许畏战之意。

毕竟周瑜受伤是计,祖郎阵亡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败。祖郎不是普通的将领,他是周瑜麾下屈指可数的大将,征战多年,威名赫赫,居然一战而亡,还有谁敢说面对蜀军有必胜之把握?

周瑜将众将的反应看在眼里,更加欣赏诸葛亮,也越发佩服孙策识人。诸葛亮虽然年轻,却有着同龄人不具备的冷静和睿智。放眼天下,能与他比肩的同龄人也只有陆逊了。

借着这个机会,周瑜要求诸将与军谋深入检讨,戒骄戒躁,从这次受挫中吸引教训。

为了避免让人疑心他们推卸责任,诬枉亡者,周瑜主动领过了责任,上书请罪,并正式宣布将指挥权暂时移交孙翊,自己则继续“养伤”。

荀攸、诸葛亮主持军谋们探讨得失,重新规划战事。诸将也各自反省,着重演练步卒对抗骑兵的战术。魏延率领增员后的亲卫骑作为假想敌,配合各营演练。

数日后,孙翊统兵进逼方山,打出为祖郎报仇的旗号,向曹仁挑战。

——

正如诸葛亮所料,面对逼到面前的吴军,方山上的蜀军将领与曹仁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曹仁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不愿轻易出击,毁掉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士气。

诸将却有不同看法。他们觉得吴军不过如此,就该趁胜追击,彻底击溃他们,恢复益州的平静。马上就要过新年了,没人愿意在战场上庆贺新年。

带着丰厚的战利品,佩着崭新的印绶,回到自家的庄园,喝着美酒,品着佳肴,欣赏着歌舞,享受着客人们崇拜的眼光,不比在这儿好吗?

虽然连战连捷,但他们只是作为策应兵力,除了士气名声,实质性的收获非常有限,损失倒是不小。

尤其是樱岭之战。为了给曹仁突击创造机会,他们与吴军缠斗,损失大的超过两成。

如今孙翊逼到面前,主动求战,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怎么能困守大营?

难道等周瑜伤愈?

面对诸将的质疑,曹仁无法一手遮天。

他也清楚。他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曹昂战败的消息迟早会传播开来,到时候人心溃散,他想战都没机会。倒不如趁着士气可用,周瑜未愈,再战一场。

如果能击溃孙翊,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曹仁与孟达走遍方山,商量战法。孟达在交趾时与吴军有过正面交战的经历,清楚吴军的实力,不像其他将领那么轻浮,一会儿以为吴军天下无敌,一会儿以为吴军不堪一击。

站在方山之巅,远眺山下的吴军大营,曹仁一时出神,久久无语。

孟达站在一旁,负手而望。

过了好一会儿,曹仁转身看着孟达。“子敬,你有何高见?”

孟达收回目光,看着脚下,想了想,又抬起头,迎着曹仁的目光,似笑非笑。“那要看将军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曹仁眼神闪烁。“子敬,此话怎讲?”

孟达嘴角微挑。“如果将军是想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那我就建议将军保存实力,固守方山,以待转机,莫作无谓牺牲。”孟达看向远处的吴军大营。“不管周瑜是不是真的受了伤,这些吴军都不是我们能战胜的。祖郎阵亡,吴军败而不乱,将军应该深有体会。这些荆楚子弟挟新政之威,朝气蓬勃,绝非巴蜀大族的部曲可比。”

曹仁眨了眨眼睛,默认了孟达的评价。这也是他与孟达一起商量的原因所在。整个大营之中,除了他本人,能得出这个结论的人大概也只有孟达了,其他人根本没有这样的见识。虽然很多人亲历了那场战斗,而孟达却身在方山,只是听人转述。

“如果将军是想证明自己有一战之力,我建议将军趁士气可用,全力出击,与孙翊决一胜负。”孟达脸上的笑容更盛,甚至有几分暧昧难明。“不管怎么说,孙翊毕竟是蜀王的女婿,这个功劳与其送给周瑜,不如送给他。”

曹仁猛然回头,诧异地打量着孟达,眼角下意识的抽了抽。

他是知道曹操心思的,虽然他并不完全赞同。但他更清楚,这种心思不能宣诸于口,否州益州世家会恨死曹操,食其肉,寢其皮,甚至会变生肘腋,直接砍了曹操。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没想到孟达早就看出来了。

“子敬,你这话……”曹仁斟字酌句的说道,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孟达摆摆手,哈哈一笑。过了片刻,他又说道:“将军,我收到朋友的书信,知道左都护孙尚香已经攻占巴西,用不了多久,就会直扑成都。将军应该清楚成都的情况,你觉得他们能守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曹仁眉梢扬起。

——

曹仁接受了诸将的请求,决定与孙翊一决胜负。

诸将纷纷请战,生怕被别人抢了先,争得激烈时险些翻脸。

曹仁很是无语,孟达冷眼旁观。

不过作战方案倒也简单,就是发挥兵力优势,四面围攻,连续作战,直到打垮吴军为止。

孙翊不是周瑜。他太年轻,也没有足够的大战经验,只是凭着血脉的优势得以成为右都护,指挥大军作战。战斗的规模越大,他出错的可能性越大,蜀军取胜的机会越多。

区别只在于谁能成为那个幸运儿,正好出现在吴军的破绽处,以最小的代价换取胜利。即使是连胜之后,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吴军的士卒装备好、战力强,主动正面进攻的伤亡会很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曹仁宣布了赏格后,又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诸将终于确定了出战的顺序。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方山上呼起了激昂的战鼓,战船缓缓驶出方山南麓的水寨,向北而行。

方山东麓、南麓临江,曹仁将水寨安排在南麓的江面上,与陆营相呼应,最利于防守。如今要主动进攻,水师自然要向北移,以便从江面上进攻吴军左翼,为步卒提供远程掩护。

蜀军水师一动,吴军的斥候立刻做出了反应,迅速将情报送到中军。

孙翊紧急召集诸葛亮等人议事。

这些天,孙翊一直在挑战,同时侦察方山地形,拟定强攻的作战方案。只是曹仁的大营扎得严实,还没找到妥善的方案。现在曹仁主动出战,他求之不得。

“孔明,有何妙计?”

诸葛亮的目光在沙盘上来回扫了两趟,伸手指了指。

“撤。”

孙翊眼珠转了转。“示弱诱敌,将他们引离方山?”

诸葛亮点点头,又道:“将蜀军主力诱离方山,然后先取水师大营,断其双足。贺齐、祖郎因为没有水师,无法阻击,险些被曹仁逃回僰道。这次作战,当先断其后路。”

孙翊笑了,连连点头。“有理。那如何才能攻取水师大营?我们的战船数量不足,要通过江面,怕是有些困难。”

“我军主力吸引曹仁注意,让贺齐从背后偷袭。”

孙翊迅速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这不仅是提高偷袭的成功率,更是将贺齐部纳入作战部署。贺齐是周瑜麾下独立统兵的大将,他本来未必肯听孙翊的直接指挥,可是现在情况特殊,他不会拒绝这个既能为祖郎报仇,又能立功的机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孙翊不可能去指挥周瑜的直属中军,委贺齐以重任,也是一个充分利用权力的办法,想必周瑜不会有什么意见。

孙翊立刻派人给周瑜送信,请周瑜下令贺齐增援。

周瑜只是托伤重的名义,将指挥权交给孙翊,并非真的伤重不能理事。孙翊如果不通过周瑜,直接给贺齐下命令,贺齐很可能会心生反感,根本不理他。

送出消息后,孙翊下令在江边建立阵地,阻击蜀军水师,并紧急商定战术,由军谋们进行推演。

很快,魏延带着三百骑兵赶到孙翊大营,带来了周瑜的回复。周瑜不仅同意孙翊的作战方案,命贺齐紧急回援,还让魏延带着亲卫骑来增援。

周瑜原本只有一百亲卫骑。曹仁冲营时,又缴获了四百多匹战马,周瑜便将亲卫骑扩充到四百。

军中都清楚,魏延是周瑜最信任的小将,他出现在孙翊身边,足以表明周瑜对孙翊的支持。

孙翊非常感激,将这个消息通报全军,振奋士气。

紧接着,孙翊下令水师迎战。

双方实力悬殊,吴军水师不敌是意料之中的事,退得名正言顺,理所当然。蜀军没起任何疑心。一部分战船顺水追击,想将吴军水师彻底歼灭。一不小心就追出十余里,与主力拉开了距离。正当他们发现天色已晚,考虑要不要撤回方山时,突然发现两岸架着几具奇形怪状的东西。

紧接着,一阵鼓响,江面上波涛翻涌,几根手臂粗的铁链破水而出,拦住了蜀军的战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