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90章 快意恩仇

作者:沐轶字数:4378更新时间:2014-10-31 13:55

武月娘见王皇后不由分说便让人杀入,气得娇躯乱颤,正要呵斥,武则天已经冲了出来,厉声道:“王皇后想行刺皇帝!快!护驾!”

武则天身后冲出冷涧,小手左右一分,两道超强的匹练横扫而去,将冲上来的十几个带刀侍卫要么变成冰雕,要么变成全身都是绿色蜘蛛网的毒尸。。。 看最新最全小说

王皇后吓得连连倒退,急声道:“天峻国师何在!”

从她的身后晃身出来一个老道,全身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气息,甚至连脸都是黑灰色的,正是国师天峻真人。

天峻国师二话不说,上前朝着冷涧便是一掌,这一掌,带着一股诡异的黑色气旋,还有一股腥臭,劈向冷涧。

冷涧不知道厉害,稚嫩的童声一声清叱,也劈出冰毒掌。迎着那黑色的气流而去。

当两股掌力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冷涧的冰毒掌,竟然象遇到了狂风的烟雾,随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天峻国师劈出的那股恐怖的黑风掌,转眼遍到了冷涧的面前。

冷涧惊呆了,他已经来不及闪避,一旦被这黑风掌劈中,他将灰飞烟灭。

便在这时,一只手从他的身后探出,好象捞取丝绵一般,将那黑风掌的黑色死亡气息悉数收入掌心。

天峻国师大骇,倒退两步,这才抬头望去,便看见一个蒙面人,身穿一件贴身中衣,站在冷涧身后。双手平托,冷眼看着他。

冷涧不知道这位救命恩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惊喜地扭头望着他。

此人,自然便是萧家鼎。

天峻国师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会黑煞功?”

萧家鼎没有说话,他的整个身体已经漂移到了半空,这时,四面八方无数的金色气流丝丝地窜入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整个变成了金灿灿的,光芒四射。

天峻国师目瞪口呆:“这是……这是宣武判官笔的……龟蛇合体……?”

没有人回答,除了四周那无数的气旋。黑暗的夜空已经被这种金色的光芒照亮。

冷涧也惊呆了,他想起身看个究竟,可是,他发现他自己已经动弹不了了,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威压,将他的身体牢牢地控制在了地上。冷涧学会冰毒掌,他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可以算是天下无敌了,就等着找仇人海姆佬他们复仇。想不到看见这个蒙面人,他施展的这一招,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天峻国师也感受到了一种超级的威压的恐怖,他一步步后退,非常的艰难,他想逃走,可是,他没有办法挣脱这种无形威压的控制。

他暴喝一声,跺脚。竖起两根食指,并拢结法印,扑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血。洒在地上,腾的一下,那黑血变成一股恐怖的黑色气息,将他整个人笼罩。

天空中。金色的气旋已经凝聚在了萧家鼎的掌心,握掌成拳,那拳头立即成了金灿灿的棒槌。由慢到快,带着撕裂空间的恐怖气息,以雷霆千均之势,砸向了天峻国师。

与此同时,天峻国师也爆发了,他的双拳,凝结的两股黑暗气团,也迎着萧家鼎的来势,砸了出去。

哧!

没有剧烈的爆炸,只有一种好象是炽热的铁条,投入了冷水中发出的声音。不过,消失的却是天峻国师的两股黑暗气团,萧家鼎那闪烁着金色气旋的双拳,势如破竹,毫无障碍地击中了天峻国师的胸膛。

嘭!

一声闷哼,天峻国师全身的骨骼,瞬间变成了粉末,他全身的肌体,立即失去了支撑,变成了一滩软肉。

临死之前,他的眼睛还能看见那么一会,所以他看见了他身边的王皇后,还有侍卫、太监、宫女,统统在那金色的气旋中,分解成了无数的残肢断臂,飞到了金灿灿的天空,随后,残肢断臂雨点一般的落下,其中不少,落在了他这一滩烂肉上,就像落在了地上的大饼,又被带鞋锭的鞋子狂踩,再也不成样子。

武则天看见了王皇后被萧家鼎这恐怖的一拳,也打得支离破碎而死,狠狠吐了一口唾沫:“便宜了这贱人!”

萧家鼎缓缓落下,四周,重新恢复了黑暗。

没等他们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办,有几个太监侍卫匆忙跑来,看见地上无数死尸,吓得惊声尖叫。

武则天问:“你们有事吗?”

其中一个老太监忙上前躬身道:“回禀娘娘,众位大臣已经得到皇后娘娘的懿旨赶来了,正在宫门外等候。”

武则天眼珠一转,吩咐将中书舍人李义府等大臣放进来。这些人,都是武则天授意皇帝提拔的,是她的人。那老太监本来是找王皇后的,但是没有看见,只看见了一地的碎尸,吓坏了,不敢多问,连忙答应。

武则天不放心,又派了自己的几个宫女跟随去传旨。

冷涧蒙面站在武则天的身边,监控着四周的一切。

过了一会,就看见无数人朝这边过来。萧家鼎侧耳一听,不由心中一凛,低声对武则天道:“不好!来人带有兵甲,可能有人造反!”

武则天却嫣然一笑:“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转瞬之间,来了无数的兵士,手持兵刃,将皇宫团团围住。

李义府等武则天的亲信的确来了,只不过是被人押解而来。押解他们的,正是长孙无忌的儿子长孙冲等十二个儿子还有长孙延等孙子。却没有看见长孙嫣然。

除了长孙冲之外,还有两个人,让武则天心中凉了半截,一个是负责皇宫戎卫的皇城官司徒将军,还有一个,却是地位仅次于长孙无忌的中书侍郎来济。

一看见来济,萧家鼎便明白了很多。朗声道:“来宰相,原来是你啊,你的女儿思琴给皇帝和武婕妤下蛊,应该就是你的意思吧?原来是早有反意,想必是你们事到临头。才勾连在一起,共同起事的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让女儿下蛊给长孙无忌宰相了。”

来济吃了一惊,冷眼看着萧家鼎:“你知道的挺多得嘛!”

萧家鼎想到了那个怪异的梦,那个跟真的一样的梦,他就是在那个梦中知道了这些。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世界上,原本就有很多的事情是无法解释的。

长孙冲厉声道:“姓萧的,罗嗦什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还不跪下受死!”

萧家鼎环视,发现包围皇帝寝宫的御林军。至少有上千人,杀这么多恐怕一时半会杀不完,看来,还得擒贼擒王。

萧家鼎身子一下子就动了,这一动,便到了皇城官司徒将军的面前,抬手去抓他的脖子。司徒将军厉声暴喝,打出一拳,这一拳力道威猛之极。可是现在这萧家鼎的眼中,也就是猫抓差不多。他根本不顾,依旧探手抓向司徒将军的脖子。

突然,一只手从暗处探出。截住了萧家鼎的手掌,一股浑厚的力道,喷涌而出,将萧家鼎撞得倒飞出去。

人在空中。萧家鼎便一切看清楚,反击他的人,正是海姆佬。还有他的师弟海瓜夕!

这两人武功差不多,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对付其中一个,以现在萧家鼎的武功身手,没有问题,但是同时对付两个,他就不是对手了,所以被震得倒飞出去。

萧家鼎很后悔,他不该托大,刚才要是用上黑煞功,吃亏了绝对是对方。

不过,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他有自信能拿下这两人。

可是,冷涧没有给他这个出手的机会,他看见了仇人,眼睛都已经红了,在海姆佬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仇人,那个逼死了姐姐的山贼麻脸魁五。

冷涧跳到了场中,挡在了萧家鼎的面前,指海姆佬和麻脸魁五道:“两个恶贼,你们来得正好,杀父杀姐之仇,该报了!出来受死!”

海姆佬不认识冷涧,听他这么说,眯着眼看了看:“小娃娃,我跟你有仇?”

冷涧仰天大笑,那笑声全然没有一个孩童的稚嫩,只有让人恐怖的怨毒,让海姆佬惊诧。

可是,她的惊诧没有持续多久,冷涧突然双掌齐出,两道气旋犹如两条恐怖的匹练,劈向了她。

她立即看出了冰毒掌的厉害,倒退两步,抬手,身体表层迅速出现一层防御铠甲。她的这种防御力,即便是武功天下第一的龙九霄,也无法一掌攻破,更何况只是初学到手的冷涧。

便在这时,海姆佬感觉到一股冷风袭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同时,他看见了身体四周,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暗气息,这种气息,带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黑煞功!

海姆佬魂飞魄散,她看见了这黑暗气息的来处,正是刚才被自己震得倒飞出去的萧家鼎释放出来的。

他怎么会这恐怖的非常罕见的掌力?

海姆佬的思想只到这里,因为,萧家鼎的黑煞功,瞬间融化了她的身体防御,她还不及再闪避,冷涧的冰毒掌,已经劈中了她。

立即,她变成了一尊全身布满绿色蜘蛛网的冰雕!

冷涧接着狠狠吐出一口唾沫,划破夜空,撞中了那冰雕。冰雕哄然倒塌,碎裂成无数的拇指大的冰珠子。

海姆佬的师弟海瓜夕惊呆了,都还不及反应,便眼睁睁看着师姐变成了一地的碎冰。这才反应过来,虎吼一声,劈出了一掌。与此同时,冷涧的冰毒掌再次劈出。

海瓜夕的一掌,被冷涧闪开,而冷涧的两掌,却劈中了他,只因为相同的原因,——萧家鼎暗中施展黑煞功,化去了海瓜夕的防御铠甲。于是,他也变成了一地的碎冰。

麻脸魁五此刻,终于认出了这个恐怖的杀神,竟然就是当初自己在森林里虐杀的镖师的儿子,他马上转身要逃,但是,冷涧的双掌,已经追上了他,瞬间,他也成了一地的碎冰。

冷涧大仇得报,小胸脯激动得不停起伏,喘息着,突然跪倒,朝南磕头:“爹!姐姐!我替你们报仇了!”泪如雨下。

长孙冲、来济所仰仗的,就是海姆佬和海瓜夕两个绝顶高手,想不到一个照面,便被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杀死,顿时吓得全身筛糠一般。挥手道:“上!将他们乱刃杀了!”

萧家鼎大笑,看着冲上来的无数兵甲,双手随意挥洒,一道道的黑色气旋扫过,那些兵甲纷纷变成了粉末!

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如果是被杀死,即便是再残忍,这些身经百战的兵甲也不怕,可是,却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便化作黑烟消散,这种闻所未闻的死法,让他们惊恐万状,一个个站在原地,再也不敢往前冲杀。

武则天适时高声道:“来济、长孙冲谋反,论罪当诛!其余从犯,只要放下兵刃者,既往不咎!立功者有赏!”

这一下最管用,只听得兵甲们一个接着一个扔下了手里的兵刃,跪在了地上。转眼间,十之**都投降了,其余的飞也似的逃走了。场中便只剩下一众大臣。

李义府怒道:“来济,你还不跪下听从武婕妤发落?”

来济冷笑,望向长孙冲,长孙冲转头望向身后的儿子长孙延。

长孙延将一个人拖了出来,用刀架着,冲着萧家鼎:“姓萧的,你看看这是谁?”

萧家鼎用黑巾蒙面,又化装了,按理认不出来,可是,萧家鼎的声音和武功,却是招牌,一下子便被长孙延认出来了。

萧家鼎抬眼往长孙延手里的那人望去,大吃了一惊:“嫣然!”

长孙延手里抓着的,正是萧家鼎的未婚妻长孙嫣然!

萧家鼎怒道:“你想做什么?她是你的妹妹!”

“嘿嘿,她是我妹妹,也是你的未婚妻!你想她死?”

长孙嫣然凄然道:“萧郎,不要管我!他们已经发疯了……!”

萧家鼎平静地道:“你放开她,凡事好商量!”

“没错,好商量,”长孙延狞笑道,“你马上投降,帮我们夺取皇位,你就是开国功臣,到时候,荣华富贵享受……”

他刚刚说到这里,便感觉自己的双手突然不在听自己的使唤,惊骇地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双手齐肘处,已经断裂开来,断裂处,升腾着一股黑色的气息,没有鲜血流淌,看着十分的诡异。黑暗气息的有一道线,一直衍延伸到萧家鼎的右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又好象原本就存在似的。

长孙延的刀子落下的瞬间,已经被长孙嫣然一把抓住,并送进了他的胸膛。

长孙延的眼睛立即瞪圆了,死死盯着妹妹,随后,颓然倒地而死。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于是,长孙无忌所有的儿子,统统变成了一地的碎冰,只剩下孤独的长孙嫣然,凄然地站在那里。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