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卷二十 若是此生相忘,来生再见 第八章 骨肉分离

作者:婆娑弥勒字数:3019更新时间:2014-02-23 00:11

这些人是不可能人间蒸发的,但关键是现在,我们这些跟小宝他们就像是隔着一层看不见的窗户纸,明明就是靠的那么近,偏偏又是见不到。

时间已然是不够了,日暮西陲,眨眼就会过了子时,那时候说不定茅山,苗蛊跟包冥戚已经跟了过来,我们仅存的那点人数优势也会是荡然无存!

我现在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虑的很,但是偏偏这东西是着急不来,尹三跟梁新他们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还能做什么。

我感觉裤兜震动,我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是电话,来电的居然是是陈捷,我纳闷的按下了接听键,陈捷声音很低,轻声的对我道:“淫荡,你在哪?”我道:“还能在哪,在村子里,找不到那狗日的小宝啊,你不是也在吗,你那有线索吗?”

陈捷居然在那边短暂的沉默了一会,我纳闷的道:“陈捷,你在哪,怎么不说话。”

我这话还没说完,陈捷嘟的一声,就将我的电话给挂掉了,莫名其妙,这陈捷玩的是哪一出啊?

我手机还没有的塞到裤兜里的时候,那电话再一次的震动了起来,不过这次是短信,我拿出来一看,还是陈捷,上面写着:“来阴宅。”

就三个字,我眼前一亮,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上次那美人盂就是在那阴宅中找到的,我们村除了后山,可就是那邪门了。

我带着他们几个来到那个阴宅旁边,尹三嘟囔了一句:“阴气好重,怎么在村子中心还会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解释道:“这地方好像是阴宅,你待会进去就知道了,陈捷怎么不早说。”

几人进到那院子之中,南面的屋子现在已经坍塌,北面那没有房梁的屋子倒是还在,院子里黑乎乎的,看不见人影,我喊了一声:“陈捷,你在哪?”

明明是他叫我来的,自己跑到哪里去了。

“进来。”突兀的,陈捷的声音在那阴宅里面响了起来,轻飘飘的,尹三骂了一句:“装神弄鬼啊!”说着自己就先走了进去。

现在天已经黑了,这阴宅里面更黑,伸手不见五指。

“陈捷,你在哪,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村子这个地方?”我十分好奇这件事。

陈捷的声音在里面幽幽飘了过来,在这墓室般的阴宅里显的很诡异,他道:“我先给你们书哦一个故事吧。”我一听这话,立马着急了,喊道:“谁他娘的想听你说故事啊,赶紧的……”

“让他说。”尹三在旁边道。

陈捷慢慢的道:“在我开始记事的时候,我阿爸就是大草原上的最有名的萨满,那时候,几乎是所有的部落都知道我阿爸的名声,有人只记得内蒙孙家的诅咒,但是他不知道,那诅咒其实就是从我们萨满一族传出去的,我记得是在我八岁的时候,一个浑身蒙着黑气的人来找我阿爸,当时他们谈了好久,我偷偷在帐篷里看他们,当时阿爸好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阿爸没有打那个黑影人。

天黑之后,那个黑影人就走了,我进去看阿爸,阿爸当时好像是老了十几岁,摸着我头的手都在颤抖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阿爸后来对我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说什么,我们萨满一族对不起天下人,对不起方家宅的人,还有什么人彘,结界,诅咒之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时我很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当年那黑影人就是小宝,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没有变过,至于那所谓的结界一说,现在看来,就是现在我们面临的处境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年小宝肯定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我阿爸诅咒了这边的村民,形成了这诅咒的结界,让现在的我们,看不见那些村民。”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谁知道这多年前还会有这么一件事,怪不得小宝想要操纵那孙家人,肯定就是为了所谓的结界!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样的结界,但是我知道,我们要是想见到人彘还有我们村的那些人,现在只能靠陈捷。”

陈捷站起身子来,对我们道:“虽然当年不知道阿爸为什么会答应小宝弄这么一个东西,但是我知道,阿爸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的,罢了罢了,既然是阿爸弄下的因,我就替他接下这个果吧!”

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不详的预感,本来要怪陈捷不早说的话也卡在喉咙里面,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捷从那黑乎乎的阴宅里面走了出来,经过我们的身边,走到了院子里,我们几个跟了过来,门外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确是九爷跟梁新两人一前一后的跟了进来,梁新道:“老子转了一圈,就是感觉着地方不对劲,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又是啥东西看不出来,之前这地方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来着,但是现在应该是没了。”

梁新说的肯定是那个美人盂,不过当日的美人盂,跟现在的所谓诅咒结界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陈捷走到那院子正中,念叨了几句,从自己身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什么东西,撒到地面之上,九爷好奇,我简单的将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现在就瞪着陈捷将这个所谓的诅咒结界给破掉,然后我们就能找到人彘他们了,只要是在苗蛊茅山他们那堆人来之前找到人彘,我们就有很大几率让他们那仪式不能完成。

这一等,就是等了两个多小时,陈捷这次画的符文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复杂最玄奥的一个,我真的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记下来的。

在这段时间,我本来以为那些苗蛊或者是茅山的人回来,但是这两个多小时,格外的安静,除了移动的陈捷,就是我们几个的呼吸声。

陈捷终于是将手里那抔骨粉状的东西洒在了脚底下,现在整个院子里,都是细细的白色粉末,交织纵横,玄奥无比,而陈捷就在那院子图像最中心的地方,显的有些神秘。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照在地面上,冷冷的月光照在地面骨粉上,显的是那么扎眼,陈捷朝我看过来,对我喊了一声:“寅当,对不住了,虽然我不知道当年阿爸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你们村子的人被困,还是因为他,对不住了。”

心里那股不安越来越明显。

我没说哈,陈捷冲我咧了咧嘴巴,脸上那五颜六色的花纹在月光下晃得我眼睛疼,明明是二三十岁的年纪,偏偏露出了四十多岁不相匹的成熟。

陈捷目光在我们几人脸上划过,再也没有说什么,尹三在一旁嘟囔:“情况不对啊,陈捷当年他阿爸肯定是比现在的陈捷厉害,一般来说,布阵总比破阵难,难道……”

尹三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站在骨粉中央的陈捷大喊了起来,那声音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古朴苍老,似哭似泣,一字字,像是鼓槌,擂在我的胸口上。

一直以来,陈捷给我的印象不像是那两个残疾人厉害,或许是因为这两个残疾人走的极端,而陈捷是传统的萨满后人,学的不仅仅是诅咒的缘故,但是今天的陈捷,气势攀升的宛若那古老的萨满魔神,风头强劲,一时无两。

我嘴里骂了一句靠,这陈捷当时去找造畜人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气势,为什么今天逆袭了?

还不等我吃惊完,我就看见陈捷身上的那衣服嗤啦一声,自己在空中碎了开来,那叫一个赤条条,程夫人啊叫了一声,别过脸去,陈捷这不是耍流氓,噗噗的几声闷响,在我们惊恐的目光之中,看见陈捷赤裸的身子上冒出了几截森森白骨。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所有的人,我心里一抽,就想往前冲去,但是被赶尸匠他们拦住,那陈捷也痛苦的喊道:“别过来,你们需要引路人。”

我开始以为陈捷身上的骨头是那地上的骨粉凝结成的,但是现在仔细看来,那噗嗤噗嗤的响声不断,陈捷身上的骨头不断的往外冒着,这哪里是什么骨粉,分明就是陈捷自己身上的骨头要从自己的身子里脱离出来。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从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惶恐,我心里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做,陈捷这时候冲我们喊道:“当年阿爸说了,要想破这诅咒结界,除非我们骨肉分离,现在阿爸死了,我只能自己跟自己的骨肉分离了,这结界因阿爸而起,现在,就让我打开这结界!”

这算是什么,同生共死的兄弟,突如其来的死亡,突兀的让人感到措手不及。

陈捷说完这话之后,那那骨头架子就直溜一声,从那堆肉里钻了出来,那没有骨头的肉堆在地上,软绵绵的一摊,那骨头架子晃了晃,碰的一声,跌倒在了院子中央。

就那么,死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