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卷二十 若是此生相忘,来生再见 第三章 九爷的秘密

作者:婆娑弥勒字数:2510更新时间:2014-02-23 00:11

在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我从地狱回来知道的事情了,我看见尹三跟赶尸匠两人过来,但是没有李家大妹子的身影,心里有些诧异,难不成?

尹三总是会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摇摇头道:“那李家大妹子也是熬了过去,但是身子不大好,就没有跟过来,这些狗日蛊苗,还真他娘的难缠,要不是老子命大,那就挂了过去。”

尹三没太多说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但这过程肯定不易。

跟陈捷说了几句,陈捷说其余那些灵异组织的人,除了东北出马仙能赶过来一批人,剩下的,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现在都是21世纪了,世人早就相信了没有灵异的世界,那些家族,灵异组织,基本上都是没落了。

现在来说一下现在的那些灵异组织,东北的出马仙,胡三太爷就是当中的佼佼者,出马家仙以狐为贵,此外还有胡黄蟒常,四大家族,这些都是东北出马的大家族,古话有云,南茅北马,所以这出马仙再东北的势力,十分的大,现在东北农村还流行着出马。

东北的出马仙是古时候留下的巫术,本土人信这个,所以传承不至于断了根,再后来,就是山东程家,这一脉是靠体术见长,哪里起了粽子,尸体,就会找程家人帮忙,但是这只是一脉单传,跟出马仙比起来,势力就小的可怜了。

至于河南的鬼判,到了尹三这一代,就剩他自己一个人了,而那内蒙的萨满陈捷,也是古老萨满巫术硕果仅存的宝贝弟子,严格意义上来说,那被我们灭掉的孙家,也属于北方一脉,再说南方的,其实南方由于地势原因,灵异组织多于北方,那诅咒一脉,那苗蛊一脉,茅山一脉,土家的赶尸一脉,还有林林总总,许许多多的小家族,那神秘的诸葛一脉,按道理说,会是我们山东的灵异门派,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那西藏的活佛一脉,不过至今,我还没有遇到西藏活佛一般脉的人。

当然,在中原大地上,还有那神秘的门组织,好像是凌驾在所有的灵异组织之上的一种存在,以前我还怀疑,这门组织有些水分,但是今天见到那些黑袍,差点是阴沟里翻船,我才知道,这门深藏不漏,实力超过其他门派。

这些都是传统的民间灵异组织,官方的就是那个有关部门了,现在看来,那个有关部门好像是跟特种部队有啥说不清的关系,这些到现在我都不甚明了。

尹三走到梁新身边,打量了几次,声音有些激动的道:“你,你真的是门主?”梁新咧着嘴角笑道:“都是过去事了,还提到那些干嘛,你小子不错,当时我就很看好你,要不是我当年出事,你大闹南疆的事情,老子肯定也帮你搞定了!”

尹三一脸不可思议,说,当年见到你的时候,你也跟那小宝一样,带着个面具,听声音斯文的很,以为是个白面小生,但是没想到,居然当日的门主是个虬髯大汉,哈哈……

梁新被调侃之后,倒是不生气,两眼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虽然跟尹三他们说着话,但是眼睛一直想往程妞那边飘,我不知道为什么出了这事,程家主为什么还不出现?

到底是没有忍住,我回头一看,正巧看见程妞眨巴着眼,拿着葱白的手指戳着手心里肥嘟嘟的红虫子,那肥虫子很是享用的样子,两个肉呼呼的小手,摸着抱着程妞的指头黏在上面。

这不正气的玩意,不是害怕程妞来的么,为什么现在又死皮赖脸的跟着程妞了?

面前的墓地轰隆隆瘫了下去,那诸葛燕子长眠在了里面,至于一夜,谁也不知道去了哪。

墓地没有好呆的,一行人往村里走去,想要找到程家主,商量下面的事情该怎么办,回去的路上,尹三没好气,骂九爷,你一把老骨头了,还玩装死,老子就知道,你这泥鳅般的东西,怎么都死不掉!

九爷听了之后,黑红的脸上两朵红云飘上,道:“这事情说来话长了,茅山,现在不光是苗蛊一脉跟人彘他们同流合污了,就连那茅山,同样也是跟人彘他们一起了。”

虽然心里早就有过这个念想,但是听见九爷亲口说出来,我心里还是有些吃惊,尹三挑挑眉毛,道:“哦,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九爷道:“当年那老妖婆,造畜人,还有李学印三人的恩恩怨怨,已经闹得的是几乎所有的灵异组织都知道了,老妖婆是苗蛊,但是是造畜人的妻子,李学印不学好,偏偏是勾搭老妖婆,后来知道她是造畜人的妻子,也不敢乱来,只得乖乖回到那学校之中当校长。

这李学印当年逼死学生刘红,影响挺大,所以茅山让我下来监视他,偏偏他那时候又招惹上了老妖婆,老妖婆见到赵学印不搭理她,直接就弄出一个七煞大阵来,想着报复李学印,虽然当时我把这事情告诉了茅山,但是茅山高层也不敢乱动,因为造畜人是世界上仅存的造畜一脉传人,那术诡异万分,在加上有你的前科,都知道苗疆人跟造畜人关系不错,得罪了老妖婆肯定就是得罪了这两拨人,所以,茅山给我的意思,就是继续监督,不要让事情进一步闹大。

说来也是巧了,茅山然我监视李学印只是为了堵住那天下灵异组织的悠悠众口,谁知道偏偏让我知道一件事情,知道了李学印居然是跟小宝认识,我当日赶紧跟茅山汇报,上面让我在家里等着,说是过来取证据。

一开始我没感觉出来,但是我这人有占卜的习惯,那天联系了茅山之后,我心神不宁,就连忙卜算了一下,这一卦下来,我顿时傻了眼,这居然是血光之灾,我这人特别相信卦象,当天晚上就连夜离开了自己的那地方。

说到这里也是也是对不起我那学生,那天晚上,这孩子值班,穿着我的衣服,在值班室里,结果就遇害了,不过那人应该是知道死的不是我了,所以就把脸给花了,好回去交差,这才是让我活了下来。

来的是苗蛊,所以用的是那献祭的手法,扒皮挖心,那茅山自然是给当地的警察局打过招呼了,那替我而死的人,就草草的假借淫荡的手给烧了。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虽然九爷没有说自己当时被苗蛊追杀的情形,但是现在看见他狼狈的样子,也可以自行脑补,不过万幸的是,九爷没有事情,只是太对不起那替九爷死的那个人了,只是当时那警察局怎么解释那人人间蒸发,这就不得而知了。

九爷说完这些,众人唏嘘不已,但陈捷问,九爷怎么知道茅山跟人彘合作的,看来是陈捷到现在都不大相信那号称是天下第一灵异组织会干这种事。

九爷说的跟我想的差不多,他指了指旁边的程妞,悄声道:“这丫头,一开始就是计划好的,就是用她的纯阳之体来温养那浅浅鬼丫头的阴魂的。”

我听了这话后,很是生气,冲着九爷喊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